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1章 愿赌服输

    唐川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周围的人也都累得坐在了地上,不管前一刻分属什么阵营,此时都呼吸着同一片空气,仰望着同一片星空,刚才对唐川的那些气愤,仿佛也在军旗拔出的那一刻,一起,从土里拔出,消散于无形。

    不过这多半还是得归功于唐川倒下的那一刻喊出的话,“这游戏太累人了,威廉少将怎么想出来的。”

    成功转移仇恨。

    接着唐川又随便报了一个学号,被追捕的身份就成功转换了。

    但唐川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不,或者说是紧张。在崖边的时候,虽然是他第一个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但先一步攀爬到终点的,是贺兰。他只是在那里等了一会儿,让唐川这个男主角先露面而已。

    所以,唐川输了,输得理所当然,早知道应该让贺兰让二十步才对。

    而以贺兰队长对唐川的一惯态度,唐川很有点担心那个赌约。

    这时,陈潇走过来,朝唐川伸出了手,脸上带着磊落笑意,“恭喜你,赢得漂亮。”

    看来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唐川就欣赏这种人,于是伸出手去。

    陈潇心里也挺欣赏唐川,贺兰就不多说了,那层次太高他并不抱希望,可面对唐川却让他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可两个人的手即将相会,陈潇正想把他拉起来,旁边忽然又伸过来一只手,半道截胡,一下把唐川给拉了起来。

    转头一看,是贺兰上校。

    陈潇赶忙敬了一个军礼,“贺兰上校!”

    唐川站起来了,身上却沾满了草屑和泥土,皱着眉啪啪的拍。贺兰帮他把头发上的一根枯草摘下来,随手一扔,才回头看了一眼陈潇,“这里没有什么上校,叫我贺兰就行。”

    “好的。”陈潇虽然应着,但真让他直呼其名却还是做不到啊,哪像眼前这位仁兄,一点儿不见外,倒显得陈潇自己像多余的。

    唐川蔫了吧唧的,瞅着贺兰说:“我得赶快洗澡,出了一身汗泥又化了,全身上下黏糊糊的感觉非常不好。”

    何止是唐川这样啊,其他人也都好不到哪里去,听他这么一说,感觉更糟糕了,连大腿间都是那种黏糊糊的感觉,简直不能更……污。

    “走,去把下一个目标抓到山顶上去!”唐川振臂一呼,莫名其妙的就得到了大家的响应,于是一群人又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他们这次心态还算放松,被点到名的人可不是贺兰和唐川这个级别的,资料公开,位置追踪,就不信这次还抓不住。

    不一会儿214小队全员聚集,张潮生也回来了,还带回了唐川和贺兰的手环。

    抓捕作战很成功,被唐川选中的那个人还没跑出多远就暴露了行踪,唐川和陈潇一合计,同样一招请君入瓮,顺利的把他抓获。

    然后当他们带着人走到山顶,看到威廉在山顶的亭子里裹着毯子睡大觉,所有人都风中凌乱。

    今晚的天气,真冷啊。

    唐川忍不住大步过去,要把威廉扔下山崖,赐他永眠。幸亏张潮生及时把他拉住,“淡定!淡定!”

    威廉被吵醒了,侧卧着睁开眼来,手肘支起侧脸,那含笑的模样像某个荒淫无度的君王,“唐川小可爱……你没被抓啊。”

    唐川在他醒来的那一刻就乖巧十足,“当然了,少将。”

    “真可惜。”威廉坐起来,很没形象的扯了扯毛毯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今晚真冷,你们怎么才来,冻死我了。长话短说,被抓的那个从今晚开始跟着我,我重新教你做人的道理。”

    被抓的那人叫周舟,听到这话一个哆嗦立刻往同伴身后躲。威廉就裹着毛毯走过去,站到他面前,笑得和善,“愿赌服输哦。”

    周舟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妈呀,这月光阴测测的,威廉的脸上就只有一双眼睛看得出来,像两个亮着微光的黑洞。

    妈妈救我。

    然而周舟还是被拖走了,所有人都对他抱以十二万分的同情,但也非常感谢他的光荣牺牲,撒了欢儿似的跑了。就连周舟的队友,都宁愿面对睡露天的惩罚,也不愿意跟威廉在一块儿。

    然而唐川,却对威廉那句“愿赌服输”很在意。

    洗完澡,唐川胡乱的擦着头发,钻进帐篷。

    贺兰依旧在擦他的枪,并没有抬头看他。唐川一屁股坐到他身边,想了想,他不愿意总这么七想八想,于是开门见山,“我输了,你想让我做什么?”

    贺兰停下来,“愿赌服输?”

    “愿赌服输。”

    “你参加了今年的高校排赛?”

    唐川警觉,“你怎么知道?”

    贺兰轻笑,忽然靠近了唐川,那双眸子直直的盯着他,“你觉得有什么事是我不能知道的?”

    你行你有理。

    唐川也不退,“高校排位赛怎么了?”

    “我有个朋友,在里面当监察员,监察的对象id叫糖刀,是不是很耳熟?据他说……唔。”唐川眼疾手快,猛地凑上去捂住贺兰的嘴,又气又急,“他跟你说什么了?”

    贺兰没有挣扎,古井无波的看着他,视线对着视线,无声的对抗又开始了。

    唐川这才意识到这情急之下的动作好像不大好,很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但是现在放开?不不不,贺兰的嘴有时候还是挺毒的。

    他一定知道‘以身相许’的那件事了!

    这种暗恋被当事人当面戳穿的感觉实在太羞耻,而且他又不是真的喜欢贺兰!哦,也不能说不喜欢。

    但是!

    那不一样!

    他们现在睡在一个帐篷里,还都是基佬。不,贺兰是不是还有待考证,唐川并不全信。

    “我现在放开你,我们好好说话,行吗?”

    贺兰不置可否。

    唐川将信将疑的放开,只是掌心里沾着贺兰的吐息,不知道为什么,很烫。

    贺兰看着他,眸光仍然深邃,让人看不清他到底怎么想,说:“怕我把你吃了?”

    唐川扬眉,“你怎么不怕我对你意图不轨?”

    “如果每个对我意图不轨的人都能得逞,我早就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你可以试试。”

    “这是对我的邀请?”唐川挑眉。

    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只剩下二十厘米不到,贺兰单手撑在垫子上,再度前倾,那一瞬间的突进,让贺兰眼角那颗泪痣都在唐川眼里放大很多。

    贺兰似笑非笑,“你猜?”

    这么近,近到唐川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呼吸,闻到他半干的头发里淡淡的洗发水味道。军校统一发放,跟自己的一样。敞开的领口里还能看到白皙的锁骨,那细腻曼妙的弧度……

    不行了,大脑有点充血,唐川觉得自己的手又开始蠢蠢欲动。

    唐川从小就喜欢看帅哥,那不仅是处于美学上的一种欣赏,还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

    他记得幼儿园的时候,班上有一个长得像洋娃娃的男孩子,特别漂亮。唐川看得眼睛发直,要把他收入自己的后宫,结果男孩子特别怕生,被吓到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老师过来,唐川就无辜的站在一旁掉金豆豆,主动认错。老师抱着他心疼得无以复加,我们唐川宝宝只是想交个朋友怎么就这么可怜呢?

    后来男孩子变成了唐川的小跟班,上小学要分开的时候还哭得梨花带泪我见犹怜。

    但无论是谁,怎么能比得上帝国之花呢?那张脸往你面前一凑,简直就是无声的犯罪。

    而且唐川手贱,这毛病他从小就知道。他有的时候管得住,有的时候管不住,那得分情况。现在,属于后者。

    唐川伸手捏住了贺兰的下巴,“既然你邀请我……”

    他凑上去作势要亲吻,贺兰没躲,两个人就像无声的博弈,任气氛发酵,温度上升,两人的唇只剩下五厘米、四厘米、三厘米……一厘米。

    忽然,唐川戛然而止。

    似乎有什么东西划过唇瓣,又似乎并没有。

    唐川放开他的下巴一屁股坐回去,笑得贼兮兮,接着刚刚的话,说道:“那我也得考虑考虑不是?”

    唐川勇于挑战,贺兰却看不出生气没,眯起眼,“你觉得我邀请你了吗?”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然后唐川拉起被子蒙头一盖,倒下就睡,“晚安,明天见。”

    然而贺兰一双大手直接掀开他的被子把他给抓了出来,唐川发毛了,“你干嘛!”

    “赌约。”

    “哦,我忘了。”唐川理直气壮,糟糕,没糊弄过去。

    “你不用担心,我提的要求跟你脑海里想的,并不一样。”

    “哦?队长你说。”唐川乖乖的,开启乖宝宝讨喜模式。

    “我想要你的荣光。”贺兰看着他的眼睛,“准确的说,我代表国家科学院,希望你能授权建立荣光科研小组,开发全新的腿部动力组件。”

    荣光?唐川万万没有想到,贺兰的目的竟然是这个。

    “可是我的荣光虽然速度快,但那只是暂时的,很容易报废,实用性不高。”唐川明人不说暗话。

    “但是他们在荣光身上看到了可行性。”

    “可行性?”唐川不禁沉吟起来,“你们到底……想要造一个什么样的机甲?要多快?”

    贺兰看着他,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问,“我可以告诉你吗?”

    唐川也严肃起来,点头,“当然,我是帝国的军人。”

    于是贺兰朝头顶指了指,唐川立刻会意,然而语气中仍有些不可思议,“飞?”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