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79章 一只眼睛

    不管门背后的是谁,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十有八·九是话剧社内部的人。这里是军校,后台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人,一个外人想要避过所有训练有素的军校生的耳目顺利到达二楼最里面的房间,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而且外墙是垂直的,毫无借力处,整面墙只有当中那个窗户,且常年不会打开。

    唐川立刻把这个发现说给贺兰听,把范围缩小到跟话剧社有关的人员身上,就好查得多。

    入夜,唐川和贺兰像其他情侣一样,随意地在校园里并肩漫步。

    “马尔斯在胜利日当天一直跟家人在一起,后面就是跟女朋友出去玩,几乎没有落单的时候,举止也很正常。”贺兰简明扼要地说着从军情处得到的消息,“林城是单亲家庭,平时喜好独来独往,假期里大部分时间也都在家,目击证人很少。”

    “一个独来独往的人,为什么会忽然加入话剧社?这不符合他的行为逻辑。”唐川皱眉想着,林城在话剧社时也是个沉默多于活泼的人,只会埋头做事,没什么存在感。

    “来了。”贺兰道。

    唐川抬眼看过去,就见林城抱着几本书,从图书馆里出来。一个性格内向甚至因为家庭原因有些孤僻的人,喜欢独来独往,沉浸在书的世界里,这很正常。

    “嗨。”唐川跟他打了个招呼。

    林城瞧见他,也点点头,“晚上好。”

    唐川没有跟他多说话,就擦肩而过。

    没过一会儿,唐川和贺兰走过图书馆,从另一侧往回走的时候,微型耳麦里就传来了说话声。刚刚擦肩而过的时候,距离最近的唐川把一个窃听装置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在了他身上。那是最新型的窃听器,就是007都扫描不出来。

    “搞到了吗?”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带却雀跃和期待。

    林城略显沉闷的声音随后响起,罕见地戴上了一丝笑意,“嗯,给你。”

    “谢啦兄弟。”伴随着几声大约是拍打肩膀的声音。

    林城却沉默着,没有再说话。

    “007,分析一下那人的声音。”贺兰低声吩咐。

    终端亮了一下,算是007的回答。这是在外面,它不宜说话。

    然而短短三句话,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不一会儿,007很快找到了声音的主人——是林城的室友詹姆士。

    室友?

    007又给出了新的信息:詹姆士这两天在网上搜索过肃峰将军,但是是他自己手动搜索的。

    事情顿时又出现新的疑点。

    而关于维亚那边,贺兰却告诉了唐川一个让他诧异的事实——维亚是乔伊的同学,两人曾一起就读于皇家军事学院。

    “那他后来怎么来了这里?”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他是军部埋在紫藤花的暗线。”贺兰说。

    唐川也没想到维亚的身份会是这样,像这种暗线,如果紫藤花军校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那可能永远都不会启用。

    难怪他平时总是很闲的样子。

    “今晚他会在话剧社外面等你。”贺兰说着,两人正巧走到一片阴影处,互相交换一个眼神,而后各自迈开,下一秒,飘落的黄叶和晚风就失去了他们的踪影。

    唐川独自一人来到了话剧社外,却没看到维亚的踪影。他小心谨慎地躲到树后,借着阴影巧妙地掩藏着自己,然而这时,忽然有人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唐川心里一惊,但又瞬间便克制住想要出手回击的动作,状似平常地回头,“维亚?”

    不知从哪里出现的维亚笑着问他,“你怎么在这里?”

    唐川眨眨眼,“我来捉奸啊,刚刚薄荷和张潮生到这里来了,你看见了吗?”

    维亚看着唐川,眼神里似带着打量,等唐川一脸奇怪地看着他,他才点点头,“表现不错。”

    “如果我刚刚直接攻击你呢?”

    “把我放倒,就算你勉强合格。”说着,维亚从唐川背后走出来,“走吧,我带你去那间影像室。”

    维亚是话剧社的指导员,手里就有话剧社大门的钥匙。两人避开路人的视线,很容易就潜入进去。

    至于二楼最里面那扇上锁的门,维亚拔下头上的发卡,随便一转就开了。

    “这间房间我进来过,里面大多放着话剧社历年的演出资料,说实话,价值并不大。”维亚熟门熟路地在房间的储物架上翻着,按照年份,抽出一个盒子,递给唐川,“这是有关于肃峰的。”

    话剧社把所有的资料都郑重地刻在了专门订做的黑色碟片上,每一份都精心保管,便于永久收藏。打开盒子,两张黑色碟片静静躺在里面,唐川小心翼翼地举起来,借着窗户里流淌而进的月光查看——没有指纹。

    看来对方很谨慎。

    放映机就在旁边,唐川把它挪了个位置以免照到窗户上暴露行踪,然后才把碟片放进去。

    老式的放映机发出读取光盘时特有的琐碎声音,画面投影而出,一下子,把他们拉回了十几年前。

    “一、二、三,加油!”十几个年轻的学生们围在一起,手掌交叠着,在演出前互相鼓舞。最正中那个,正是时任话剧社社长的肃峰。

    随后大家笑着分散开来,镜头拉远,偌大的话剧社繁忙一片,但那繁忙中,却透着一股仿佛扑面而来的喜悦。

    很快,大幕拉开,观众入场。

    唐川按下快进将演出内容播完,然后就见谢幕后,那个戴着假面的骑士回到后台,摘下面具露出自己的脸,与迎面走来的肃峰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祝贺你演出成功。”肃峰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背,两个人都笑着,然后很快就被热情而兴奋的其他社员包围。

    “诶男主角你怎么只给社长拥抱啊?”

    “林玄你太偏心了!”

    “要不是知道社长有女朋友,我都要以为你们俩有一腿了哈哈哈哈……”

    大家开着玩笑,嘻嘻哈哈笑作一团。林玄始终站在一旁,很高大一个人,算不上多俊朗帅气,但五官周正,浓眉大眼的样子很精神,性格瞧着也是温和的。

    这就是林玄啊。

    相比起名声在外的肃峰,林玄的光芒却是黯淡很多,所以唐川对他也不是很了解。但是能跟肃峰组成黄金搭档的人,想来也很优秀。

    画面一转,是话剧社的庆功会。

    地点依旧在排练大厅,吃的喝的放了一舞台,所有人都席地而坐,显得很放松。唐川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肃峰和林玄,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来,大家都尽情地喝啊,今晚不醉不归!”肃峰站起来,举起啤酒。

    有人笑着打趣,“社长,你今晚不是又要带领我们去教导处领一张黄牌警告了吧?”

    肃峰摸摸鼻子,“那次是失误,失误。”

    唐川不禁莞尔,没想到肃峰将军竟然也是这么活泼的一个人。

    不过也正如维亚所说的,这里的资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的价值,只是如实地记录着那些年话剧社的滴答滴答罢了。

    录像的最后,肃峰大约是喝多了,搂着林玄的肩膀,笑着嚷嚷“我们是黑白双煞”,林玄依旧是那副温和敦厚的模样,看到镜头扫过来,无奈地拍拍肃峰的手,让他注意形象。

    录像到这里,就结束了。

    维亚抱臂靠在墙上,“看出什么了吗?”

    唐川耸耸肩,“肃峰和林玄这两位将军,感情真挺好的。”

    如此想来,肃峰死亡后,林玄和谢宁相继失踪,极有可能就是林玄出于某个不为人知的原因,为了保全谢宁,而带走了他。

    既然谢宁还活着,那林玄,也有可能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随后唐川又挑了一些光碟来看,可是都没什么发现,看看时间已经到了林辰,便准备撤退。

    临走时,他又往门背后看了一眼——白天时那个人应该就是站在那里窥视着他。唐川眯起眼,心里猜测渐重。

    而与此同时,贺兰正拨开一处草丛,看到了写在墙根处,与墙面颜色差不多的图案——一只瞳孔里画着五芒星的眼睛。

    是谁把它画在这里的?

    是恶作剧,还是……

    贺兰的视线顺着那只眼睛看着的方向延伸过去,那里,是林城所在的北六舍。

    “一只眼睛?”十分钟后,贺兰和唐川在宿舍汇合,唐川看到007拍下的照片,紧皱着眉,“这是暗号?这年头谁还用这么古老的传信方式?”

    “或许正是因为是在这个时候,所以才要用。”贺兰给他倒了杯热牛奶放在他手边,说:“那个角落正好是监控摄像的盲点。”

    “也就是说……对方可能已经察觉了007的存在,为了避免在网上露出马脚,所以干脆脱离网络,用这种方式来躲避搜索?

    唐川仔细一想,这样的方法确实有效,“但如果我们的推论是正确的,那潜伏在这个学校里调查肃峰的,就不止一个人。而且,这个眼睛所代表的含义,究竟实在提醒收信人注意有人窥伺,还是说在提示收信人,窥伺北六舍?不过也有可能这个暗号跟我们调查的事情完全没有关系。”

    贺兰看向屋外,若有所思,“007,察看一下宿舍外墙。”

    “马上。”007平时爱插科打诨,可这会儿完全不马虎。瞬间链接上宿舍周围所有的监控摄像头,调取画面,快速搜索。

    不出五秒,“滴——”贺兰的终端上弹出一张虚拟图片。

    一只瞳孔里画着五芒星的眼睛,静静地盯着他们。

    唐川有那么一瞬,真的感到了毛骨悚然。

    贺兰却依旧很平静,第二只眼睛出现在他的墙角,那就证明它肯定与现在正在调查的事情有关。而且,贺兰的宿舍和北六舍,性质都应该是一样的——他们才是被窥伺的对象。

    那这样一来,林城和詹姆士

    “我刚才去詹姆士那边看了一眼,他从林城那里拿到的东西,是一个电话号码,他似乎是打算追求话剧社里的某个人。”

    唐川喝了口牛奶,把脑海里纷杂的思绪理了理,往后仰倒在沙发里,“那也有可能是在做戏给别人看。如果詹姆士是我们要找的人,那林城就可能是被他借用追女孩的名义撺掇着去话剧社的,刚才林城对他的态度显然对其他人不一样,他极有可能为了这个朋友而去做平日里自己不会做的事情。”

    所以说来说去,谁的嫌疑都没办法排除。

    贺兰看了看时间,俯身捋了捋唐川有些凌乱的头发,看着他显露着疲惫的眉眼,眸中不禁带上一丝温和,“太晚了,先不想那么多,去睡吧。”

    唐川打了个哈欠,这么一说倒真是累了,于是对贺兰伸出了手。

    贺兰会意,像抱个大孩子一样把他从沙发里抱起来,让他趴在自己肩头,带他回房。

    唐川从不是一个势弱的人,但他很喜欢这样有人照顾有人心疼的感觉。

    贺兰也从不是一个愿意迁就的人,但他愿意为唐川做任何事。

    然而这一晚唐川还是没睡好。

    他做了一个噩梦,梦里面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无论他走到哪里,一抬头,就能看见那眼睛里闪亮的五芒星。

    他就像陷入了一个永远都走不出去的迷宫,孤独和惶恐充斥着他的内心,牢牢地抓着他,仿佛要把他拖入无尽深渊。

    他挣扎着,猛地清醒过来,转头一看闹钟,才早上五点。

    然而枕边并没有人。

    唐川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下床找贺兰。刚走到楼梯口,就听见楼下传开007气急败坏的声音。

    “太可恶了!真是太太太可恶了!它居然戏弄我?!”

    “大兔子可不是好惹的,那个混蛋!”

    “混蛋混蛋混蛋!我要咬碎它的蛋蛋啊啊啊啊啊啊太可恶了!”

    唐川有些风中凌乱,这又怎么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