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72章 我在这里

    飞行车里的气氛凝固到窒息,就连007,都屁不敢放一个。

    查理有些庆幸自己坐在了前面,后面那位冷着脸,玻璃窗上好像都结起了冰花。战友你自求多福啊,查理为他默哀。

    然后他就看到他战友不畏严寒地凑了上去,贺兰虽然冷着脸,却并不推开他。

    唐川大爷似地靠着他的身体,眼神里却带着讨好,“真生气了?”

    贺兰也并不理他。

    唐川不知道此前贺兰和乔伊忽然从皇宫离开,碎了多少少男少女叔叔阿姨的心。他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攀上贺兰的脖颈,在他脖子上吐气,“我错了。”

    “你错什么了?”贺兰终于有了反应,伸手捞过他的腰换了个让他稍微舒服点的姿势,尽量不会碰到他那只受伤的手。

    唐川为这样的细节而沾沾自喜,这都是爱啊。

    这样想着,唐川的讨好意味就更浓了,整个人都趴在贺兰身上,脸颊磨蹭着他的颈窝,“我不该出去浪,下次再也不了。”

    贺兰的脸色终于变得好看了些,搂着唐川摸了摸他的头发。

    前面的查理简直闪瞎狗眼——战友你的节操呢!都被狗吃了吗?!

    一到家,查理就搓着手臂逃也似的奔上楼,跑进客房发誓再也不要看那两只脱团狗腻歪。

    而贺兰拉着唐川进去,虽然依旧沉默,但周身的气场已经和缓得多,唐川差不多觉得没事儿了,大不了睡觉的时候再哄哄。

    可他没有想到,他还是想得太简单。

    一切的和缓,进了浴室就都变了味。

    当唐川天真地让贺兰帮他把衣服脱了,准备好好洗个澡放松一下的时候,那热水刚从花洒冲下,“啪”的一声脆响,以及屁股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痛,就让他震惊。他不可置信地回头瞪着贺兰,却见贺兰的眸子里一片深邃如海。

    那可是黑漆漆的啊。

    不好!

    唐川心里警铃大作,迈开腿就要跑,可是贺兰早有防备,长臂一捞就把他掳了回来,把他压在浴室的墙上,从背后禁锢着他。

    贺兰身上的衣服都没脱,唐川甚至能感觉到礼服上的金属扣子咯着自己光裸的背部。道貌岸然,衣冠禽·兽。

    “你想干嘛?”唐川身体紧绷,艰难地转头。

    贺兰贴着他的耳畔,声音暗哑,“别乱动,把手举着,小心沾着水又感染了。”

    唐川连忙把手受伤的手抬起,余光一瞥,幸好还没事。不过他这个姿势,又要防止自己摔倒又要顾着手,就根本没有余力去推开贺兰了。

    他就像一块案板上的肉,只能任由贺兰胡作非为。

    “贺兰你个混蛋、死变态!”唐川骂着,可贺兰的手很快抓住了他的命·根,骂人的话慢慢就变成了脱口而出的呻·吟。

    浴室里,水汽蒸腾,两人的身影贴合在一起很快不分彼此,然后被薄雾遮掩。唯有丝毫不停歇的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不断从门口缝隙了传出来。

    不过贺兰终究是顾忌着唐川的身体,只做了一次就放过他,帮他洗干净身子,抱回柔软的大床上。然而唐川还是被这种毫无反抗能力,只能任人为所欲为的感觉给逼得眼角湿润,那是从没有过的感觉,好像里里外外都被这个男人彻底征服,让唐川咬牙切齿,却又生出一股让人难以启齿的……暗爽。

    于是他躺在床上生闷气,一大半是在气自己。

    贺兰却又从背后抱住他,与他十指相扣,温暖的胸膛里传来坚强有力的心跳,安抚着唐川。

    唐川转过身在被子里狠狠踹了他一脚,听到闷哼一声,这才稍稍消了气,在贺兰胸口磨蹭了一下,找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

    黑暗中,贺兰无奈地笑着,温柔地在他发旋处落下一个吻。

    与此同时,华京北区。

    西里克一边揉着自己鸟窝一样乱糟糟的头发,一边等着水开。等水开了,他拎起水壶往盆里倒热水,又叹了口气——他刚刚都打算拎着行李走人了,哪知在巷子口又碰到个伤患,伟大的西里克多么仁慈啊,愣是满手血地把人给拖了回来。

    现在那人就躺在自己的诊所里,肩膀中了弹,西里克准备马上给他动手术。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

    西里克是北区的一把好手,俗话说东一刀,西一刀,刀刀都是好刀,这里边儿的西一刀就是指的西里克,他不知道接待过多少不能去医院看病的无名氏。只是没想到今天这位看起来年纪轻轻,身上的旧伤可不少啊,背上全是刀疤。

    西里克给他打了麻醉,看他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于是就去客厅嗑瓜子看电视了。

    然而他走了大约十来分钟,病床上的人就睁开了眼睛。

    他噌的一下坐起来,牵动伤口,顿时痛得咬牙。环顾四周,确认自己可能是在某个黑诊所里,他才稍稍缓口气,抬起手腕上的终端——幸好它还在。

    拨通某个加密号码,刺啦刺啦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隔了漫长的半分钟,里面才传出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

    那是通过变声处理过的,事实上谢宁也不知道对方具体是什么身份。

    “你在哪儿?”

    “这不重要,他们已经找到我了,我怀疑有人出卖我的行踪。”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好,我会去彻查。接下来你想去哪里?明天有一艘商船,我可以尽快安排你离开华京。”

    “不,越危险的地方才越安全。”谢宁眯起眼,眸中泛着冷光,“我在华京还有事情要做,不能轻易离开。”

    “好吧,其实我这里还有b方案。”

    第二天,风平浪静。

    贺兰一大早出门办事,却把季副官留下看门,守在门口像站岗一样。唐川的逆反心理顿时就想野草一样疯长,蹭蹭蹭跑到二楼推开窗户往下看,呵,有个警卫员就站在窗户底下抬头看他。

    唐川:“……”

    相比起来,查理就要顺从得多,一直盘腿坐在沙发上吃吃吃吃吃,间或点评几句,“战友你男朋友很不错啊。”

    “你哪知眼睛看到他不错了?”

    “□□play啊,想想就很激动,我也想要一个这么……诶好像不太对,你当本神什么都没说。”查理说着,又塞了一大把洋葱圈堵住自己的嘴。

    其实贺兰并不是真的把唐川给关起来了,只是严令季副官在他不在的时候,看好唐川,他走到哪儿,就跟到哪儿。

    唐川打电话跟他抗议,贺兰回他:“你浪一次,手臂上就破个洞,下次你还想哪里破个洞?”

    唐川捂住屁股,不跟他一般见识。

    贺兰直到傍晚快吃完的时候才回来,脱下外套的时候,把冷风都给带了进来。华京这天,还真是说降温就降温。

    唐川打了个哆嗦,一边端菜一边问:“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没什么头绪。”

    “哦?”唐川一筷子打掉旁边想要抓肉的查理的手,然后挑眉看向贺兰,“你确定?谢宁的血就留在现场,我不知道警署的人是怎么办事的,但中央系统里有全帝国所有人的dna样本,而且谢宁去参加过皇家军院的入学考,那他就不可能是黑户,就算追查到谢宁只是个假身份,也不可能毫无头绪。”

    贺兰失笑,唐川太聪明,要骗他是件很难的事情。

    而唐川很快给出了最终的结论,“你在骗我。谢宁那边,你到底查到了什么是不能告诉我的?”

    不是不能说,而是贺兰也是有私心的,他并不希望唐川卷进这一系列事情中去。因为那些事情,连他自己也无法看透。

    可是谢宁的再次出现让贺兰警惕。

    尽管他跟唐川的相遇两次都出于偶然,可是这太巧了,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双手,在推着唐川向前走。贺兰不可能时时刻刻都看着唐川,唐川如果什么都不知道,那太危险了。

    这样想着,贺兰忽然正色,“具体查到了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得答应我,今后无论要做什么重要的决定,必须跟我商量。”

    “重要的决定?”

    “对,能影响你一辈子的决定。”

    见贺兰神色郑重,唐川就知道事情肯定很严重。他大约能明白贺兰在担心什么,这个人一向不会做把他像个女人一样保护起来这种事,如今却在这件事上犹豫,显然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

    嘴角一勾,唐川眨眨眼,“影响一辈子的决定?是说结婚吗?”

    贺兰莞尔,“你考虑过了?”

    “你猜?”

    “咳、咳咳!”忽然,查理咳嗽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脖子,就是被米粒呛了一下,感觉像得了啥绝症。

    唐川啧啧摇头,给他递了杯水,这倒霉孩子。

    “所以,到底查到什么了?”三人终于坐下来一起吃饭,唐川也不避着查理,他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都是孽缘。

    只是没想到,贺兰一开口,就是一个重磅炸弹,“dna资料库显示,谢宁是肃峰将军的儿子。”

    这下连查理都诧异了,“肃峰将军?他儿子?!”

    唐川深深地皱起眉,在他的印象里,从没有看到过任何关于肃峰将军留有子嗣的消息,就算真的有,既然资料库里已经进行过登记,为何隐而不发?

    更关键的是——“既然他是肃峰将军的儿子,为什么要杀他?”

    “你们都知道,肃峰将军死于十三年前的墨索尔禁区一役,当时边境战乱,我军在墨索尔星意外发现更高文明存在的痕迹,于是由最高议会牵头,军部协力,派当时正在前线的肃峰小队对墨索尔中央一带进行探索。目的是赶在其他国家之前,将遗迹抢占。然而肃峰将军在探索过程中遭遇能源坑爆炸,肃峰小队全军覆没。”贺兰说着,语气沉肃,“因为这场爆炸,遗迹所在区域几乎被夷为平地,从此以后就被列为禁区。”

    “对,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是呢?”唐川知道,贺兰这样说,后面一定会接一个“但是”。当年禁区爆炸的事情一出来,星际海不知道有多少人嘲笑奥斯帝国不光光因为自己的自私自利折了一员大将,还就此毁灭了一个文明遗迹,最后甚至还惊动了国际联合会议出面调停。

    “但是,军事法庭对于肃峰将军的死亡存在怀疑。”贺兰接着说,“他们怀疑肃峰将军在进入禁区后,其行为存在叛变嫌疑。只是有碍于当时造成的风波太大,而且他们没有实证,所以被压了下来。”

    “肃峰将军会叛变?这怎么可能?”查理睁大了眼睛,怎么都不敢相信。

    唐川蹙眉,“当时禁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禁区的事是sss级机密,肃峰将军的行军纪录本被严密保存,以我的权限,也接触不到。但我小时候听我爸说过,肃峰将军在进入禁区之后,曾向一个陌生的信号接收源发出过一句话。”

    “什么?”

    贺兰看着他的眼睛,薄唇微张,说:“我在这里。”

    查理忽然抖了抖,这怎么讲着讲着有点毛骨悚然的。

    我在这里?

    他跟谁说“我在这里”?

    “更蹊跷的不在这里,肃峰将军出事后,他的搭档——当时并未进入禁区的林玄也神秘失踪,军部花了大力气去找,都没有找到。”贺兰越说越玄乎,而后面的事情,更让唐川和查理觉得复杂难解。

    “当时我爸远调东南,对这件事知道得并不清楚,但他不相信肃峰会叛变,于是在军事会会议力保。然而还没等他出手,有关于肃峰的一切都被掩藏,比如说——谢宁。肃峰将军确实有个儿子,但因为他没结婚,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而出事后,这个孩子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唐川觉得自己得花时间消化一下这件事情,当年的事情处处透着古怪,肃峰到底是怎么死的?林玄和谢宁为什么会消失?难道有人要害他们?

    不,是肯定有人要害他们。

    “但谢宁为什么不来寻求你们的帮助?”唐川想不通,贺家既然能为肃峰出头,也绝对有足够的实力护住谢宁。

    然而贺兰却摇摇头,对唐川说了一句他曾对威廉说过的话,“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唐川。”

    时隔十三年后谢宁又再度现身,他很有可能,是回来复仇的。

    而与此同时,西里克的小诊所里,谢宁把西里克放倒在沙发上,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才说了声“谢谢”,拉过旁边的毛毯帮他盖上,转身离开。

    今夜的风很冷,谢宁竖起衣领,裹紧了风衣,走出小巷,一步,就从寂寞阴冷跨入了繁华人间。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