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一世 四

    “天南,你这个笨蛋,我要的是地灵草不是夏霜叶,让你看《九州百草录》你到底有没有认真看?我的天,这是玄玄根啊!你这个笨蛋,笨蛋!”云倾尘快要疯了,江南城都知道百草庐的药师云先生收了一个愚笨的药童,不识百草,不认药毒,一向好脾气,祖祖辈辈居住在江南的云先生的咆哮在三个月外出采药带回来一个少年之后前所未有的爆发,隔三差五就可以看到百草庐的药童被云先生从药店踢出去上山采药,回来之后很少不被教训,作为一个药童,三个月时间认不全云先生家传的药材谱,好几次云倾尘配药的时候递错药,若不是云先生熟知药理及时调出来,怕是要吃死病人,大家对云先生家的药童是敬而远之的。

    “采药采药采药,采药有什么用?”揉着被云倾尘扯的通红的耳朵,燕天南抱怨着,刚刚他又弄错了火岩果和红姜,炼丹炼到紧要关头的云倾尘直接被炸炉炸了个灰头土脸,最喜欢的丹炉炸成碎片,丹房被毁,仔细翻查丹药残渣发现错误的云倾尘狠狠将燕天南揍了一顿。

    从袖子中摸索一阵,抓出一个酒壶的云倾尘哼哼唧唧灌了一口酒,一只脚重重跺在板凳上,豪迈的瞥了一眼燕天南:“你这腿我只能保半年,好好享受吧,后土岩牛对你这双腿的伤害太阴狠了,先用蛮力震碎了你的腿骨,然后用妖力摧毁了你腿部的经脉,现在你的腿部一片混沌,筋肉碎骨片和妖力搅在一起,哪怕神仙也要感觉到棘手吧,反正仙门现在的底蕴是不可能帮你治腿的,看开点吧,好好扮演燕天南这个双腿残疾的修行者,百年而已,弹指一挥间。”

    燕天南闻言,闭上眼深深吸口气,点了点头:“知道了,师父。天南去采药了。”少年抱拳退下,离开了百草庐。一脸醉意的云倾尘哑然失笑,摇着头大口喝酒:“臭子,终于叫出这声师父了。”

    三个月以后,百草庐的少当家燕天南因旧疾复发,双腿残废,但是通过了老主人云倾尘的出师考核,成功坐着木轮椅挂起了属于自己的药壶,一时间师徒二人的医术冠绝江南千里,无人能出其右。

    “天南,你在想什么?”整整三年,云倾尘和燕天南哪里都没有去,呆在江南城里救死扶伤,悬壶济世,家喻户晓,江南城主奉为上宾。

    抬手接住一片雪花,蓄起了长发的燕天南微微一笑:“三年了师父,我们该离开这个地方了,这个地方你的门徒众多,早已不需要你去救治一方孤苦,我们走吧。”

    推着轮椅走在官道上,云倾尘笑了笑:“现在,我们去下一个城吧,这一路,我们要走好久好久。”

    “师父,何时教我术法?若是再推,徒儿这辈子可就只能做一个药师了。”燕天南望着前方的雪幕,眼睛中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这三年,他不是不悔,他就是燕天南,仙门第二宗第四峰再传弟子浮欢山庄燕天南,四年了,浮欢山庄被灭仿佛昨日,每次夜里惊醒,总会看到发狂的牛妖践踏而下的铁蹄,还有双腿被废的痛苦。

    沉默,令他难堪的沉默,云倾尘只是推着轮椅向前走,并未话,这让四年来一直心如止水看透生老病死的燕天南有些不太舒服,很久很久他都没有感受过除了释怀的其他情绪,但是云倾尘的沉默,让他心底一些埋藏的情绪翻涌浮上心头。

    “师父,您果真是让徒儿此生就这么挂着药壶救死扶伤的过去了吗?”燕天南双眼微眯,薄薄的嘴唇紧紧抿在一起,像是两柄细剑锋利危险。不自觉中,摊在扶手上的双手深深陷入了木柄中,青筋凸起分外可怕,他燕天南曾经可也是一名修炼之人,而且是绝世天骄。

    仍然改不了喝酒的嗜好,云倾尘摘下挂在腰间的葫芦,打开塞子尽兴的灌了一口酒,抹了抹嘴角,这才幽幽的开口:“天南,你还是放不下,你这样,为师怎敢教你术法。”

    剑眉一挑,青年森然开口:“师父,徒儿修行的目的您也知晓,无非是为我浮欢山庄上下老一千六百二十九个枉死之人报仇,这,也是支撑着徒儿继续活下去的动力,我不信,师父您是因为担心我滥杀无辜所以才不肯授我道术。”

    “天南,你可知,你的体内,有魔?”男子轻轻抚着青年的脑袋,无奈的开口。

    燕天南全身一震,他怎能不知晓,当年在后土岩牛的铁蹄下,若非那诡异的存在帮他焚掉了大天诛妖破邪雷罡的本体强行施展屠魔莲华惊退牛头,他现在早已化作一堆枯骨凄凉。

    “天南,你可知,若那魔头苏醒过来,对于天下有多大的危害,对于修仙界将会产生多么大的影响?”云倾尘继续问道,燕天南清秀的脸上血色尽退。

    “我,压的住他。”青年咬着牙,闷闷开口,当年那魔影助他焚化融合大天诛妖破邪雷罡,使得古籍之中蕴含的先天破邪泯灭雷气与燕天南融为一体,具有灵性的先天破邪泯灭雷气进入他体内之后,对邪魔妖类敏感的感知直接发现了那囚禁在燕天南双目中的魔影,径直化作三千六百朵屠魔莲华将其镇压,魔影不敢有丝毫异动,四年来除了日夜咒骂燕天南还有那该死的大天诛妖破邪雷罡,他也无可施为。

    燕天南笑了,笑的很是畅快:“师父,那个蠢货引火烧身,当年他怕我死掉,帮我与大天诛妖破邪雷罡融为一体,但是却被先天破邪泯灭雷气封印,现在的我,完全就是一座封印着魔头的移动雷狱,一旦他有异动,屠魔莲华会在一息之内把它打的连碎片都不剩。”

    云倾尘抖了抖,先天破邪泯灭雷气,那可是仙门老祖从天外天以**力大神通拘回,熔炼入诛妖雷法道书的至强道雷的雏形,对于所有妖类邪魔,完全不看道行深浅,一击绝杀,任谁都没胆子尝试。

    “天南,它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另一方面你可知道?”云倾尘停了下来,师徒二人立在雪中,久久无言。

    燕天南脸色变化,轮子上的手柄骤然爆裂而不自知,木渣和着鲜血淌下,滴在雪地里,如同一朵缓缓绽开的血色蔷薇。

    他们一直在谈论修行和复仇到底有没有意义,彼此心照不宣的主动忽略燕天南双腿的事实,最终还是绕不过这个问题。

    “起码,起码让我听师尊,讲道一次。”燕天南苦涩的笑了笑,他的复仇,最终还是无法亲手完成。

    云倾尘哈哈一笑,抄起葫芦痛饮一番,推着徒弟向风雪中走去。

    “何为道?腾云驾雾翻江倒海摘星引月?非也!何为道?长生不死翻手**主宰生灵?非也!道,问心、炼性,只为明了,自己到底是什么,我们的天,是不是别人的天,亦或是别人眼里的一粒沙;我们的命,到底是不是真个如我们所认为,至高无上,亦或是别人眼里的蝼蚁爬虫?世界之大,非我等可以想象。”天风呼啸,大雪纷扬,似乎在印证云倾尘的话,无形的天象之威降临,两人站在茫茫雪中,放眼望去,除了他们再无他人,独自面对天地,渺敬畏的感觉从青年心底油然而生。“世人皆知凡胎乃是修行之始,凡胎炼骨养脉,可又有多少人知道强体锻魂?凡胎修行不修魂,先天便缺证道之基,根基缺损,又怎能一路高歌修仙途?凡胎主修根骨肉皮,根基无暇,方可踏入意动之境。意动,修神也,人有三魂七魄,沉眠灵海之中,灵海天生闭合,隐于丹田之中,若要修灵海,必定要引灵入体,借浩浩地灵浊气冲击灵海关隘,何为地灵浊气?天地初分阴阳,浊气沉降而清气升扬,凡胎生于大地,自然亲浊气,灵海既开,纳灵力于体内,举手投足灵力相随,腾云驾雾不在话下,所以意动境又名腾云。”一口气了这么多,云倾尘完全不觉得累,整个人仿佛沉浸在奇怪的状态中,丝缕云气从袍子下蔓延溢出,环绕着他起伏旋转。

    “灵海开,魂魄半醒,如树之实,进入蜕变的重要阶段,食尽人间烟火而达**凡胎的巅峰,若要再进一步,须得扫除凡心尘埃,透彻本心,这时,便要经历最重要的一步,那一步,直接决定了你能否将你的魂魄蜕变为灵神,因此名为‘心蜕’。心蜕之后魂魄觉醒为灵神,灵神吸纳天灵清气,头颅乃五阳之首,与灵海遥相呼应,一处存纳地灵浊气,一处存纳天灵清气,灵神依靠天灵清气保持状态,灵海可以吸收贮存灵气而头颅却无这一能力,于是需要修筑灵宫,灵宫藏纳灵神,如凡人与屋舍的关系,这段时间大量吸收天灵清气筑灵宫,便是灵宫境修士,灵宫大成,便有无穷灵力供你驱使,灵神亦能离体战斗,或者逃生,灵宫,是灵神的要命处,若灵宫被人击碎,灵神十有**逃不过被毁灭的命运,灵神一灭,轮回不收。”讲到这里,漫天风雪一卷,阴冷之气侵袭,燕天南单薄的身体打了一个冷战,云倾尘走到他面前,盘膝坐在雪中,身体透出蒙蒙亮光,燕天南瞪大了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