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65章 现场教学

    其实帝国之花的名字,放在薇薇安身上最合适。

    她人美,却不柔弱,穿着裙装时美丽大方,换上军装时英姿飒爽。即使是此时此刻站在贺兰面前,也不落下风,眼睛里全是战意,和对对手的尊重。

    但或许是贺兰真的长得太出众,无视性别,一盖压制。嗯,一定是这样的,不然本大爷怎么会被他迷住?

    看,视线都移不开了!罪过。

    这么想着的唐川,把贺兰的真正外号其实是“帝国之光”的事实,完全抛在了脑后。

    裁判一声令下,万众瞩目的一场比试拉开帷幕。

    机甲系的比试,当然要用机甲。为了体现公平,所以两人用的都是学校提供的训练机甲,贺兰的是黑色,薇薇安是白色。

    两辆机甲几乎同时启动,拉出高速,刹那之间就交上了手。

    两人的对垒打得很快,但极有章法,精彩刺激。

    薇薇安不愧是大三机甲系的首席,手速极快,机甲在她的一双妙手下,频频变招。很多人自问能看得出来,但却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应付得了。

    但她对面的那个人是贺兰啊,贺家人在机甲上的天赋冠绝整个奥斯帝国,就好像是流淌在血液里的天赋技能一般,就连贺兰那个在皇家军事学院机甲制造系就读的弟弟,都曾在大一时单挑当年新任的机甲系首席,并且取得了胜利。

    当然,那是人家来挑战的他,贺杉一贯以宅男自居,与世无争。

    薇薇安绝对比那个机甲系首席来得强,但贺杉当然也比不过自家大哥。

    不过贺兰其实很少在外面展现自己的机甲技术,他的相关资料都属于军部严格监控范围,稍微透露出来的一星半点,只能让人有个模糊的印象。

    只知道他很厉害,非常厉害,但厉害到什么程度呢?

    所有人都不禁伸长了脖子看,攥着手,紧张而激动。

    贺兰的动作极简、极快。

    正如他办事风格一样,干脆利落、雷厉风行。

    没有花哨的变招,没有中二爆棚的绝招或者大杀技,就是实打实的充满了力量美感的招式,就好像经过战场上千锤百炼之后,所凝聚出来的。

    那是真正的,用来杀敌制胜的招式,每一下,都看得人心惊。这还是贺兰刻意收敛了的结果,每每在一招下去之前收敛大半,极有分寸。

    除了薇薇安和最近接受他指导的唐川,很少有人能看出来他留了很多。

    然而眼尖的人很快发现了另外的端倪。

    “这个连招……是德莫克!”一声惊呼,有人激动地甚至站了起来。

    无怪乎他那么激动,众所周知,在现在机甲教学体系中的大部分连击技,都是以创立者的名字命名的。

    德莫克就是一个经典的五段连击,需要操作者以快手速下达指令,比如出拳,一个简单的出拳指令只需要很简单的操作,但出拳的快慢、强度和方向是需要人为调整的。出拳到一半或许需要还要变招,这就构成了连击技。如何强行取消指令,或用其他指令覆盖,也是一个技巧。你快一点,或慢一点,机载系统或许就会在前后两条指令中读取错误,连招就宣告失败。

    手速,不光光是靠快,重要的还有节奏。

    而贺兰的这个连招,最后的收招确实像德莫克,可是……

    “他是不是把这个连招给精简了?”

    “这不是五段……这是三段!攻击效果却一样!”

    “卧槽!”

    ……

    四周惊叹连连,然而还没等这一波过去,另一波又起。

    “卧槽这又是啥?!”

    “普利兹?”

    “不、不是!不像啊!”

    这下连老师们都坐不住了,纷纷伸长脖子去看,而后三三两两地讨论起来。

    唐川也看得认真。

    贺兰对他的指导训练还没到实战这一步,他依旧在基础训练的海洋里学狗爬,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看不懂。

    或许,贺兰叫他来观战的真正目的,就在于此。

    这是在打教学指导战!

    薇薇安露出微笑,余光不由瞥过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唐川。像贺兰跟自己这样的高水准比试,确实不多见,可是贺兰……竟然为了唐川做到这个地步?

    用自己的步骤把薇薇安拖入指导战里,这份控制力相当可怕。

    但薇薇安既然已经发现了,又怎么会轻易按着他的步调走呢?

    薇薇安陡然发力,女神的拥趸们顿时欢呼。

    <bo!”

    ……

    唐川看得目不暇接,眼中异彩连连。身边的薄荷和薄言都难得安静了下来,看得聚精会神。

    故事的最后,结局没有出乎大家的意料,贺兰当之无愧地获胜,然而这一场打得也够久,足足有半个小时。

    贺兰和薇薇安从机甲里出来的时候,四周响起热烈的掌声。两人就在掌声里握手,贺兰绅士地颔首,“承让。”

    薇薇安微笑着,眼神却意有所指地瞟了一眼唐川,而后笑道:“不谢,只是我很意外。”

    “这对我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贺兰答。

    薇薇安的笑顿时淡了几分,目光深深地凝视着贺兰,似乎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可是没有,贺兰的眼睛依旧深邃如星海,别人休想从中探出些什么。

    “下一场!”裁判的声音惊扰了两人之间的谈话。

    薇薇安回过神来,拢了拢鬓边的头发,跟贺兰微微点头,然后转身退场。大三的学生们热烈欢迎女神归来,尽管她输了,也觉得虽败犹荣。

    她跟贺兰都是聪明人,刚刚寥寥两句话其实就讲完了所有人想听的八卦。薇薇安有薇薇安的骄傲,就算结果是令人失望的,也不会做出什么失态的事。

    学生们欢呼着女神,贺兰却无情地把目光从薇薇安身上移开,回头。目光所及之处,顿时一片骚动。

    唐川正坐在那里。

    而此时此刻贺兰正往那里去。

    唐川瞪眼——你别过来啊,过来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踢出去?

    贺兰——想踢就踢你哪儿那么多废话?

    左右护法快把他给我带走!

    左护法薄荷一脸“这不关朕的事”,右护法薄言抬头看着走到自己面前低头看着自己的贺兰,反射弧还没走完。

    “请让一让。”贺兰绅士有礼。

    “啊?”薄言的反射弧还没绕完星际海一周,薄荷看不过眼了,一把把他拉到自己这边坐下。

    唐川右边的位置顿时空了出来,贺兰就若无其事地挨着他坐下。周围的人一个个转过头假装自己认真地看训练,实际上耳朵竖得笔直笔直,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字。

    唐川刚想说话,贺兰却抢先问:“有水吗?”

    “有啊。”唐川没多想,递过自己的水瓶。贺兰拧开盖子就喝了一口,咕嘟咕嘟喉结滚动,听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咽口水。

    关键是——这瓶水刚刚唐川喝过了。

    但唐川这些天一直跟贺兰一起训练,喝水的瓶子本来就没有特地区分过,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贺兰是故意的,但他显然不会说出来。

    “看出点什么了吗?”贺兰问。

    唐川皱眉思索,“刚刚的一些连击,你都进行了精简对不对?这样一来攻击的效率会变高很多,而且……要求的手速反而降低了?”

    贺兰点头,“没错,今天晚上回去你可以试试。”

    唐川的眼睛不由一亮,他现在的手速还在平均值以下苟延残喘,如果是用贺兰的法子,说不定还真能打出点模样来。

    场上激战正酣。

    贺兰不时把对战双方的漏洞挑出来,跟唐川讲解。唐川听得很认真,时而还能提出自己的观点,再由贺兰进行分析或纠正。

    场上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唐川和贺兰就没停下来过。

    周围人没听到想听的八卦,但却意外地发现现场版教学,顿时一个个激动不已。但他们很快就发现,虽然有些地方两个人讨论得细致,深入浅出清晰明了,但更多的时候——根本跟不上速度啊!

    贺兰和唐川的思维转得很快,而且很有默契,有时候即使一个人直接从这件事跳到另外一件事,另一个也能立刻会意。更不用说很多只说了半句的话,他们懂,可大家不懂啊!

    于是,当唐川诧异地感觉到周围的怨念已经快凝成实质将他包围的时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咋了?

    而此时联动课堂也接近尾声,在最后一组比试完之后,大家便三三两两地散了。唐川原本想回去好好消化一下刚刚学到的内容,结果没走进步就被双胞胎拦了下来。

    “唐小川,你把我们拖下水,却自己跑了,这可不厚道啊。”薄言站在弟弟后面探出个头来,义正言辞。

    唐川摸摸鼻子,知道他肯定指的是话剧社的事情,“我不是有去排练么?”

    “屁!你才排练几分钟啊,每天就你跑得最快!一点儿革命友谊都没有!”薄言想起来就气,在这个男人多如狗的军校里,话剧社却聚集了各个年级各个系的女生,而且,双胞胎不演戏的时候,人气还是可以的。

    薄言顶着贺兰的压力抓住唐川,今天死活都要拉他一起去。这时,正好有个老师过来喊贺兰有事,唐川就只好先跟着双胞胎走了。

    今天的话剧社依旧热闹,女生们叽叽喳喳地凑在一起排戏说八卦,看到帅哥来了就如蝗虫过境一般扑过去,把唐川和双胞胎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好不容易导演罗斐发话了,三人才挣脱出来,换衣服上台。

    说起来唐川也不知道自己为啥会站在这里,感觉莫名其妙就被忽悠着加入了话剧社。

    中场休息,唐川回到后台看到维亚也来了,就跟他挥了挥手。不过维亚似乎没看到他,径自打开一扇门走了进去。

    唐川想起先前魔多教授嘱咐过的话,教授的快递似乎放在维亚那儿了,让唐川记得去拿,于是唐川便跟过去,免得待会儿又找不到这总是神出鬼没的指导员。

    然而走进那扇门,唐川却诧异了一下。

    这里竟然是一个楼梯。

    “啊,唐川你在这儿啊,想上去看看吗?”罗斐走过,笑着拍拍他的肩。

    “可以上去吗?”

    “可以啊,上面是我们话剧社的陈列室,放一些奖杯和照片什么的,说起来每个新晋社员都该去参观的,你等等,我把txt叫过来。”

    于是三个新晋社员怀着其实并不怎么激动的心情,踏入了专属话剧社的陈列室。出乎意料的,这里摆的奖杯和挂着的各种奖状、照片都很多,有些存在的时间甚至能追溯到百年之前。

    “哇哦。”薄言赞叹着,目光扫到墙上一张老照片,“这是……贺上将?!”

    罗斐摇头,但脸上却仍带着骄傲,“不是贺上将本人,是他的侄子。”

    “那也很厉害啊。”薄言说:“没想到我们话剧社卧虎藏龙啊……”

    “诶?这是……”薄荷却被另一张看起来新一点的照片吸引了目光,“肃峰将军?”

    唐川也凑过去看,照片里一溜的穿着军装的年轻人,各个英姿勃发面带微笑,左数第二个最为英俊,剑眉星目,正是那位已经英年殉国的肃峰将军。

    “这是那一届话剧社骨干的合照,肃峰将军可是社长。”罗斐解释道。

    唐川却恍若未闻,目光凝视着照片里年轻的面孔,心里带着崇敬和缅怀。这让他不由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们是同一年死的,唐川收到死讯的时候,来通报的军部人员什么都没有透露,只带给他一个包裹着军旗的骨灰盒,以及两枚自由勋章和一份烈士遗属证明。

    这些东西保佑着唐川平安长大,也赋予了他某种传承下来的使命感。

    看着看着,唐川忽然想起来,“维亚呢?”

    刚刚明明看到人上来,怎么不见了?

    这时,前面忽然传开一道老旧木门的吱呀声,唐川转头去看,才发现那里还有扇门。

    维亚从里面走出来,随手把门关上,“你们都来了啊,诶唐川,刚刚你有叫我吗?”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