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2接连意外?

    宋景华的心中也闷着一口气,他攥紧了拳头。

    今天本是他最开心的日子。

    宾客们如约而至,衣着光鲜,他和母亲张雅在一一招待着亲朋好友,等待着他最美丽的未婚妻的到来。

    时间到了,他没等来未婚妻的到来,等来的却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宋景离。

    他亦是一身正装,揽着身穿隆重旗袍的母亲周恋竹出场。

    众人纷纷惊诧,到底是谁订婚?

    “景离,你是来喝你大哥喜酒的吗?赶紧就坐吧,马上就要开始了。”张雅笑眯眯的上前一步,大方得体,端庄温婉。

    这个容人之量的大房,宋家的当家主母,从来当得谦卑又和蔼,但周恋竹分明闻出了阴谋的味道。

    “我不是来喝喜酒的,我是来和清晨订婚的。”

    宋景离一动不动,面色绷的紧紧的。

    “景离,你怎么能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清晨可是你未来的大嫂,长嫂如母,尊卑有序,你吃错药了吗?在这里大放厥词。”张雅惊呼的退了一步,而后才理直气壮又责备的说道。

    “大姐,是你亲自告诉我说是景离和清晨订婚的啊,你说清晨她不愿意和景华订婚,她喜欢的是景离,为此还差点从楼上摔下来,你忘了吗?”

    景离的母亲周恋竹上前解说,若不是她亲自找她,她又何须穿成这样来到这里,更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出丑人前。

    “恋竹,我知道你心存不满,怨恨阿乔没有将家产分给景离一半,但你也不能因此而来颠倒是非黑白,诬陷我啊?”张雅义正言辞的面对众人,弄得周恋竹母子极为没有面子。

    “大姐,你这是血口喷人,我何曾惦记过宋家的家产,就是景离也不贪图一分一毫!”周恋竹面色愤然,气息不停的起伏着,她若想要,何须这样隐忍的活到现在。

    宋乔刚刚下葬,他们母子就被变相的赶出了宋家主宅。

    “清晨知道自己要和谁订婚吗?”宋景离在这时突然开口,他什么都不在乎,只在乎她的决定。

    “当然知道,哪有做女子的不知道自己要嫁的是谁的道理。”张雅挑了挑眉,说完后又看了清晨的母亲苏晴一眼。

    那苏晴会意,上前来,“清晨当然知道自己要嫁给谁,不然就她那脾气,谁敢做她的主!?”

    “宋家的家产我不要,我只要景离和清晨顺利的完婚。”周恋竹心知肚明,自己的儿子有多喜欢叶清晨。

    “哈哈”张雅冷笑一声,双手一摊,“你不要宋家的家产那你来干什么?今天是我儿子景华的订婚宴,我就觉得奇怪了,你已经抢走了我的丈夫,怎么你的儿子还要来抢走我儿子的妻子,你周恋竹是出自土匪世家么?抢人还抢上瘾了!”

    “大嫂,她可不是出自土匪世家,是出自xx的小姐。”宋东找准了机会,适时开口。

    “哗”静默的宾客们炸开了锅,原来宋家的二房太太是做那一行的。

    周恋竹的脸都白了,宋东又适时开口,“听说小嫂子是怀着景离进的宋家。”

    “小叔,你什么意思啊?”张雅继续笑着,眸中一闪狠厉。

    “还能有什么意思,大哥意外身亡,并未立下任何遗嘱,照道理大家该和平协商此事,但如果有人恶意想要并吞家产,甚至是宋家的产业给了不是宋家的子孙,想必大哥也会死不瞑目的。”周恋竹愤恨的死盯着宋东,真想扇他个大嘴巴。

    她是曾经在那种地方待过,但并不是坐台的小姐,那时候父亲病重急需一笔手术费,不得已她去陪酒,但她从来不跟客人外出,也就在那时她遇见了宋乔,那个让她纠结了一生的男子。

    质疑的眼神纷纷朝着周恋竹母子而来。

    宋景离阴沉着脸,锐利的眼睛像是老鹰一样盯着叶清晨的母亲苏晴,好一会儿才移向张雅,而后又是宋东,他的亲叔叔。

    好一场鸿门宴!

    他们母子隐忍多年,还是被算计了,他们钳制住他的软肋,让他动惮不得。

    更可笑的是,现在的他没有任何足以和他们抗衡的利器,只有灰溜溜的离开,以免母亲在受到他们的侮辱。

    “妈,我们——走!”

    那一个‘走’字,他说的咬牙切齿,是真的走了,不在等她了。

    他上前拉着母亲的手,但周恋竹就是不动,然后轻轻地甩开他。

    她明白,如果就这样走了,那么就等于默认了张雅的指控,一身脏水就泼到了他们母子的身上。

    她能够自己承受,但是景离,她的儿子绝对不能!

    “妈?”宋景离唤了一声。

    周恋竹看着自己的儿子,让她这般骄傲的儿子。

    “我不能走!”

    她的声音不大,却足以回荡在整个宴会厅,气势十足。

    “景离,今天我们母子如果就这样走了,那么他们的指控足以毁了你的一生,我周恋竹是当过陪酒的小姐,但绝对洁身自爱,宋景离是宋家的血脉,这点不容许任何人玷污!”

    字字铿锵有力,周恋竹用她那狭长的眸子冷冷的睥睨着在场的众人,刚烈如火的性子透着一股舍我其谁的架势,趁着身后阳台上巨大的灯幕,眼底荡出决绝。

    “我周恋竹在此对天起誓,并,以死明志!”

    话落,朝着身后的阳台跑去,纵身一跃,消失在了视线中,那速度快的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众人都来不及反应。

    紧紧过了一秒,大家都炸开锅了,纷纷朝着阳台涌去,探头想看个究竟。

    宋宅的宴会厅是经过特殊设计的,离地有六层楼那么高,整个形状像太阳,地面都是坚硬的大理石。

    这些人都在阳台拥挤的时候,只有一个人静静的立在厅里,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般,他的大脑在母亲跳下的那一刻‘嗡’的一声,什么都忘了反应。

    当众人吵杂的声音传进耳膜,他才转身朝着楼下奔去、、、

    周恋竹的身下一片血迹,口中还不停的冒着鲜血,整个人都在抽搐着。

    “妈、、、”宋景离一把将她抱在怀中,眼泪夺眶而出。

    这时的宋景离仅仅是个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一片片温热浸湿他的衣裳,他无助的抱得更紧,仿佛那样便不会失去。

    “傻、、、孩子,别、、、哭。”周恋竹艰难的开口,却目光坚定,“去、、、去做你想做的事吧,妈妈、、、再、、、也不会要你隐忍的活着了。”

    这是周恋竹死前的最后一句话,宋景离至死不忘!

    ——

    跳楼自尽!

    周阿姨跳楼自尽了!

    叶清晨不禁睁大双眼,一股巨大的疼痛席卷而来。

    宋景离满身的鲜血,那惨烈的目光像是刀子,又承载着巨大的伤痛,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不,不!

    她不能待在这里,她要去找他,不然她觉得自己此生就会失去他,如果失去他,那么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一生至少该有那么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今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她花掉一整幅的青春,不仅遇到了这个人,还得到了他的爱恋,她又怎敢在失去?!

    脚下像是上了发条一样,她推开人群便朝着楼下奔去。

    凌乱的脚步让她磕磕绊绊,美丽的高跟鞋一只一只的甩飞出去。

    她泪眼纷飞,惊得佣人们都呆呆的看着她,一动也不敢动。

    倾盆而来的大雨越来越猛,叶清晨几乎都睁不开眼。

    但她还是向前跑着,跑出了叶宅,来到马路上。

    昏黄的路灯,那光照不亮前行的路,她急的左顾右盼,还是傻傻的往前跑。

    “清晨。”身后有人在叫她,她还是跑,心痛的无法呼吸。

    宋景离,她就这样失去了吗?

    “清晨!”

    宋景华的声音带着惊惧,叶清晨这才回头。

    发现身后一辆疾驰而来的黑色轿车,车灯刺的她睁不开眼。

    如果就这样失去了,那么她被车子这样碾压过去也未尝不可。

    时间就像静止了一般,她傻傻的笑,美得令人窒息。

    但她的身子还是一轻,被宋景华抱着,两人纷纷躲过了危险的一幕。

    黑色车子急踩刹车,倒了回来,车窗摇下,一只戴了黑色皮手套的手伸了出来,手里握着枪。

    ‘砰’的一声。

    血,又是血,被雨水一遍一遍的冲刷着。

    她哭喊着,抱着满身潮湿的宋景华。

    黑夜像魔鬼一样吞噬着她。

    最终她昏倒在路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