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53.真假血符

    次日,白晴梓起来的时候并未察觉到有任何异常,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昨天还活力四射的莫独看起来十分疲惫,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见白晴梓盯着她,也只是轻轻地瞥了一眼,挥了挥爪子又躺了回去。

    一旁的白哼哼也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迷瞪着双眼看了看白晴梓,继续睡觉。见此,白晴梓很是安慰地开始打理自己。看到镜中那个神采奕奕的自己,更为得瑟,过了今天便能够动用秘术寻人了。

    #今个老百姓,真呀嘛真高兴#

    白晴梓打理完自己后,摸了摸口袋中昨日用血画的符咒,安心地走出了房门。

    那种感觉又回来了,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在她的把握之中的感觉,回到了未受伤之前的灵识范围。自从受伤之后,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白晴梓摇了摇头向前走了两步。毕竟产生这样的错觉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刚开始失去功力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状态,总以为自己的灵识还如从前那般。不过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呢。说不难过那是不可能的,毕竟是多年修炼得成。但是白晴梓向来信命,人生的起起落落不过是因果轮回罢了。

    不对,朝前走了几步的白晴梓突然停了下来。这不是错觉,而是真正地能够感受到周围事物的变化,简单地说她的灵识回来了,或者说更甚从前?

    白晴梓随便捏了个诀,印正了她的想法。这不应该啊,她并未服用玉蝶。

    玉蝶是蝶中王者,呈翠绿色,颜色似玉,故成为玉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珍贵药物。只要还有一口气在,玉蝶都能够救回来,恢复如初。当然玉蝶的珍贵并不仅仅在其起死回生的作用上,对于白晴梓这类人说,玉蝶能够修复她们因为法术等等非正常外力所产生的伤。此外,还能够让她们的法术更上一层楼。

    据悉,在很久很久以前,玉蝶和普通的蝴蝶一样在空中飞舞,在花丛中游荡。但是不知道从何时起,人们在无意之中知晓了玉蝶的功效之后,开始了大面积的捕捉。在一群蝴蝶中,玉蝶是那样地容易辨别。

    当然作为蝶中王者地玉蝶自然没有那样轻易地捕捞,但是当人们使出一个个非常手段的时候,毫无意外地,大量地玉蝶被捕捉了起来。一时之间,玉蝶几近灭亡。而那些捕获到玉蝶的人,准备将玉蝶拿去谋求暴利的时候,却发现他们捕捉到的玉蝶已经化作灰烬,再无任何作用。

    而那些存留下来的具有作用的玉蝶更为珍贵,只有一些更为古老的传承的家族中才有。白家曾经也有,只可惜后来却在动乱之中不知所踪。所以白晴梓虽然知道自己的伤有药可解,但是却从未想过。

    白晴梓正在疑惑的时候,突然想起,不,不仅仅是玉蝶可以助她,莫独照样可以。想起莫独早上无精打采的模样,想必也正是因为如此。白晴梓回到房间的时候,白哼哼正趴在莫独的身旁。这在之前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对于白哼哼而言,似乎和这只莫独在一起之后,她想起了很多事情,其中也包括莫独的治愈之术。看到白晴梓恢复了,她也知道是莫独做的。所以她才会在这里守着莫独,毕竟现在的莫独是那样地虚弱。

    见白哼哼和莫独相处地那样愉快,白晴梓轻轻地关上了门。“谢谢你,莫独。”她在心中默念道。

    饭桌前,白晴梓的模样倒是让刘清感到十分讶异。不过他并没有做声,只是心中不禁感慨道:这白家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他所接触的也许只是冰山一角罢了。刘清这才明白为何奶奶一定要让他尊重莫婉如,获得莫婉如的信任。

    莫孤也未做声,只是微微看了一眼白晴梓后,便低下了头。

    午夜十二点钟声响起的时候,白晴梓站在天台上,望着天边的闪电,闭上了双眼,嘴上不停地念着咒语,刘清和莫孤在一旁安静地站着。伴随着咒语,白晴梓的身体也渐渐离开了地面,不多时她便已经飘在了半空中。伴随着一声巨大的雷声,白晴梓大喝一声:现。

    朝着面前的空气点了一下。

    神奇的事情出现了原本什么都没有的空气,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出现了画面。起初画面并不是很清晰,只能够隐隐约约地看到人影,白晴梓继续朝着画面出现的地方发力,画面也渐渐地清晰起来。

    白晴梓一边用力支撑着画面,一边看着画面中的人,眼睛也渐渐湿润了。当画面完全显现之后,白晴梓又看了几眼,便收回了手,画面也随之消失。

    就是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声痛苦地呻。吟声。三人回头一看,发现地上那人正是那日落荒而逃的莫以韵。

    “你居然有埋伏?”莫以韵恶狠狠地望着白晴梓不甘心地说道。

    “不然你以为呢?”白晴梓并不在意莫以韵怨恨的目光,原本看在莫孤的份上,对于莫以韵还留有几分情面,但是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这几分情面早已不在了。不说别的,就单单是莫以韵身上那样复杂的怨气,就够莫以韵喝一壶了。毕竟在人们的眼中她的功法可谓是狠毒至极,尤其是那些正义之士,恐怕对她是恨之入骨吧!

    莫以韵没有说话,她原本是打算趁着白晴梓施法的时候,偷袭白晴梓,让其无法阻碍自己去寻找白恒的,没曾想居然中了埋伏。现在只能够先离开再说,谁知道她每动一下,身上捆着她的绳子就紧一分,很快就将她的皮肤划出了血痕。

    “你对我做了什么?”莫以韵的眼神更为恐怖。

    白晴梓莞尔一笑道:“血符。”听到了这两个字后,莫以韵脸上的惊悚神情更为明显。她没有想过白晴梓居然会用血符来对付她。血符是以施法者的血为墨,以血画符,威力无穷,若被血符所伤,将会被血符主人所控制,即使是死了也无法摆脱控制。这对于她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她宁愿灰飞烟灭也不愿意沦为别人手中的傀儡。

    “没有想到你居然会用血符来对付我,你怎么这么卑鄙。”莫以韵恶毒地看着白晴梓,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白晴梓已经死了无数次了,只是那只是如果。“我卑鄙?怎么只能够你用月离对付我,不准我用血符吗?”白晴梓丝毫不因为自己用了血符感到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对待什么样的人,就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不是吗?更何况,月离的限制只是不能够伤害月离的主人,没有说不能控制不是吗?

    “你就不怕月离的报复吗?”莫以韵不甘地说道。

    “你说呢?”白晴梓抛给了她一个懒得解释的眼神。

    “最后一个要求,解了我身上的血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莫以韵的心在滴血。这可是最后一个要求了,原本是打算在关键时刻用的,没有想到这白晴梓会用血府,这回当真是大意了。她发誓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明知道莫以韵已经很生气了,偏偏白晴梓还很认真地重复了一下莫以韵的话:“最后一个要求是让我解除对你地控制是吗?”

    “是。”莫以韵已经几近爆发地边缘。

    “那么就如你所愿吧!”得到了满意答案的白晴梓十分爽快地收了法术,当看到裹在自己身上的是真正地渔网的时候,莫以韵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骗我?”另莫以韵难以置信的是白晴梓居然用真正地渔网来网她,以冒充血符,而她居然信了。

    “下山以后我学会一句话,叫做看谁套路玩得深。”说这句话的时候,白晴梓是笑着的。那个笑容不可谓不迷人,但是在莫以韵看来却怎么看,怎么让人恨得牙痒痒。她强忍住心中的怒气道:“你等着,我们丽江见。”

    说着,莫以韵便捏诀离去。

    偏偏白晴梓却并未又放过她的打算:“多谢你啦,我本来还不知道那是丽江呢。”

    刚离开不远的莫以韵默默地喷了一口老血。

    “丽江,你们去吗”

    “去。”刘清给了肯定的答复。

    “莫孤?”见莫孤半天没有反应,白晴梓叫了叫她的名字。回过神来的莫孤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担心她?”白晴梓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

    莫孤摇了摇头,“没有,自从上次她欺骗我开始,我们就不再是母女了。”更何况,最近她发现莫以韵欺骗她的不仅仅是这一件事,她甚至开始怀疑起来,自己和莫以韵的关系了,毕竟从前那些所谓事实的真相可都是通过那个她得来的,现在就连那个她也许都不再是单纯的被守护者了呢。

    见莫孤不愿意多说,白晴梓也没有多问,不过丽江是一定要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