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480.第480章 情缘(一)

    她这般说的时候,陆遥风感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松开了她的手,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他亲吻她的头顶,“我的小小怎么可以这么好?怎么能这么好?”

    南驰景的车在路的尽头停下来,他靠在窗边,月光如水地也洒在了他的身上,他就这样歪在座椅上,透过车窗看着前面,路边,垂柳下,拥吻的一对男女。他们都还那么年轻,一如曾经的他,男人的手扣在女孩子的腰间,女孩子的臂圈着男人的脖子,他们的身高也是契合得那么好,就好似天造地设的一对。

    无关风情,只为真心,这一刻,连天地都为他们变得有情

    男人和女孩相视一笑,男人便转过了身,女孩便趴在了他的背上,女孩的胳膊依旧是环在男人的脖子上,他们的头紧紧相贴,这动作那么熟稔,他们做了很多遍的样子。

    南驰景闭上了眼,两行泪,从他的眼角滑落,在月色中,显得那么清冷。

    陆寒筱就趴在陆遥风的背上,他背着她,一如小时候。她安稳地被他托在背上,“有人给姐姐送了张字条,上面说,她的父母,我的……三伯三伯母,是南驰景的父亲害死的……”

    陆遥风没有说话,他的身上托着他的整个世界,耳边是她略显的沉闷的声音,“三哥,我心里其实有些难过。”

    陆遥风的心便有如被人刺了一刀,他明白她心里想的,她一直以为前世南驰景是不喜欢她,不接受她的。他们是未婚夫妻,南驰景对她格外冷淡,却又不失关照,她未必是不怨他的,可如今,他对她的冷淡,却反而成了对她的保护。

    但凡是人,但凡有心,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小小是怎么想的呢?”陆遥风闭了闭眼,此时,没有语言能够形容他心底的想法,那般痛,痛不欲生,当日他脊椎受损,一度成为废物,在长白山的山谷中躺了三年多,也不及今日心痛的分毫。

    她是怎么想的呢?她曾经和南驰景做过未婚夫妻,他不知道他们曾经是怎么相处过,她曾经说过,她对南驰景无爱亦无恨,可那时候,她并不知道南驰景其实是杀她父母的仇人的儿子。

    而如今,只怕南驰景对她的好,不亚于自己。

    “我没有什么想法。”陆寒筱并不知道陆遥风心里在想什么,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前世,她不是没有怨过南驰景的,南驰景并不和她解除婚约,可却对她又很冷淡。

    他对她并不是不好,他在她身上的花费从来都不吝啬,可他却绝不给一分的感情予她。

    她也不敢提出和他解除婚约,她提过一次,大伯说会考虑考虑,考虑到最后,她就死了。

    在冰璧中的十三年,她甚至也恨过。她只是想要一个家而已,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归宿,如果当日,她能够与南驰景解除婚约,是不是她就不会死?如果她不死的话,是不是就会找一个普通人,结婚生子,过完一生?

    要是那样的话,她就不会重生,不会遇到陆遥风了。

    她或许是忘记了曾经死的痛苦,以至于,此时此刻,她在想,如果前世的种种痛与苦,都是为了今生能够遇到陆遥风的话,她是不是也会……甘之如饴?

    她不由得收紧了双臂,她忘了他搂住的是她三哥的脖子,差点要把她三哥勒死了,“宝贝儿!”

    感觉到陆寒筱心中的不安,陆遥风不得不出声提醒她,陆寒筱醒过神来,她松了手臂,笑了笑,将头枕在陆遥风的肩背上,“前世,我是信阳陈家三房的寒筱的时候,那时候,我和他是有婚约的,我父母死的很早,我和姐姐不是没有怀疑过父母的死,但那时候我们能够做什么?”

    她的声音很平静,很轻缓,就好似这夏夜里从什刹海吹过来的风,陆遥风背着她走在什刹海的湖岸上,有垂柳的枝条吹拂到他们的身上,因快立秋了,有树叶飘落,划过他们的身边。

    她是真的平静下来了。

    “我和姐姐寄人篱下,虽然是自己嫡亲的伯伯,但其实,长房和二房一向不太瞧得起我们三房和四房。”陆寒筱想起前世的事,这些事,在她的心里埋了很多很多年了,她早已知道,前世的事与她再也没有了干系,但似乎,一直缺少一个仪式,让她来与前世告别。

    “姐姐比我大,她上了大学就开始打工。她与司成大哥也是从小认识,青梅竹马很多年,感情很深。而我,并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说话。”她笑了一下,泪水就从脸上滑落,滴落在陆遥风的肩上,“那时候,我只想有个家,能够让我安生,害怕的时候,有一个去处。我一直盼着南驰景能够娶我,我从没有奢望他会像别的男女那样相爱。那时候,我不知道爱是什么,只觉得,有个家,就是很好的事了。”

    “后来呢?”陆遥风知道她只是想有个人能够听她倾诉。

    “我那时候,其实很鄙视自己的懦弱,姐姐也不喜欢我那样的性格,她说我总是很软,别人欺负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不知道呢?我其实是知道的,可我拿什么去争?我们三房在合朴集团也是有股份的,可他们总说一直亏,一直亏。我一个月五百块钱的生活费,有时候用不到一个月,我也想去找一份工作,可大伯他们不让,说怕我丢了……别人的脸。我的身份,毕竟是那人的未婚妻。”

    陆遥风不由得把她抱得更紧了,他在路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把陆寒筱搂在怀里,他细细地吻她脸上的泪,抱着她,低声安慰,“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我有时候,躺在床上,就会想,是不是每个人的日子都过得很艰难。我看书,书上说,一年三百六十天,不在苦中在病中。我心里才好受一些。”她躺在陆遥风的腿上,头枕在他的胳膊上,她攀着他的肩,一双杏眼,显得有些迷茫,“我就想,既然这么苦,没有一点快乐的话,人为什么要活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