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0章 不是小问题

    裴心悠听到关门声立马跑到客厅,发现是沈云笙后才松了一口气,她刚刚独自在房间里看了一部悬疑片,导致现在还人心惶惶的,虽然现在还是白天,但是胆小也没办法。(品@书¥网)!

    就是坚持要看完整部电影!

    “给你。”沈云笙走上前,将盒子递到她手中,“是你的东西吗?”

    “咦……”裴心悠先是疑惑了一阵,双手紧紧抓住盒子,感觉有些熟悉,啊!对!

    “这个啊。”

    沈云笙看着裴心悠的笑,心里有些不畅快,她要是喜欢什么马上搜遍整座城全部买下了给她!

    但现在连盒子里边是个屁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看心悠神神秘秘的笑也更是无奈了,这丫头打算自己藏着掩着呢!

    “不打算跟我说说里边是什么东西?”

    裴心悠知道沈云笙一旦对什么东西感到兴趣,只要产生了好奇心就会一直追问着下去直到腻为止。

    但她现在还不想拆开东西,她想拍照留念一下,然后把照片贴到自己的日记本里当做纪念,这可是友情的象征啊!

    沈云笙眼神复杂,到底会是什么让她这么开心,是好看的手链?项链?戒指?昂贵的宝石?不,心悠不喜欢这些奢侈品,到底是什么!

    他感到自己的心头都要炸了,只想抢过盒子立马拆开包装纸一看究竟,忍!

    “现在不告诉你,等我……”裴心悠转了转充满狡黠的大眼睛,轻声说道,“我以后会告诉你的,再忍忍吧啊。”

    “对了!是谁给你的啊?”

    沈云笙紧盯裴心悠因期待而发亮的眸子,心里犹豫不决,随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现在不告诉你,等你跟我说清楚所有的事,我便会跟你说。”

    心悠有很多事没跟自己交代好,关于陆云臻就足足占了几条,在心头里都堆积成小山压在箱底了!

    不过,这段时间也得好好调查调查了……

    “哼。”裴心悠冷哼了一声,抱着盒子别过头,自个儿跑进卧室里。

    沈云笙望着蹦跳的人儿,眸底深不见底,是什么东西让她这么开心呢?

    杜泽铭比自己还要了解自己的女人,真的是!不过,他好像还忘了一件事呢。

    神石酒楼,h市临海一个著名的酒楼,好酒,好风景,因此吸引了许多人前去光顾。

    这也是著名的商业界上的竞争之地。

    抢到一个好的位置,意味着能同时享受风景,还能与即将成为合作伙伴的同伙保持心情愉快,也是大家口中的必胜之地了。

    为此,要“抢”到一个好的位置不是很容易。

    杜泽铭坐在包间里,他知道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最近诗雅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反倒是在家里打扫着打扫那,还贴心地熬汤和关心自己,确实体贴了不少。

    正想着,一阵开门声毫无征兆地打破了自己的思绪。

    “沈总。”杜泽铭还没有请示沈云笙坐下,便被他一个冷眼震住,尴尬地收回手,清咳了一声,“我知道我总得有一个交代。”

    “我先问你,这件事跟她有没有关系?”

    杜泽铭自然知道他口中的“她”说的是谁,紧蹙眉头,现在他就是要跟自己杆上了!

    沈云笙没有耐心听他娓娓道来,直接开口,“我知道她跟这件事脱不了干系,是想看到证据再承认吗?还是你在刻意隐瞒事实呢,心悠好歹也是你的……”

    他顿了顿,实在是不喜欢把他们说得跟心悠很熟似的,郑诗雅实在是狡猾,是在杜泽铭面前说了好话掩饰自己的心虚,还是杜泽铭的大男子主义在这时候……

    “……”杜泽铭知道他的意思,但现在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他很想告诉沈云笙,自己是为了……

    但沈云笙会怎么想呢,是想成自己太懦弱还是别的呢,他实在是猜不透沈总的心思。

    “沈云笙,我这次来,是想提前告知,我在商场上决定发展一个新的项目,不是来寻求合作伙伴,就是想来说,我并没有恶意,到时候,你便知道了。”

    “哦?”沈云笙饶有兴趣地挑眉,最近沈氏公司貌似成了各种“无名小卒”的固定拜访所啊?

    说这话的时候,杜泽铭的眼神明显不一般,敢于与自己正视的人不少,看来他真的是下定了决心。

    “既然杜总说得如此一般,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裴氏老别墅。

    “不是我!不是我!不要……不……”郑如兰从噩梦中惊醒,满额汗水,眼神慌张不安,意识到是在自己的卧室里,才赶紧下床拉开窗帘。

    直到刺眼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耀进房间,郑如兰伸手放在阳光下,感到暖和些,才缓缓地深呼吸了几口气。

    明明现在还是春季,但冷意还是从骨里传出,全身上下,鸡皮疙瘩。

    她不紧不慢地扶着一边的摇椅,呆呆地坐在上边,她是回来了吗?

    不,是在梦里!

    一定是那个味道……

    昨天诗雅回来后,大衣上有明显的污渍,也伴随着一股股奇怪的味道,一进门,就催着她赶紧去洗澡,洗去一身的怪味。

    后来仔细想想,真的是细思极恐!

    诗雅也不说到底去哪里,做了什么事,一定是在隐瞒着自己什么,不安感让郑如兰不得不使出手段。

    她已经派足够信任的人偷偷跟踪了诗雅出门,就等着听报告了。

    “铃铃铃铃……”

    郑如兰被手机铃声吓到,回过神来,赶紧拿过手机,盯着上边的备注,不紧不慢地按下接听键。

    “如兰啊?我们三缺一,你快点来吧!”

    “我身子有些不适……”

    “哎哟,如兰啊,这次你可得来,李太太准备给咱们上一堂公开课了啊!不容错过,你懂得。”

    郑如兰没来得及拒绝,只好无奈地听从她的话。

    李太太是李总的妻子,人温婉优雅,说话有模有样的,谁看了都想模仿的贵妇样,但认真起来,说的话真的是可以形容为尖酸刻薄了!

    上次一起打麻将的时候,林太太说起诗雅很是懂事,一边默默不做声的李太太就只是看着,眸底不乏轻蔑。

    但李总是老成员了,是裴政军十分信任的合作伙伴,就连政军都称赞的李太太,不得不小看她啊……

    到了目的地,大家都聚在客厅喝着红茶,就等着李太太到来。

    “如兰啊,老裴怎么样了啊?不是说在住院吗?怎么会这么久都不出院啊。”

    郑如兰眸底一抹冷意一闪而过,要是护工敢在医院偷偷摸摸做什么事的话,定是不会轻饶了她!

    但她绝对没那么肥的胆子,被自己吼一声都不敢还嘴的,能干什么大事呢?

    “没事,我老公他身子恢复得很快,一点事儿也没有,你不用担心,再过些日子,我和诗雅就去接他出院了。”

    正说着,李太太就不紧不慢地走来,对着众人微微一笑,“我来晚了。”

    “没事没事。”

    “裴太太,好久不见了,老裴身子还好吧?”

    与裴政军熟悉的人,大多都称他为老裴,听起来亲切,一点也不过分。

    但被李太太这么一说,瞬间老了几十倍一样,郑如兰有些不悦,但还是轻笑了一声,“很好很好,诗雅一直在医院陪着他。”

    “恩,也挺好,老了就等着享福了,老裴有你们,真的是挺好的。”

    大家都推搡着到麻将桌前,一局下来,郑如兰总感觉李太太在对着自己干似的,总是调着自己的好牌,要不是就是跟着自己出牌,真的是太奇怪了!

    她心里隐隐感到很是不安,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对了,如兰,我总算想起来自己要说什么了,你看我这记性啊!”林太太笑着说着,“诗雅和泽铭才结婚多久啊?两人的关系是不是有些微妙的变化?”

    “我上次去了市区一场什么心理学讲座听课,教授说这是典型的现代年轻人都会犯的啊!结婚新鲜期一过,双方感到很不满,男的先是抱怨女方不懂事啊,浪费钱啊……”

    “女方一般都是会不耐烦,直接指点对方的不好或者是怀疑出轨,这就造成了现在众多年轻人结婚后的一个小问题啊!想想我们以前,哪里敢这么胆大包天啊。”

    郑如兰听着,微微张大了眼睛。

    “妈,泽铭太过分了!他以前都不会这样的,你说,我在家里好好的,他怎么就能随随便便挑出我的毛病来呢?你说他是不是有病啊?结婚前还好好的!”

    “诗雅啊,不能这么说话!女孩子家家的,咱们别气啊……”

    “妈!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就得被他吼了!我被裴心悠那个贱人嚷嚷也没见这么气过,他就是看裴心悠!被迷了心窍对不对……妈,我该怎么办,他都已经娶我了……”

    “如兰,该你了!发什么呆呢!”林太太一把推了推郑如兰。

    郑如兰恍然大悟,点了点头,拿起一块麻将子放在前边的空位置上。

    “胡。”

    李太太轻声说,微微笑了笑,“各位,不好意思了。”

    “李太太,你今天真是走运啊,这都第几次胡了!我今天真的是输光了啊,你说我明明都干了一对了都!”

    郑如兰没有说话,推开麻将。

    林太太也推开了眼前的麻将,“算了算了,我们去喝茶吧,我今天真的不走运,不了不了……”

    “如兰啊,你要好好盯着他们俩啊,万一出个什么事,我们这些长辈总得照顾照顾是吧?该不会真的被我说中了吧啊?”

    “我看这可不是小问题了,诗雅的脾气是容不下别人说一句不是的,不是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