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0章 时梭卷轴

    天蓬元帅不觉得自己给程进的那根猪毛,会致使申屠文死亡。那么剩下的可能,就是申屠文是被他杀的了。

    只是,申屠文又会是被谁杀掉的呢?

    而且,杀掉申屠文后,为什么还要留下“杀人凶手程进”这样的字迹?

    就见程进又通过微信,发信息给天蓬元帅道:“这件事情,你能不能帮我一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随即又特意称赞道:“你神通广大,一定会有办法的是吗?”

    天蓬元帅:“苦恼可是这是人间的事情啊,我现在位列仙班,去插手的话……”沉默了一阵,又最终决定道:“好吧,你等等,我替你想个办法。”

    程进:“好!我等你消息。”

    这一等,自然是等得很焦急。

    程进足足等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叮”的一声悦耳声响起,却是手机的系统提示起来:“天蓬元帅给你发了一个红包,你获得时梭卷轴,物品已存放至百宝箱中,可以随时提取使用。”

    时梭卷轴:使用该物品,可以回到过去两天内的任意一个指定地方。注:卷轴能力有限,无法精确定位严格指定的过去时间,并且,一旦进入过去的时间后,无法对过去的事情进行修改,如要强行修改,将会遭遇到难以预估的后果。

    天蓬元帅:“红包你收到了吧?嘿嘿,老猪想到的办法,就是这个包在红包里的这个时梭卷轴,这可是我从洞府里面翻腾了好一阵才找到的啊。”

    程进:“嗯,我收到了,谢谢!”

    天蓬元帅:“看来你也要忙活起来了,老猪我正巧也要去见一见师父泪奔,哎,师父就喜欢唠叨个不停,烦都烦死了……不说了,提起师父就是烦恼,我们下次聊吧。”

    结束了与天蓬元帅的交流后,程进将“时梭卷轴”从手机的百宝箱内提取了出来。

    拿着卷轴观看了一阵,而后使用。

    接着,就可以见到,正坐在审讯室椅子上的程进一下脑袋低垂了下去,模样看起来就跟睡着了差不多。

    当然,这只是外表看起来是睡着了,但内里,也就是程进的精神意念,则是活跃了起来。

    呼。

    他意念一动,刹那间,他的精神意念就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就是申屠文的房间内!

    而时间,是凌晨的三点一刻。

    此时此刻,申屠文还没有死。

    “看来运气还不错,定位的过去时间刚刚好。”程进小小的感叹了一下。

    旋即,他便是观察起了申屠文。

    只见申屠文抽着一根烟,在屋内徘徊行走着,虽然是3点多了,但他依然还没有睡觉,他显得很烦躁。这时,外面响起了狗叫的声音,叫得是那么的大,弄得他是更加的烦躁不安。

    “草!这么大晚上了,还再叫,真是讨厌的狗!总有一天我会扒了你的皮,吃了你的肉的!”

    申屠文怒气冲冲的想着,最后见狗叫声不停,居然是随手抓起了一个玻璃球,跑到了阳台上,然后朝着外面叫嚷的狗砸了过去。

    嘭!

    玻璃球破碎,而狗也连忙撒着脚丫子离开了。

    随后,申屠文骂骂咧咧地回到了屋内。

    当再次回到屋内的时候,申屠文的神态陡然一怔。

    却是这时,申屠文看见几个人出现在了自己的屋内,一个个都穿着黑色的西装,浑身透露出一股狠辣的味道。

    看这几个人的样子,应该是故意来找申屠文的,而申屠文也应该是认识他们的。

    就见申屠文看着他们,表情胆怯,求道:“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把钱如数补上的,求求你们了。”

    黑色西装男子中其中一个颧骨高耸眼睛如蛇额头上有一个烫伤疤痕的男子微微犹豫,而后开口说了话。而这个烫疤男,应该就是黑色西装男子当中的小头头。

    “会社的规矩,你也不是不懂,”烫疤男盯着申屠文,“你在借钱的时候,是以自己的生命做为了抵押。”顿了顿声,再凛然问道:“现在钱你能拿出来吗?如果不能的话,我们只好遵照约定,结束你的生命了。”

    “不!不要!”申屠文惊惧道,“再给我宽限一年半载,我保证……”

    烫疤男打断道:“看来你是拿不出钱了。”说着话,他将一把枪掏了出来,指向了申屠文。

    “不要杀我啊,求求你们了,”申屠文苦苦哀求,又极力道,“你们杀了我的话,就根本拿不回钱了,还是让我活着吧,我会尽快把钱给你们的。”

    烫疤男面无表情,冷酷道:“你好像弄错了一件事情,相对于你而言,会社的信誉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你可以死了。”

    伴随着话声,烫疤男扣动了枪的扳机。

    下一刻,一个东西从枪管里飞了出来。

    那个东西,不是子弹,而是一根装了奇怪毒液的毒针。

    呼。

    毒针飞射,瞬间刺在了申屠文的脖子上。

    毒液侵蚀,只几秒的功夫,申屠文就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呼吸。却是他已经死了!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他是中了这根毒针而死的,然而,他的身躯上,一点也看不出中毒的迹象。就跟正常人正常死亡差不多。

    不道不说,烫疤男子射出来的这根毒针,太可怕了。完全就是杀人的利器啊。

    烫疤男杀死了申屠文后,用手摩挲着手枪,而他的一个随从,则是来到了申屠文的尸体旁,将申屠文脖子中的毒针取了出来,这自然是为了杀人之后,不留痕迹。在这样做的同时,这个随从也在骂骂咧咧地吐槽道:“真是浪费,借了咱们会社的钱没还,还要用这种毒针来杀死他,这毒针中的物质,可是从狄邪那家伙的血液中提取出来的!”

    “狄邪?”程进一直都在看着这一切,虽然是以精神意念的方式来看,也无法对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进行干涉,但是,这些人的动作说话场面,他都看看得清清楚楚听得清清楚楚。

    当听到“狄邪”这两个字时,他顿时思索了起来:“这狄邪到底是谁?为什么从他血液中提取出来的物质,可以制作出杀人无形的毒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