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一世 六

    仙门,一脉单传的第二宗第四峰弟子云倾尘携弟子燕天南归来,其师大怒,闭死关不出,此事震惊整个仙门,不单单因为云倾尘为其师尊带回的再传弟子是个残废,更重要的是,这个残废身怀先天破邪泯灭雷气!那可是仙门开山之祖挪移九天之外用大神通拘来炼入法宝,赐予自己最的亲传弟子第一宗第一峰燕逍遥护身的东西,传闻老祖当年为了这一团雷气,被天外雷罡打的重伤,没想到这子居然能得到它的认可!更重要的是,燕逍遥姓燕,燕天南也姓燕,而这先天破邪泯灭雷气放眼天下仅此一团,这残废又和第一宗第一峰缠上了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云倾尘的弟子,水很深。[&][][][]

    “天南,这是第七宗第九峰的峰主司马沧海师叔,还不过来见过?”人还未到,云倾尘的声音就传入第四峰的主殿,正在闭目调息压制先天破邪泯灭雷气反噬之力的燕天南皱了皱眉,两个月来云倾尘跑遍了仙门十二宗一百四十三峰,为燕天南治疗双腿,可惜的是没有一个峰主有能力挽救被妖力侵蚀五年,骨头碎裂经脉与血肉同化的废腿。

    慢悠悠控制着轮椅朝殿门移去,实话他自己也早已放弃,江南城四年行医,燕天南阅医书百卷,丹方三千,没有找到一种可以有效治疗被妖力废掉的双腿的办法,心底存在的一抹侥幸早已消散。

    “天南,见过师叔祖。天南行动不便,师叔祖见谅。”青年弯了弯腰,当是行过见面礼,那生着国字脸,面红无须的魁梧男子司马沧海点了点头,也不废话,双目透出神光,向燕天南双腿看去。

    “后土岩牛的岩火?”司马沧海诧异道:“后土岩牛当初不是被燕逍遥师伯灭族了吗?怎么会被后土岩牛的妖火所伤?”燕天南微微皱眉,不解的看向云倾尘,这种事情牵扯到祖辈,他一个晚辈后生是没有资格、也没有机会了解的。

    云倾尘一滞,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道:“后土岩牛体内的地心熔灵妖晶是一些长老修炼、炼制法宝的必需品,他们才舍不得让后土岩牛一族死绝,所以偷偷在西陵妖森留下了一群后土岩牛皇族的血脉,当时燕逍遥师伯也是发现了这一点,无奈上层长老们的集体决议不许他屠戮那群后土岩牛,只能在西陵城建立浮欢山庄监察后土岩牛一族,保证这群生性残暴嗜杀无度的妖物能老老实实呆在西陵妖森,等待仙门某些长老派人去收取它们体内的地心熔灵妖晶。”

    司马沧海的脸色如吃了苍蝇一般难看:“太过了,后土岩牛在地煞妖兽排行榜上躺着都能进前十,一旦发起疯来我们这些同境界的峰主根本挡不住,这么多年了燕师伯的子嗣后代没有仙门本门支持,修炼速度大打折扣,怎么能压制后土岩牛皇族血脉!那这天南是怎么回事?”

    “祖上历代与西陵妖王后土岩牛争斗,一旦有修行过八百年渡天劫的后土岩牛必将面对天南祖辈的全力剿杀,但是大部分时候,都是同归于尽。”燕天南森然开口,他好像知道为什么后土岩牛一族和浮欢山庄的仇怨那么大了。“家父燕子寒受邀去剿灭作乱的千年寒蛟,妖兽濒死前疯狂反噬,玉石俱焚,浮欢山庄失去了主心骨,本该由我父负责灭杀的五百年老妖后土岩牛带领西陵妖兽杀上浮欢山庄,将我燕家屠戮一空,天南侥幸逃得一命,但是双腿,却被后土岩牛废掉,若不是师尊赶到,怕是在劫难逃。”听着燕天南的话,司马沧海的脸色阴沉下来,虽然他只是一个的峰主,但是他的亲爹,是仙门监察司的副监察使之一,专门管理仙门的门风,老祖亲传弟子燕逍遥千年前外出游历一直未归监察司已起疑心,虽有心探查,奈何仙门规模庞大事务繁多,监察司分身乏力,这件事也就这么搁置下来,数百年无人关注,孰知燕逍遥竟然在西陵坐镇浮欢山庄监管后土岩牛的余孽!

    “燕逍遥师伯……”司马沧海欲言又止,浮欢山庄被灭,身为燕氏老祖的燕逍遥,估计凶多吉少。

    燕天南抿着嘴,久久才叹道:“老祖建立浮欢山庄两百年后西陵妖森暴动,八位长生境的妖王带领无数妖魔精怪杀上浮欢山庄,欲打破老祖设下的封妖大阵,冲开妖森禁制外出乱世,老祖虽是举霞初期,怎能敌得过那么多精怪,最后无奈烧寿元和还未凝成的仙骨,斩杀八大妖王还有后土岩牛之皇,将妖群赶回妖森,加固了封妖大阵,陨落了。”

    “胡闹!师侄放心,这群老而不死的家伙一定要严惩!回去我就向父亲明,定要将那害死逍遥师伯的一干罪人挖出来!”司马沧海怒喝,一张脸气的通红,旋即话锋一转:“此事暂且放下,师叔虽不能让你废肢重生,但是帮你打通下身经脉,重新建立灵力循环的法子我还是有的,倾尘,助我一臂之力。”云倾尘惊喜,立刻推着燕天南带着司马沧海向密室走去。

    整整七天七夜,燕天南不知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昏迷过去又被剧痛刺激苏醒,接着又承受不住昏迷过去,终是在司马沧海的努力下在下身已经化为混沌的经脉中开辟出新的承载灵力运转代替经脉的“灵络”。

    “师兄,此番有劳了。”云倾尘向司马沧海抱拳道。

    司马沧海疲倦的摆了摆手:“云师弟见外了,同门即是一家,无需多礼,如果天南师侄还有何问题,尽管来找我,此番‘灵络’建成,我观天南师侄体内淤积庞大丹药灵物的灵力,此番调理一些时日,闭关少则三五年,多则十年出关,必定直达长生!他这一生孤苦,倒是看透了世间冷暖,灵宫灵神对于他来,不在话下,闭关参悟加上消化药力,定能一飞冲天。走了,师弟不用送了。”云倾尘微微一笑,拱手看着司马沧海远去。

    待司马沧海下山之后,云倾尘狂笑一声,掏出酒壶狠狠灌了一口,这是他在下山隐居中州养成的嗜好,酒能帮他很好的悟道,更能帮他忘记烦琐事物带来的困扰,还能帮他助兴。

    “天南徒儿,来,让为师好好看看你的灵络!”抱着酒壶向密室方向走去。

    密室中,燕天南**着身体盘坐在一个充满灵气的水池上方,水池被阵法环绕,阵法闪烁,从阵法中散出一股失重之感,很显然燕天南能够漂浮是依靠这个阵法,而那水池,是仙门独有的灵池,仙门所有的灵池下方有必定有地灵脉的分支,这些池中的并非寻常的水,而是灵气液化的灵液!如今这些灵液沸腾着,气化成丝缕白色的高度压缩灵气随着燕天南的呼吸进入他的身体,每一次呼吸,他的气息都隐隐强大一分。

    “感觉怎么样?”盘膝坐在灵池边,云倾尘大口饮酒,快慰的看着正在平稳吸收着灵气的弟子,心里不出的舒畅,虽然灵络不能帮他重新站起来,但是他燕天南需要站起来吗?还是一个废人的燕天南就敢口出狂言与其师论道,如今恢复有望,在他看来,这个弟子站着与否,都不会成为他战斗的阻碍,仙门第一宗第一峰的战斗方式以狂暴著称,号称“一夫当关,十方无敌”,出身第一峰的燕逍遥自是传承第一峰的战斗风格和灵力特性。

    “好,很好,非常好。”燕天南闭目道,他整个人陷入了全力吸收地浊灵气的玄妙状态,完这句话之后五感渐渐关闭,沉浸在了那种其妙的体验中,不一会儿毛孔开始开合,伴随着节奏平稳的呼吸,他的毛孔也开始吞吐地浊灵气,将其转化成地灵力在体内运转周天。

    无奈的看着燕天南,云倾尘收起酒壶,冲出殿门纵起流云直奔第一宗第一峰而去,他需要从第一峰峰主那里讨要一份功法给燕天南,那子的心性完全不适合第二宗第四峰的功法。

    “累死为师了,子好好研习,出关最好熟练掌握第一峰功法和道术。”满头大汗赶回密室的云倾尘没好气的看着自己的徒弟,双手掐诀一道流光打入燕天南的眉心,云倾尘摇摇空荡荡的酒壶扬长而去,他得去找老酒鬼们要点酒去。

    空荡荡的密室中闭目的燕天南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很快又陷入了五感关闭的状态。

    时光飞逝,岁月荏苒,在仙门第二宗第四峰密室中闭关修炼的燕天南不知寒暑交替,周身的气息变的恐怖无比,每一次呼吸都会掀起狂风,他的实力早已深不可测,眉心金光闪烁,的浮欢山庄虚影悬浮,金色的人影站在那浮欢山庄样子的灵宫门前台阶上,微笑着打量着密室周围环境,燕天南上半身不知何时起开始放出青色的光芒,天清灵气从密室顶部的引灵阵法中倾泻而下,被他吸收,地浊灵气从灵池中升腾而起注入他的下半截躯体,两种灵力交替运转周天,灵宫内敛,不知闭关多少年的燕天南猛地睁开双眼,两道神芒从眼中射出,长生初期的气息突然充斥着密室,将密室大门冲成碎片!

    “爷我,出关了!”一声长啸,赤着上身的燕天南冲出了大殿,但是几乎在看向第四峰的瞬间,他的双目被多年不曾蒙蔽的魔光覆盖。

    “你们,找死!”咆哮震天,挥手两道灵力冲出,劈飞数十黑影。燕天南右手对着大殿一拘,一柄长枪嗡鸣着飞入他的手中:“都给我死!”那咆哮,真个如同洪荒巨兽的怒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