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61章 指桑骂槐

    “这次先帮你把余毒清了,但你的手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以后我每个星期来帮你做一次针灸治疗,大概一个月,差不多就能恢复正常了。し”

    看着西里克把解毒血清注入自己体内,唐川急忙问:“会有什么后遗症吗?”

    西里克挑眉,“你不相信我的医术?”

    “当然不是。”唐川揉了揉手腕,“以防万一啊。”

    西里克往后仰倒在沙发上,头发依旧乱得像鸟窝,“你放心,虽然医学上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但你的毒解得还算及时,损伤不大,后期好好调理就没问题了。”

    唐川看着他厚重的黑眼圈,“这次多谢你了。”

    西里克摆摆手,“你可别谢我,你要谢谢他去。我说,他对你真的不错啊,找了好几个神经科专家过来协助我,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快出结果。”

    唐川摸摸鼻子,看起来很淡然,可嘴角的笑意却无情出卖了他。

    贺兰从楼上下来,刚刚洗完澡,头发上还带着湿气。

    尽职尽责的机器人管家端上饭菜,西里克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冲到饭桌前,开始狼吞虎咽。

    唐川看了一眼贺兰,把原本想对西里克说的“你怎么没吃饭就过来了”这句问话给咽回了肚子里。

    其实到现在,对于监察员的事,双方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贺兰知道唐川猜到了,没有再刻意隐瞒,但唐川肯定心里又在打什么小九九,所以他没有说破,陪着他一起唱戏。

    嘛,这也是一种乐趣。

    西里克花五分钟就吃完了饭,但感觉肚子里好像还能塞得下一块肉,于是目光在饭桌上逡巡着,找到目标——下筷!

    可是他的筷子刚伸到碗边,一双筷子就半道截胡把肉夹走,放进了唐川的碗里。贺兰淡然地瞥了他一眼,“你吃太多了。”

    西里克:“……”

    单身狗就没人权吗?!我这么多天拼死拼活是为了什么?竟然嫌弃我吃太多!

    西里克睁着一双死鱼眼,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待不下去了,西里克摸着肚子起身告辞。出门的时候,还看到唐川眼睛里盛着笑意跟他挥手告别,那小样,让西里克忍不住优雅地翻他一个白眼。

    于是宿舍里就只剩下了唐川和贺兰两个人。

    哦不,还有一个机器人。

    唐川低头看着一直杵在自己脚边就不肯走的机器人,眯起眼,“爱德华?”

    机器人一惊,连忙摇头,“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听不懂……”

    唐川狞笑着伸出了他的恶魔之爪,一下抓住了它的头,“你以为我认不出你么,嗯?大兔子007?”

    吓!大兔子受到了惊吓,但同时一股喜悦从心底升起——男神认出我了!他认出我了!可见我给他留下了多深刻的印象,多让人感动啊!

    “男神!”大兔子立刻抱大腿,余光却瞥见自家主人冷嗖嗖的视线。

    大兔子再次受到了惊吓,大兔子身处冰火两重天,大兔子痛并快乐着,大兔子心里苦啊!

    然而下一秒,所有的苦难都变成了满满的幸福,因为男神抱住了它!还抚摸它的头!虽然大兔子只是暂时待在这个机器人身体里,它也没有真实的触感,但是,这一刻仍然幸福得飞上了天。

    唐川抚摸着它的头,声音悲痛,“哎……大兔子啊你真是太惨了,怎么刚脱离你前主人的魔爪,又跑到这里来了呢?”

    大兔子愣住,诶?你说什么前主人?

    唐川继续说:“说起你前主人,他实在太坏了,怎么能这样呢,你说对不对?人又坏,又禽.兽,就喜欢欺负人,把人耍着玩儿,你说是不是?”

    对啊对啊,特别坏!

    大兔子心里猛点头,面上却还小心翼翼地瞥着贺兰的表情,待看到那似笑非笑听得饶有兴味的模样,顿时咯噔一下。

    但唐川并不怕死,“你也觉得我说得对吧?他还特别小心眼,爱记仇,说话让人想打他,下次见面的时候大兔子你一定要绕着他走,不然就给他套麻……唔!”

    视线撞入一双深邃的黑色眸子,所有的话都被堵在那双微凉的唇瓣里。

    唐川瞪大了眼睛,身体被迫后仰靠在椅背上,那人以一种极其强势的姿态捏住他的下巴,把他禁锢在这方寸之地。

    他爱记仇,爱满嘴跑火车,他指桑骂槐,心思蔫坏。

    于是贺兰就干脆——用嘴堵住他。

    把那些有关于他的话,都吞咽进肚子里。

    不管是纯白的还是乌黑的,都要把它们占为己有。

    不管他的嘴里含着的是琼浆玉露还是刻骨毒`药,都求之若渴。

    “唔!”唐川被这突袭搞得措手不及,贺兰几乎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就撬开他的牙关,长驱直入,缠绕住他的舌头,像一个暴`君,强势索取。

    贺兰是个流氓,但他平时是个绅士的流氓。

    不像今天这样。

    唐川的脸迅速涨红,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心里发狠,咬在他的嘴唇上。

    微弱的血腥味在唇齿之间蔓延开来,贺兰终于稍稍放开了他,舌尖舔过嘴唇上的破口,那双淡色的唇,终于殷红一片——像电视剧里的吸血鬼,白皙的面庞,殷红的唇,过于精致的脸庞上一颗泪痣,此刻也烫得像是要灼烧起来。

    唐川看得眯起了眼,目光扫过贺兰的喉结和锁骨,再回到那张脸上。

    不得不承认,光看脸,就足够让人蠢`蠢欲动。

    “你流血了。”唐川沉声。

    贺兰发丝凌乱,挑眉,却任那血丝渗出,双眼仍直勾勾地看着唐川。

    唐川如果再能忍,那还是男人吗?!

    站起来把贺兰反推到餐桌旁,贺兰伸手抵上桌面,唐川便顺势压上,舔去他嘴唇上的血,像刚刚贺兰对他那样,吻回去!

    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不吃亏,我也不吃亏。

    但实际上有没有吃亏,大家心里都清楚。

    唯有大兔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一个人,哦不,一只兔石化了仿佛整整一个世纪,然后再猛地清醒过来。

    他们在干什么?

    为什么说着说着就亲上了!!!人类你们的廉耻呢?!

    动物保护法呢?!

    法官大人这里有人犯法啊!

    啊啊啊啊啊啊!

    大兔子要疯了,急吼吼地围着热情拥吻的两个人打转,cpu不堪重负感觉要烧起来。然而它看看自己油桶般的身材,这短胳膊轮子腿,双眼一翻,一阵咔嚓的歇菜声响起,自动休眠。

    拜拜了这个世界。

    不要问我为什么。

    爱过。

    热情的火烧得太旺,总是教人失去理智。

    然而就在这把火烧得越来越旺时,唐川却突然猛踩刹车,一下分开了他跟贺兰的距离。

    微喘着气,唐川让自己冷静一下——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啊亲!

    “不敢了?”贺兰的声音响起,清冷声线里带着一丝调笑。

    唐川抬眼,沾染着□□的眸光里却透出一丝锐利,“想要我满足你么?”

    这句话,此曾相识。

    才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唐川果然记仇。

    “看起来你不会让我如愿。”

    “那当然。”唐川忽然恶狠狠地揪住他的衣领,“监察员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那你想怎么……惩罚我?”贺兰抱臂。

    “惩罚你?你想得美。”唐川放开他,整整自己的衣服,看了眼墙上的钟,“哎哟都这个点儿了,好学生该回宿舍了。”

    说着,唐川拿起西里克给他的药,转身就走。走到门口时,又回过头来,“亲爱的上校,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美中不足的是,你恐怕要再洗一个澡了。”

    唐川挥挥手,贺兰莞尔。

    等到唐川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才淡定地将大兔子重启,然后转身上楼——洗澡!冷水澡!

    而唐川回到宿舍里,第一件事就是进浴室。

    废话,他当然也是要洗澡的,累了一天了好么。至于细节,咳,就不要深究了。

    只是当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张潮生三人却已经等着他了。

    “双目含春。”

    “脸颊潮红。”

    “有问题。”

    “大家能清新一点么?清新,懂么?”唐川无语。

    秦海不以为然,“不然你现在出去走一圈,马上有人十万字小黄文甩你脸上。”

    唐川:“……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张潮生和罗明光很负责任地回答他,“有。”

    唐川要跳脚了——老子作为一个单身了二十几年的基佬,第一次热吻激动了点,有什么问题吗?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唐川只是睡了一觉起来,就发现所有人看他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昨天傍晚贺兰去话剧社接人的消息不胫而走,还有人言之凿凿地说看到他们一起进了贺兰的宿舍,还有,最关键的,有人看到他们曾经在图书馆里约会!

    霎时间,这事儿就如一股狂野之风刮过紫藤花军校,短短一个晚上,舆论的风向就变了。

    要知道对于不能跟外界接触的军校生来说,每天就指着这点八卦过活呢。

    唐川感觉自己就像那啥,从冷宫里出来的妃子,大家都来瞧一瞧看一看啊,就是这位娘娘诶。

    然而唐川只是耸耸肩,就没有多在意。只是当他上完一天课,正想去图书馆再接再厉的时候,却在半道上被人给拦了下来。

    “你好,请问你是唐川吗?”拦住他的女生穿着机甲系的制服,栗色的长发像海藻一样微卷,微微笑着的模样端庄淑静、温婉大气,穿着军装又平添几分英气,饶是唐川看着,都不由赞叹。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唐川嘴上礼貌地问着,可心里门儿清。他认识这个女生,莱因哈特将军家的小女儿,上辈子,在传闻中被赐婚给贺兰的那一位。

    唐川真是现在忽然才想起来,原来还有这么回事儿。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