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6章 心动,这个男人也不是那么差

    “心悠,不如你考虑下吧,我对你真的是认真的……”

    “沈云笙,对于一个第一次相亲就谋算着把我往床上拉的男人,我没兴趣!”

    “可你那时不也是很舒服的嘛……”

    “你说什么?”

    裴心悠一个眼神扫过来,沈云笙立刻闭嘴朝她讨好般地笑了笑。(品#书……网)!

    “没什么,我是说虽然过程不愉快,但是我们这女儿都生了,你说我只做挂名丈夫是不是有点……”

    “不愿意?那我们随时可以终止这个挂名的婚姻!”

    裴心悠靠在门边上,娇媚地朝他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沈云笙怎么看怎么觉得渗的慌,他立刻整了下衣服咳嗽了几声。

    “你折腾了一天肯定累了,我明天还有个会要开,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有没有搞错,他可是好不容易哄得这丫头跟他注册结婚了,现在想要离婚?别说门了,就是条窗户缝都没有!

    目送沈云笙匆匆离开的背影,裴心悠有一刹那的失神,不过她还是很快就关上了房门,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满脑子都是杜泽铭和郑诗雅今天恩爱的情景。

    这么多年了……终究还是有些放不下啊!

    裴家,郑如兰搂着不断掉眼泪的郑诗雅,看着面色不悦的裴政军,有些不高兴地。

    “心悠被绑架又不是诗雅的错,这泽铭和诗雅是夫妻,偏向她一点也不是什么错事,再说了心悠现在不也是没事了吗?你就不要怪这两个孩子了。我看诗雅也是受得惊吓不小。”

    “爸爸,都是我不好。我当时不该看到诗雅有危险就只顾着带她回来。留下心悠一个人在危险中,我……爸爸对不起。”

    杜泽铭说着,突然就跪了下来。郑诗雅一看,也坐不住了,立刻扑到他身边和他一起跪在了地上。

    “爸爸,这不怪泽铭,都是我不好,我……我当时就是太害怕了,才会忘记了心悠……我……”

    “好了,都起来吧。”裴政军抬了抬后,郑如兰立刻过来把他扶了起来,这身体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好在那个沈云笙带着警察及时把心悠救了出来。难为他还记得这丫头,如兰啊,你找时间安排下让他们两个一起吃个饭,说不定这两个人还真能有个好结果呢!”

    笑话,这次绑架就是为了除掉裴心悠,现在老头子居然还想着让裴心悠嫁给沈云笙?如果真的遂了他的愿,这以后的裴氏还会有他们一家的容身之地吗?

    可郑如兰还是笑着答应了,脸上的笑容也是格外的优雅大气。

    “也是,这俩孩子六年前就有过相亲的缘分,这保不准啊,政军你可又多了一个好女婿。”

    “哈哈哈……好不好无所谓,只要对心悠好就行。”

    郑诗雅低着头站在杜泽铭身边,眼底有着冰冷的恨意,裴心悠想要嫁给沈云笙?休想!

    第二天,裴心悠早早地等在了裴氏集团的门口,在看到杜泽铭的时候,立刻笑着迎了上去。

    “泽铭。”

    “心悠?你怎么来了?”

    在看到裴心悠的时候,杜泽铭很是意外,今天的她穿着一身白色雪纺长裙,利落的短发非但没有显得硬朗倒还多了几分娇俏的味道。六年不见了,当初爱缠着他的小丫头,也长大了啊!

    “你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谈。”

    当年杜泽铭一声不响地和郑诗雅在一起了,裴心悠也没有问过他,只是笃定他一定是有着难言的苦衷,只是事过多年再来看,裴心悠依然在心里觉得杜泽铭不会是那样贪慕虚荣的人。

    “好,你去对面的咖啡馆等我一会,我上去开个会。”

    裴心悠点头离开,看着她的背影,杜泽铭的眼神慢慢地变冷,有些事情总是这样牵扯不清对她对自己都不好。

    等了一个多小时,杜泽铭终于来了,裴心悠想要喊服务员却被杜泽铭拦住了。

    “不用了,我很忙,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话里带着冷意,虽然裴心悠有些不明白他的转变,但还是定了定神,缓缓地开口了。

    “泽铭,我这次回来是想请你帮我个忙。你也知道在我一岁的时候我哥就失踪了,一直以来我也以为他已经死了,但是最近我查到了一些消息,原来哥哥还活着,所以……我想请你帮我……帮我守住裴氏,等我找到哥哥的时候,请你把裴氏交给他。”

    杜泽铭不可置信地看着裴心悠,裴心悠被他看的不知所措,杜泽铭突然笑了起来。

    “裴心悠,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现在是诗雅的丈夫,又怎么会帮着外人来抢夺属于她的东西呢?”

    “泽铭,当年我一直都没问过你和我分手的原因……”

    “没什么原因,我不喜欢你的不解风情,也不喜欢你宁可自己在外做个旅游记者也不愿意回去接手裴家的生意。我也是个俗人,我爱你可我更爱钱和权势!这些年,我和诗雅过的很好,也很相爱。”

    裴心悠听闻,震惊之后苦涩地笑了下,她以为只要自己不变,杜泽铭就一直不会变。没想到这一切都只是自己太过天真了。

    “原来……你也是这样的人!我……”

    “你今天说的话我一个字也没听到,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杜泽铭说完,刚起身准备往外走,就听到一道讥讽的声音传了过来。

    “哟,这不是心悠嘛!怎么回来了也不回家看看你爸,却约了姐夫出来喝咖啡?怎么,余情未了还是旧情复燃啊?”

    郑如兰一身皮草,看起来雍容又高贵,只是说出来的话尖酸又刻薄,杜泽铭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她身边冷冷地看着裴心悠。

    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两个人,裴心悠突然像到沈云笙曾经跟她说过的话。

    郑如兰和郑诗雅都不是善良的人,如果她手里握不住裴氏集团的话,这对母女绝对无法容忍她活着。

    现在再看看杜泽铭的无情嘴脸,裴心悠突然就下了决心,这裴氏,她是要定了!

    属于她和大哥的东西,谁也别想轻易地夺走!

    “兰姨,怎么看到我回来就这么害怕吗?很可惜昨天让你们失望了!”裴心悠直直地站了起来,几步走到郑如兰的面前,眼神却是落在了杜泽铭的脸上。“这男人也就你们母女俩当宝,不过有一点兰姨你放心,我肯定会回去看爸爸的,只希望到时候兰姨不要拦着才好!而且,属于我裴心悠和裴子衿的东西,我一定会牢牢地握住不让别人有机可趁,兰姨你说对不对呢?”

    说完,没等郑如兰说话,裴心悠就提着包离开了咖啡馆,看着她的背影,郑如兰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她的手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贱人!和你那个死去的妈一样的贱性!”

    “妈,这里是咖啡馆,我们回去吧!”

    “你也检点一些!要是有什么对不起诗雅的地方,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杜泽铭没有说话,只是皱眉目送郑如兰离开。直到她走远了,杜泽铭才收回目光,看了下裴心悠没有喝的那杯咖啡,突然他端起来一饮而尽,入口的苦涩却不急心中那么痛楚来的强烈。

    郑诗雅知道这件事之后,只是想了想就提着包外外走。

    “诗雅,你现在出去做什么?我看泽铭是什么也没做,你可别去找他争论……”

    “别管我!”

    杜泽铭出不出轨这她倒不担心,郑诗雅现在反而担心裴心悠回来抢夺裴氏。

    虽然她在h市没什么靠山,但一个沈云笙就已经不得不让人堤防了,要是她拉着沈家来夺裴氏,郑诗雅还真不知道这裴氏到底归谁呢!

    h市希尔顿大酒店,豪华总统套房。

    “兮兮,这可是好机会啊!我可是听说,沈老爷子已经发话了,只要谁能够生下沈家的男孙,就能够入沈家的门。”

    “真的吗?沈云笙……他会来吗?”

    白兮兮,娱乐圈的二线小明星,痴迷沈云笙是真个h市都知道的事情,只是没想到郑诗雅却找上了她。

    “这是自然了,只要你能够有本事上了他的床,那么以后进沈家就指日可待了!”

    郑诗雅一脸的算计,白兮兮咬牙想了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了嫁入豪门,拼了!

    “好,老娘就拼一把了!”

    入夜,两个人架着喝得醉醺醺的沈云笙来到了白兮兮所住的总统套房,门打开之后,很快两个人就出来了。

    沈云笙躺在床上,只觉得头疼的厉害,但是身体却是火热难当,尤其是某处亟待宣泄的**,让他口干舌燥。

    “沈大少,来喝杯水解解酒。”

    白兮兮一身暴露的情趣套装,端着一杯水万分妖娆地来到床边,俯身的时候两只白兔呼之欲出,沈云笙只觉得一股热血冲上脑门,可是在看清楚来人时,又立刻皱紧了双眉。

    “你是谁?这是哪里?”

    “嘘,沈大少只要好好享受就好,人家……会好好地伺候沈大少的!”

    白兮兮俯身,用胸前的波涛轻轻地蹭着沈云笙的胳膊,不得不否认,视觉的冲击让沈云笙体内的**更加的强烈,就在他翻身把白兮兮压在身下的时候,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女儿糯糯的声音。

    “爹地,你要保护好妈咪噢,妈咪其实也是很爱爹地的哈!”

    白兮兮激动地看着身上的男人,心里不断地呐喊着,来吧,狠狠地来蹂躏我操练我吧,只要过了今夜,我很可能就入了沈家,来吧,快点来吧!

    谁知道沈云笙突然闭上双眼,再睁开的时候眼神清冷,触及到床头柜上的玻璃杯,猛地从床上跳下来,快速地打破了玻璃杯,拿着一块碎片狠狠地在胳膊上划了一刀。

    “滚!”

    “沈大少……”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白兮兮,如果你还想在娱乐圈混的话就给我滚!”

    白兮兮咬唇,看着沈云笙要喷出火的眼神,衡量一番,最终露出了笑容,在他脸上轻吻了一下。

    “可惜啊……这么大的药劲,沈大少,你真不打算让我留下?我可是自愿的噢!”

    “滚!”

    沈云笙的话刚落,房间门就被打开了,裴心悠目瞪口呆地看着房内的一切。

    沈云笙穿着一条平角短裤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虽然灯光昏暗还是能够看清楚他的脸颊通红,额头上不断地有汗珠往下落,而他的手上却拿着一块玻璃碎片,不时往胳膊上划上那一下,整个胳膊看起来已经是鲜血淋淋了。

    而他的对面站着一个身材火爆,几乎一丝不挂的女人,裴心悠不知为何心里有着一股不舒服。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说完就要转身,谁知道沈云笙听到裴心悠的话立刻飞奔了过来,一把搂住她,喃喃地说着。

    “心悠,别走,别走!”

    “没想到沈大少好这口,看来……”白兮兮耸了耸肩,有些不甘心地转身拿起一件浴袍裹在了身上。“希望你们有个愉快地滚床单!”

    裴心悠扶着沈云笙坐在了沙发上,看着他胳膊上的伤痕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想到他被人下药了居然还能忍得住,真是出乎她的意料啊!

    “你在这好好休息,我给你助理打电话让他来接你。”

    “心悠,别走!”沈云笙拉住了裴心悠的手,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她,他也不清楚自己就爱上了这个小女人呢?“心悠,别走!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当年我确实是被郑诗雅给算计了,可我是真的爱你!这几年,我们有了女儿,每年陪女儿四处旅游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只要看到你和女儿,我就觉得我的人生圆满了。”

    “你喝醉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