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9章 等待唐川

    张潮生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偷偷的看着前面人堆里的双胞胎。没错,这两个人每人都戴着两个手环,一定是他们。

    但是,张潮生紧紧的抠着石头上的凹槽——被女生包围着算是怎么回事啊?这众星拱月的,我从小到大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拉过呢。

    张潮生一打听,才知道txt不是什么表情,而是一个组合的名字。明星啊,那就难怪了。

    张潮生:我在你们附近,能不能见个面?

    薄言接到消息,对薄荷说,“弟弟,见不见?”

    薄荷捻了捻额前的一根头发,考虑了一下,对周围的人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有个粉丝说要见我,不过他是一号集训点的人,跟大家打个招呼,你们可别把他当丧尸抓起来哦。”

    偶像眨眨眼,眼睛里星星闪亮亮,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法术了。

    此时正好是晚上七点半,离限定的时间,还有四个半小时。

    假转换点里,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就等唐川自投罗网。转换点和人质的消息则借着夜风,一层层的向外扩散,直到把所有知道的不知道的,都吸引到这里来。

    唐川当然也不会例外,他是这苍山上最渴望抵达转换点拔掉军旗的人,别人可以不去,但他一定会去。

    然而大半个小时过去了,连个唐川的影子都没有。

    “那小子不会是怂了,找一个地方躲起来了吧?”有人猜测着。

    有人摇头,“不会,贺兰上校是跟他一起走的,你觉得他会是那种当缩头乌龟的人吗?”

    “可也保不准唐川不是吧?”

    “这倒也是……哈哈哈哈……”

    说着说着,大家等得实在太无聊,于是有人隔空朝唐川喊话,纯粹解闷了,“嘿唐川!你队友在这里啊!你还不来救他吗?”

    “紫藤花的新生没有孬种,有本事就别躲着啊,来,热血一点!”

    “转换点就在这里,快来啊!”

    ……

    风吹草叶,沙沙作响。静夜虫鸣,依稀,有蛇穿行而过的声音。

    就是唯独没有唐川的回音。

    喊了一会儿,大家也嫌无聊,有的三三俩俩说着话,有的拔着地上的草,思忖着那个唐川到底会不会来。

    拔一根草叶,他会来;继续拔一根草叶,他不会来;会来;不会来……那他究竟来不来呢?

    当局者迷,但是旁观者清。

    从星网观众的角度,能很清楚的看到唐川和贺兰的一举一动。

    他们在爬,攀爬的爬。

    从一处陡峭的,甚至超过九十度的山壁上,艰难的往上爬。装备是两人趁着二号集训点集体出动抓丧尸的时候,堂而皇之跑进去打秋风打到的。

    当然,这里并不是什么万丈悬崖,只有四十几米高,下面就是半山腰上的一片草地。但对于已经被剥夺了营地和装备的一号集训点的人来说,他们绝对想不到会有人从这里上,而他们挑选的假转换点,正好背靠着这处天险,易守难攻。

    但是架不住唐川,艺高人胆大。

    方法是唐川自己想的,贺兰作陪。

    唐川的计划非常大胆,纵然是有装备在身,可普通的新生,也多半不会有那个勇气去爬那峭壁。但唐川就是敢,他天生有种征服的欲·望,也有一种不走寻常路的决心。

    小的们,爷爷我来了!

    但是爬了一半唐川就有点心累。

    他记得看过的很多有关于武功、特技一类的书里,有一招,叫壁虎游墙。而此时的贺兰,就像那只壁虎,更灵活,更轻盈。

    唐川是一步一停,算准落脚点,算准距离,精确打算的。可贺兰每次停顿的时间都很短,攀爬的姿势很优美,难得的大停顿,是不得不停下来等落后的唐川。

    有这么一个人,他什么的遵从你的决定,可无论做什么,都比你强,游刃有余风轻云淡,那简直就是在无时无刻不刺激着你那可怜的自尊心。

    有些人,生来就是当标杆的。等待哪一天有人能将他拔下,或者干脆无人前往,然后被写进历史。

    唐川是选择前一项。

    但他不急躁,急躁容易输——这是他在游戏厅里玩小钢珠的时候总结到的人生经验。

    所以他仍然缓慢攀爬,均匀吐气,慢慢感受,才能摸到窍门。现在可不是从前爬树翻墙的那段时光了,处境变换,心境,当然也得更上一层。

    对,要沉住气,心态平和。

    “队长你爬那么快干嘛?他们在等我又不是等你?”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唐川还是忍不住瞪着旁边的贺兰。

    贺兰淡然的扫他一眼,轻笑,“要我等你吗?”

    “你现在不就在等我?”唐川挑眉。

    那倒也是,唐川说起这种话来总是脸不红气不喘的。

    “想打个赌吗?”贺兰忽然问。

    “赌什么?”

    “赌谁先爬上去,我可以让你五步,输的人必须无条件答应对方一件事”

    “不违背三观,不反社会反人类?”

    “当然。”

    “不赌。”唐川斩钉截铁的拒绝,“五步太少了。”

    “十步。”

    “成交!”

    唐川二话不说开始爬,有了动力,爬起来倍儿快。十步一到,贺兰也立刻出发,唐川心里知道他肯定会马上追上来,于是片刻不停的开始计算,爬爬爬。

    而此时的转换点,已经因为唐川的迟迟不来,人心浮躁。

    有人烦闷的踢飞了一块小石头,“那个唐川怎么还不来?我们不会要在这里干等几个小时吧!如果他最后都没有现身,那我们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

    “不会的,这里的消息应该没有走漏才对。”然而说话的人也不是很确定。

    如果不是直播,那面对威廉那个变态设置的游戏规则,恐怕在场的新生没根本没有几个能沉得住气的。然而越是这样压着,平静的海面下,波涛越汹涌。

    “啵!”枯枝在篝火中发出最后一声不甘的叫喊,火光照应着一张张年轻的脸,那眸光或明或暗,躁动,已经愈发压抑不住。

    “怎么还不来?”有人忍不住问了第三百零二遍。

    而在唐川和薄家双胞胎约定的地点,张潮生也在焦急的等待着——怎么还不来?

    “或许我们的计划失败了,消息已经走漏,我们需要再重新规划。”255小队的队长陈潇,此次诱捕计划的主要策划人,终于出声。

    “那现在怎么办?”有人问。

    陈潇说:“就算对方看出来这是个陷阱,我们也不能自乱阵脚,把大部分人撤掉,留一些人,继续在这里看守。”

    陈潇说话还是比较有威信的,很多人站起来,都迫不及待的准备离开这里。然而这都是一群来自各个地方的,骄傲的新生,有人就不服,“那我们这么长时间就白等了吗?”

    “对啊!离十二点可还有三个多小时了。”

    “我看啊,那个唐川就是个缩头乌龟,根本不敢出来!”

    唐川就像个活靶子,顿时变成了众人矛头的焦点,然而就在那吵吵嚷嚷的声音中,忽然有一道违和的声音响起。

    “吵什么吵吵什么吵!不知道主角都是最后才登场的吗?!”

    带着粗重的喘息上气不接下气,然而依旧自信而张扬。

    所有人都循着声音去看,就见转换点后面的那悬崖边,忽然伸出一只手,牢牢的攀住地面,然后,用力一撑,爬上来一个人。

    那人累得先撑着膝盖喘了几口气,然后才抬起头来,抹了一把汗,凌厉的双眸全场,咧嘴一笑,“大家,晚上好啊。”

    汗水湿润了脸上风干的泥土,一抹,露出真容。

    “是唐川!他来了!”

    陈潇一惊,然后立刻知道不好。他们根本没有派人在那个地方守卫,所以说,唐川他到军旗的位置,是没有任何人阻拦的。

    “快拦住他!”陈潇大吼一声,其余人反应过来,立刻朝着唐川扑去。

    张潮生看着时间,心急如焚的在原地踱来踱去,薄荷无奈的看着他,“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好好好我把香肠分给你吃好不好?”

    唐川飞快的扑向那杆军旗,一往无前,毫不迟疑。

    陈潇握紧了拳头,看着十几个二十几个人齐齐的奔过去,应该没有问题的,没有差池的,可是为什么他的眼皮还一直跳。

    对了,还有一个人!

    贺兰!

    崖边又出现了一只手,手的主人利落地翻上来,背上的背包落到手里,大步上前,背包用力抡出,一圈,将唐川面前最近的几个人直直地拍出去。

    唐川再近一步,瞬间拔旗!

    好样的!!!

    星网上的观众们都沸腾了,他们是上帝视角,看着唐川和贺兰一路努力,此刻真是倍感兴奋,就像自己打了个胜仗一样。

    唐川和贺兰背靠背,同时面对着四周的敌人。

    陈潇沉着脸,摆摆手,让人把人质押出来,“唐川!你以为你拔了旗就可以了吗?你的队友还在我手里,你马上把旗放下,自己走过来,我就放了他,怎么样?”

    唐川也朗声回答他,“你那个人质被泥涂着脸,我怎么知道是不是我队友,你是不是当我傻?不是我傻就是你傻!”

    既然我不傻,那就肯定是你傻。

    陈潇也不生气,“是不是你队友,你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唐川邪邪一笑,把军旗往贺兰怀里一插,下巴微抬,“那旗在我们队长怀里,你来拿不就好了?”

    想诳我,门儿都没有!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