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83章 老子从来不信邪

    快天亮的时候,唐川出现在体育馆里,大家看到连他都被淘汰出局了,一边扼腕叹息,一边又觉得心里好受了些。看,多么凶残的贺兰,竟然连自己的男朋友都不放过。

    果然,唐川黑脸了吧。

    大家并不知道唐川其实并没有参与游戏,就连已经被抓的薄言,都毫无所觉地坐在唐川身边唠唠叨叨地痛斥贺兰这个人魔,以及危难关头抛下哥哥和情郎私奔了的弟弟。

    很快,朝阳遍洒大地,寥落的紫藤花迎着寒风开放,那光透过花叶的缝隙照进体育馆的透明顶棚,让唐川的眸子显得晦暗莫名。

    六点到了。

    体育馆墙上自动浮现文字,本次突击训练结束,共存活七十六人,蓝方四十人,红方三十六人。除了贺兰不属于任何队伍,不加分不减分,其余人各自加减0.5的学分,为这一夜战斗画下终点。

    贺兰在五点五十九分停止战斗抵达体育馆门口,接到唐川,却发觉他脸色不怎么好,甚至一路上都不说话。只是看到贺兰只穿着一件衬衫时皱了皱眉,然后把自己手里的外套递过去。

    一路无言,进了贺兰的宿舍,刚关上门,唐川却忽然发难,一把揪住贺兰的衣领把他掼到门上,牢牢地摁着他,鼻对鼻,眼对眼,过近的距离让谁的眸光都闪躲不了。

    唐川这副冷冰冰的狠样实属罕见,声音也冷冷的,像是压在喉咙里,“我问你,白山和黑海的事情,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

    果然。贺兰没有回避,“是。”

    唐川心里一沉,但他直视着贺兰的眸子,那里面只有坦荡,“为什么要瞒着我?”

    贺兰反问,那眼里陡然爆发出的神光,直透进唐川的心底,“你不知道为什么吗?”

    唐川语塞。

    他们都是聪明人,很多事情只要一想,就能明白。他们爱得炙热而坦荡,却也从不会因为爱情冲昏头脑,至少现在还不会。

    贺兰不把事情告诉唐川,是因为不想让他卷入更大的麻烦,受到伤害。在他看来,这些事情,已经超过了唐川可能承担的限度。

    不是他不相信唐川,而是有很多事情,本来就无法以一人之力扭转,况且……

    “你是不是觉得,这些事情应该由你来承担的,所以不希望别人插手?”唐川挑眉。

    贺兰默然。

    唐川却仍盯着他,眼睛一眨不眨,“可是你已经在跟我交往,你已经把我拖下水了。我不管你从小接受的什么教育,不管你肩上的担子有多重,我跟你在一起,是想站在你旁边而不是跟在你身后!”

    那热气就喷吐在贺兰连山,让他的心里,忽然泛起涟漪。他看到自己在唐川眼中的倒影,而在眸子里,有着贺兰从未见过的璀璨星空。

    唐川却还骂上瘾了,嘴角露出些许野蛮痞气,“去他妈该死的责任,你知道为什么我点子那么背,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吗?因为老子从来不信邪。”

    他放开贺兰,挑着英俊的眉,抱着臂,总结陈词,“除非你抱着以后一定会跟我分手的心态,否则你就不该瞒着我。”

    贺兰没有说话,心海翻涌,最终喷薄而出。他上前一步直接反压制住了唐川,献给他一个——炙热的吻。

    唐川挣扎着瞪他,然而贺兰的眼睛里一片黑色深沉的海,一个不慎,唐川就觉得自己要被那浪头拍死,然后剥皮拆骨。

    但今天不能服软。

    唐川的上半身被束缚住了,但脚还可以动啊,直接一脚踹上去,不带含糊的。

    贺兰可早有预料,两人忽然便在这狭小的玄关动起手来,那凌厉的交锋,间或带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还有炙热焦灼的眼神。

    唐川明明穿得衣冠整齐,可被贺兰那么一看,就像被扒光了一样!你妹!

    两人从玄关打到客厅,唐川终究不敌贺兰,被他压在沙发上。

    唐川咬咬牙,闭眼,可是预想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贺兰那灼热的气息在触碰到他时,却戛然而止。

    “唐川,你有时真的让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嗯?唐川睁眼,就见贺兰单手撑在他颈边,压在他身上低头看着他,那只空着的手轻轻抚上唐川的脸,温柔地摩挲着,却又忽然牢牢地扣住了他的下巴,“你有时候让我觉得,我变得很危险。”

    会不受控制,会产生一种极其偏执的占有欲,想温柔地宠他,却又想狠狠地欺负他,甚至让他哭着求饶。

    唐川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因为你本来就是个衣冠禽·兽,不要为自己的变态找借口。”

    贺兰不是很赞同,“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

    老子信了你的邪,“你有种再说一遍?老子又不是什么春·药!”

    贺兰却又忽然温柔地抱住了他,“我不会放手的,唐川。”

    即使这会给你带来无穷的麻烦,即使你根本不需要我,也能站上荣耀的顶端。

    随后他又加了一句,“现在全帝国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唐川满头黑线,“你是不是一早就看上我给我下好套了?还直播呢!当着所有人的面调戏我!”

    贺兰拥着他躺在沙发上,低沉的笑声在他耳边轻颤,“这样一来,你不是想逃也逃不了了?”

    日。

    “那今天的事呢?”唐川暗自发力,如果贺兰的回答让他不满意,他就立刻把人踹下去。

    结果贺兰很老实,“我错了,我忏悔。”

    看啊,奥斯帝国千千万万仰慕贺兰上校的人们,你们的上校就是这么的怂。

    “咳。”唐川就像安慰自己的娇俏小女友一样,大发慈悲地搂住他的背,“算你识相。”

    回应他的是一个温柔的吻,两人在沙发上相拥温存,仿佛一夜的疲惫都消散于无形。但因为还有很多话要讲,两人都很适可而止。

    “当年林玄毕业于紫藤花军校电子信息系,去军部报道后就被分入军情处,他表面上只是肃峰的搭档,但实际上也是军情处着力培养的人才,因为军情处这份工作的特殊性,所以才收敛了锋芒。至于白山和黑海,就是他们当年的代号。”贺兰缓缓道来,“军部里知道这两个代号的人不多,但很不巧,威廉就是其中一个。”

    “威廉和肃峰是什么关系?”

    “他是威廉的教官。”

    “可他看起来还年轻,肃峰将军却已经死了十三年了。”唐川疑惑。

    “你大概不知道,威廉没有上过军校,他第一天到部队报道的时候,刚好十六岁。”贺兰沉声,“因为肃峰的事情我调过威廉的档案,他原本是北城区的一个混混,十六岁对他而言就是一道分水岭,因为那一年他遇到了肃峰。简而言之,肃峰对他有知遇之恩,所以这些年他始终没办法放下那些事情。当年我入伍的时候他就在带新兵,上头把我和他放在一起,本来就是打算重用他,结果军事法庭一个决定,让威廉差点大闹军部。”

    “军事法庭?”唐川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对他们军人来说,军事法庭绝对是个能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

    贺兰点头,“帝国两大仲裁机构,军事法庭和帝国*院,看似分别掌控在军部和帝国议会手中,可实际上它们各自**,直接听命于暮宫。肃峰之事一直悬而未决,因为牵扯到军部和最高议会,皇帝陛下希望能息事宁人,于是军事法庭下发了第318号文件,勒令军部取消所有挂有番号但无实际人员的部队。”

    唐川瞬间想通了其中的弯弯道道,“对于皇帝陛下来说,他希望双方互相制衡,所以关于肃峰的事情,他并不需要真相。但他也避开了军部的痛处,没有直接点肃峰小队的名,希望军部能主动明白他的意思,将肃峰这个名字彻底遗忘。但威廉肯定不能接受,所以他向军部闹了,对不对?”

    “对,他很聪明,没有直接上门去闹,而是暗地里把事情扩散开来。军营里崇拜肃峰将军的大有人在,于是军部顺水推舟,把肃峰小队除名的事情一直拖延到现在。”

    但相对的,威廉上了军事法庭的小本本,前途也几乎毁了。唐川相信,那群偏执、刻板的军法官,一定不是什么宽容大度的人。

    “所以,威廉在集训的时候对你特别关照,是因为肃峰小队除名的事情已经没办法再拖延,他必须在时限到来之前凑够人数,重建番号。而你,就是他看中的人选。”

    闻言,唐川张张嘴,心里五味杂陈,“我是该感叹一下自己时来运转了吗?”

    “不,运气一样的烂。”贺兰无情地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一旦你真的加入肃峰小队,就将直面来自整个军事法庭,甚至是暮宫的压力。”

    唐川却没有被打击到,“难道军部就不打算管?你也不打算管?”

    唐川明亮的双眸仿佛能看透人心,既然威廉得罪了军事法庭,还保持着少将军衔,那肯定有人出了力。单凭一个人,是绝对无法跟军事法庭对抗的。

    贺兰莞尔,“你只要知道,不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唐川撇撇嘴,对于贺兰他们的打算,也并不想现在就刨根问底。

    贺兰却又说,“还有一件事,关于谢宁,他的母亲是贺家人。”

    “什么?贺家人?!”唐川这是真惊讶了,贺家不是一向人丁单薄吗?怎么又忽然冒出来一个谢宁的母亲?

    “她是贺家的一个旁支,也就是你们所说的,远房亲戚。”贺兰解释道:“原本她是要嫁给我爸的。”

    唐川已经不是惊讶了,一大盆狗血当头泼下,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当然,他们俩谁都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那只是旁支的人拿着以前的旧事做文章,想在华京立足而已。我爸和我妈结婚后不久,贺姨也有了身孕,她家里一口咬定孩子是我爸的,为此还闹了一个不小的笑话。”

    “那后来呢后来呢?”这狗血,酸爽得唐川的好奇心都被勾起来了。

    “贺姨刚开始不肯说孩子的父亲是谁,但家里闹得实在不可开交,于是便把真相告诉了我爸。我爸帮忙,让她悄悄离开了华京,只是她在走之前,曾请求我爸照顾她的孩子,所以肃峰战死之后,贺家立刻派人去找,遗憾的是,有人已经捷足先登了。”

    “那你们这么多年没找过吗?”

    “找了,人十有八·九是林玄带走的,但我先前也说过,林玄是军情处的人,他熟悉军部找人的任何套路,甚至知道我们埋下的很多暗线,他想躲起来,我们就很难找到他。而且,我们怀疑中央系统被人入侵过,林玄的身份信息里,标注的是——死亡。”

    “死了?”唐川惊讶,随后又很快推翻了这个结论。现在还不能推断林玄的生死,但是入侵中央系统的事,倒是让他想起了这两天碰到的那个强大的人工智能,“所以林城极有可能是谢宁?”

    唐川一番推导都在自己心里,但贺兰却仿佛心有灵犀,随后他又想起昨晚维亚的举动,眸光为沉,“这件事,可能比我想得要更复杂的多。”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