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20章 底线燃烧

    他怕再多听到郑诗雅的一句话,自己的底线又会燃烧起来,特别是在工作的时候!

    “你就这么不想跟我多说一句话?”郑诗雅冷冷地说着,嘴角扯了扯。(品@书¥网)!

    真是太可笑了?要不是母亲跟自己说起这件事,真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原来在外边工作得如此潇洒?郑诗雅一口咬定,杜泽铭不就是想甩开自己,好跟美女再玩玩!

    “你以前是不会这么对我的!自从裴心悠出现之后,你就经常对我冷语相待,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老公,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我不跟你吵了……”

    “裴心悠裴心悠,你句句不离裴心悠,我吃个饭想些事你就自作多情说我想她,我在外应酬一身酒气回家你也认为我是想她,要我说,是你先挑起我们之间的矛盾的!”

    “老公!”郑诗雅一脸狰狞,狠狠推开他,“你是不是被裴心悠勾走了心魂!你以前从不会对我吼,我就不明白了,我们明明那么相爱,现在却……”

    杜泽铭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饱含泪水的郑诗雅。

    刚刚岳父的一通电话,使自己的心情一再杂乱!

    昨晚的宴会喜气洋洋,谁也没想到会出了意外,沈云笙自然是不会放过伤害到心悠的人,不论是故意的也好,无意的也好,这个责任谁也别想逃避。

    现在裴氏经济刚刚运转过来,是绝对不允许出了差错的,更何况沈云笙一直虎视眈眈,无法让人松下警惕。

    岳父的意思不再明确,尽管他开口是借问公司的事,但也是想询问裴心悠的情况,还有郑诗雅不可理喻的闹事。

    “你跟我说,裴心悠的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

    “你给我保证没有!否则要是与你脱不了半点干系,我可是想保你都保不住了!”

    “你不相信我?”郑诗雅气得伸手往他胸口砸去,“你有没有良心啊,我可是你老婆,你宁可相信他人也不相信我?”

    “我一定会查出事情的水落石出,到时候你再给我个交待也成,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你以为沈云笙只会针对我一个人?”

    郑诗雅气喘吁吁,也不捶他的胸膛了,眼神漂浮不定。

    那个晚上,光线昏暗怎么可能会刚好看到自己跟裴心悠呢?顶多就是看到半个影子,杜泽铭是在威胁自己?还搬出沈云笙来压迫自己了!

    上次发给他的邮件也没有匿名,他自然会知道自己的意思,是否想跟自己站在同一战线上还个不知数。

    “你可想好了,裴氏现在刚运转过来,要是出现半点差错,我跟你父亲都不会原谅你!”

    “我……”郑诗雅紧咬唇,欲言又止,听到杜泽铭警告的语气,心脏蓦地漏跳了半拍,“老公,我当时就是不小心推了她一下,我没想到她会突然摔倒……”

    “好了!”杜泽铭打断她的话,黑白分明的眸子紧盯着她梨花带泪的脸,他早该想到就是她了!

    “我们不吵了,你先回去吧,回家再说。”

    “老公……”郑诗雅看着杜泽铭离去的背影,冷笑了一声。

    自己终究还是比不上他的初恋啊,裴心悠是有多大的本事勾得了那么多男人的心,跟初恋的合作伙伴搞暧昧啊?难不成是做戏给杜泽铭看的?

    真是被有钱的金主养肥了胆,沈云笙知不知道这种事呢?

    回到家,郑如兰立马迎上去,紧紧牵着女儿的手,看着她眉目间透漏着冷漠的气息,先是一惊,她太迫不及待想知道真相!

    “诗雅啊,你先坐下来啊,喝口水。”郑如兰递上杯子放在她面前,看着她闷闷不乐地喝下去。

    接着,郑诗雅将水杯放在桌面上,发出“砰”的声响,声音刺耳,郑如兰不悦地皱眉。

    “妈,我今天真是出门忘了看凶吉了!先是去医院跟爸大吵了一架,去找泽铭想着他安慰安慰我,结果我看到的是他跟美女能说能笑,反而是急着要我走!”

    “什么!你跟你爸吵架了?泽铭有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郑如兰瞪大眼睛,大喊着。

    “妈……”郑诗雅扑到母亲的怀里,撇了撇嘴,“我为什么没有一个裴姓?爸他明显就是没把我当成是他的女儿!他还袒护裴心悠那个贱人,还骂我没有尽到作为姐姐的责任。”

    “诗雅啊,”郑如兰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你爸的病情不太稳定,你要顺着他的意思慢慢来比较好,你们关系僵持着,岂不是让那个贱人给捡到便宜了。”

    “虽然她现在也是躺在家里一时半会儿出不了门,但我们还得小心行事才是,你不要介意没有一个姓,你爸把你看成宝呢!他可是恨透了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放心啊。”

    “妈,你说爸会不会对她有了什么想法,想讨好她,或者是想补偿她?我们做的事会不会被爸知道……”

    “嘘!”郑如兰打住了女儿不安的话,紧紧握住她的手,轻揉着。

    她可不允许自己在这会儿出了差错,现在裴政军也老了,是时候会考虑考虑继承人的问题的,而他现在对泽铭更是万分信任,这可是多大的好事啊!

    结果这个裴心悠又一出现,所有事情都乱了套,和沈云笙之间的关系先不说,还勾搭上了陆云臻,要是对付起自己来,是万万有余的。

    诗雅嫁给杜泽铭可不能吃了这点亏,一定要保住泽铭的位置和裴政军的信任才行!

    “这些话不要再说了,只有你我知道,没有第三人!”郑如兰厉声道。她可是很怕这些话被第三个人听到的。

    郑诗雅看到母亲吼自己,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默默地点了点头。

    “妈,我该怎么办呐,我实在是受不了委屈,才回了爸几句话,现在……”

    “诗雅,你听妈的,改天再去跟你爸道歉,再做出点实际行动,证明你是个好姐姐。”郑如兰挑了挑眉,缓缓开口。

    既然裴政军要女儿做出一点姐姐的样子来,那就顺着她的意思,做个“好”姐姐啊!

    郑诗雅不敢置信地看着母亲,皱着眉,不明地问道,“妈,我怎么可能会委屈自己去跟那个贱人委曲求全呢,你也知道,我们互相看不惯对方的!”

    “傻孩子,你怎么不懂妈的意思呢?你到时候再做做戏,给你爸看看样子就成了!现在,你得处理好跟泽明的关系先,你们之间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了!”郑诗雅点了点头,眸底不乏得意的神色,想到刚刚与杜泽铭的争执,气得恨不得找个东西发泄发泄!

    “他就是被裴心悠勾走了心魂不成,竟然对我吼,还一心要我回家,说什么回家再说,你也知道,他每晚不是满身酒气回家的?我们之间怎么可能有什么多余的时间来沟通呢!我一气之下,就……”

    “你可是说了什么?宴会上裴心悠受伤的事与你有关?”

    “妈,我没有办法,她当时说的话让我心里痒痒的,恨不得生扒了她!我就想扇她一巴掌让她反省,结果她躲开了,然后摔倒在地上,撞到一张餐桌,妈,那个时候灯光昏暗,是不会有人知道是我的!”

    “只要她不说,就没人会知道,妈知道了,你别怕,有妈在,没人敢跟你作对。”

    郑诗雅点了点头,依偎在母亲的怀里,眸底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诗雅啊,你现在就乖乖地当做好妻子,好姐姐,等这阵子过了,让他们放下心结,到时候我们再将积累的恨全部撒到康复的裴心悠身上,你一定要在泽铭面前好好表现知道吗?”

    郑如兰伸手抚着女儿的柔发,慈祥地说着,眸底不乏爱惜之情。

    她的女儿谁也别想动!自己辛辛苦苦将她养大,没打过骂过,诗雅更是受不了委屈,脾气是暴躁了点,但现在最重要的是眼前的种种问题,那个贱人随母性,就是贱!

    不知道在背后耍了多少手段勾引到男人,泽铭已经娶了诗雅,绝对不能令他动情。

    郑如兰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裴心悠躺在床上,架起一张电脑桌,不断移动着鼠标,浏览器上显示着关于沈氏集团的新闻头条。

    她微微皱眉,昨晚因为自己受伤,立场的时候仓促了些,导致一些狗仔有机会下手,恰好就拍到了自己跟沈云笙在一起的背影,娱乐新闻更是大力将新闻捧上头条,也不知道对沈云笙有多大的负面信息……

    “要不要打电话问问他呢?”裴心悠自言自语道,关了电脑,抬了抬打着石膏的脚,他也该回来煮饭给自己吃了,还是等他回来吧。

    裴心悠犹豫地掏出手机,看了看亮起的屏幕,是子衿淘气地手指嘴里塞满了面包的沈云笙的侧脸。

    她当时是看子衿十分可爱,又抢着说要上镜,就拍了这样一张照片。

    因为孩子,两人还是纠缠在了一起,她只会不断地给沈云笙添加麻烦,他们两人之间不会有爱情,只有利用,她利用他,给孩子一个有父亲的名分,他利用她是要做什么呢?

    她一点也不想自欺欺人,只想带着子衿离开,但她挣脱不开沈云笙的束缚,想到这,裴心悠鼻尖一酸,扯了扯嘴角鼓励自己不要哭,但眼泪还是一滴滴地如掉线的珠子般掉落。

    一发不可收拾。

    不能哭!再哭就不会有人瞧得起你了!

    “铃铃铃铃……”熟悉的手机铃声传来。

    裴心悠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备注,吸了吸鼻子,她不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

    “心悠,是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