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49.〔独发〕三合一

    莫孤掌心即将打实在白晴梓胸口的那一刹那……

    “你来这里,是找死吗?”狗屋前,莫孤冷言威胁。

    白晴梓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刚到莫宅时,夜探莫宅遇到莫孤的场景。那时,对于这个转变极大的莫孤,她还有些不适应。甚至怀疑过,这个并不是莫孤本人。

    要在温柔地莫孤与冷酷的莫孤之间选择一个,白晴梓更加喜爱的是那个冷漠的莫孤。

    其实与温柔地莫孤在一起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与温柔地莫孤姐姐在一起,永远能够感受到温暖,因为莫孤是那样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和莫孤在一起永远都不会感觉到有任何的不适。

    所以一开始,白晴梓更加喜欢的也是这个温柔的莫孤,但是渐渐地那个冷酷的莫孤在她心中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不知道何时天平已经倒向了另外一边。

    那些拥抱和亲吻,在白晴梓的脑海中如幻灯片般一张张不停地放映。每一个场景都是那样的熟悉,如昨天才发生那般。

    为了试探,用法术窥探莫孤洗澡被发现,反而被莫孤夺走了初吻;在虚度空间内,二人相处的点点滴滴,还有受伤时,她没日没夜地照顾莫孤的那些事情……

    回想往事,最后给了莫孤一个眼神以后,白晴梓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你在干什么?”向来素养极好的莫以韵面对着女儿的攻击不禁怒喊出声。

    原来莫孤的掌风并没有对着白晴梓打去,而转而攻击了莫以韵。<br/>这一掌打的莫以韵措手不及,她根本就不敢相信,莫孤会对她动手。

    毕竟从小到大,莫孤最尊敬的人是她,最爱的也是她,可是现在,莫孤居然朝着她动手,为的却是白晴梓。

    其实与其说莫以韵惊叫出声是因为莫孤对她动手,倒不如说她对于这样的行为觉得十分不理解。

    因为莫孤这一掌并没有打出多大力气,更多的被她给收了回来。掌风已出,便不能够收回,一定要落到实处。于是她朝着莫以韵的方向打去,但是九成九的攻击却作用在了她自己身上。所以打完之后,她自己就受了伤,蹲坐在原处。

    另一边听到了声音的白晴梓睁开了双眼,满是欣喜。她就知道,刚刚的不是真正的莫孤,不是她喜欢的那个人。真正喜欢那个莫孤是不会这样对她的,真的喜欢一个人,怎么会舍得让她受到伤害?

    所以,她要赌一场。她赌莫孤不会置她于不顾。

    白晴梓赌赢了,脸上的笑容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只不过,这份笑容在看到莫孤的时候,变得荡然无存。

    白晴梓见过莫孤的温柔的笑容,见过她大笑模样,见过她的愤怒,也见过她的面无表情,但是她从来没有见过莫孤哭。是的,此刻莫孤跪坐在了莫以韵面前,满脸泪痕。

    同是为人子女,白晴梓一下子就理解了莫孤的心情,同时她也觉得自己这个赌一把的想法实在是太糟糕了。即使莫以韵再过份,莫孤对她动手,心中也会不好受吧!就像是从前对付莫君时一样,莫孤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她依旧能够感受到她的难过。

    毕竟是血浓于水的亲人,再怎样,心中也会有难过吧。

    “莫孤你没事儿吧。”白晴梓连忙跑到了莫孤的身旁,将她扶了起来。

    只不过莫孤并不肯起来,或者说她根本就起不来。莫孤抬头不可思议地对着莫以韵说道:“您一直活着?”

    对于莫孤的问题,白晴梓觉得十分疑惑。要知道莫孤和莫以韵二人刚刚才在这里联手对付过自己,怎么一扭脸就问出了这样的问题。虽然知道莫孤冷漠的时候和温柔的时候不同的,但是她们的记忆是一样的啊?

    莫以韵的反应也并不吃惊,用自己一贯的语气答道:“是”。

    得到了答案的莫孤双手抱头,整个人都垮了下来,靠着白晴梓,整个人才没有倒在了地上。莫孤忍不住地哭泣,白晴梓喊不断地喊着莫孤的名字,但是莫孤仿佛如听不到一般,依旧嚎啕大哭。

    这是一种信念的崩塌。自从确定母亲没有从这个世界消失之后,每一天她都在思考怎么样才能将莫以韵救出来。甚至为了救莫以韵,她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了白晴梓。

    而直至此刻,她才明白,原来根本没有什么母亲需要救,自己不过是一个被玩弄的工具罢了。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守护者的身份,需要守护着莫孤,拯救出母亲,可是现在她才发现,原来根本不是她想得那样。所以她到底是谁?

    一旁的莫以韵冷眼看着这一切,即使莫孤这个时候醒来让是她始料未及的事情。<br/>不过她也并未恼羞成怒。

    原本她以为那只猫是白族圣物,毕竟莫婉如也是这么告诉莫孤的,所以她才会叫莫孤带着那只猫回来<br/>。

    没有想到这只猫除了会说人话之外,什么能力都没有,害她白费心思。她要的是白家圣物,那个真正能够让她的容貌保持年轻的东西,那个让她能够真正的拥有不死之身的东西。

    她要趁着现在知道的人不多,赶紧将这个拥有长生不老之功效的圣物抢过来,否则等到半个月以后,天下皆知,恐怕就不好抢夺了。别的不说,就是那伙人,她必定是斗不过的,所以她要先发制人。

    <br/>最后她只能把这只猫给了莫君那个老家伙,她也顺便试试白晴梓的能力。

    不过她也没有想到,那伙人所忌讳的白家人并没有传言之中的那么可怕。之前没有到杀人于无形的地步。这让她对于夺得圣物又多了几分信心,毕竟她还有……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莫以韵简单地扫了一眼莫孤之后,看着白晴梓说道:“这个你不需要明白。“

    说着继续和白晴梓交起手来,白晴梓一边照顾莫孤,一边和莫以韵对打,但是也未落下风。而莫以韵明显不想久战。二人又纠缠了一会儿之后,白晴梓结了个印将莫孤圈了起来,而自己则是专心地对付莫以韵。

    又打了几个回合之后,莫以韵退后了几步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其实真的不想和你这个小辈动手呢。毕竟你还要帮我去找白恒不是?“

    听到了白恒这个名字,白晴梓怔住了。趁着白晴梓发愣的功夫,莫以韵加快了步伐很快消失在了莫宅。

    白恒是她父亲的名字。

    她向来只能从命灯上得知他还活着,不是没想过寻找,只是奶奶不允许。

    所以她也只能偷偷寻找过白恒的下落。

    那是她在外求学的那几年,奶奶不在身边,所以她就私下里寻找着父母的下落。一开始一点踪迹都没有,她很着急。但是秘术之类的,却是万万不能用的。她在家的时候,曾经用秘术试过,但是被奶奶发现后给制止了。被发现的原因也很简单,莫婉如将自己的一缕神魂放在了命灯所在的房间内。

    白晴梓犹记得当时奶奶严苛的模样。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她父母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不能够用秘术寻找,否则将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但是这个后果是什么,奶奶却未说。<br/>也正是因为没说,白晴梓才越发忌讳起来,她相信,这样的后果肯定不是她能够承担得起的。

    所以,即使在外求学时发的那些寻人启事一无所获,但她再也不敢使用任何的秘术来寻找父母。

    即使不见面,也希望他们能够健康,这是为人子女唯一能够做到的。<br/><br/>饶是她从未见过他们,但是她就是知道,父母都是爱她的,而且那份爱绝对不低于她对他们的。

    而莫以韵这么一说也就肯定了月离是她给自己下的。

    不过,她父母已经失踪多年,莫以韵为何要找到她的父亲呢?而且,还要用月离去寻找。

    虽然不知道莫以韵到底想做什么,但是她这次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去做这件事。不仅仅是因为月离,更因为,这也是她多年来的愿望。

    不过,在这三个月的时间,她能够找到吗?白晴梓觉得自己有必要回去一趟。也许,这次奶奶会松口也不一定。

    发现莫以韵走后,白晴梓并没有追上前去,而是迅速地回到了莫孤的身旁。此时,莫孤情绪已经恢复了正常,脸上的泪痕也早已经擦干净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刚刚发生的一切,不过是白晴梓的错觉吧了。

    而莫孤见到白晴梓过来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起身,给了她一个拥抱。

    这个拥抱来得很急,也很猛烈。莫孤这个拥抱很紧,紧到白晴梓觉得自己被死死地勒住了,被勒得有些透不过气,白晴梓稍稍地挣脱了一下,想要让自己舒适一些,却别莫孤抱的更紧了,就像是一个濒临死亡的人,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那般。

    “别走,我只剩下你了。”

    印象中,无论是温柔还是冷漠的莫孤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这样过。此刻的莫孤就像是一个受伤的小孩,让人忍不住地去心疼。

    白晴梓轻轻地拍拍着莫孤的背部,“我在。”

    有时候明明我们已经平复了情绪,但是有可能一句话就让我们的伪装荡然无存,因为我们的内心是那样地脆弱,我们渴望爱,需要关怀。我们渐渐长大,成为了我们想象中相同或不同的模样,穿着大人的衣服,说着大人们说着的话。<br/>但是当我们停下来的时候,会发现看似长大了的我们,习惯了孤独,习惯了寂寞,但是事实上在内心世界中的那个渴望被关怀的我们依旧存在,从未改变,从未离开。

    莫孤刚刚调整好了的情绪,再次倾泄出来,l泪如雨下,她觉得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这些年来,她过的一点都不好,她忍辱负重,唯一目标就是救母亲出来。在遇到白晴梓之前她也不知道什么是快乐,更没有想要夺得身体的自主权。

    但是遇到了白晴梓以后,她才知道原来快乐可以那样简单。甚至只需要两个人坐在一起,即使什么都不说,但是内心深处的那种满足感是无论什么都代替不了的。

    于她而言,白晴梓就是她全部世界的一抹光明,所以她不想要白晴梓离开。从未见过光明的人,即使她一辈子都见不到光明,她的内心痛苦也及不上那些见过短暂光明却只能永久生活在黑暗中的人。

    白晴梓就像是鸦,片一样,她只吸食了一口,就再也放不下,想要第二口,第三口想要一直这样下去。

    如今的她就像是一个瘾君子一样,完全无法离开白晴梓。

    诚然,白晴梓对她也是极好的。和白晴梓的每一个吻的感觉,她都要死死地刻在脑海之中,因为她害怕,害怕失去。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让她害怕失去的人,她却因为一个骗局而差点失去了她。如果不是白晴梓最后的那个眼神,她根本就无法醒来,无法控制身体。

    从未有过这样强烈地占据身体的感觉。

    白晴梓的一句“我在”<br/>就像是一个引子,将她这么多年来压在心中的情绪全部引了出来

    爆发式的哭泣,让白晴梓有着招架不住,她知道这个时候,让莫孤哭出来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可是她又担心这样的哭泣,会伤了莫孤的身体。

    《黄帝内经》中写到:《黄帝内经》有“怒伤肝、喜伤心、忧伤肺、思伤脾、恐伤肾。

    白晴梓担心莫孤再这样下去,会伤到身体的根本。幸好她提前将这里护了起来,无论这里发生了什么,外面的人都不会知道,否则莫孤这样的哭法恐怕会引来让人,到时候又徒添烦恼。

    白晴梓轻声地用言语安抚着莫孤的情绪,谁知道她越说莫孤哭的越凶。哭到她的心也慌张不已。

    白晴梓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只得不说话,改成仅仅用手轻抚。原本以为这样莫孤就会好了,谁知道她哭得更加大声。

    莫孤带着哭腔说道:“连你都不想理我了,莫孤莫孤,我看是要永孤。”

    由于莫孤带着哭腔,白晴梓听了好几遍,才听清楚她说的内容,这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莫孤你不要再哭了,你再哭,我也要哭了。”

    莫孤一直这样哭,白晴梓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只觉得自己的心揪着疼,疼到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渐渐地白晴梓的哭声也越来越大,莫孤也听到了白晴梓的哭声。<br/>正当她准备开口时,另外一道声音传来。

    “我说,你们两个,可不可以不要再哭了。不然,这个莫宅就要被你们哭倒了。”男子的声音中,透着些许无奈,虽然是调侃的话语,但是不难听出其中的关心之意。

    白晴梓眼泪还没擦,就傻傻地抬头看着来人,“三哥?”

    来人正是白晴梓唤作三哥的刘清。

    “恩,还认识三哥,看来还没哭傻。”刘清的话语,成功让白晴梓破涕为笑。

    “三哥。”白晴梓撒娇似地喊道。

    其实一开始遇到刘清的时候,白晴梓以为他应该是一本正经的,就是那种做事一板一眼,毫无变通的无趣人

    在不熟悉的那段时间里,白晴梓也的确是这样认为的。可是,后来在云老爷子住的那段时间里,白晴梓却发现,这个刘三哥的确很正经。

    正经起来能够为了拜师几天都不吃不喝地跪在那里。但是不正经的时候,那就是一个地痞流氓外加混蛋。

    所谓的衣冠禽兽就是专门为刘清而打造的。因为看待刘清的时候,需要将衣冠和禽兽这两个词分开来看。

    不过虽然刘清有时候不正经,但是他对白晴梓是极好的。白晴梓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在山上长大,唯一的伙伴就是白哼哼。

    所以当刘清出现了以后,撇开开始的那段时间,白晴梓和刘清很快地就熟悉起来,如真正的兄妹一般。

    然而,这个兄妹关系,在白晴梓眼中是,在刘清眼中是,但是在另外一个人的眼中可就未必是了。

    莫孤在听到刘清的声音时,就擦干了眼泪,她的眼泪只想让白晴梓看到。眼泪可以擦干,但是眼中的通红却不是那样容易擦去的。

    “你来做什么?”莫孤红着眼睛,语气生硬地问道。

    刘清想起下山前,师父特意嘱咐过,要补偿莫孤。只要莫孤有所求,那么他无论如何都要做到。

    “莫先生让我带着这根簪子来见你,她说你看到簪子就明白了。”<br/>刘清说着,拿出了一个盒子,盒子看上去并不起眼,是半旧的,看得出来有些年份了。刘清打开了盒子,里面的簪子和装着它的盒子一样,看上去极为普通。但是白晴梓看到了后,却极为激动。

    莫孤觉得自己的手臂上的那块肉都快被掐下来了,但是始作俑者却浑然不知。依旧专心致志地盯着那个簪子。

    “奶奶?”在刘清刚说出来意的时候,白晴梓稍作迟疑了一下。但是在看到簪子后看着簪子许久,久到刘清都忍不住道:“晴梓,是真的。”

    可是白晴梓还是难以置信地道:“真的是奶奶让你来的?”

    “是。”刘清点了点头。

    “真的吗?”白晴梓欣喜地问道?见白晴梓开心的模样,刘清再次点了点头。

    又重复了问了几次之后,白晴梓这才确定真的是奶奶让她开的,

    “莫孤你知道吗?奶奶让他来的,奶奶让他来的。”

    “恩。”莫孤轻声应道

    一开始见到刘清来得时候,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他拿出了簪子。

    奶奶曾经对她说过,如果有一天,有人拿着这个簪子来找她,那么就代表着是时候了。

    从看到簪子那日算起,过了七日。便可动用白家秘术寻找她父母的下落。

    起初白晴梓还天天盼望着看到这个簪子。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等到她都觉得和奶奶的这个约定,不过是奶奶为了搪塞她的借口罢了。<br/>没有想到这个簪子居然会现在出现。

    <br/>只要再等七日就可以知道父母的行踪了。

    “不过来拿吗?”<br/>刘清提醒了一下,因为他担心他在不提醒,小莫手臂上的肉真的会被晴梓给掐下来。

    白晴梓小心翼翼地接过盒子,手指轻轻地抚摸着簪子,然后将盖子合了起来。将脸贴在了盖子上,“爸,妈,等我。”

    莫孤看着白晴梓这个模样,十分心疼。不自觉地抱了抱白晴梓。

    很多时候,不需要太多的言语,我们只需要一个温暖的拥抱。

    感受到了莫孤传递来的温暖,“莫孤,谢谢你。”

    莫孤嘴皮动了动,却没有说话。说道感谢,应该是她感谢白晴梓吧。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要和白晴梓在一起。

    将盒子收进了玉镯后,白晴梓想起她们另一个目的。

    当日,奶奶告诉她那只白哼哼并不是真的白哼哼,而是另外一只圣猫。后来莫孤也向她坦言,在下山之后在那家店里遇到的猫的确不是白哼哼,而是她自己收养的猫。只不过她当时并不知道这只猫是白家的圣物,只是当做一般的猫来养的。

    原本那日,莫独是在咖啡厅玩耍的,谁知道会遇到白晴梓,还误打误撞地被白晴梓认成了白哼哼给带了回来。

    据莫孤所言,那时莫独被白晴梓带回来了之后,她的确指使莫独继续冒充白哼哼在白晴梓身旁。

    那时她以为白晴梓与莫君是一路人,那时她还一心救母亲的魂魄……

    “我们去找莫独吧。“白晴梓对着二人说道。

    刘清疑惑地道:“莫独?”

    白晴梓点了点头,道:“是呀,莫独。”白晴梓理所当然的样子,让刘清有点方。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莫独是谁。

    #莫独是谁?可以吃吗?#

    刘清将希望寄托在莫孤的身上,收到了讯号的莫孤,宠溺地看了看傻傻的白晴梓,决定说完白晴梓忘记说的话。

    伴侣之间不就是彼此互相依赖,互相弥补对方的小问题,不是吗?

    “莫独是我的猫。”关于莫独是白家圣物的事,莫孤并没有说。

    这次二人下山就是为了寻找白哼哼和另外一只圣猫。并且将两只圣猫一同带回去。虽然莫以韵同意了了莫孤与莫独继续再呆一段时间,但是这段时间需要在山上,这也是二人的约定。

    白晴梓和莫孤来到了狗屋,在里面出现了那只和白哼哼长得一模一样的猫咪。白晴梓伸手,准备将莫独抱出来。谁知道却惨遭嫌弃,莫独不但不出来,还用自己的猫爪子挠着白晴梓。

    白晴梓很崩溃,虽然莫独虽然不是白哼哼,但是好歹她也和莫独相处过一段时间,而且当时看来映相处地还算不错。怎么一段时间不见,自己就被嫌弃至此呢?

    回答她的只有莫独凶狠的爪子。于他们而言,白晴梓。最后还是莫孤将猫咪抱了起来,白晴梓委屈地看着莫独,莫独也看着她。

    最后白晴梓败下阵来。她表示不和莫独计较。

    白晴梓从莫孤手中接过莫独之后,将莫独塞进了玉镯之中。

    “我们先回山上吧。“白晴梓开口道。

    “我这边还有莫家的事情要处理,处理完了再回去吧。”莫君被抓之后,莫家的事只得落在莫孤的身上。

    “三哥,你这次出来了还要回去吗?”

    刘清摇了摇头,“短时间内不回去了。师傅说,让我暂时不要回去,留在这里祝你一臂之力。”

    “谢谢云爷爷,谢谢三哥。”

    白晴梓谢过刘清之后。三人解开了周围的结界,然后在莫宅里住了下来。

    是夜,莫孤听见敲门声,打开了门却发现白晴梓抱着个枕头站在了她的放门口。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进来吧。”莫孤挽过白晴梓的腰,走进了房间。重新整理好了床铺,两个人躺了下来。

    “莫孤,关于你,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本来白日里她就想要问了,结果没有想到三哥突然出现。不过刘清的进步不可谓不大,现在都能够直接发现并打破她的结界了。虽然只是最初级的,但是要闯进来也并非那样容易,更何况,他来得悄无声息。

    “可以不要问吗?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告诉你的。晴梓,我现在真的不想说。”说这话的时候,莫孤紧紧地抱着白晴梓,她担心不告诉白晴梓真相她会生气。

    可是并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就连她自己都无法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况且她有些怕 ,怕那个看起来温柔的她会伤害白晴梓。从前她一直以为那个温柔的她是善良的,是容易被欺负的,但是直至今日她才明白,根本没有什么脆弱,

    莫孤明白其实一开始自己的出现不过是为了保护那个温柔的她罢了而现如今,却突然发现似乎并不需要自己的帮助,那么自己存在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又或者说,她们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莫孤?又或者说,都不是呢?

    白晴梓就这样在莫宅住下了一边等着莫孤处理莫家的各项事宜,一边等待着七日后做法寻找父母双亲。

    那是第三天的时候,白晴梓与莫孤一同散步,却在路上偶然遇到是上次虐待白哼哼的那个地痞流氓,

    其实上次,白晴梓和莫孤二人所用的不过是幻术罢了,其实那个人只受了一些皮肉之苦,否则怎么能够这么快就生龙活虎地出现在她们面前呢?

    那人似乎也看到了白晴梓她们,瞪大了眼珠之后迅速朝着反方向跑去,生怕白晴梓二人再对付他。

    没跑出去两步,这人不知道地突然扭过身来,跪在地上们不停地朝着她们喊道:“救命。”

    一开始,白晴梓和莫孤并没有在意,但是那人的声音越来越大,终于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而白晴梓与莫孤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对。

    到了那人面前,一探才发现受了重伤。无论如何,这人罪不至死。白晴梓立刻拨打了120只可惜当120来得时候已经晚了

    混乱的场面,白晴梓却越发地清新起来。

    “让我虐待猫的人是梦夫人。”那人刚刚说出名字就已经断了气。所以其实这并不是一场偶然的虐猫事情,而是有预谋的。

    “梦夫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