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77章 不想你的功夫

    “裴心悠?”

    “果然是她,你看,我之前就是在医院里看到她一个人在拆线,现在好了,有了沈云笙多好啊,你看她笑的!”

    郑如兰紧握双拳,微眯了眯眸子,紧紧盯着她。(品@书¥网)!

    现在沈云笙在她旁边,自己不好过去说些什么,很显然,刚刚沈云笙并没有注意到自己,那就好办了!

    “诗雅,我在这等沈云笙离开病房,好好去收拾收拾那个贱人,上次我吃的亏可不能给白白丢了!”

    “妈,你想要做什么?我觉得还是算了吧,不是还有下次吗?h市这么小,不怕遇不见他们两个奸夫淫妇。”

    郑诗雅挑了挑眉,她现在把什么都把握在了自己手中,还怕区区一个裴心悠?不就是有沈云笙这个大佬在身边么?

    真不知道她是瞒了沈云笙多少的事,受伤的事不跟他说,那在陆氏工作,他可知道?

    郑如兰冷笑了一声,“诗雅,你看她这副模样,不想过去收拾她?”

    “我只不过是不想亲自动手,哎呀,”郑诗雅盯着沈云笙拿着手机快速走出来病房,“现在病房里就只有裴心悠那个贱人了吧?”

    “走!”

    “砰。”门被狠狠地推开了,发出一阵巨响。

    裴心悠下意识地抬头一看,脸色一变。

    “贱人!好久没见到你了,没想到你又自己来医院里换伤口啦?”

    “希望你说话不要太过分!我也是没想到能再一次遇见你们,是来哪里的?脑科?妇产科?是哪位来做检查的啊?”

    “贱人!真是贱到了骨子里!”郑如兰气得上前就是要一巴掌,被一边的郑诗雅给拦住了。

    “我想知道,你到底是有多少事瞒着沈云笙,据我所知,可就不止一两件了,别到时候在外边给捉奸了,沈云笙才发现他被戴了数不尽的绿帽子啊!哈哈哈……”

    郑诗雅激动地笑着,和母亲对视了一阵,得意洋洋。

    “是不是说不出话来了啊,我没必要跟你交待我来医院做什么,就像你一样,你也没必要跟我说其实沈云笙陪你来医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跟他是来妇产科的呢。”

    “我现在不想跟你们说完,脑科就在前边左拐的三楼,谢谢合作。”

    “你!你才应该去脑科,我怕脑科还不收留你呢!”郑诗雅以为裴心悠是不敢跟她们说太多话,毕竟在沈云笙面前,她肯定是装作一副柔弱的样子等着他疼爱都来不及呢。

    “我就成全你,只是奉告你一句,做事不要太过,做人也不能太拽,像你这种没智商的人,就别想着要怎么在这个社会山鬼混了。”

    郑诗雅拉着母亲就往外走,只要把裴心悠说得无言以对就完事了,说太多只会是废话罢了。

    “哎呀,我真的是太痛快了!”

    “不过,我们是不是算作弊了?我们两人,她才一人呐。”

    “别想太多了,就算她只有一个人,贱却是我们两个人合起来都比不过的!”

    “哈哈哈……妈,你这样说太过分了。”

    沈云笙挂下电话,很久就走回病房里,看裴心悠一脸傻愣,才想起在脑海里一直闪烁的女人不就是郑如兰母女。

    “她们来过了?”他轻声问道,将裴心悠额头上的消毒纱布给拿了下去。

    “是啊,不过我才没吃亏呢,我一点也不想搭理她们。”裴心悠乖乖地不动,等沈云笙把东西拿完后,又想伸手摸额头,再一次被沈云笙给抓紧了手。

    “不是说了不要弄么?”他一个用力,裴心悠被往前拉过去,一脸扑到他的腰间,吓得伸手一抱,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抱住了沈云笙的腰了。

    “怎么?”

    “没有!没有……”裴心悠狠狠推开他,被他紧紧扣住,手足无措。

    医生刚想开门进病房拿忘了带走的工具,就见到这一场景,与沈云笙对视了一秒,果断将门关上。

    裴心悠知道是医生来了,还好自己是侧过头看向窗外一边,不然都不知道脸该藏哪儿了,实在是太尴尬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诡异的气息,两人都没有说话。

    “郑诗雅道歉了吗?”沈云笙缓缓开口。

    “道歉了……”裴心悠喃喃说道,就算郑诗雅没有道歉,她也会这么说,她一点也不想再受到沈云笙的帮助了,只会越欠越多而已,而她又没有能力还清。

    “等我这阵子忙完了,我们就出国,到时候我再跟你说日期。”

    裴心悠抬头,愕然地瞪着大眼睛,他已经准备好要出国接子衿宝贝了吗?

    “接我们的女儿。”

    沈云笙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嘴角勾起,就只会在这时候正经一点。

    “吃饭去。”

    “好。”

    裴心悠看了看时间,还好,待会儿吃完饭赶得上。

    沈云笙与她并肩走着,侧过头瞥了一眼刚刚郑如兰母女离去的方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助理早已在车上等候,他看着手表,显得有些急躁,关于他为什么会在车上,其实一开始他也是拒绝的,但总裁人性地没有把自己扔在郊外,让自己当了一回电灯泡司机。

    这会儿,总裁应该要去吃饭了,也就是说,自己得对准时间点搭上最后一般公交车。

    问题是,现在总裁和裴小姐还没有一个要回车上的意思,一个小小的伤口处理了那么久?

    沈云笙没好气地敲了敲车窗,助理以为是什么事,只是降低了车窗,就见总裁的脸越来越黑,才不容怠慢地下了车。

    “嗨,柳坤,你还在这里啊,你肯定等很久了吧?”

    “没有没有……”他哪里敢说有,想不想继续再沈氏待下去了!

    “那我们一起去吃饭吧?你等了那么久,就犒劳犒劳你咯。是吧是吧?”裴心悠朝一边的沈云笙挤眉弄眼。

    “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应该会在吃饭的地方遇到一个心动的女神!”

    助理开着车,不断回想着刚刚裴心悠说的话,太过于诡异,难不成裴小姐的真实身份是巫婆?

    他一直想不明白,也不敢直接开口问,只知道总裁的脸越来越黑的样子。

    裴心悠回了刘萌萌的短信:我要去吃饭了,待会就回公司。

    刘萌萌还在化妆,但化妆师不让她低头看手机,说是会有什么颈纹,索性高举着手机玩,她很快就回复了一条信息:我已经吃了,可是肚子好像还没吃过一样,唉,加了一个可爱的颜表情。

    “噗。”裴心悠忍住笑意,她知道演员总是会为了保持自己最好的姿态,只能勉强勉强吃一些清淡的东西来“填饱”肚子,说不好听的,就是为了减肥。

    刘萌萌好几次跟自己去吃快餐,不是不敢吃薯条就是不敢吃肉,每次都可怜兮兮地喝了一杯咖啡……

    连自己才吃了几天的清粥都受不了了,刘萌萌这个嘴馋的家伙还能忍多久?肯定是偷偷吃了很多好吃的。

    裴心悠已经在脑海里自动脑补刘萌萌偷吃玉米棒的样子了,实在是太好笑了!

    “笑什么?“沈云笙靠着垫子,半眯着养神,轻声问道。

    “没什么,就是我的朋友太幽默了……哈……”

    “是吗。”沈云笙蓦地睁开了眼睛,深邃的眸子紧紧盯着笑得梨涡深陷的裴心悠。

    她说的,是刘萌萌吗?

    一个不简单的女人,和心悠关系还那么好,重要的是,心悠完全不知道刘萌萌这个女人跟郑诗雅经常接触吧。

    “对了,柳坤,要不要我帮你要个当红演员刘萌萌的亲笔签名啊?”

    “什么,裴小姐你认识她吗?”助理激动地瞪大了眼睛,瞥见一边的沈云笙阴沉着脸,又把放大的眼睛自动缩回去了。

    “就是……我一个朋友的一个朋友的另一个朋友……反正我不认识,但是可以拿到签名,你要不要啊?”

    裴心悠笑眯眯的,看柳坤那副模样,肯定是经常宅在家里舔屏的脑残粉,怎么可能不对一个清纯女神有了好感呢,肯定是高兴得想要上天了吧?

    怎么都不能说认识刘萌萌这个可爱的女演员吧,绕来绕去柳坤这傻小子肯定是不懂的,只要有个签名他还磨叽那么多干嘛。

    就委屈一下萌萌吧。

    “好啊,那我感激不尽,其实我不算是脑残粉,就是很崇拜她,听说她以前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跑龙套的角色罢了,现在能这么火,不亏她平时的磨练和意志力啊!”

    助理有些激动,一不小心就说了太多的话。

    裴心悠也没多想,一直跟他说着一些有趣的事。

    只有沈云笙变了脸色,意味深长地盯着前边,他越来越对这个刘萌萌的女人感兴趣了,到底是何方神圣,连自己身边的人都勾走了灵魂。

    到了酒楼,助理先跑去前边问个清楚,裴心悠微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跟着沈云笙走着,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他结实的后背。

    “没办法。”沈云笙无奈地说了一句,伸手拉着裴心悠的手。

    酒楼里的人实在是太多,可见生意火热。

    人多嘴杂,各种喧闹声都有,沈云笙有些讨厌,时不时注意着推着美食车不看路的服务员,将裴心悠护在怀里,不让她撞到。

    “借过借过!帅哥美女让一让……”

    “帅哥美女让一让……”

    裴心悠被晃得头脑有点乱,只好迷迷糊糊地抓着沈云笙的衣袖,才勉强站得有些稳。

    方莉疑惑这件酒楼的构造,刚刚和一个朋友约好了在一起吃饭,结果现在自己都找不到路了,正想问一个服务员,没想到每个人都很忙。

    她也在躲避着美食车。

    “啊!”一个女服务员像是踩到自己的脚。

    服务员一个不稳,身子往前倾,美食车被一股大力气往前推了一番。

    很多人失声尖叫,谁也不敢伸手按住摆满了猪蹄鸭爪的美食车。

    方莉有些迷糊,被别人硬生生地给推了一把,整个人失去重心,毫无防备地撞到一边,她抬头一看,竟然撞到沈云笙了……

    她看着他的俊脸有些惊讶,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见沈云笙有些嫌弃地拍了拍被撞到的衣服,再护着怀里的女人的头,迈开步伐往前走去,看都不看方莉一眼。

    助理看到这一幕,赶紧抱歉地推开人群追了上去,期间对着方莉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总裁没有追究那么多就已经是够庆幸的了,这个女人还想着要干嘛,得赶紧吃完饭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方莉紧紧盯着他离去的方向。

    那个女人,就是郑诗雅所说的人吗?没有看到正脸是可惜了点,但是,总觉得他们……

    果然自己是配不上沈云笙那种男人的吧,还嫌弃自己。

    “小姐。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服务员走到方莉的面前,微低着头道歉。

    “没关系,我也没受伤,你下次要注意点。”

    “谢谢,谢谢你。”

    方莉点了点头,看着最新的一条手机信息,朝朋友所说的方向走去。

    裴心悠想回头看看那辆失去控制的小推车,被沈云笙按住了脑袋动不了,索性放弃挣扎。

    “助理!柳坤!”

    “裴小姐……”

    助理恭敬地走在前边示意正确的道路的方向。

    裴心悠见人渐渐少了,不留痕迹地推开了沈云笙,别扭地拉着自己的包包。

    “下次不要再选这种人多嘴杂的地方。”

    “其实是很多餐厅都被定了位置,我也是找不到,上边的楼层会稍微清净点的,是我失职了。”

    “你知道就好。”沈云笙冷冷地说着,眼睛看他都不看一眼。

    “我喜欢就好了……”裴心悠在和助理说着小声话,他平时都呆在沈云笙身边,一定是受够了他冷漠的嘴脸,可怕的是还有苦说不出。

    “裴小姐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助理小声说着,生怕被沈云笙听见。

    毕竟自己就是凭着电灯泡的身份到酒楼一起吃饭的,要是抢了总裁的芳心,那自己岂不是太可恶了。

    更何况,自己也没什么理由啊。

    “你不要太难过,吃饱你就不会觉得很伤心了,以后有机会我再介绍一些靠谱的女孩子让你认识。”

    “那个……刘萌萌的亲笔签名你就先拿给我吧,你说的,一件一件来是吧?”助理有些焦急,裴小姐都说了多少次,但都还没把刘萌萌的签名给送到自己手中,只要能看到她的签名,自己就没什么遗憾了,这是作为单身狗唯一存活下去的信念啊……

    “哎西!”裴心悠激动地伸手朝助理的脑袋击了一掌,“你是不是傻!”

    她看着眼前的沈云笙侧过头,马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还好自己是跟助理一起走在他身后的,要不然,什么话都给他听到了可不好。

    沈云笙只要一个电话,什么想要的东西不会送到他面前?还是保留一点点小秘密比较有安全感。

    “就你这样,还想找女朋友?我看你都快奔三了吧……”裴心悠话还没说完,就见沈云笙带领着他们到了预定的包间,有点遗憾,朝助理使了个眼色。

    柳坤长得也不差,但就是人笨了点,土可以改,你有钱没有都可以再赚,只有感情不能硬拼,强扭的瓜不甜,他还看上了刘萌萌嘞。

    还是省点心好好赚钱买房买车找女朋友吧。

    他不急,自己都替他急了!

    “心悠,我越来越觉得你比以前开朗很多了,让我感到很意外,既然你这么关心我的助理,那我便不能干坐着忽视是吧?”

    沈云笙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眼神若有若无地瞟着一边的助理。

    这家伙是第二次来打扰自己了!他从不觉得自己有点死心眼,但现在就是觉得心里闷闷的,有一种自己养的温顺绵羊给猪拱了的感觉。

    到底裴心悠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能觉得这个死小子和自己有话题可以聊?只是有共同的爱好,还是单纯地喜欢八卦?

    “什么忽视?你想介绍女朋友给他?”裴心悠一字一顿地说道,像是在怀疑什么。

    沈云笙认识的女人柳坤这个傻小子怎么可能驾驶得来!

    “不不不,谢谢总裁的好意,我就心领了,其实我并不急着找,呵呵呵……”助理双手交叉,紧张地戳着手指头。

    怎么开始说起关于自己的话题起来了……

    “也是,我认识的,不一定会看上你。”沈云笙淡然地说着,示意一边的服务员已经点好单了。

    裴心悠心里乐呵呵的,只要有助理在,自己不再害怕尴尬了,也不会被沈云笙有机会问起自己的事,不能太赞!

    方莉盯着眼前的美食,瞬间觉得食之无味了,刚刚的事还令她有些缓不过来。

    谢琦打开了包间里专配的电视机,刚好在播放一些新闻,沈云笙的照片被放大高清,整个人看起来很歇气,她花痴地盯着。

    “莉莉,你回国之后第一个想见的人应该是沈云笙吧?据说他在法国已经有了什么合作伙伴,我不是很懂,反正就是很棒的啦!”

    “法国?”方莉愕然地瞪大了眼睛。

    “是啊,最近都一直在传着谣言说什么沈云笙会在法国开一家分公司,或者是在美国哦,本来我以为你会继续呆在法国,想让你到时候去帮我拍几张照片呢!”

    谢琦话是对方莉说,但眼睛仍依依不舍地盯着电视机里晃动的照片。

    方莉紧紧握着酒杯,如果沈云笙真的会在法国办一个分公司,那么自己是不是真的太早退出了,这就是遗憾吗?

    她脑子里不断闪烁着刚刚沈云笙的侧脸,仅仅是一个侧脸,就把自己迷得鬼迷心窍的,照片上的人已经是那么帅了,真人肯定是会让人把持不住的……

    她现在是在心动吗?是要后悔了吗?

    “你看,照片上真的很帅!要是我能见到他本人一眼,哪怕一眼,我就可以死心了,此生别无遗憾,你说哪么女人会那么幸运呢?据说他为了自己的女人,才没有亲自去法国的呢!”

    “像他这种人哪里是想见就能见到的……”方莉喃喃地说着,要不是刚刚的意外,她踩到了狗屎运才会撞到即将走进特殊通道里的沈云笙了,还看到了那个女人。

    会是那个迷之背影的女人吗?

    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就只要郑诗雅了,也是她暗示自己,沈云笙并不简单。

    “你见过他妈?莉莉,你真的见过他吗?”谢琦转动着摇椅,伸手激动地拉住了方莉,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他会不会被你迷住了?恩?”

    “怎么可能……见过呢?”方莉轻笑了一声,人家可是看自己一眼都不看,果然是名不虚传啊,你想等沈云笙看你一眼,回家修炼几千年才有资格。

    “是吗?”谢琦显得有些失落,“也对,想接近他的女人可多着呢,像我这种平凡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呢?”

    “你说,沈云笙真的在家里养着女人么?要是你以后跟他结婚了,会介意吗?”

    谢琦自认为的不切实际的问题,却让方莉无话可说。

    “算了算了,我刚回国你不是应该说一些关于我的话题吗?你还说我是你偶像呢!”

    “好啦好啦,我就是很在意嘛,以后你要是真的有机会,一定不能忘了好姐妹我哦,我一辈子站在你身边,不管你做的是对是错,我都挺你。”

    方莉点了点头,埋头啃着碗里的美食,眸底一抹失落一闪而过。

    也许谢琦就是自己唯一的真心朋友了吧,但自己有些话却不敢跟她说,生怕被她看不起,被她误会,被她离之越来越远。

    只要让郑诗雅说出口中的话,那就好了,再等等,再等一段时间。

    吃完饭,裴心悠照常偷偷绕着小路跑到陆氏,不过这次,她跑去的方向是工地。

    海叔还在指点着一起奋斗的工民,看到他们熟练自己该做的任务之后,正准备向另几个兄弟指点指点,就见一个熟悉的人影跑了过来。

    阳光还很猛烈,裴心悠跑得气喘吁吁的,不停地伸手擦拭着自己流下的汗,又摸了摸额头上的纱布,也许她是死也不会想起沈云笙的叮嘱了。

    “海叔!海叔!”裴心悠跑到阴凉处,才喘着气喊着。

    “你怎么来了,这大热天的……”海叔正想递上自己的毛巾,看着有点发黄的毛巾和裴心悠白嫩的皮肤有些刺眼,有些抱歉地说着,“这是昨天我老婆刚洗好的,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擦一擦手汗吧。”

    “谢谢你。”裴心悠毫无顾忌地拿过干毛巾擦着手,“我感觉你好像一个爸爸,我很开心。”

    “是我年纪大了,你才有这种想法……哈……”

    “没有,你一直很年轻呢,海叔,你们出院多久了?我一直都没什么机会去医院看你们,昨天找不到病房了。”

    裴心悠撇撇嘴说着。

    “这个啊……我们才住院了几天,大家体质都比较好,很快就恢复了!”

    “所以你们早就出院了是吧?”裴心悠听着,点了点头,“对了,李子呢?就是那个受伤最严重的李子,出院了吗?”

    李子被讨债的人给击了脑袋,肯定是严重得很,也不知道陆云臻为自己挡下了多少的麻烦……

    “李子……”海叔笑着伸手拍了拍裴心悠的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