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9章 图书馆战争

    贺兰这几天有些忙。

    军部的事情他不可能全然放下,他虽然对外的军衔只是一个上校,但接触到的、需要处理的事,早已超出了职权范围。

    军部的老爷子们总希望他能成长得再快一点,但当他真的成长起来,他们又担心木秀于林,于是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来暂掩他的光芒。

    上军校是个很好的选择,既能不引人注目,又符合贺家一贯的传统。

    只是在机甲和指挥系双修的情况下,贺兰的课表被排得满满的,他是贺兰,又不能缺课。等有了闲暇时间,那也是属于军部事务的,贺兰知道唐川这几天也很忙,于是索性没有出现。

    但是伟大的唐川,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瑞切尔?瑞切尔是谁?

    007火速调出了紫藤花军校里叫瑞切尔这个名字的所有人的资料,倒还真找到一份,但当贺兰看到那一身巧克力色的皮肤,就什么都明白了。

    其实贺兰真的相信唐川信口胡说的话吗?当然不相信。

    但醋,还是要吃的。

    于是第二天,注意接收各种小道消息的唐川,就从秦海和罗明光的嘴里,知道了关于贺兰和瑞切尔不得不说的故事。

    据说今天贺兰在实战训练课的时候钦点了这个瑞切尔做对手,然后对他进行了一番深刻指导。瑞切尔获益匪浅,但当有人问他你还愿不愿意接受贺兰的指导时,他转头就跑了,一米八三的大汉跑起来像个被蹂·躏过的小媳妇儿。

    唐川望天,这绝不是他的错!

    而他这边,零件整理工作终于结束了。

    魔多教授拿着放大镜仔细检查他们的成果,每个人前面都挑出了好几个放错的零件,然而到唐川这里,他却卡住了。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没有呢?!

    魔多教授不信邪,蹲在地上仔细地看。

    唐川感受到其他几个人崇拜的目光,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其实也并没有多厉害,马其顿工坊对于这种基础工作,是零容错率的。多做做,就顺手了。

    这时,魔多教授忽然拿起一个零件,喜出望外,“哈哈!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怎么可能全对嘛!你看你看,这就错了一个!我说你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明明其他的都分得很好嘛……”

    唐川摸摸鼻子,乖巧温顺,“是,教授,是我一时疏忽了,多亏教授帮我看了出来啊。”

    屁嘞!后面的田螺看得一清二楚——明明是你自己把零件踢过去的!

    “嗯,不错不错,虽然你错了一个,但做得还是可以的,我就大发慈悲地放过你了。”魔多教授想拍拍他的肩,但是身高有点不够,不过为了维护自己高大的形象,就是踮起脚也得拍!

    唐川微微弯腰,“教授,那我们这次的任务……”

    魔多大手一挥,“就算你们通过了!”

    “谢谢教授!”唐川真诚地道谢,其他人反应过来,连忙也真诚无比地对魔多教授表达自己的感谢与崇敬。

    魔多教授被这一波赞美差点拍死在沙滩上,摆摆手,“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你们以后也别叫我教授了,叫我老师吧。”

    “好的,老师。”唐川微笑。

    魔多教授乐呵呵地应着,忽然又举起手上那个像小螺丝钉一样的的零件,表情一秒变严肃,说话快得像机关枪,“唐川我问你这个零件用在机甲身上哪个部位哪个组件?”

    其他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唐川脱口而出:“腿部,t13组件。”

    “嗯。”魔多教授这才慢悠悠地点头,“还算不错。”

    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幸亏抽到的是唐川。

    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还是高兴得太早了。魔多教授正式带他们上课,可时不时地就会抛出一个问题搞突击,完全不给你任何准备的时间,总而言之,魔多教授不管是行为方式还是思维方式,都很跳脱。

    才不过正式上了一天课,学生们的感觉就是——比整理了好几天的零件还累。

    而唐川也算明白了,为什么第一天碰见的那两位学长学姐,会说“你很不幸,但也很幸运”这样的话。

    魔多教授并不像普通的老师会由浅入难按部就班,他只教他认为有用的东西,很多基础的,他认为你应该会,或者你自己就可以学会,他就不会在课堂上再提。

    而他的大脑,用田螺的话来说就是——所有的思维都是跳跃式前进的!天呐,就像吃了一整包跳跳糖,根本停不下来!

    于是所有人的大脑都时刻出于紧绷状态,记笔记?那是什么东西?你低头记上几个字,抬头的时候就发现魔多教授的脑洞已经开到开普勒星了!

    想要听懂魔多教授的课,你不光得足够认真,还必须要有足够的天赋和逻辑思维,但即使天赋有了,第一天,总是不习惯的。

    但魔多教授不管你,“我讲得明明就很简单!这都是我二十几岁就想到的东西你们怎么能不理解呢?!因为这个……所以这个……都很简单嘛!稍微想一想就通了嘛!”

    田螺悲愤交加——是通到你家的厕所吗!

    然而田螺转头,就看到唐川仍然镇定地坐在位置上,保持微笑,侧耳倾听。

    神呐!你就是我的曙光!

    放学后,田螺和唐顿几人把唐川团团围住,问他课上都听懂了啥,说出来大家一起分享分享。

    结果唐川优雅从容地站起来,眉宇间透露出自信的神光,“我也没听懂啊。”

    “那你怎么一副我什么都听懂了的样子?!”田螺震惊。

    唐川拍拍他的肩,“输人不输阵啊亲。”

    所有人都石化了,唐川满意地点点头,潇洒转身离去。

    事实上他的内心在咆哮,走到中心广场那尊男爵雕像下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碧蓝的天空下少年忧郁地仰着脸,淡紫色的花瓣落在男爵的肩上,也迷离了他的眼。

    到底是谁给他写的推荐信?!

    这是对他太有信心了还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啊!

    难怪魔多教授只有那么几个学生,泪目。

    算了,还是认真念书吧,唐川转头去图书馆。

    紫藤花军事学院的图书馆,真的很大。不同于机甲制造系大楼的超现代化设计,这栋圆形的建筑秉承了设计师最典雅的审美,无论是墙上那些精美的壁画和浮雕,还是头顶垂下的大吊灯,亦或是那个盘踞中央的木质盘旋楼梯,都能在瞬间,将你带回旧时代的华贵里。

    在这里,现代斧凿的痕迹很少,所有人静悄悄地穿行在泛着油墨书香的书海,转头看到那盘旋楼梯,仿佛还能看到斐南公爵扶楼而下,典雅高贵的音乐响起,戎装和晚礼服齐聚一堂,共同欢庆帝国的新生。

    唐川骨子里是个很怀旧的人,几乎是第一眼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然后选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就在一个书架后面,旁边就是一扇雕花的窗,唐川能很好地欣赏到外面的景色,但外面的人不一定能发现他。

    找了几本书唐川就在角落里安静地坐着,魔多教授的思路他并不是完全不能理解,毕竟唐川最擅长的就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只是从因为到所以,这中间还需要一些过程,需要唐川自己去把它完善。

    书中无日月。

    唐川一旦认真起来,很容易忘记时间的流逝。一边看,他还一边拿笔在那本硬纸板夹着的空白册子上不停演算着——他到现在才摸索出这空白册子的妙用,这是帝国科学院研发的“记忆纸张”,薄薄的纸里面还夹着一层更薄的芯片,它能记录写在这张纸上的所有内容。而且笔是专门的电子笔,字迹可以随时消除。

    只是这造价大概很昂贵,所以唐川以前从来没在外面的店里看到过。

    运笔如飞,唐川不知不觉已经演算了十几页的纸,等到手腕酸痛,才稍稍停下来,然后发现——“你什么时候来的?!”

    多日不见的贺兰,赫然正坐在他的旁边,手里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微微后仰,闲适地翻着手里的书。精致的面庞在图书馆柔和的灯光下,更显清俊,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

    闻言,他转过头来,薄唇开合,“在你埋头演算的时候。”

    “不是,你来这里干什么?”唐川压低了声音。

    贺兰把翻转,露出封面,“下个月的迎新晚会,我会作为新生代表致辞。”说着,贺兰伸手按住桌上的服务按钮,“一杯热可可。”

    唐川低头一看那封面——《国王的演讲》

    但是堂堂贺兰需要为一个新生演讲发愁?开玩笑,全帝国人民都亲眼看到集训的时候他是怎么做动员的。

    不过唐川是个好人,他不会轻易戳穿别人的谎话。

    这时,穿着西装戴着领结的服务机器人端来了泛着浓香的热可可,贺兰接过,直接转手递给唐川。

    唐川也不矫情,拿过就喝,坐了那么久是有点口渴了。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这个?”

    “我想你应该喜欢甜食。”

    唐川耸耸肩,不予置评。

    热可可下肚,唐川觉得全身都暖暖的,整个人往后靠窝在柔软的沙发里,回味着可可的醇香,任筋骨里的那些疲惫游走。

    沉默了一会儿,他有些恼怒地转头,“你老盯着我干什么?没……”

    “我见过帅哥,但是没见过嘴角沾着可可渍的帅哥。”

    唐川挑眉——哟,都学会抢答了!

    贺兰古井无波——熟能生巧。

    但是唐川没有伸手去抹嘴角的可可渍,贺兰正盯着那里,眸光微沉,两人的距离慢慢靠近,在这书架后的一方小天地里,谁都看不到的地方,酝酿的某种别样的情愫。

    然而再隐蔽的地方,总有那么几个人光顾。

    苏文今天又再度失恋了,心灰意冷之下只好到图书馆消磨时光。可是!他都已经躲到这角角落落里来了,为什么还会碰到有人秀恩爱!

    什么嘴角沾着可可渍的帅哥!这台词是哪个狗血八点档里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单身狗也是有人权的。

    于是苏文猛地从书架后探出头来,瞪着那对他想象中谈情说爱的小情侣,“要谈恋爱能不能不要在图书馆!你们……”

    贺兰伸出的手猛地顿住,回头。

    唐川想要踢某人的脚也没来得及伸出去,僵住。

    苏文眼睛瞪得能掉出来,“贺、贺兰上校!!!”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随便过来避个世就能碰到贺兰上校?!等等,他们现在是在干嘛?!

    贺兰淡然地瞥了他一眼,顿住的手继续往前,在唐川还在愣神的时候,食指抹掉他嘴角的可可渍,左右端详确定没有了,才淡然地抬眼,看向苏文,“你说,我们怎么了?”

    唐川:“!!!”

    苏文脸涨得通红,“没、没什么,没什么……我想起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语毕,苏文就像一颗熟透的番茄,圆润地,滚走了。可怜的孩子,一路跑得跌跌撞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怎么了。

    逼仄的空间里只剩下唐川和贺兰两个人。

    唐川往后靠,为了不引起更多人注意,他按捺住了一脚踹过去的冲动,眯起眼,说道:“你知道你刚才的行径叫什么吗?”

    “什么?”

    “色、狼。”

    谁知贺兰一声轻笑,就见那仿佛愈显昏暗的灯光下,清俊标致的脸氤氲上一层流光,鼻翼投下阴影,他单手搭着沙发背侧坐着,黑色的深邃如星海般的眸子凝视着你,“你这么看我?”

    “不然呢?”唐川剑眉微挑,仍是挡不住的帅气逼人。

    “我以为你会……”然而那终年颜色偏淡的薄唇似乎在灯光下有了些许血色,从来都万众瞩目高冷清俊的上校在这里露出了潜藏在后的另一面,“说我衣·冠·禽·兽。”

    四个字,像是低沉的耳语,带着能引起人心脏震颤的磁性魔力,穿进唐川的耳朵。

    唐川的心跳又可耻地漏跳了一拍,为什么说是又?这个就不要多追究了。

    但唐川怎么会轻易服输,“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有自知之明的人。”

    对面那人又四两拨千斤,“那你现在见到了。”

    唐川抿着唇,好像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答话。

    对面这个男人,好像无论在战场上还是其他方面,都战无不胜。

    然而……

    “是吗。”唐川笑着站起来,指尖抹了抹刚刚贺兰用手触摸过的地方,然后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

    微微歪着头,不出意外的看到贺兰蹙起眉,少年的笑容美好、又带着一丝蔫坏,“好像,确实是可可渍,甜甜的。”

    贺兰凝眸,没有说话。

    “谢谢你的款待。”唐川的嘴角又勾起猫弧,像是最轻快地小调,透着一丝得意,“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唐川就真的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只是贺兰却在他的脚步里,看出了一丝急促,于是不急不缓地说了声,“慢走。”

    唐川的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再回头。

    这一局,不知道又是谁赢,谁输呢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