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89飘起了雪!(精章必点,求首定!)

    叶清晨震惊,瞬间咬住下唇。

    宋景离的车不是跟她的车一样,都是防弹车么?

    怎么会?

    何梓颜怎么会被一枪毙命,前一秒不是还说话来着?

    “她怎么会打开车窗玻璃的?”宋景离的眸子隐约藏着怒火。

    “对不起宋少,何二小姐之前在车上发做过一次哮喘,幸好她自己带有救急的喷剂,是她要求打开车窗,但我只给她打开一公分的距离透透气。”

    宋景离不在说话,五分钟后,康少杰派来的支援赶到。

    宋景离迅速启动车子,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凡达路锦郊区南边的那片空旷荒地。

    康少杰比他们先到达,站在荒地的一角通着电话,看见宋景离下车,迅速收线,迎上前来。

    “大哥,警察正在来的路上,大约还有十分钟就会达到。”

    宋景离点点头,看了一眼依旧坐在驾驶室里的安沫,而后才将视线望向倒在副驾驶室里的何梓颜。

    子弹是从她的右太阳穴贯穿进脑中,斜躺在座位上。

    然而车门是关闭的,车窗果然只开了一公分的距离。

    他立在车门外,冷冷的半眯起鹰眸,转身,迅速捕捉到某点,朝着最远处的一座高楼望去。

    “大哥,警察快来了。”康少杰提醒。

    宋景离折回叶清晨的身边,因为不想叶清晨见着血腥的场面,所以没准她下车。

    宋景离上车,“我让少杰的人送你回去,今天就乖乖的不要去辉煌了,明白吗?”

    “那你呢?”叶清晨紧张的抓着宋景离的手,“到底是什么人要杀你,若不是你今天上了我的车,是不是一枪毙命的人就是你?”

    叶清晨不敢想象那样的场面?

    失去宋景离意味着什么?

    “傻瓜,我哪有那么容易死,放心,我会查明一切,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想要我的命?!”宋景离安抚性的摸摸她的头,“先回家,警察就要来了,如今你不适合在曝光在大众面前。”

    “安沫呢?”

    “她躲不过,要留下配合警察审问。”

    叶清晨点点头,她不知道何梓颜的死意味着什么?

    宋景离在见到何梓颜的尸体后,整个人是那么的阴沉,纵使宋景离在他面前表现的很正常,但她还是闻到了不寻常的气息。

    何家姐妹对宋景离的影响很不一般吧?

    回程的车上,叶清晨坐在后座上,一言不发,刚刚发生的一切让她依旧难以平复。

    宋景离安排了两辆车在后面护着她,而她车的前排座位也坐着两名康少杰的手下。

    “什么来头?”突然,副驾驶上的一人警觉开口。

    叶清晨猛地回神,却见她车的旁边跟上来一辆车,那车一直跟她的车保持两米的距离,前排驾驶室的位置正对着她靠窗的这边。

    那车身全黑,玻璃窗也是黑洞洞的看不清里面的人,可是这辆车带来的压迫感很强烈。

    叶清晨的车子陡然加速,那辆并驾的车也加速,却一直保持两米的距离,不靠近也不远离。

    叶清晨狐疑的一直盯着,那辆车的车速终于慢了下来。

    叶清晨透过那车前排挡风玻璃望见,紧握方向盘上的一只手,纤长的手指上套着一枚银灿灿的戒指,鹰形的模样充满了霸气。

    鹰?

    叶清晨紧了紧目光,想要更清楚的看清驾车人的脸,只是那人刻意隐藏,隐身在黑衣黑帽之中,根本看不清样子。

    ——

    宋景离和康少杰来到某处大楼前,他和康少杰从后巷进入,坐电梯直达顶楼,上了阳台。

    宋景离环视一圈,目光最终定在某处,然后走过去,康少杰跟着。

    阳台的围墙上有两个座点,相应的地上飘落些许烟灰。

    康少杰心下狐疑,望向远处,真的可以看见远处密密麻麻的人点,还有警车。

    其中当然还有宋景离的黑色捷豹。

    将何紫颜一枪毙命的人,当时就是在这个位置开枪的。

    这距离?

    康少杰有些不可置信,“大哥,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真正的王牌狙击手是能在这个距离狙击敌人。”宋景离冷酷的阴着眉,眸中头一次闪现危机感,是一种从没有过的危机感。

    “所谓人外有人,能以这个距离狙击射杀对象,但是你那车的车窗玻璃只露了一公分,就一公分而已,这准确率该是有多高!”康少杰还是难以置信。

    所以说,宋景离才头一次有了危机感。

    “这个人是故意将安沫她们逼到这个地界的,这才是这个人最可怕的地方。”宋景离又出声。

    当那四辆车跟在他们身后,展现非凡的能力,当康少杰告诉他,他的手下被拦截,他和安沫被特意分开的时候,宋景离就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

    他们是一步步被人牵引到了对方指定的地点,困兽之斗,等待被狙击。

    “换个地方。”宋景离为了印证心中的猜测,再次来到文汇街的交叉十字路口,他和叶清晨刚刚死里逃生就是将车子停在这里。

    宋景离环视周围,找到一个最有利的制高点。

    在另一处高楼阳台的围墙上,果然找个跟之前相同的两个支架点。

    从这个距离看,果然能够远远的望见他们车子停放的位置。

    如果当时他和叶清晨两人任何一个人出了车子,恐怕都会遭遇跟何紫颜一样的下场。

    “这个人若是敌人,就太可怕了。”康少杰出声。

    宋景离不在说话,很快就和康少杰离开了此处。

    ——

    这一夜宋景离都没有回恋竹居,叶清晨没有过问,第二日准时的上班,身边少了安沫,她突然有些不习惯了。

    所以说,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午餐时间,饭厅墙上的电视不停的播报着何紫颜遭遇枪杀的事件,她现在的身份是何氏代理的总经理,又死在宋景离的车上,所以引起的轰动极高。

    想必,这也是宋景离不回恋竹居的原因。

    当然也有人期间提到叶清晨,毕竟他们之前高调的宣布彼此是青梅竹马,但反应平平,想来宋景离也做了些准备。

    尽他最大的能力在保护她。

    食堂里也有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清晨姐,你别介意,他们这些人闲来无事,就喜欢八卦这些有的没的。”

    “我不会在意这些的。”叶清晨继续低头吃饭,丝毫不放在心上。

    回到家后,叶清晨想打电话给宋景离问问事情发展的怎么样?

    比如安沫何时能回来?

    手机都握在手里,犹豫着,最后还是没有拨出去。

    郁郁的下楼,点开遥控器,电视上的画面瞬间让她屏气。

    那是a市的机场大厅,大大小小的媒体,拿着长枪短炮,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不知道事态的人以为是哪个国际巨星抵达a市,其实不是,来的人是何紫颜的姐姐。

    当代最具有影响力的画家,何梓夕。

    她的作品《风》刚刚拿了国际上一个著名的奖项,风头一时无两。

    叶清晨望着电视屏幕上一排排字迹闪过,新媒体的宠儿,但是她今日的到来却是为了筹办妹妹的身后事。

    人群顿时一阵骚动,vip的通道内缓缓走出一堆人,何梓夕一身黑色的西装,垂直的头发在脑后被扎起,素白的小脸温柔中透着哀默,一只巨大的黑超挡去她的眸子,看不出里面的情绪。

    但可以想象绝对是悲伤。

    她的身后跟着四五个人,一行人迅速朝着机场大门走,风尘仆仆。

    但他们低估了本市媒体的围堵能力,不让何梓夕开口说两句话,他们是不会死心的。

    一群人纷纷而上,何梓夕被身后的人护着,却寸步难行。

    就在这时,宋景离的身影出现了,他贯穿人群中,一把将何梓夕护在自己的范围之内,然后带着她迅速上了自己的车子,留下一片沸腾的记者在狂奔追赶。

    英雄救美?!

    叶清晨就此关了电视,望了一眼墙上的钟,回到楼上给外婆打了一个电话。

    知道她已经出院也就放下心来。

    聊了一会儿便挂了电话,抬眼便看见窗台上的红玫瑰,只是玫瑰已经凋零,不复当日的风采。

    原来没有宋景离的亲手照料,这花儿枯败的时间都快了。

    第二日,叶清晨顶着黑眼圈去上班,还好她带着黑框眼镜,不是特别明显。

    一早上在忙碌中过去,叶清晨收拾一番和文静去食堂吃饭,却在半道上被人给拦着。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何梓夕。

    “叶医生是吗?”何梓夕疏离的客气,礼貌询问,一身黑色装扮,出现的突兀。

    “是,我是叶清晨。”叶清晨也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快就见到何梓夕本人,跟何紫颜还真不是一个风格。

    “叶医生,既然你有事,那我就先去食堂了,帮你排队。”文静识趣的离去,走前不忘留下一句,“你快点哈,晚了可没饭吃。”

    叶清晨点点头,亦是不打算和何梓夕耗多久。

    “何小姐找我有事?”待文静走远,叶清晨开口。

    “家妹多次在电话中提及你,多谢你几番救助,如今家妹不幸遭难,明日她就要遗体火化然后由我带回去父亲身边,所以也请叶医生明天出席家妹的遗体火化仪式,不知这个请求唐突不唐突?”何梓夕继续疏离。

    “当然,我一定去。”叶清晨应允。

    “谢谢,那我就先离开了。”何梓夕标准性的弯了弯嘴角,目光突然转到她的身后,“宋,你怎么来了?”

    叶清晨的身子一僵,是宋景离来了。

    “叶医生答应明天出席颜颜的火化仪式呢。”何梓夕继续开口。

    “你真的要去?”宋景离这话明显是对着叶清晨说的。

    “嗯,应该去。”即使再不喜欢何紫颜,毕竟同在一个屋檐下住过一些日子,在者何梓夕都亲自来邀请,不得不去!

    “那明天我来接你。”

    叶清晨点头,“安沫什么时候回来?”

    照理说安沫只是协助调查,为什么现在都没有放出来?

    以宋景离的能力这该不是难事,除非他因为何梓夕的关系没有出手。

    “下午。”

    叶清晨又是点点头。

    “宋,你送我去殡仪馆,我想陪颜颜最后一晚。”何梓夕这时开口。

    宋景离点头应允,然后对着叶清晨交代,“我不在的这几天乖乖的吃饭,睡觉,听见没有?”

    叶清晨还是点头,目送他们两人离开,却再也没有了吃饭的心思。

    她意兴阑珊的坐在桥头上,寒风将她额角的刘海吹乱,盖住一双不冷不热的眸子。

    这风可真冷,她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

    此时林诺泽来了。

    “何梓夕的表现,倒不像是寻常人能表现出的样子。”

    “何以见得?”叶清晨问。

    “能隐忍的女人都不简单。”林诺泽噙着笑,叶清晨当真清瘦了许多。

    “走,吃饭去。”见叶清晨不说话,林诺泽上前拉着她的手。

    “可我没有胃口。”叶清晨拒绝,吃不下。

    “吃不下也去喝点热汤,这都入冬了,不补充点热量,你会觉得更冷的。”

    叶清晨笑了起来,不在抗拒,随着林诺泽去了食堂。

    ——

    第二日八点整,叶清晨出现在门外。

    不一会儿,宋景离的车子到了,但来此接她的人并非宋景离本人,而是齐铭。

    “清晨小姐,大哥派我来接你。”齐铭恭敬的给叶清晨开车门。

    “麻烦你了。”叶清晨上车。

    安沫本想跟着她,但是叶清晨没让,一来是让她可以在家里好好休息。

    二来,毕竟她是唯一一个和何梓颜最后相处的人,再者何梓颜当日由她来保护,却没有护周全,怕何家那边看见安沫出现,闹出什么不愉快来。

    车子在八点四十五分抵达殡仪馆,纵使何家的产业在国外,但前来送别何梓颜的人还是很多。

    何梓夕依旧一身全黑,带着墨镜,飘零的身子骨透着浓浓的悲伤,对前来的人一一拘礼。

    宋景离就站在她的身侧。

    叶清晨跟着齐铭上前,今日的她亦是一身黑色装扮,绕着躺在水晶棺材里的何梓颜一番吊唁,望着何梓颜已经死去的面容,叶清晨已经在心里原谅了她生前的种种过错。

    一切都因她的死而逝去!

    叶清晨来到何梓夕身前,何梓夕微微拘礼,“感谢你能来送家妹最后一程,请后面坐。”

    叶清晨点头应允,随着齐铭落座。

    准时九点,何梓颜的遗体被送进火化炉,何梓夕的身板都在颤抖,哭的梨花带泪。

    半个小时后,何梓夕手捧着妹妹的骨灰盒,一一谢别各位前来的朋友。

    “清晨小姐,我们走吧,我送你回去。”齐铭示意,叶清晨点头。

    望着叶清晨离开的背影,望着她安全的坐进宋景离的车内,何梓夕的眼眸闪了闪。

    “宋,你说这个距离能打爆叶清晨的脑袋吗?”

    宋景离眉间微冷,“我劝你最好别动她!”

    “如果我偏要呢?”何梓夕的声音凉凉,却听不出多少情绪。

    “我会让你甚至是整个何纵天给她陪葬!”宋景离不在看她,而是目送叶清晨的车子安然离去。

    “还真是忘恩负义呢。”何梓夕轻笑了一下。

    收回望着远处的视线,将目光挪回身边宋景离的完美的侧脸上,质问,“就因为她是你深爱的女人,所以你才如此不分是非黑白?”

    “紫颜遇难并非是叶清晨的过错。”宋景离理解此刻痛失至亲的何梓夕,所以当叶清晨安全的离开后,并未与何梓夕多加计较。“怪只怪我,连累了她。”

    何梓夕轻‘哼’了一声,“宋,别想将所有的罪责揽到自己身上,也别当我是傻子,颜颜出事的现场照片我已经看过,对方要射杀的对象并非是开车的人,而是副驾驶上的人,是不是可以推测,颜颜是做了叶清晨的替死鬼,该死的本就是叶清晨。”

    “你也说是推测,就不要妄加罪责在叶清晨的身上。”宋景离再一次冷声,俊脸顿时冷酷无比。

    何梓夕委屈的咬着贝齿,眸色一转,“明天我会带着颜颜回去。”

    “、、、、、、”宋景离没有出声,冷眸望着远处,何梓夕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知道我对你没办法,但是你该清楚我父亲的脾气。”

    “你想要我怎样?”宋景离反问。

    “我们姐妹对你有救命之恩,我父亲对你有提携之义,于情于理你都该回去给他老人家一个交代,毕竟紫颜是跟着你来到a市的。”

    ——

    叶清晨望着窗外的夜色,院子里静悄悄的,宋景离这夜应该也不会回来了吧。

    将窗帘拉好,她转身去了隔壁安沫的房间。

    叶清晨没有敲门,此刻安沫正一个人站在窗前,望着院子里的动静。

    叶清晨心里咯噔一下,她只知道安沫喜欢宋景离,却不曾想过她对宋景离也是用情至深。

    “你是否伤心了?”叶清晨问。

    “伤心什么?”安沫将窗户关好,眸子冷寂,“宋少做事向来顾虑周全,他没有第一时间将我弄出来,定是有他的考量。”

    “你看的很通透。”叶清晨自嘲的弯起嘴角,这点她不如她。

    “如果你想离开,我不会有异议的。”两个人的感情,最容不得三个人。

    “不,清晨,我既然跟宋少说过会护你周全,就一定护着你!”安沫认真的开口。

    “谢谢你!”

    叶清晨从安沫的房间离去,睡到半夜,却做了一个梦,梦见宋景离再次抛下她,消失无踪。

    她被惊醒,猛的坐直身子。

    “做梦了?”宋景离温柔的抚着她柔软的发。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叶清晨抓着他的手,抬眼瞧见床尾一只摆放好的黑色行李箱,心猛的一沉,“你要去哪?”

    “有些事情我要回去处理一下,很快就回来。”

    “非去不可吗?”叶清晨咬着唇。

    宋景离蹙了一下眉,他知道叶清晨再顾虑什么?

    “告诉我,刚刚梦见什么了?”

    “我梦见六年前的订婚宴,你离我而去,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你。”叶清晨眸子充满水汽。

    宋景离眉心微动,一把将她揽进怀中,“你知道当初我漂泊在外,最后悔的是什么吗?”

    叶清晨在他的怀里摇了摇头,宋景离说,“后悔当时就该带着你离开,不该丢下你一个人面对这六年的风雨。”

    “那你还收拾行李?”

    “这次,非去不可。”宋景离继续抚着掌中的发丝。

    何家在国外的势力很大,若是不亲自回去见何众天一面,他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对叶清晨暗下黑手。

    所以这趟,他非去不可!

    宋景离捧起叶清晨的脸,轻轻吻了吻她的唇瓣,温柔的触感让他亦是不舍,“等着我,我会尽快回来。”

    “嗯。”叶清晨重重的点点头,却还是不松手,紧紧的环着宋景离的腰腹。

    “你这样,我会以为你是在诱惑我?”宋景离无奈,眼眸看了一眼她半敞开的领口,隐隐若现的风光,会让他发疯。

    “我就是在诱惑你。”叶清晨扬起小脸,轻啄了一下宋景离的唇。

    “想清楚了?”宋景离的下腹一紧,眼中慢慢凝聚一抹热,一抹火光。

    叶清晨咬着唇,在点头的瞬间,突然被压在柔软的大床上。

    宋景离的视线热的都能够燃烧她,望着她柔白的美丽容颜,精致的五官,修长的手指缓缓滑过她的肌肤,一路朝下滑过她的颈脖,带来一阵酥麻的战栗感。

    细碎的吻就这样慢慢开始在叶清晨的颈项游移,最后落在她嫣红的唇瓣上。

    叶清晨热烈回应,胸腔里的气息慢慢被抽干,她推了推身上的男人,那吻便像蝴蝶似得缠绕她的耳珠,细细呢喃。

    “现在后悔可来不及了?”宋景离的声音带着克制的压抑。

    叶清晨喘气,红着脸,“刚刚只是透不过气了。”

    “放心,我慢慢教你。”

    宋景离魅惑的笑,指尖轻巧的绽放她睡衣的扣子,灯光昏黄,阵阵暧昧,温暖气息,灼了彼此的心一夜之久、、、

    叶清晨醒来的时候宋景离已经不在身边,她的全身遍布吻痕,淡淡的紫粉色,像是一朵朵开到极致的花朵。

    她蓦地红了脸,昨夜的情事一点一点回荡在脑海里,果然如宋景离所说,让她铭记在心。

    只是,叶清晨望了一眼地上的透明胶体,那样忘情的时刻,宋景离竟还能抽身带这么个东西。

    医生是叮嘱过她,由于之前的刀伤的缘故,让她最好不要选择在半年之内受孕。

    难道医生也跟宋景离叮嘱过?

    叶清晨微微笑着,再次闭上眼,小睡了一会儿闹钟才响起,她起身却发现腰肢酸软,小脸又是一红。

    穿戴好衣物,颈间的吻痕怎么也遮挡不掉,她拉高领口,还是隐隐看见,想围上围巾才发现这是宋景离的主卧,他根本就没给自己准备围巾,便作罢。

    出了房间,安沫已经在等候,叶清晨又是一阵脸红,低着头,迅速朝着楼下奔去。

    安沫却是明显愣了一下,叶清晨颈间的吻痕那么明显。

    今早宋少四点来敲她的门,吩咐她务必在他回来之前护着叶清晨周全,她郑重承诺,绝不会再发生何紫颜类似事件。

    宋景离才放心,回头看了一眼屋内沉睡的叶清晨,才拎着行李匆匆离开。

    整顿早餐叶清晨都红着脸,吃的心不在焉,眼看出门的时间到了,便出门去辉煌。

    “宋少是四点离开的。”安沫突然出声。

    “他找你了?”叶清晨回神看她。

    “嗯,交代我要保护好你。”

    “谢谢你,安沫。”叶清晨真心的道谢,“安沫,你会觉得难受吗?”

    “怎么会难过?我很高兴。”安沫笑了一下,叶清晨却不明白了,安沫继续开口,“因为是你,才高兴。”

    因为她才是宋景离真心爱着的人,能够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幸福,这就是所谓的真爱吧。

    就在叶清晨出神的瞬间,整个身子突然翻转,伴随着巨大的一声轰鸣。

    只见叶清晨的红色轿车被炸弹击中,整个车子翻转一百八十度。

    突发地段正好是无人地段,此地段又在施工,所以并未引人注目。

    叶清晨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额角湿润一片,脑袋昏沉的厉害。

    漫天的红模糊了视线,她望着车窗外零零散散的人影,几个人?她根本就看不清楚。

    来人看着已经在车内昏迷的两人,迅速拿出手机。

    “副堂主,计划成功,人已经被我们抓住了。”来人正在向沈盛煊汇报。

    沈盛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赶紧把人抓回来。”

    防弹车对付得了子弹,那么炸弹呢?炸你个底朝天,沈盛煊冷哼,这才解气。

    想他也纵横黑道十几年,在他手上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叶清晨事件已经单单不是钱的事情了。

    有关他的威信,有关莫辰翊。

    迅速收线,他拍拍屁股起身,看来该去见见他们鹰眼堂的当家人了。

    莫辰翊此刻正在鹰眼堂的正厅里,看见沈盛煊前来,悄然半眯了眼。

    “有事?”

    沈盛煊恭敬行了一个礼,“兄弟我有事想请教一下堂主。”

    “说!”莫辰翊最见不得沈盛煊这样阴阳怪气。

    “堂主可否记得当年上一任堂主派遣咱们办得一桩买卖?”

    “咱们从前办得买卖多了,我哪里知道你说的是哪一桩?”莫辰翊懒懒的斜了堂下的人一眼。

    “六年前,宋家订婚宴。”沈盛煊提醒,莫辰翊冷眸。

    见莫辰翊不说话,沈盛煊轻笑起来,“记得当年咱们一同前去了结宋景华,还记得跟宋景华在一起的那个女人,他的未婚妻吗?”

    沈盛煊停顿。

    “、、、”莫辰翊还是不说话,看不出情绪。

    沈盛煊继续开口,“我们本来都以为宋景华死了,但他命大只是做了植物人,我记得当时宋景华护着他的未婚妻倒下后,他的未婚妻也很没种的昏倒了,小三子怕她认出咱们,事后麻烦,便准备也给这女的来一枪,但是被你给制止了。”

    “这有什么问题吗?我们的对象是宋景华,又不是他的未婚妻?”莫辰翊冷着嗓音。

    “这一切本来是没错的。”沈盛煊阴着眼,忽然一笑,“只是月前我忽然想起来,鹰眼分堂那个被段姐买回来的女子,就是自称是医生的叶清晨,她好像就是宋景华的未婚妻,就是我和小三子准备了结却被你给救下的女子。”

    “你想说什么?”莫辰翊依旧不动声色。

    “兄弟我只是想问问,堂主是否认识这位叶医生,不然为何六年前不忍杀她,六年后又轻易的放了她?”沈盛煊问。

    “像她那样的富家千金,又岂是我能认识的。”莫辰翊回复他。

    “若当真如堂主所说,兄弟我就不客气了,叶清晨的命已经被人给买了,而且基于上次分堂的事件,堂内不少兄弟都对您有了意见,说咱们鹰眼堂不复当年老堂主的威望,以至于让康少杰那小子让康家在黑道做大。”

    “你不是已经联系上了约翰尼,还想怎么样?”莫辰翊冷冷一笑。

    这一笑却让沈盛煊心下一惊,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联系上约翰尼的?

    “兄弟我不想怎么样,就想重新树立堂主您在兄弟之中的威望。至于约翰尼、、、”

    “约翰尼那条线我让给你又何妨?都是一心为了发扬鹰眼堂,我也不是不识趣的主,约翰尼想另寻合作人,只要是买卖还在鹰眼堂,谁做都一样,没事的话,就下去吧。”

    这会子倒是沈盛煊不淡定了,他呐呐的转身离开,走到一半却再次折回身子,“那么叶清晨的事情,堂主是不是也不管了。”

    “当然,你且随意!”莫辰翊挥了挥手,似乎懒得在看他一眼。

    沈盛煊此刻心下彻底没底,看了莫辰翊好一会儿,才举步离开。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莫辰翊才抬起冷冷的眸子,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下一串铭记在脑海中的号码。

    一个小时后a市的某海岸。

    嶙峋的石块,是这条海岸线特有的标志,特别的角度能够轻易的隐藏身影。

    也便于突发状况下的紧急逃脱。

    海岸边立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人,随之莫辰翊现身于此。

    “你还真是不手软啊?”高大的男人手执莫辰翊递过来的纸条看了一眼,眼角带笑,黑黑的皮肤,此人正是刘树,身份警察,职位队长,人称刘队。

    “我还不是为了你,立下大功,你这队长也很快能晋升,方便咱们日后办事。”莫辰翊斜了他一眼,然后望向辽阔的大海。

    “你这是为了我?”刘队觉察出不好的预感,“为了巩固你这个鹰眼堂堂主的地位,你竟然连约翰尼控制的整个运河的毒线都放弃,这会让整条毒品产业链都遭到巨大的冲击呐。”刘队觉得莫辰翊这次玩大了。

    “不重新洗牌,怎么会有新的格局?!”

    刘队觉得莫辰翊是真的疯了,约翰尼掌控的可是那比纳运河上第二大的贩毒航线,铲了他,会乱做怎样一团?

    “这么急于将约翰尼这条线推出去,会影响整个鹰眼堂的运作,甚至是存亡,你想清楚了?”刘队还是没有把握的问。

    “欲想毁之,必先予之!”浩澜的大海映入莫辰翊的眼中,莫辰翊半眯的眸子猛然睁开,“赌局上,只有下的赌注越大,赢后得到的报酬也会越大。”

    “既然你如此肯定,我会全力配合你。”刘队的眸色深了深。

    ——

    叶清晨失踪后,康少杰乱做一团,当他打电话想告知宋景离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手机已经关闭。

    而此时的宋景离早已过了安检乘上飞机,身在十万尺的高空、、、

    ——

    周围漆黑一片,嗒嗒的滴水声,整个世界摇摇晃晃,让人一阵眩晕。

    安沫率先醒来,好半会儿才看清自己身在何处?

    这是一间十平米的屋子,湿气和鱼腥味极重。

    不,是船舱,这摇晃不实的感觉是海面上,她们身在一搜船上。

    身边蜷缩的一团身影掠住她的目光。

    “清晨?清晨?你怎么样了?快醒醒!”安沫的手脚都被绑着,努力的移到叶清晨的身边。

    推了推几下她的身子,叶清晨才缓缓睁开眼,“这是哪?”

    “不知道,我们被人绑架了。”安沫开口。

    叶清晨吃痛的闭了闭眼,额上痛的厉害,伴有血腥之气。

    “你受伤了?”安沫顿时紧张,“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

    “你不也好不到哪去?”叶清晨见她面上也被擦伤,红红肿肿的一片,比她差不离,“我这点伤还死不。”

    “这是哪?我们能出去吗?”叶清晨又问,小脸看向这件屋子的唯一一扇门。

    安沫眯了眯眼,身后的手动了动,然后对着叶清晨道,“转过来,我先帮你解了绳子。”

    身为保镖的安沫自然学过,叶清晨赶紧背对着她,不一会儿,手上的绳索就解开了。

    然后叶清晨赶紧给安沫解,刚松了一个结头,门外便传来脚步声,“有人来了。”安沫小声提醒。

    叶清晨亦是警觉的赶紧坐好,将之前松掉的绳子缠绕在手上,藏在自己的身后,装作被绑起来的样子。

    门开,进来一个陌生的男人,男人冷着面看看安沫又看看叶清晨,“还真醒了,我说怎么听见有说话声来着,给我老实的坐好。”

    “这位爷,敢问是哪位大人物要见我?”叶清晨突然开口,“我只是一介平头百姓,实在用不到这样大的排场。”

    叶清晨的余光瞄见安沫的手正在身后自行解绳,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这样她们才能逃出去。

    因为关押他们屋子的那扇门上了厚厚的锁链,如果此人出屋,那么她们就没有出去的希望了。

    男子看了叶清晨一眼,有些讶异,“你不怕?”

    “怕怕,当然怕,正因为怕,才希望这位爷能相告,是谁要见我?”叶清晨眨眨眼。

    “啰嗦什么,到时自然会知道。”男子粗声粗气,不耐烦的准备离开。

    与此同时,安沫的绳索已经解开,一个猛扑将男子摁在地上,修长的**夹紧男子的颈项,一个狠绝的力道,男子段脖而亡。

    趁着空档,叶清晨赶紧解开脚腕上绳子,安沫迅速起身,她也厉害,是直接将男子的头夹在膝关节处,给他一个了断。

    “没事吧,我们赶紧离开,只要上了夹板,我们就可以跳海逃脱。”安沫搜罗着男子身上一圈,很好,发现一把枪,“清晨你会游泳吗?”安沫又问。

    叶清晨点点头,“我会!当年我第一次见宋景离就被他的一个眼神吓的落到水里,他和景华大哥同时跳水相救,你猜是谁先救得我?”

    安沫有些好奇了,“宋少!”在门边警觉的观察一番,“所以那么小的时候,你就喜欢上了他。”

    青梅竹马,多美妙的相会。

    “不是宋景离,是景华大哥。”叶清晨笑。

    安沫发现外面并无其他看守的人,才拉着叶清晨出了门。

    “那我就好奇了,你什么时候爱上宋少的?”

    “他聪明啊,他见着景华大哥率先捞到我,就自己上岸了。”

    “宋少这样就放弃了?”

    “哪能?他的脑子里装的可跟一般人不一样。”

    两人刚跑出屋子不远,安沫的脑袋瓜就被指着一只黑洞洞的枪口,叶清晨眸子一紧。

    来人是沈晟煊,以及三个手下。

    “还真是低估你们了。”沈晟煊玩味一笑。

    安沫微微退步,像母鸡护小鸡的姿态,将叶清晨护在自己身后。

    “沈副堂主,好久不见。”叶清晨却轻轻将安沫拉了回来,让她脱离沈盛煊手上的枪口。

    “叶医生好记性。”沈盛煊笑了笑,放下手枪。

    “不知这次沈副堂主找我来有何贵干?”

    “叶医生给我印象深刻,就是来找你叙叙旧而已。”

    “叙旧用得着那样大的阵势?我那车可是造价不菲,我心疼的紧。”叶清晨同样回已一个笑。

    “宋少上次答应的钱还未兑现,那车当做抵债。”

    “既然如此,沈副堂主什么时候放我们回去。”

    “回去?”沈盛煊冷笑,“很快!”

    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叶医生请吧。”

    叶清晨紧紧拉着安沫,然后走在最前面,出了船舱来到夹板,这船行驶在海面之上,朝着一个她不知道的地方驶去。

    船头上寒风凛冽,叶清晨冷的直哆嗦,安沫亦是如此,和叶清晨紧紧相靠。

    沈盛煊等人就站在她们的身后,天色阴霾,海上浪花翻滚,大约过了十五分钟,水天相接的地方出现两艘更大的船。

    她们的渔船朝着那船的地方开去,在距离三十米的地方,她们的船停了下来。

    叶清晨望见其中一艘船上出现一群人,为首的是个金黄色的头发,高大的身材,一身凌厉之气的外国人。

    “不像善类!”安沫小声的咕噜一声,眸子亦是冷的发沉。

    “货色还不错吧?”沈盛煊率先开口。

    “沈副堂主的诚意我很满意,但我还不想这么快做决定?”约翰尼喜欢东方美女是出了名的。

    身子骨柔弱,玩弄起来更刺激,更够味。

    “既然如此,两位美女我就先收起来了。”沈盛煊朝着身后一招手,底下人将其中一辆船开过来,沈盛煊下了渔船,那船很快朝着外国男子约翰尼的方向驶去。

    安沫趁着沈盛煊离开的空隙,对准了身后的两个男人出手,出色过硬的身手让男人吃了不少苦,然后一脚一个,将男人蹬到海里去了。

    “走,去开船。”安沫拉着叶清晨的手,却在转身的瞬间遭到枪击。

    “安沫?”叶清晨见安沫的右肩贯穿一颗子弹,而开枪的人正是远处的沈盛煊。

    “哦,我喜欢这个,这个能打。”约翰尼赞叹的声音溢出,“沈副堂主,我很愿意跟你谈成以后的买卖。”

    沈盛煊的人来接手叶清晨她们所在的渔船,渔船最终还是开走了,开到距离海岸线很近的一座废弃的钢铁厂里。

    叶清晨和安沫被扔在货架边,被两个执枪的人看守。

    叶清晨迅速给安沫检查一番,那血留的安沫一身都是,叶清晨当即脱掉身上的外套和毛衣,然后缠绕在安沫的肩膀上,暂时帮她止血。

    “接下来怎么办?”叶清晨没了主意,沈盛煊的举动是想把她们两人送给刚刚那个金黄色头发的外国男子。

    安沫咬着牙,从怀里拿出之前的那把枪,然后递给叶清晨,“关键的时候,用来防身。”

    可是安沫不知道的是叶清晨不会用枪。

    “我怎么会丢下你?我们一起出去。”

    安沫却没说话,面色都泛着白,她靠在身后的货架上,轻轻吐着气息,“后来呢?”

    叶清晨迟疑了一下,眼眶不禁泛着雾气,“宋景离上岸后将我从景华大哥的手中接过,然后给我做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

    “呵呵、、、”安沫笑了起来,“像是宋少的风格。”

    叶清晨却突然红了眼,眼底涩的发疼。

    突然,远处传来枪声,此起彼伏,同时伴有海警的警告声,“前面的人放下武器,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

    看守她们的两个人慌了神,连忙跑到外面查看。

    “安沫,我们得救了。”叶清晨欣喜。

    安沫轻喘着,目光望着钢铁厂的大门处,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而来,叶清晨的心一紧,是沈盛煊来了。

    “清晨,永远也不要告诉宋少我喜欢他这件事,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可好?”安沫的眸子一凛,忽然站起身,猛地朝着沈盛煊走近的身子袭击而去。

    “砰!”、、、

    沈盛煊狠厉乍现,一声枪响,安沫倒地,叶清晨的大脑瞬间空白。

    一切都太突然,让人措手不及!

    天空此时飘起了雪,从厂房破败的屋顶上飘落下来,叶清晨红着眼,拿起枪。

    可是她忘了自己不会用枪,子弹依旧静静的躺在枪膛里。

    沈盛煊阴着脸,一路走近,冷血又无情,迅速将手上的枪再次上膛,然后对准叶清晨、、、

    ------题外话------

    信息量很大,妞们看出来了吗?

    妞们观文后赶紧留言哈,溪有币币奖励的哈。

    爱你们,爱你们,爱你们!么么哒。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