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119命运的转折(三)生产

    叶清晨蹲在地上,纤白的小手在满是水果的玻璃渣中摸索,面色淡然,但还是有一抹不自然的白。

    “别扎着手。”莫辰翊抓起她的手,握着,感觉点点凉意,一抹红从指间溢出。

    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

    “我只想给你们送点水果。”叶清晨开口,空洞洞的眸子里带着点笑意。

    身子蓦地一轻,莫辰翊将她抱进书房,然后将她安置在沙发上,拿来急救箱,小心的给她伤口消毒。

    “我还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叶清晨显得很抱歉,有些抗拒的缩了缩身子。

    卓思思将外面的狼藉收拾好,确定安吉拉已经进了自己的屋子,才折回书房,然后关上房门,这一次她谨慎了很多,一直在门板上靠着,注意听着外面的动静。

    “清晨,你都听见了是吗?”卓思思的口气有些冷,叶清晨点点头,感觉手指上被缠绕,动作很轻,片刻才将她包扎好的手放下。

    手中一暖,莫辰翊的嗓音传来,“捂着,暖和点。”

    “莫辰翊,那是我的手暖。”卓思思抗议。

    叶清晨竖着耳朵,手上紧了紧,卓思思有些冷漠的口气让她心里没底。

    她可以反悔说自己刚才根本就什么都没听见吗?

    好像不太可能。

    叶清晨懊恼,安吉拉的活,她一个瞎子抢什么?

    “莫辰翊,怎么办?叶清晨听见了我们的对话,为了不让我们的身份暴露,我看还是尽快除了她吧。”卓思思的口气异常严肃,带着些许的隐忍。

    “不不不,我什么都没有听见,我真的没有听见你们说什么?”叶清晨本能的缩在沙发的一角,满脸紧张的盯着卓思思出声的那个方向。

    “思思,清晨还怀着孩子,你就不怕把你干儿子吓没了?”莫辰翊满是责备的口气,然后拉了一下叶清晨。

    “哈哈哈哈、、、、、、”卓思思破功,屋子里的气氛瞬间轻松,叶清晨才明白,刚刚是卓思思耍她来着。

    “我突然发现逗弄清晨也是一件无比开心的事,起码能让我减压,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哈哈哈、、、”卓思思就跟戳中了什么笑点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叶清晨咬着唇,有些生气,“思思,你这是要吓死谁啊?”

    “我们这一行太多的谨慎和血腥,她在这里难得展现她的爱捉弄人的本质,别生她气。”莫辰翊拍着她的肩膀。

    卓思思已经止住了笑。

    “可是,叶清晨的确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卓思思的口气又严肃了起来,“莫辰翊,该告诉她宋景离的事吗?”

    “思思,别把清晨拉扯进来,记住你的身份!”莫辰翊的口气有些凌厉,然后将叶清晨温柔的抱起。

    “好好睡一觉,什么都别想。”莫辰翊将叶清晨抱进了她自己的房间,然后将柔软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说完这些话后,才起身,却被清晨一把抓着。

    “辰翊、、、”

    “清晨,别忘记自己现在想要的是什么?知道的多了对你没好处。”莫辰翊的口气很冷,叶清晨松开手,莫辰翊无奈,“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安心的生下孩子,知道吗?”

    叶清晨抚了抚自己浑圆的肚子,点点头。

    听见关门的声音。

    她知道莫辰翊是为了她好,是不想将她卷进他的世界。

    当然,她也不想。

    只是其中涉及到了宋景离。

    刚才有一瞬间,她真的希望思思什么都跟她说了。

    现在一个人在房间,安静的躺在床上,她真的很庆幸莫辰翊阻止了这一切。

    她需要的是安逸的生活。

    就这样,叶清晨闭上眼,翻了一个身,睡觉。

    一个小时后,两个小时后、、、

    睡不着,怎么都睡不着。

    她是孕妇,该有这个自觉,但就是睡不着。

    非法勾当、、、宋景离、、、歪路。

    这些字眼不停的在脑海中重复一夜之久,终于,她起身,不知道被折磨了多久,她拿着床头的水杯下楼。

    楼下有电视的声音。

    原来,天都亮了。

    因为安吉拉每天会边拖地边看晨间新闻的习惯,看见叶清晨下楼,忙问,“今天怎么这么早?你平常都不是这个点起床的?”

    “我只想喝杯水而已!”叶清晨无奈的耸了耸肩,很想睡,睡不着啊。

    “我来我来,地上滑,你就站在那儿别动。”

    叶清晨点头,乖乖的站着,安吉拉将她手上的杯子拿走,电视的声音一下子就传进了耳膜。

    ‘下面是娱乐播报,何众天企业的何家大小姐,也就是当代画坛新锐画家何梓夕小姐公布自己已经怀有身孕的喜讯,夫妻二人一同出席、、、’

    叶清晨只觉得脑子一片嗡嗡的响,手上蓦地一沉,是水杯。

    “上楼歇着吧,一会儿叫你吃早餐,今天做了你最喜欢、、、”

    不带安吉拉的话说完,叶清晨转身,想起当时在船上,何梓夕打来的那则电话。

    她说,宋景离不在是六年前的宋景离、、、

    他已经不在需要她、、、

    非法勾当的事、、、宋景离走的是一条歪路。

    叶清晨在楼梯前突然停住脚,腹部一紧,接着疼痛袭来。

    她借助栏杆蹲在地上,面色痛苦,“安吉拉,我要生了,送我去医院。”

    叶清晨疼的满头大汗,身下瞬间温热一片,是羊水,羊水破了。

    安吉拉没见过这样的场景,赶紧大叫,接着莫辰翊现身,看着楼梯下惨痛的叶清晨,三步并作两步的下来,将她抱起,边对着安吉拉吩咐。

    “将她生产的东西带齐,我先送她去医院。”

    安吉拉点头,朝着楼上走,正碰到下楼的卓思思。

    “是清晨要生了吗?”

    安吉拉点头,“莫先生先送她去医院,我上楼拿待产包。”

    “你快点,我驾车带你。”卓思思说道,看着安吉拉急急忙忙的跑上楼,她转身下楼,目光一沉,楼梯下一滩水迹其中还杂夹着鲜红的颜色。

    安吉拉很快下楼,和卓思思一同赶往医院。

    产室外,安吉拉不停的来回踱着步,卓思思和莫辰翊倒是安静的立在墙边,两人对立的站着,谁也没有开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幕开始降临。

    产室素白的门蓦地一开,三人立刻看着身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

    “孩子平安,但是产妇大出血,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冰冷冷的声音传入空荡荡的走廊里,三人都有些呆愣。

    产室的的门再次关上,所以刚刚是提前预告吗?

    安吉拉急的满是祷告语,她是一个虔诚的教徒,对着窗外,不停的祷告。

    卓思思的脸上满是担忧,她承认自己从没有担心过一个人,有些自责,“是不是我昨夜吓着她了?我不是故意的?”

    她看着一言不发的莫辰翊,莫辰翊倒是沉得住气,看不出什么情绪,可是那双眼,却沉得骇人。

    “不关你的事,你别自责。”

    是的,莫辰翊抱着叶清晨的时候,看见电视上播报的画面,是宋景离和何梓夕出双入对的身影。

    宋景离尽管冷着脸,一身霸气十足,可谓是春风得意。

    何众天宣布何梓夕怀了孩子,正式将产业交给宋景离全权打理,并全面进驻本国,开拓更大的市场。

    整整一天一夜,叶清晨从鬼门关里饶了一圈,回来了。

    虚弱的躺在病床上,听着身边一道细小微弱的呼吸声,心里一阵感触。

    转了转头,盯着那个方向,一眼的渴望。

    “我儿子真是太可爱,清晨你快看看啊?”卓思思没心没肺,一个劲的盯着孩子看,笑的纯真美好。

    “你是在刺激我吗?明知道我看不到。”

    “对不起,我忘了。”卓思思抱歉的伸了伸舌头,看着病床上面色苍白却格外恬静的女子,卓思思上前拉着她的手,保证道,“清晨,我一定会用尽各种办法,治好你的眼睛。”

    叶清晨笑了笑,“我没事的,我眼睛靠的是缘分,我不急。”

    这时,安吉拉来了,带来了好些汤汤水水,“你知道这些东西有多难弄吗?这些真的能喝吗?”

    安吉拉难以置信,卓小姐让她买些很恶心的东西,还说女人坐月子就要吃这些东西,容易下奶,还说什么恢复体力。

    坐月子,又是什么鬼?

    “我们这生完孩子,可以直接上班的,不知道你们这种体制的人怎么这么虚弱?”

    叶清晨喝了一小口,暗笑了笑,是猪腰子汤,本国女人坐月子,就是吃着这些东西。

    还有乌鸡汤,酒酿蛋花汤,猪蹄汤,然而让安吉拉最受不了的是叶清晨这段日子都没有洗澡和洗头,每天就是擦拭身体,想想,她有些奔溃,叶清晨也不做多解释,因为这是很多原因造成的。

    “叶,我觉得你生完孩子后变邋遢了。”安吉拉将手中奇怪的汤水递给叶清晨,叶清晨扬眉,“谢谢提醒,我该注意一下自身卫生的。”

    安吉拉点点头,“但愿吧,你真奇怪。”

    叶清晨笑了一下,听见卓思思的声音,“小子,我是你干妈知道不?你不仅有一个亲妈,还有我这个比亲妈还要疼你的干妈?你可记好了我这张脸,听见没有?”

    “思思,他听不懂的?”叶清晨无奈,卓思思每天都霸占着她的儿子,她想说句话,抱一下孩子都不成。

    当然,除了喂奶的时候。

    卓思思没理睬她,逗弄了一会儿,“清晨,这孩子长得这么好看,以后可得祸害多少女孩啊?”停顿了一会儿,“不过,我骄傲啊。”

    一股油然而生的满足感,卓思思又问,“想好给孩子取什么名字了吗?”

    “等着你这个干妈给他取呢?”叶清晨开口,卓思思却凌乱了,起身。

    “真的让我取?”卓思思再次确认。

    叶清晨肯定的点点头。

    然后,卓思思将自己关在房间一天一夜,电脑屏幕一直就没有歇过,只听见她房间滴滴答答的声音。

    最后,卓思思出来,顶着一副黑眼圈,摇了摇头,“我觉得没有一个名字能够配的上我儿子,怎么办?”

    叶清晨觉得太夸张了,卓思思是有多喜欢这个孩子啊。

    “不行,我打电话给我家老头,他主意多。”说着,卓思思拿起家用座机。

    “思思!”莫辰翊严肃的声音蓦然响起。

    “放心,我知道分寸,座机对座机,我家里的电话经过特殊的处理,外人查不到的。”卓思思认为莫辰翊小瞧她了,心里有点不高兴。

    小心使得万年船,她老爹早已将这个问题解决了,为的就是经常可以听到她的消息,虽然她也是第二次打这个电话。

    那头很快接通,“爸爸,我、、、”

    不待卓思思的话说完,那头便是劈头盖脸的一番,“你舍得打电话回来啦?你这个死丫头,你妈想你想的都得了相思病,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有任务在身,你就不怕我回去暴露了身份?”卓思思撇了撇嘴,要不是为了她干儿子,她才懒得打这个电话呢?

    “行了行了,我已经想好了你的退路,你赶紧回来,好好的跟莫承远成个家,也好让我和你妈妈放下心来。”

    “我跟莫承远不来电。”卓思思叫着。

    “时间处长了就有电了,你快回来?”那头喊了起来。

    “我偏不,你要是在敢给我瞎相亲,我就死在外面得了。”卓思思气呼呼的。

    “瞎说什么胡话呢?”那头顿时严厉了起来,卓思思也沉默了一下,“好啦好啦,我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你帮忙?”

    父女两似乎将之前的事情忘了,或许是避免吧,谁想听见一个死字呢。

    卓思思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然后等着回答。

    “你个死丫头,不是你自己在外偷偷生的吧?”

    “当然不是,是我认的。”卓思思气的要吐血。

    “真的不是?”

    “真的不是。”

    “真是可惜了,你要是给我弄回来一个外孙多好啊?”电话那头惋惜。

    所有人都断线了,卓思思的父亲何许人也,还有这样期盼女儿的,想不通。

    “快点快点呢,我急。”卓思思催促。

    “、、、、”

    “老头,你还在吗?”

    “催命呐?听好了、、、”那头又是一番沉默,停了半分钟传来声音,“叶凌!”

    叶凌!

    “叶凌好,谢谢啦,过段日子就带着你干孙子回去见见您老人家啊,拜拜!”

    不给那头说话的机会,卓思思率先挂了电话。

    双眼晶晶亮的看着清晨和莫辰翊,“叶凌,叶凌好不好?”

    叶清晨沉着眉,点头,满意一笑。

    安静的过了两个月,这天夜里,莫辰翊突然敲响她的房门。

    “我马上要走了,四个月后会回来。”莫辰翊交代。

    “小心。”叶清晨只能送他这两个字。

    门口的人一阵沉默,然后才开口,“你在意宋景离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吗?”

    不在意是假的。

    但叶清晨并没有说出来,“也许在他的世界,我早就已经死了。”

    所以才会、、、

    莫辰翊没在说话,关上房门,就这样和卓思思两个人离开了。

    日子就这样一直过着。

    莫辰翊和卓思思时不时的‘消失’一段时间,有时候是两个人一起,有时候是一个人。

    几乎都是两三个月就会回来,住上阵子,就又‘消失’了。

    叶清晨不过问,他们也从不透露一些,至于那一晚所说宋景离的事情,没有人在提起过。

    但不代表没有人心里会不记得。

    叶凌一周岁的时候,卓思思提前回来给孩子过生日,后来莫辰翊才回来。

    听见叶凌口中喊着‘妈妈’卓思思一个激动啊。

    对孩子又是亲又是抱的,还一个劲的让叶凌喊她妈妈。

    叶凌肤白俊俏,小小的模样惹人怜爱,看着卓思思,奶声奶气的唤着,“妈妈。”

    其实,小叶凌是对着卓思思身后坐在沙发上微笑的叶清晨唤的,只是没人在意而已。

    “好小子,干妈给你带了好多吃的,你可要长得壮壮的,长大好保护你妈咪。”卓思思在他的脸上吧嗒一下。

    “壮壮,壮壮。”叶凌笑的天真无邪。

    或许是知道叶清晨看不见,叶凌从不跟叶清晨闹脾气,晚上睡觉也是格外的老实,不蹬被子,老老实实的窝在叶清晨的怀里,睡得香甜。

    这日一早,卓思思就不见了,满屋子都找不到人,不过因为她身份的特殊性,叶清晨明白的。

    只是,六天后,卓思思回来了,还带着莫辰翊一起。

    叶清晨也没有多加询问,夜晚,卓思思来到她的房间,和小叶凌玩了一会儿,直到叶凌累的睡着,才将叶清晨拉倒窗边,坐着。

    “我明天就会离开。”卓思思望着叶清晨。

    “那你小心。”叶清晨觉得,似乎每次她和莫辰翊出去,她都会让他们小心,因为他们时时刻刻处于危险之中。

    “你不问我去哪?”

    “、、、”叶清晨沉默。

    下一秒觉得被卓思思抓着的手紧了一下,卓思思的声音传来,“虽然莫辰翊千叮呤万嘱咐,让我不要告诉你,但我就是忍不住,我也知道不该跟你说,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

    叶清晨抬起空洞的眸子,盯着她。

    “我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在回来了,我要去领航船业运输,长期埋伏在宋景离的势力范围之内。”

    叶清晨还是静默。

    “其实你爱的男人,一直都不是你表面所看到的那样,或许他真的很爱你,但是爱和权利不冲突,可是权利绝对是男人不可放弃的武器,比如他因为权利娶了别的女人,还跟她有了孩子,凭这一点就能证明,我会找出确切的证据,证明那个男人不值得你爱。”

    叶清晨只是弯了一下嘴角,有点凉,“为什么你们所有的人都要证明宋景离不值得我爱?其实我的爱很简单,只要是他那个人就行,他的身份,地位外在的一切装饰跟我都没有关系。”

    “也包括他触犯到国家法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