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章 居然怀孕了

    “沈云笙,这里没你的事。 “

    裴心悠一脸警惕地看着他,眼中满是鄙视和嫌弃。

    沈云笙心内一阵抽痛,但却仍旧是手插裤袋,一脸潇洒。故作无意地看向她水汪汪的双眸。

    “那也没办法啊?就是这么有缘,我送人来机场,刚好遇见了,怎么能不打个招呼?”

    “不需要沈少的客套,我只希望这辈子别再见到你才好。”

    “心悠!这是什么话?怎么这么无礼?”杜泽铭斥责了一声。

    沈云笙却是不放在心上,随意地摆了摆手,和他平时那酷炫霸道的总裁风格完全不同:“小事,打是亲骂是爱。裴小姐这是和本少打情骂俏儿呢!我猜得对吧?”

    裴心悠却只是嫌弃得冷哼一声,和她多说一句话都不愿意。

    杜泽铭刚要说缓和气氛的话,就听到自己的电话响了。

    “泽铭,还和那贱人啰嗦什么?送到了就回来吧。”

    “你有事?”

    杜泽铭下意识地看了下裴心悠,眉头微蹙。

    “矮油……人家想你了嘛!爸爸妈妈都在家等着你呢,快回来!”

    “好,我这就回去。”

    “心悠,听伯父的,去国外好好收收性子,进一步充实自己。”

    “呵呵……你……终究还是不信我!”

    裴心悠一直都不相信杜泽铭是真的喜欢郑诗雅的。她觉得,泽铭选择诗雅,可能是有苦衷。所以即便昔日的恋人要变成她的姐夫了,她却始终无法恨他。

    “心悠,我信不信你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对你自己的行为负责。”杜泽铭回头看了眼沈云笙:“沈少还有话要说?”

    “当然了,一肚子的话呢!”

    裴心悠对正冲着自己一脸坏笑的沈云笙翻了个白眼儿。

    转过身去,不看杜泽铭,更不可能去看沈云笙。

    “那你们慢慢说,只是别误了飞机就行了。十一点,心悠,别忘了。到了之后,给我发个短信报平安。”说完,就转身离开了,一丁点儿留恋都没有。

    “心悠,你真的就听他们的,出国去?”

    “沈大少,我和你不熟,请不要直呼我名字。”

    “不熟?不是吧?我们曾经可而是坦诚相见过,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

    对于这一阵子里裴心悠的遭遇,沈云笙是很清楚的,所以对她被送出国这事一点不惊讶。

    “沈大少,我没工夫陪一个流氓说话,恕不奉陪!”

    裴心悠说着,拉起行李箱转身就走,但却别沈云笙猛然拽住了手腕。

    “你真的打算就这么走了?你哥哥失踪的真相你不调查了?裴家你就拱手让给姓郑的母女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沈云笙收起了先前玩笑的神情,很郑重的看着她。

    “心悠,那天晚上,我的确是被人算计的。”

    “说有用的。”

    她已经知道了那晚被算计的事,且一想到被自己的继母和姐姐算计,心里就一阵抽痛。

    “郑如兰和你大哥的失踪脱不了干系,也是他们把裴子墨的车祸嫁祸到你头上的。不仅如此,郑诗雅还抢了你的男朋友,这些事,你就由着它们过去了?”

    “沈大少,貌似这些事情和你无关吧?”

    沈云笙一摊手:“是没什么关系,但据我所知,你妈妈的去世,也是另有隐。难道就连你妈妈的事,你都不想管了?”

    裴心悠心内一颤,看着沈云笙,半晌才道:“你说这些,到底要干什么?”

    “很简单,嫁给我,做我的女人,做堂堂正正的沈太太!”

    裴心悠看着沈云笙,“呵呵”笑了,眼中满是冷漠和嘲讽。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走。但是这一次,却是往机场外。

    看到裴心悠的神情,沈云笙心内一瞬失落。但还是笑着跟在了裴心悠身后。

    “上车吧,回酒店休息。”

    裴心悠诧异地看着沈云笙。

    “两天后,有一场好戏要看。”

    裴心悠痛快地上了沈云笙的车,但是在车里,却只是静静看着窗外。

    妈妈去世、大哥失踪、杜泽铭劈腿、子墨车祸……这一切,看似没有关联,但仔细想来,的确像是一直有一条线连着,彼此脱不了干系……难道那条线,就是郑如兰和郑诗雅吗?

    不……不会……不会是这样……

    虽然其他的事情她不敢保证,但有一点她还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杜泽铭一定不是真的变心。他是爱她的,只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才会和郑诗雅在一起。

    两天后,晚八点,半山别墅园,裴宅。

    华灯璀璨,宾客盈门,很是热闹。

    “裴董,能找到杜总这样的乘龙佳婿,真是可喜可贺啊!恭喜恭喜……“

    裴政军一脸喜色地接受着宾客们的道喜,早就忘了他的二女儿。

    “多谢杨董赞许,杨董今晚可要玩儿得尽兴啊。”

    郑诗雅挽着她的未婚夫杜泽铭,站在爸爸身后,带着得体的笑容,举杯向这些投以祝福目光的人致谢。

    但是她身旁的杜泽明,却是神情有些沉闷,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

    “泽铭,我们今天订婚,别再生我的气了,开心一些好不好?”

    “呵呵……”杜泽铭只是冷冷地笑了两声。神情很是疏离。

    但是郑诗雅并不生气,仍旧笑得很温柔。

    “泽铭,人家都认过错了,你就原谅人家呗?我那么做,也是因为爱你啊……这才使了那么一点点小伎俩。说来说去,不都是为了能嫁给你吗?”

    “呵呵……我谢谢了。这样的爱,我还真是受不起。”

    杜泽铭说完,微笑着向道喜的人举杯示意。

    “谢就不必啦,人家都要嫁给你了嘛,还客气什么……”

    话音未落,整个人都僵住了,直勾勾地看着门口。

    杜泽铭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裴心悠穿着一身淡粉色的露肩晚礼服,梳着端庄温婉的赫本头,那张原本就精致的小脸儿、玲珑有致的身材,更加动人了……

    此时的她,挽着的,是沈云笙的手臂。

    郑诗雅感觉到杜泽铭的僵住了,眼中,更是充满了妒火。这个裴心悠,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啊,她不是应该在美国的吗?

    她身旁的沈云笙,穿着一身料子华贵的白色西装,高大俊美。这里两人站在一起,的确养眼得很呢。

    “现在你还认为杜泽铭是有苦衷的?”

    “今晚的事情,你早就知道了吧。”

    裴心悠原本不知道这是杜泽铭和诗雅的订婚宴。来到就会上,看到了这一幕,目光自然会落在杜泽铭的身上……这一刻,她不得不相信,杜泽铭是真的要娶郑诗雅了。

    “不是想要报仇吗?该断的,我劝你还是尽早断了。日后你是我的太太,我可不希望你心里总留着别人。”

    裴心悠咬着嘴唇,没搭理他。

    “好久不见哪沈少”,杜军举着酒杯过来,看了裴心悠一眼,“又换女朋友了?这个长得不错,和你之前的那些很不同。”

    “我劝你最好当一会儿哑巴。”沈云笙恨不得捂住他的嘴,一边对裴心悠笑道,“他就爱开玩笑,你别当真。”

    “你忙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裴心悠只是觉得头疼,松开了沈云笙,想要自己安静一会儿。

    沈云笙刚要说话,就被杜军拉到一边去了。

    郑诗雅看到裴心悠坐到角落里去了,松开了杜泽铭,向正和那些名媛寒暄着的妈妈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到裴心悠那边去了。

    “呦……这不是心悠吗?今天是姐姐订婚的日子,你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句恭喜呢?”

    郑诗雅一脸的得意。呵呵……你裴心悠和杜泽铭恋爱多年又如何?到最后,不还是我坐上了这个杜太太的位置?

    “雅雅,你别说了”,郑如兰道,“你妹妹亲眼看着她按到男朋友和你订婚,心里一定很难受了。恨都来不及呢,哪儿有心思和你说恭喜呀?”

    裴心悠只是傲然地坐着,从服务员的手中接过一被酒,起身:“我怎么能不恭喜姐姐呢?”

    “姐姐,我祝你婚姻和睦,和平离婚……”说着,一杯红酒毫不客气地泼在了郑诗雅的脸上!

    “裴心悠!你太过分了!”

    杜泽铭忙拉过郑诗雅,眼中带着愤怒地看着裴心悠。

    郑诗雅躲在他的怀里,十足委屈的样子。

    “杜泽铭,现在的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混账!”忽然,裴政军的一个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

    裴心悠捂着脸,看着自己的父亲,觉得难以置信……

    “你这个不肖女!从今天开始,我裴政军没有你这个女儿!你给我滚!滚出裴家!别再回来!”

    “呵呵……你让我滚?就为了这个小妾生的女儿?”

    “滚!”裴政军狠狠说了一句。

    捂着脸,看着凶神恶煞地对自己的父亲、看着交头接耳的人们,裴心悠觉得,自己很可笑。

    “心悠……”

    沈云笙刚挤了过来,就见裴心悠捂着脸往外跑,忙追了出去。

    看着裴心悠的背影,杜泽铭眼中的闪过一抹心疼。

    一个月后。

    裴心悠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翻看杂志。头版头条是杜泽明和郑诗雅恩爱的照片,越是往后看了几张,嘴角的笑容就越是讽刺。

    没有她这颗棋子,却来了一个乘龙快婿,成功拉到了资金,裴氏的危机总算解决了。因此,杜泽铭也得到了裴政军的空前信任,现在已经是集团的副总裁了。看起来,皆大欢喜呢!

    可是她呢?呵呵……想要自食其力都没法子,谁都不愿意用裴政军的女儿。

    目光落在一旁的首饰盒上,里面是一个十八克拉的大钻戒。

    “心悠,我是真的想要娶你做妻子。嫁给我好吗?相信我,我一定会为你查出真相!”

    “沈云笙,如果非要说我对你有什么感觉的话,那就是讨厌。”

    “没关系,你就当做是一个合同好了。只要你愿意嫁给我就好,不管喜欢我还是讨厌我,都无所谓。”

    这是那天从裴家回来,沈云笙单膝跪地,举着钻戒对她说的话。

    一个月过去了,她仍旧没做出决定。

    答应他?不想。拒绝他,却也说不出口。

    正在犹豫着,沈云生就已经去纳斯达那边了。一想到那晚的事,裴心悠忽然决定一阵反胃……

    “呕……呕……”跑到卫生间里狂吐了一阵。

    起身之时,忽然脸色惨白。

    看来,还是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的。

    晚上,回到酒店的裴心悠跌坐在床上……

    一个小时候,决然起身,利落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走到门口之时,却又这折返回来,带走了那枚戒指。

    两天后,沈云笙回到酒店,只看到一张放在茶几上的字条。

    “别找我,不然我让你后悔一辈子!”

    “裴心悠……我一定会找到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