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一世 五

    “天南,你且看好。[&][][][]”云倾尘闭目沉声道,盘坐的身躯渐渐变得透明起来,骨骼经脉肌肉清晰可见,燕天南坐在轮椅上抽了一口冷气,这或许只有强大到一定境界的强者才有能力做到吧?

    无数云絮状的光丝在云倾尘的经脉中流转穿梭,非常引他注目的是那上下两团泾渭分明的色泽,上半身是清晰的青色灵力,下半身则是略显浑浊的土色灵力。这便是天灵清气和地灵浊气吧?燕天南这么想,那两种色泽不同的灵力交替循环运转周天,滑出玄奥的轨迹,去往云倾尘身体各处,突然他的骨骼变了颜色,原本白色的骨骼亮起了温润的云色,虽然看起来没有多大变化,却多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如果之前的骨骼能够承受巨木的撞击,那现在,它必定能在岩石从高空坠落的冲击下毫发无损,不定连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这便是炼骨,接下来的,就是养脉后的经脉。”云倾尘的嘴没有动弹,但是他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了燕天南的耳朵。燕天南双目露出奇光,他完全被师父的教导吸引了心神。云倾尘话语刚落,原本散发着云色的骨骼暗淡下来,直至不集中注意力刻意去寻找都看不清骨骼,而云倾尘的经脉则是显眼起来,灵力在经脉中穿梭,整体经脉就在青色和土色之间变换,突然灵力流淌的声音快速扩大,刚开始没有声息,到最后简直如同洪流在耳边翻腾奔涌,燕天南的心脏紧缩起来,在云倾尘的刻意施为下,经脉中灵力流转的画面扩大,燕天南好像独自面对汹涌狂暴的江河,原来、原来灵力的流转可以压缩到那么的程度!

    “强体。”云倾尘的声音再度响起,两柄隐藏在燕天南轮椅下的百炼精铁打至成的暗器受到灵力牵引,“噌”地一声出现,在空中旋转两圈,泛着寒光的飞刀暗器直奔云倾尘的面皮刺去,两声金铁交击的声音传出,暗器无力的从他脸上坠落,仅仅只是留下了两道白痕,甚至连云倾尘的一根汗毛都没有削掉!

    “锻魂,是为了更好的进入心蜕乃至灵宫境,若魂魄不强,灵神又能强悍到什么地步?”云倾尘不屑道,似乎对于那些个散修还有其他宗门凡胎境的修炼功法连点评的**都没有。

    全身光彩内敛,唯有他的头颅发出金光,一抹虚影从这金光中无限放大,燕天南再次震惊,那虚影,分明是一座规模庞大,大气磅礴的宫殿!宫殿是纯金色,但是他可以看到纯金色下的青色灵力运转,这宫殿好眼熟的样子,燕天南苦思冥想,猛地一拍额头,九清天元宫云魄殿!云倾尘的灵宫,竟然是按照云魄殿的样子筑城的!

    “天南,灵宫只能有一次构筑的机会,便是在刚刚踏入灵宫境时吸纳天灵清气之时,灵宫的样子,便是你藏在心底最深处,最难忘的东西,它不仅仅只局限于建筑,也能是一片大地,一座青山,灵宫何式,全在本心。”一个金色的人影从云魄殿状的灵宫中走出,冲着燕天南微笑,青年看去,分明是一个缩的云倾尘,这就是云倾尘的灵神。

    灵神退入灵宫之内,金光消散,云倾尘施施然起身,歪着头嘴角含笑看着不断倒抽冷气的燕天南,从到大,燕天南从未有如此机会近距离体验修士的体内灵力成长、境界提升的过程,云倾尘的行为不仅带给他惊喜,还给他带来了惊吓,修行逆天,但是同样蕴含天威,这也是修士与天争的资本,行至巅峰处,自身化为规则同化一方秩序,这本就是挑衅天道意志的行为!如此近距离感受,不啻于直接对抗天威。

    “道道道,何为道?不过是浮云一片,虚幻中的真实,寻道之路如雾里探花,强求不得,执念即是魔障,生死看淡,举止随性,得与不得,都是吾命。”云倾尘一口气将酒喝完,抚掌大笑,身边环绕的云气飞快旋转着,似乎在为云倾尘的话振奋。

    “吾师能有此念,定会不日举霞,逍遥长生。”燕天南微笑着,就在刚刚云倾尘完话的瞬间,他看到一抹几乎微不可查的的金光在云倾尘眉心亮起又熄灭,恍惚之间云倾尘的气息更加飘渺隐晦,更有一抹威严出现在眉宇间,酒醉疏狂的云倾尘也遮不住这威严之感。

    “徒儿觉得,道,如风。”燕天南眯起双眼,望着漫天大雪,低沉道。

    “哦?你也有见解?论道一事,不分尊卑强弱,燕道友,你且来听听!”醉眼朦胧的云倾尘生生用一壶酒让自己陷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这是他最喜欢的悟道方式,道威严,不可轻谈,如果一味怀着敬畏,奉其若神明闭口不提,怎能超脱规则之上,跳出三界外?但是若要张口“大道”,闭口“仙途”,又怎能循着本心找到自己要走的通天路?皆是妄谈而已。酒后之言,七分真三分假,信与不信全然在自己一念之间,不损凡心,不改初衷,不变道途,试问真个断了七情六欲的又有几人能走到最高处继续冲击未知?敬畏,敬的是生养万物的地,畏的是昼夜更替的天,而不是抹杀生灵万物、维持自身威严的无情天道!

    “道如长风,常伴吾身,风动而吾身不动;风停而吾身不停,何以风动而身动,风停而身停?若吾不愿,纵你吹拂万年,蚀了我的骨,削了我的肉,我一点真灵不灭,你能奈我何?修行,习的是道,踏的是天,走到高深处,我即为天道,我天要黑,哪颗星辰敢发出微光?弹指可灭!我人不死,哪个幽魂敢来拘人?翻掌镇压幽冥!既然如此,那我为何要怕天道,那我为何要敬规则?道如风,即便再大,也有极限,而吾辈,心够大,路便无尽!那时,我风来,风便吹拂,我风停,它,敢吹?”燕天南眸子里黑色的魔焰烧,一抹邪性流露。听着他的话,云倾尘一愣,哈哈大笑。

    “好一个道如长风,子你的狂妄像极了为师!修仙,就像土匪打劫,都是豁命的买卖,若是抢了钱杀了人还怕官府前来缉拿,倒不如老老实实在家种田!修行本就逆天而行,若还害怕九九雷劫魂飞魄散,那还不如老老实实做个凡人百年而已,不过,可要心,你这份比天高的心被居心叵测的东西钻了空子。”云倾尘狂笑着一指点向了燕天南的眉心,那里有一团黑焰悄悄出现。

    燕天南微笑着挡住了云倾尘点过来的一指:“师父,您就不能相信徒儿么?我过,我,压的住他。”一团刺目的氤氲雷光从体内冲出,直奔黑焰而去,细微的爆炸声从眉心传出,紧接着是自他体内传出,愤怒扭曲的咒骂声。

    “你这个该死的崽子,别忘了当初若不是本王救了你一条命,你早已死在了西陵浮欢山庄!你不能这么对我!不,你不能这么对我!啊!”沙哑的声音邪气十足,但是燕天南完全不将其放在心上,双手捏出印诀,三朵的银色十八瓣雷莲环绕魔焰旋转,释放出慑人的气息。

    燕天南嗤笑着:“你这蠢货,当年你在妖气的刺激下苏醒,没有半分力量,为了自保不得不救我,还有,若不是当初你救我一命,你觉得,你活的到现在?给我滚回去!”体内传出一阵雷声轰鸣,那沙哑的声音疯狂咆哮着,燕天南的皮肤下突然浮现出无数呈黑色的经脉,细的火苗从毛孔中钻出,激烈的灼烧着燕天南的身体,燕天南脸色瞬间变得狰狞无比,低吼回荡在风雪中,云倾尘也是一惊,眉心的灵宫飞出,快速抽取着天地间的灵气,转化为镇压之力向燕天南压去,那黑色火焰势头一弱,但是对燕天南身体的灼烧仍然不退。万万想不到,这魔魂竟然狡诈至斯,的心神不宁也能让它抓住空子意欲反噬!

    “你作死!”燕天南脸色铁青,体内的先天破邪泯灭雷气快速扩散,立刻蔓延至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与那黑色火焰展开了争斗,雷鸣声不断,一炷香的时间过后,火焰渐渐退去,雷鸣声也同样弱了下来,燕天南双目紧闭,面色严肃的双手抱守丹田,十指间雷气出没,结成复杂的莲华印,死死扣在了他的眉心,一声虚弱至极的惨叫声之后,所有动静都消失了。

    “师父,先天破邪泯灭雷气教给我‘天地锁魔元雷莲花印’,将那东西彻彻底底封死在了我的身体里,只要先天破邪泯灭雷气在我身体里一天,就会死死镇压住那该死的家伙,不用担心它再找机会反噬我了。”燕天南睁开眼睛,无力的笑了笑,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完这句话,昏厥过去。

    云倾尘急忙上前抱住燕天南,将他摆正在轮椅上,眼睛中带着复杂的情绪,过了良久,终是千言万语化作一声长叹,推着燕天南走入了风雪:“乖徒儿,受苦了,走,为师带你回家,带你回仙门。”

    漫天大雪一卷,无边的黑暗将两人的身影吞没在了莽莽雪原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