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一世 一

    大火疯狂蔓延,滚滚黑烟直入夜空,男人的怒吼和妇孺的哭喊在猖狂的笑声中显得非常无助,烧着的房梁散发着恐怖的高温,木制结构被烧的通红透明,如同水晶一般,终于,失去了韧性的房梁“嚓”的一声脆响,从中央断开,重重砸在地上,失去了大梁的支撑,整个古色古香却被火舌舔舐的房屋轰然倒塌,几声无助绝望的惨叫声过后,没有了呼救声,火焰安安静静烧,木头“噼啪”的爆裂。

    “浮欢山庄终于被打下来了,的们,不要给我偷摸藏女人,浮欢山庄杀了我们多少同伴,一个不留,全部杀了!只要灭了浮欢山庄的根,西陵城方圆千里谁是我们的对手,到时候想要什么我们没有!”一个人身牛头的大汉声嘶力竭的挥舞着手中的巨斧,对着在烧着熊熊大火中穿梭搜寻活口、斩草除根、烧杀抢掠的奇形怪状的妖们发号施令,这些妖各种各类,有的甚至只有一条手臂化成人形,此刻它们赤红着双眼,粗重的喘着气,砍杀着一切可以看到的活着的人。

    浮欢山庄,西陵城最大的猎妖势力,世代传承,名镇西陵,相传浮欢山庄从仙人门下习得三式雷法降妖,这三式雷法直接导致千多年以来西陵城周围千年以上老妖被斩杀一空,五百年之上对凡人有威胁的妖兽也死亡殆尽,逃的逃,藏的藏,不敢伤人作孽,过的凄凄惨惨戚戚,不少妖兽明哲保身,放弃了老巢离开西陵去往别处闯荡,留下的大妖,也就这只牛头妖兽,活了六百余年不敢兴风作浪,煞是憋屈。自打一个月前听浮欢山庄庄主燕子寒被东岭请去降伏千年寒蛟,结果被寒蛟发狂同归于尽的消息后,一直以来想要做些什么的牛头召集西陵所有灵智已开的妖兽,在等待一个月之久,确认燕子寒身亡的消息属实后,暴起发难了。

    “不要留活口,不要留活口,你听不懂老子的话吗!浮欢山庄个个都是恶鬼,留下一个,遗害无穷,你也不怕她在床上砍下你的脑袋!”牛头喷着口水,一脚将一个豺精踢出去老远,豺精哭天抢地的抱住牛头粗壮的大腿:“老大,老大,我的媳妇儿啊,兄弟我两百多岁了没人愿意嫁给我,好不容易掳了一个你不能给我杀了啊老大,求你了,我求你了!”牛头阴沉着脸将手臂杵进火焰熄灭的房屋废墟中,本该散发着炽热余温的废墟内一片寒意,摸索一阵,揪住了一团毛发向外猛地一拖,一个昏迷不醒的女子被牛头扯住头发拖了出来,虽然全身都被灰尘弄脏,脸庞也是脏兮兮的,但是眉眼之间依稀可以看出几分俏丽。

    牛头一言不发,紧紧握着手中大斧,“嗤”的一声,一腔热血冲天而起,大好头颅满地乱滚,抱着牛头腿的豺精眼珠子骤然充血,面部肌肉僵硬的蠕动,四颗獠牙弹出口腔,一声怪叫,豺精冲着牛头肌肉发达的腿咬了下去。

    一脚将豺精踹开,牛头皱着眉头大声吼道:“都给我机灵点,别给老子丢人!告诉你们浮欢山庄的人不能留,就别给老子耍心眼!浮欢山庄和仙门的关系匪浅,既然选择跟老牛杀上浮欢山庄又不想死,那就给我斩草除根,一旦走漏风声,我们谁都活不了!给我把招子放亮点,一寸地皮都不要放过,如果让我再找到一个活口,谁负责的地皮就跟他们一起去死!”低沉的牛吼传遍远山,正处于血洗天敌,再无性命之忧的极度兴奋中的妖兽们瞬间清醒,仙门可是天下最恐怖的庞然大物,一旦运转起来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有能力对抗来自仙门的碾压,它们可以无视来自凡人王朝势力的威胁,但是仙门,斩妖如杀鸡,没有万年老妖的统帅庇护,它们一盘散沙根本没有与仙门拖延鏖战的资本!

    “嗷!”如同被剁了尾巴的猫一般,群妖如同梦醒,狂叫着挥舞兵器,黑漆漆的妖气就像狼烟滚滚肆虐,浮欢山庄被妖火焚烧过一遍的土地,再次遭到了妖魔的摧残,它们在牛头的警钟敲响后,疯狂发泄着曾经被屠杀亲族的痛苦。

    “浮欢山庄,你还我爹娘!你还我兄弟!你,你,你还我媳妇儿!”牛头瞪大了眼,看着豺精嗷嗷叫着,泪水如两道喷泉四散飞射,手中长刀舞出刀花,将面前一丈方圆内的土地砍得粉碎,突然一抹微光闪过,一个阵法的阵基一角从被豺精削掉三尺深的地下显露出来。

    牛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奇长的鲜红舌头舔了舔脸上尚有余温的鲜血,大斧一指地面,大声吼道:“的们,把这片地给老子翻开,下边有阵法,下边,还有活人!”三十余妖怪叫着轰击自己身边的地表,泥土飞散,甚至有几个用力过猛被自己打烂的地表打翻在地。

    “蠢货!”牛头鄙夷的看了那几个夯货一眼,继续聚精会神的盯着渐渐被清理干净的地面,一个大阵的轮廓出现在眼中。“是了,一定是浮欢山庄最后的救命手段,童子的味道,一定,一定是燕子寒最后的子嗣血脉,这气味错不了,老牛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深入骨髓的雷法味道!都给我滚开!”兴奋地大吼,牛头妖兽的眼珠子通红,双手握斧高高举过头顶,震耳欲聋的牛吼声炸响,雪亮的斧刃在夜空下显得异常晃眼,狠狠劈砍在了阵法边缘,反弹的巨力将牛头震飞,大口大口升腾着黑色妖气的妖血溅在地上,将地面腐蚀出大大的孔洞,但是牛头眼中的兴奋却掩饰不住。

    捡起自己的宝贝斧头,牛头看也不看斧刃上被震碎的一个大缺口,它直愣愣的盯住自己劈砍过得一个地方,心脏跳得无限快,所有妖都屏住呼吸盯着同一个地方,除了仍然哭天喊地心疼自己媳妇的豺精,整个浮欢山庄所有的焦点都聚集在那个暗金色符流转的阵法上。

    一刻钟过去了,大阵没有反应;半个时辰过去了,大阵仍然没有一丝一毫反应。牛头满怀希冀的看着那阵法,恢复清明的眼珠再次渐渐充血。

    “哞!”牛头疯狂了,拍打着胸脯仰天怒吼,再次抓起了巨斧,黑色的妖气蔓延,包裹住了斧刃。“给老子破开啊!”身上肌肉暴起,一柄妖气森森的巨斧再次砍在了同一个地方,惊天巨响在牛头耳边炸开,牛头只觉自己脑袋嗡鸣,双眼一黑,在妖的尖叫声中七窍淌出了黑色妖血,这一次它被阵法弹开了整整七丈,笨重的身体如同全身骨头碎裂般以奇怪的姿势砸落在了石板上,喉咙间不断发出“咯咯”声。

    “老大,老大!”一帮妖跌跌撞撞跑过去,围在牛头身边,骨骼归位的轰鸣声阵阵,一个羊头怪想要上前扶起牛头,却被一脚踢开,牛头喘着粗气坐了起来,一翻身直奔大阵而去。

    在妖震惊的注视下,自己的老大和二老大跪在暗金色的阵法前痛哭流涕,一个撕心裂肺的喊着:“你为什么不打开啊,你给我打开啊,求求你了,你打开吧!”明明灭绝仇人苗裔的机会就在眼前,但是却无法下手的痛苦带给了牛头极大的心理创伤;另一个哭天抢地的喊着:“媳妇儿,我的媳妇儿啊,再给我一个媳妇儿吧!”明明自己孤家寡人二百余年,好不容易掳掠到了一个俏生生的娘子,却被自己的大哥一斧头砍死了的痛苦让豺精想要把牛头活活咬死,即便它是自己的老大!朋友妻,不可欺!它已经将那个死去的女人当做了自己的老婆。

    “求你了,求你了,打开吧,求你打开吧!”牛头沉重的喘着粗气,双手在阵法前的土层开始疯狂挖掘,它竟是想凭自己的双手,生生掘开阵法下的土层!

    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个疯疯癫癫的领头大哥,如果它们疯了,那它们这帮跑腿的怎么办?声微不可查的破碎声响起,牛头依旧在挖掘,并未注意到那轻微的破碎声。

    “老大……”一个乌龟精缓缓爬到牛头身边,缓缓地叫道。

    “给我滚!”牛头大手一挥,将乌龟精扇飞老远。

    “老大,老大,阵破了!阵破了!”一群妖在牛头身后声嘶力竭的扯嗓子喊着,疯狂掘土的牛头耳朵动了动,它听到了什么?阵,破了?!牛头痴痴傻傻的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头顶缓慢破碎,像暗金色蝴蝶漫天飞舞的阵法碎片,失声痛哭起来:“阵破了,阵破了,阵,破了!!!”哭喊声传出老远,在远山回荡,惊起沉睡的飞鸟和野兽。

    阵法破碎的很慢,但是不妨碍牛头耐心的等待,浮欢山庄所有有生战力全部被它们撕成了碎片,它也不怕有谁来阻挡它。泪水汹涌,从来没有如此痛哭过的牛头在这一夜流下了太多的泪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