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25.亲,你的嘴是开过光的吗?

    本以为解决这个小鬼,不过是小菜一碟,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破了她的法术,不过这也是好事,说明他的主人就在附近。主人离得越近,鬼术就越高强,是吗?

    白晴梓转过身,来不及多想,伸手定住了那个依旧在大笑的鬼魂,鬼魂顺着她手划过的痕迹移动着,明明都已经被白晴梓擒住了,却没有露出丝毫的样子,一脸的有恃无恐,让白晴梓怒了,原本手掌朝下的她,手一番,刚才那个得意洋洋的鬼魂也随着翻了过来,白晴梓顺手取下了手上的镯子,轻轻地点了一下,那个镯子便自己旋转起来,而且旋转速度逐渐加快,对应的,那个鬼魂跟着转动起来。

    如果有科学家在这里,他们一定会讶于眼前的这一幕,一个手镯不依靠任何的外界力量,居然自己在空中365度转动起来,这么反科学的事情,恐怕他们也难以解释清楚吧。

    许是速度太快,那个鬼混有些承受不了,便大喊大叫起来,哭着嚷嚷不停。

    #这回可真是鬼哭狼嚎了#

    鬼的哭声,其实也不尽似传说中的那样难听,有很多鬼魂哭起来还是很动听的。传说某任阎王特别喜欢听鬼哭,当时还肆意找寻哭声动听的鬼,想要纳为妃子,而底下的诸鬼得知此事之后,纷纷哭个不停,扰的地府秩序全无,最后连阎王自己都受不了了,选妃之事这才做罢。不过那时,的确出了不少哭声动听的女鬼,而眼前这个,很显然不属于哭声好听的那一类,而是传说中的哭的难听的典型。为了不污染大家的耳朵,白晴梓从根源处解决了这个问题,默念了几句咒语后,那个漂在半空空中的镯子,便射出了一道光芒,正对着那个鬼魂。

    然后便是无比的安静,仿佛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二十年不见,做妹妹的回来了,你都不出来见见吗?”

    白晴梓心中一惊,莫君?手不自觉地伸向了包,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所以那日净葫里到底装的是谁?

    “如儿又调皮了不是?”说着,一个带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从楼梯上缓缓地走了下来。安静的屋子里,脚步声显得格外的沉重。他说出来的话,也都入寻常家中的兄妹的打趣那般,亲昵极了。与屋子里的氛围形成了强烈的反差,除了当事人之外,其余人都不禁皱起了眉头,而那个被白晴梓定住了的鬼魂,叫得更加欢了。一直朝着男人的方向张牙舞爪,表达着什么,只可惜男人只是轻轻地从他的身上掠过一眼,然后便不再理会。

    “既然都出来了,大哥又何必遮遮掩掩呢?”二十年了,这句大哥,她再次喊了出来。而面对眼前的这个大哥,她只觉得蹊跷,不论是身材、外形说话的声音、还是口气都与莫君没什么不同,然而她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当年她无奈离开莫家之时,虽然对莫君的行为有着诸多不满,但是毕竟莫家对她有恩,所以她在临走之前,在莫家的人身上都留下了印记。别的不敢说,至少莫家人的生死,她便一清二楚。这也是为什么她敢肯定莫以韵没死。只是没有想到,除了莫以韵之外,就连

    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那便是莫君凭借着手上的月离消除了印记,她离开莫宅的第三年,便再也感应不到莫君的生死。从各个渠道得知,莫君安好并无异样,于是她便明白印记被消除了。所以当初在电话里晴梓说莫君死了的之后,她才会信以为真。但是当她再回到莫宅时,她几乎可以断定莫君没死。这里都是他的气息,但是却又有一些不同,具体哪里不同,她也说不上来。

    “如儿这么多年没回来,这次回来是来专程来看大哥的吗?”莫君并没有摘下口罩,反而与莫婉如叙起旧来。丝毫不提过往恩怨,也不提如今的是是非非。

    莫婉如继续答道“当然。小妹专程来看大哥,大哥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呢?”

    “真真假假,不过是皮囊罢了,又何必介怀呢?”

    “的确不必介怀。”莫婉如似乎是同意了莫君的说法,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就在莫君放松戒备的时候,刘清瞬间冲了上去,摘下了莫君的口罩。露出来的面容,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莫问?”莫婉如最先喊出来这个名字,良久,剩下的人才呆呆地道:“莫管家。”被揭开真面目的莫君,也不恼,只是大大方方地看着众人。丝毫不觉得自己如今这番模样,有任何异常。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到底是谁?”白晴梓百思不得其解,原本应当因为杀人罪而被关押起来的莫问,怎么会安安稳稳地出现在莫家大宅里?

    “我为什么不能够出现在这里呢?丫头,你不认识我了吗?”

    不必多问,此刻白晴梓可以肯定,眼前这人绝对不是莫问,她回想起用净葫收魂那日,魂魄的瑟缩动作。只怕,当日收错了魂。白晴梓无比懊悔,为何自己如此大意。当日收魂的时候,自己受了伤,可是奶奶来了之后一样可以打开净葫确定里面到底是谁,她却将这件事抛之脑后,当真是不该啊!

    可是再说什么也晚了,整个屋子再次黑了下来。白晴梓只觉得有个什么东西牵扯着她,让她朝着一个方向移去。

    “这就是大哥的迎客之道吗?”漆黑的屋子里,没有人回答她,诺达的屋子里,甚至能够听到她的回音。

    “如儿,这么多年不见,我倒是很好奇,是你厉害些呢?还是我更胜一筹。不妨我们就笔试一下吧。至于筹码嘛,如果你赢了,我就放过白晴梓,可是如果你输了,不仅要把净葫给我,而且要用白家的圣棺来交换白晴梓的命。”

    “晴梓。”莫婉如慌忙这喊着白晴梓的名字,但是却不再有人应她。当她出售让屋子再次恢复明亮的时候,只见白晴梓闭着眼睛躺在了地上。

    “晴梓,晴梓。”见无人回应,她便禁闭双眼,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对着刘清说道:“帮我把晴梓搬到墙角那里去。”刘清明白,现在也不是多问的时候,于是二话不说便将白晴梓背到了墙角处。莫婉如看了一眼白晴梓后,便开始布置结界。

    此时,白晴梓正气喘吁吁地坐在在一片空旷的地上,风呼呼地刮个不停。刚刚被那股不知名的力量拉扯进来之后,她便明白自己这是掉进了莫君的陷阱之中。她不慌不忙地观察了一番周围的环境,全是空地,远处被白雾萦绕着,看不大清。她明白,在没有破解之前的任何动作都是浪费力气,而她已经浪费了不少了,所以如今她只得坐在地上思考。

    此时,一条巨大的蟒蛇,正吐着蛇信子小心翼翼地朝着白晴梓爬去,生怕惊动了它的食物。感受到身后的异动,白晴梓也不作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只是手上不停地结着各种复杂的印。当那股异样的声音越来越近的时候,白晴梓立刻站起来,快速向前走了两步之后,转过身,将结好的印打向身后那物。

    而那条刚刚以为自己要饱餐一顿的蛇,还未高兴多久,便丧生于它相中的“食物之手。”而就在那条巨蛇死的时候,白晴梓也惊呼出声。“啊……”

    一边叫着,白晴梓还一边朝着身后退去。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久久不能从惊讶中缓过神来。虽然她从小就与鬼物打交道,可是真的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怕!

    #这么大一条蛇吓死宝宝了有没有#

    #这里套路太深,我只想回家#

    经过了蟒蛇事件之后,白晴梓更加小心谨慎起来,她完全不敢想象如果刚才她没有听到异常,那条蛇扑上来她会怎么样,她想也许会被那条蛇给吃掉吧。

    其实刚刚进来的时候,她也尝试着用各种手段与奶奶沟通,却均以失败告终,这里仿佛是一个独立的空间,在这里她能够施展法术,但是却无法与外界有任何的联系,就像是有什么禁制一般,只要是超过这个空间的人她都无法感应到。多次失败后让她感到有些疲倦,她这才找地方坐下,但是现在无论如何她也不敢坐下了,谁又能保证,地底下突然不会冒出什么东西来呢?找了个舒适的站姿后,便开始想办法。

    姿势摆的很优雅,但是却并没有想出任何办法。白晴梓低头叹气,而此时,刚刚还空无一物的地上,突然冒出了一个人,白晴梓的内心是崩溃的。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这预言准的,白晴梓都想问自己:亲,你的嘴是开过光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