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4章 女人会不安

    “说得也是,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真没想到,多年没见,她给我的惊喜竟然是这样的惊喜!不过,她看到我的时候,眼神却很不一样……”

    “不像是惊讶,也不像是害怕。”李婵若有所思地说着。

    郑诗雅扯了扯嘴角,她真不知道李婵是真傻还是假傻,曾经对自己恶语相告的人怎么可能会对对方表示友好呢?刘萌萌都知道这一点,不然怎么会一直保持警惕。

    不过,听说最近刘萌萌一直在与公司作斗争,好像合同的契约要到了,她该不会是瞄准了杜泽铭的公司了吧?

    不行!得想法子把她弄到别的公司去。

    “我有一个法子,你想听听?”

    李婵点了点头,凑上前去听着郑诗雅的计划,边听边拍手叫乐。

    别墅内。

    沈云笙端着盘子,看了看上边的食物,站在原地愣住。

    他已经习惯了照顾裴心悠的生活,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做饭喂她吃……

    裴心悠坐在床边,看着眼前的沈云笙诡异地端着盘子,噗嗤一笑。

    “你傻啊!我都好了你还做饭,我已经吃过了。”话一出口,意识到不妙,就算吃过了也应该装作没吃不是吗?不然让他一个一米九的汉子的头往哪搁啊……

    “你是不是还没吃啊?”裴心悠弱弱地说了一句,观察着他愈来愈黑的俊脸,“要不,我喂你?”

    裴心悠就是开玩笑而已,本想着他会拒绝,没想到他离奇地点了点头,自己走到床边,摇了摇滚烫的粥,“一起吃吧。”

    “不不不……”裴心悠极力抗拒着,她可不想那么肉麻!

    最后,一碗热粥还是被两人分着吃完了,裴心悠放下电脑,叹了一口气,“唉……”她的电脑又莫名其妙地卡了,连修一张图片都卡得上接不接下气。

    “心悠,我已经联络到了孤儿院的消息,我想,你哥哥离我们不是很远。”

    “什么!真的吗?”裴心悠瞪大了眼睛,漂亮的眸子亮晶晶的。

    之前跟心悠说起孤儿院断了信息,害她愁苦了一阵子,整个人都闷闷不乐的,现在听到好消息,乐坏了吧?

    “谢谢你。”裴心悠缓缓开口,她一直想说这句话很久了,谢谢你帮我找哥哥的消息。

    她与沈云笙之间的情感,永远只有谢谢和对不起,不会有别的不是吗?中间总会有子衿的羁绊,互相牵扯着。

    有的时候总是会想,如果她与沈云笙之间没有什么的话,自己会是在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待到沈云笙悄然离开后,裴心悠还在想着不明不白的问题。

    她打开手账,看着上边记录的一点一滴,每一页都伴随着一张漂亮的相片,不是可爱的大自然,就是比大自然还可爱的子衿宝贝!

    裴心悠喜欢写手账,一个人静静地记录着点点滴滴,全都是快乐的日子,偶尔脑袋有些浑浊,就会翻翻手账,让脑子的纹路一下子整齐过来一样。

    “爸爸安静的样子……”裴心悠喃喃地说道,伸手轻轻抚着上边的一张照片。

    医院里。

    裴政军正靠着枕头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窗外,鸟儿仍是叽叽喳喳地叫着,天是蓝的,人是幸福的。

    “爸。”他隐隐约约听到了心悠的声音,下意识地回过头,他有时候总会有幻听,但医生检查过后,永远只有一句话,“你要多放松放松。”

    后来他就索性不问了,没想到心悠真的站在自己眼前。

    “心悠……”

    站在心悠身边的医生笑了笑,上前拿着听诊器检查着裴政军的身子,再做一系列的测压。

    “恢复得很快,你的女儿真有孝心啊,是来接你回家的吧?只要你想的话,今天也可以出院了,医院里总是烦躁的,你怕是呆得很是不好受吧。”

    裴政军轻笑了一声,“是啊,医院里总是让人觉得很安静。”

    “感到安静?那是你太寂寞啦,作为子女的,赶紧接自己的父亲回去吧!我先去检查其他的事项,一会儿到前台填写单子就可以了。”

    老医生看起来与裴政军的关系不错,上前拍了拍他的肩,笑着说完便走了。

    “爸,我送你回去吧……”裴心悠上前帮他整理好床单,轻声说着,眼神里却不乏坚定。

    她要去的是裴家,是她以前住的地方!那里边猛虎众多,一不小心便会引到老虎,郑诗雅如今看自己更是不顺眼。

    上次的宴会上的事还没跟她算清账呢,虽然每每沈云笙试图探口出些什么,但还是被自己蒙混过去了,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自己亲手结束。

    “……”裴政军点了点头,他还是知道裴心悠的性子的,只要认定了的事,谁也别想让她改口,除非她自己想通,这点就像极了她的母亲……

    他曾经亲手让心悠出了裴家,现在又想让她回去何岂容易呢?

    裴氏老别墅。

    郑诗雅看着熟悉的老司机进了家门,正想询问怎么那么乐呵呵的,当看到他身后的人时,脸色僵硬。

    这个贱人!

    “爸!”郑诗雅赶紧上前紧紧抓住了裴政军的手,他的脸色已经好多了,看起来在医院里呆得还不错啊。

    郑如兰刚想进屋休息,听到郑诗雅的尖叫声,吓得心头一颤,赶紧下了楼,“老公!”

    “你怎么提前出院了?哎哟,你就多在医院里呆着嘛,等身子全然康复了我和诗雅再去接你也来得及啊,是陈叔送你……”

    “你!”郑如兰下意识地想骂出口,赶紧咬了咬唇,瞪大了眼睛,看来是另有其人送自己的老公回来的。

    “是心悠送我回来的,你们很惊讶?”

    “爸,我都好久没见到她了,怎么会不惊讶呢?”郑诗雅冷眼瞥了瞥裴心悠的脚,“我上一次听说你的踪迹是在你受伤的时候,恢复得挺好的?”

    “恩,心悠,你的伤口是怎么伤到的,会这么严重?”裴政军侧过头问道,说完,眼睛却看向了郑诗雅。

    郑诗雅不安地捏着手指头,要是在这个时候供出了自己,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她的话多多少少会让父亲起心的……

    “先进屋吧啊?老公,你别站得太累,先进屋吧。”郑如兰看情况不对,赶紧伸手拉着裴政军,温柔地说着,边对郑诗雅使眼色。

    “对啊!爸,你刚出院,怎么能站得这么久呢!”郑诗雅对着裴心悠就是一个冷笑,她的意思不再明确,裴心悠就是个祸害!想让刚出院的父亲陪着她站呢?没门!

    “我的身子好得很!个个都说我站不住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看我老了?你们想说什么就说吧,我耳朵还好使!”裴政军紧蹙眉头,吼道。

    郑诗雅手足无措地站到郑如兰一边,微低下头静静听着,也不敢做声,她从小到大最怕的人就是裴政军了。

    可能是因为所有的父亲威严的形象,以至于对他的印象里只有对自己严厉要求,达不到要求就会被骂的样子,所以她很是怕裴政军。

    她和郑如兰就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站在一边也不出声。

    她们的对面是裴心悠,正冷笑着。

    这对母女真的是够了!在父亲面前是一套,对付自己是另一套,郑诗雅的黑历史可多着呢,她要想让她下地狱随时都可以,但江湖人从不使阴手段!

    要不是刘萌萌曾对自己说起过郑诗雅以前的为人,在小时候,可差点就上了郑诗雅的当!想想那时候,被她偷偷卖了也是有可能的……

    “爸……你先别着急,先喝口水吧?什么事等以后再说吧。”裴心悠上前轻声说道。

    裴政军点了点头,走过郑如兰母女俩身边,说道,“一个大人连一个孩子都不如!”

    郑如兰听着,瞥见他走开了,抬起头对裴心悠说道,“你要不要脸?竟然还想着回到裴家?你不是说你再也不回来了么?”

    “就是,贱人有贱样,我从来没想到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啊?亏你跟泽铭还是初恋呢!”郑诗雅撇撇嘴,朝她翻了一个白眼,说完,便拉着郑如兰笑着走开了。

    一阵寒暄过后,裴心悠极力婉拒裴政军想留自己下来吃饭的意思,最后还是以叫司机接送回去的理由回家了。

    天已经黑了,最近沈云笙超级忙,打个电话慰问慰问几句就是奢侈了,还是别麻烦他了。

    裴心悠站在街边,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报上熟悉的地址,便有些昏昏欲睡的**,闭目养神着。

    郑诗雅最后对自己的笑意真的是太“灿烂”了,笑得嘴都要裂开了还不罢休一样,她怎么会觉得自己跟刘萌萌是很好的朋友呢?

    难不成她以为自己跟刘萌萌是同谋,想敲诈她一笔不成?

    想了想,郑诗雅也没那么蠢。

    司机通过镜子观察着裴心悠的神情,一点也没发觉不对劲呢,看来真的如郑小姐所说的,她很累,容易屈服!

    看着她吹弹可破的肌肤,身子内心都忍不住骚动起来了!

    沈氏集团,沈云笙开完会议,意外地在会议室里坐着,员工们陆陆续续地走出会议室,谁也不敢在里边跟总裁多呆一会儿,特别是现在是特殊时期,总裁更是一天到晚黑着一张脸……

    “爸爸!”

    “你都跟我说好了哦,不能反悔哦!子衿现在心里好不安哦。”

    “恩?为什么?我还会反悔?”沈云笙听到软绵绵的声音,把本来还在揉着太阳穴的手放下了,嘴角勾起。

    “就是心好不安啊,你懂的,女人嘛,都会的啦!”

    “谁教你的!如实招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