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0章 插旗

    双方陷入僵持。

    但唐川知道自己并没有僵持的资本,这时候演技就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明明陈潇他们根本不需要有任何顾忌,只需要冲过去把人抓住就行了,但是唐川把军旗往贺兰怀里一插,扯起贺兰的虎皮,愣是把人给镇住了。

    瞧那嚣张的小姿态,让人又爱又恨的小虎牙,落在观众们眼里是可爱,落在陈潇他们眼里,那叫可恶。

    贺兰看了唐川一眼,至于他眼里的唐川是可爱还是可恶,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陈潇最先反应过来,“都愣着干什么?快抓人啊!”

    “啊呀,被你看穿啦。”唐川故作惊讶,那刻意瞪大的眼睛,假惺惺的害怕表情,简直想让人把他打死。

    “快快快我们快跑,小川川怕怕。”唐川在这种时候总是特别的不是人,什么话都能往外倒腾。然后拍拍贺兰的肩,转身就跑。

    跑得比兔子还快。

    直想让人骂他一句——贱人。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这还不算完,原本,爬上崖壁,是很难再原路返回的,所以他们都以为,唐川一定会选择突围,而无论他从哪个地方突围,都逃不开他们的围追堵截。

    然而就是连陈潇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他妈的直接跳崖了!

    就这么跳下去了!跟贺兰一起!

    殉情啊我去!

    写文的海蒂:继同床、扑倒、私奔、搂腰之后,官方又给出了殉情情节,有谁还记得集训才开始一天的时间,官逼同死!把梗玩完了还让我混什么!!!

    草叶诗人:天台上的亲你们还好吗?听,天堂在召唤你们……

    被奴役的大兔子,你大爷的!给我等着!等着!

    贺兰山上的小天使:被奴役的兔子,你让谁等着呢^_^

    被奴役的兔子:不活了,你们没一个好人,我要离家出走!

    ……

    降落伞张开,贺兰破风而降,唐川在跃出的一瞬间扑到他身上,攀着他的脖子,双腿牢牢的勾住他,一起降落。

    他知道这样的姿势很不雅,但没办法,他们只在二号集训点找到一顶降落伞,而他的负重攀爬能力,远不如贺兰。

    贺兰一手搂着唐川,一手调整着方向,点燃降落伞上的推进器,没有让它降落,而是顺着山体倾斜的角度朝前滑行,往某个目的地飞去。

    于是那黑夜里,推进器的灯火就像一颗坠入人间的流星,划过一到弧线,照亮了所有人的眼。

    军旗猎猎,还在纠结姿势的唐川偶尔抬头,看到贺兰那双专注的深邃的眸子,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贺兰的眼睛,真的是很漂亮的,像是星光和黑夜都被揉碎了撒在里面。

    而崖边,愤愤不平的追捕者们看着那点灯光,咬得牙齿咯吱咯吱想。只有少数几个人,看着那个方向,忽然间,好像想到了点什么。

    风一吹,林海摇曳,陈潇忽然醍醐灌顶,“糟糕!快追!”

    那个方向,是真的转换点所在地!

    陈潇急急的赶过去,他现在还不甚明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上帝视角的观众们,却看得一清二楚。

    就在一个小时前,唐川和贺兰游荡在树林里,碰到两个落单的,只是眼神一碰,就极有默契的采取了相同的计划。

    他们一左一右,各自绕背,趁对方不注意,立刻锁喉,反剪,把敌人压制在地。然后唐川把他们都给捆住,拿东西堵住嘴,余光瞥见那人的手环,忽然计上心头。

    他拍了拍那人的脸,说:“借你手环用一下,我说,你写。”

    手环是绑定模式,需要主人主动解除,才能为别人所用,唐川自己的手环就是这样。唐川也不为难他,就不让他脱下来了。

    那人刚开始还硬气,结果唐川只威胁了一句,他就就范了。

    不从我就脱你衣服了,直播哦。

    就这样唐川顺利的跟队友取得联系,也亏他记性好,还能背出其中几个队友的通讯号。

    得知了对方的陷阱,但唐川跟贺兰没有第一时间破局。

    首先,张潮生和薄家双胞胎在一起,目标显眼。为了不暴露唐川他们已经知道真相的事实,所以这边得先瞒着。

    接下去,揣摩威廉的用意。军旗和转换点,是否缺一不可?

    答案是肯定的。

    那个死变态,故意把规则说得模棱两可,万一他们有什么遗漏,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军旗一定要拿到手,那怎么拿就是个问题了。

    勘探地形,快速指定好计划,唐川和贺兰几乎是片刻不停,在对方苦等的时候,迅速找到二号集训点的一个宿营地,贺兰引开留守的两个队员,然后唐川拿装备。

    行动的宗旨就是快、快、快!

    然后攀岩、登顶、拔旗、跳崖,一气呵成!

    最终的目标是真正的转换点,拿到军旗之后,降落伞会把他们尽可能的带到附近的地方。

    但是对手不是白痴,他们一定在这里留有后手。

    最快捷的办法就是——硬闯。

    在敌方大部队没有赶到之前,强行突破。

    唐川趴在草丛里潜行,快要走出遮掩物时快速站起,身形像一只勇猛的猎豹,踏着月光快速出击。

    月光在眸中掠过,泛起冷芒。

    他在外游历的时候,教他格斗技的一个师父曾经说过——在暗处窥伺敌人的时候,要像毒蛇,毒蛇一旦出动,就要兼具猎豹的力量。

    “是唐川!抓住他!”

    “小心还有贺兰!”

    高喊声提醒着同伴,将来袭者的身份广而告之。黑夜里掀起暗战,唐川一头撞进了拦截的海。

    双手各抓住一个人,唐川猛地后仰躲过攻击,仰面朝上的同时忽然对被他抓着的两个人灿烂一下,双手一拉,“砰”,两个人面对面,撞了个头晕眼花。

    而唐川一个帅气的后空翻,站直了身子接一个侧踢,一个不够?

    那就再吃我一拳!

    贺兰在后面。

    他跟这些学生的战力本就不在一个档次,所以他并没有全力出手,还任由唐川冲在前面。

    但仅仅是这样的贺兰,也是可怕的。

    唐川在前面打得忘乎所以,有人绕背,正准备从背后偷袭。

    然而他刚要冲上去,脚猛的跨出去,却踏不到实地——有人在后面抓住了他的衣领,像铁钳一样,怎么挣都挣不开。

    回头一看,正对上贺兰的眼神。

    “贺、贺兰上校……”妈妈咪呀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为什么要这样看我……

    贺兰拎起他,把他往他的同伴身上一扔,随意得像是扔了颗大白菜。即使是在身体素质不断改良的现在,也不得不让人感叹一句——人形魔兽啊你妹妹。

    而与此同时,二号集训点内,一场博弈也正在进行中。

    陈潇中途下令,做两手准备,在二号集训点附近的人,全力抓捕张潮生。

    而此时,薄荷一把抓住张潮生的衣领,拖到自己的保护圈内,没好气的问,“你想去哪儿啊?”

    “我去战斗啊!”张潮生涨红着脸,“怎么能全赖你们?”

    薄荷冷笑,“我跟我哥两个机甲兵,还需要你保护?你是不是想拆我台呢?”

    “没、没有……”张潮生习惯性的怂。

    “后边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来。”薄荷一边把他往身后一扯,一边活动活动手腕,冷峻的脸上露出几丝莫名的笑意,让平日里已经习惯‘明星薄荷’这个身份的粉丝们,都有点不认识他了。

    但是,就跟站在华丽舞台上唱歌时候的薄荷一样,无论哪一种,都让人目眩神迷。

    张潮生眨了眨眼,看呆了。明星,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走到哪儿都闪闪发光。

    “发什么呆呢?”薄荷的声音打破了他的神游,张潮生被他抓住手腕,然后就听他气急败坏的吼,“我说要保护你你就站着发呆吗?小心周围啊你个笨蛋!”

    张潮生赶紧抱歉,然后整个人都紧张起来,抬头一看,就看到薄荷冷硬的脸,以及三米外,跟薄荷长得一模一样的薄言,连挑好几个对手,兴奋得像是打了狂躁剂。

    “来啊来啊来啊,让你们见识见识本宝宝的厉害!”

    本宝宝是薄言发微博时的自称,粉丝喜欢,他就用,结果一年下来习惯深入骨髓,改都改不掉了。

    张潮生忍不住问,“你们为什么要保护我啊?”

    薄荷扬了扬手环,“友情附赠。”

    难怪,我就是个附赠的。张潮生欲哭无泪,但心里还是很感动,争取不给薄荷和薄言拖后腿。

    然而这么紧张的战斗,薄荷不可能一直抓着张潮生,单手对敌。不一会儿两个人之间就分开了些许距离,张潮生又想跟上去,又怕拖他后腿。

    此时薄荷和薄言汇合,不愧是心意相通的双胞胎,两个人联起手来,默契十足。

    可打着打着,薄荷忽然瞳孔一缩——张潮生呢?张潮生怎么不见了?!

    “让开!”唐川断喝一声,手里的军旗当武器,战得愈发悍勇。火红的旗帜在夜色下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燃烧着唐川,燃烧着这里的所有热战。

    虽然一天下来疲劳至极,膝盖酸胀,脚底刺痛,手中的旗子像铁锤一样沉重,但只要有一口气在,这个旗他插定了!

    这时陈潇终于赶到,看到离插旗点仅有十米之差的唐川,脸色都变了。

    “拦住他!”陈潇是指挥系出身,但一身格斗技也不比机甲系的逊色,只是他不轻易出手而已。这时候他也按捺不住了,他一动,所有人都跟着动,无数的人,就像潮水一样四面八方涌向唐川。

    可唐川仍然没有停。

    因为他的背后有人。

    那个人叫贺兰。

    贺兰往唐川身后一站,冷冽眸光一扫,那才是真正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陈潇气得跳脚,但还是要上,他得先帮别人缠住贺兰。就算打不过,也得给其他人争取时间。

    然而他太低估贺兰,也太高看自己了,他只看到自己的拳头马上就要打到贺兰的脸,还没等欣喜,他的拳头就忽然被贺兰抓住,然后肚子一痛,立马扑街。

    那一瞬间,他看到唐川重重的把旗插下,军旗飘飘,姿势真是□□的帅气。

    另一边,薄荷焦急的在寻找张潮生,这家伙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就那么一转眼的功夫,难道被一号集训点的人抓回去了?

    这样想着,薄荷的脸色有点难看,说出口的话没有兑现,这是他最讨厌的事情。

    于是,那些一号集训点的人在他眼里,忽然就可恶起来。

    然而他正要上前报仇,薄言忽然又拉住他,“你看,他在那儿!”

    薄荷转头去看,就见月光下,有个人背着光站在低洼处,刚刚大概是被凸起的土包挡住了的缘故,所以才没有看到。

    薄荷松一口气,急忙过去,可刚走几步,就被现场的情况惊呆了——这满地横七竖八的哼哼唧唧的‘丧尸’,是怎么回事?

    刚刚这里,也发生了一场大战?

    可是他跟薄言好像并没有在这里打那么多人啊。

    那就是……张潮生?!

    薄言却是没想那么多,喊了他一声,让他赶快回来。

    张潮生听到声音转过头,依旧是人畜无害的怂样,“我、我马上来!”

    然后他蹲下去似乎捡起了什么,借着月光,薄荷看到是一个手环,大概是张潮生不小心掉的。

    然而在薄荷看不到的角度,张潮生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忽然褪尽清秀,眯起的眼缝里偷着危险的神光,嘴角勾起的笑也邪气得很。

    他拍拍脚边一人的脸,微笑,压低的嗓音蛊惑人心,“要保密,知道吗?”

    然后他才站起来,回到薄荷他们身边,薄荷问他怎么回事,他眨眨无辜的眼睛,“我、我也不知道,原本我想躲起来的,结果过去一看……吓死我了!”

    薄荷还有些怀疑,“真的?”

    张潮生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急,“真的,我不是有意拖后腿的,对不起。我保证,绝对不乱走了!”

    薄荷也奇怪呢,刚刚那一瞬间的违和感稍纵即逝,现在有没有了。

    错觉吧,薄荷想。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