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6章 何为精分

    回军校的路上,新生们各显神通,贺兰只是往路边一杵,就成功靠刷脸拦下了一辆飞行车。打开车门,转头,就看唐川抱臂站在一边,动也不动。于是停下来,做了个手势,“请。”

    唐川这才赏脸,先他一步上了车,那样子,就像贺兰是他的泊车小弟。如此高逼格的小弟,全奥斯帝国也就这一个了。

    贺兰也不介意,转头看向张潮生他们,大个子艾伦刚兴冲冲的要上车,结果张潮生却伸手一拦,“我们坐后面一辆。”

    艾伦不明所以,张潮生说:“太挤了。”

    “啊?”艾伦眨巴眨巴眼睛又看了一眼那车,挤吗?很空啊!

    贺兰见他们不上车,也不勉强,对张潮生点点头,而后上车关门。

    唐川趴在车窗上,“诶?他们怎么不上车?为什么只有我们两个人?”

    贺兰没回,前面激动得不能自已的好心司机已经启动了车子,咻地一下就飞了起来。不过说是飞行车,也不会飞很高,华京有限高政策,更高空都是军用通道。还没开出多远,唐川就看到威廉从军车里探出头来朝他挥手。

    嘴巴一张一合的肯定说的又不是什么好话。

    又过了一会儿,司机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悄悄看后视镜,后面的两个人各自坐两边,中间像隔着一个星际海——咋回事儿呢?

    其实贺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到集训结束,一切发展得还很顺利,可回程的时候,唐川就不对了,简而言之就是——不拿正眼看你。

    像只高冷的猫,说不理你,就不理你。

    贺兰没说话,只是微转着头,一直看着他,好像能从他脸上看出什么花来。

    唐川抱臂,冷漠脸,但心里其实已经快熬不住。他其实一直自诩是个很能忍很能装的人,但贺兰的存在感太强,那双眼睛一直盯着你,会让你有种全身上下都被他看光的感觉。周围的气氛也不大对,总之什么都不对。

    手指不停敲打着手臂,唐川终于忍不住,转头瞪着眼睛,“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啊。”

    贺兰的眸光仍然在他脸上流连,又扫了一遍,才说:“是很帅,但我可以问一句,我又哪里让你不满意了吗?”

    唐川挑眉瞅他,贺兰正背靠在舒适椅背上,双腿交叠着,冷峻有礼,姿势却稍显慵懒,深邃的黑眸下一点泪痣,无时无刻都在散发一种,强烈的荷尔蒙。

    你能不能换个姿势跟我说话!

    唐川忽而笑起来,嘴角弯起好看的猫弧,“哪里,我没有对你不满意啊,一定是你看错了。”

    呵,怎么能轻易放过他。

    原本唐川就觉得有些不对,今天又跟他打过一场之后,那感觉就更加强烈了——贺兰跟他说那句“搭档,想打过我,你还得再练练”地时候,他就有种挥之不去的熟悉感。

    从小到大,跟他这么说过话的人,绝不超过三个,前段时间就有一个,在排位赛的时候,那语气,那意思,想不让人起疑都难。

    这样想来,先前贺兰说的那个参加排位赛的朋友,就更让人怀疑了。原本唐川是想,以贺兰的段位,是不可能参加比赛的,他是学生,也应该不会出任监察员或者裁判。

    但如果唐川猜得没错,那就代表,他还是太天真了。

    贺兰看他这表情,就知道他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但是,贺兰就喜欢这样的唐川,正经的,痞气的,蔫坏的,贺兰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矛盾的元素聚集在同一个人身上,会没有任何的违和感,还如此生动。

    而且,他真的没有想到,唐川会对他说出那句话,多半是无心,但身为贺家人的贺兰怎么可能不知道贺行舟和斐南公爵的事情,所以,他接那句话,就是有意的了。

    一路同行,也许并不浪漫,但那却是贺家人对另一半最庄重的承诺。

    不过唐川显然还不明白,贺兰也并不着急,而且看起来,唐川似乎已经猜到点什么,否则不会这么无缘无故地闹别扭。

    “是吗。”贺兰的嘴角微弯,那一瞬间荡漾出的笑意,让唐川看呆了一秒,“还没来得及祝贺你间谍任务圆满成功,想要什么奖励?”

    “奖励?”唐川瞬间来了精神,“你给我?”

    贺兰点头。

    唐川眯起眼,“这么好心?”

    “不要就算了。”

    “谁说我不要了,不要白不要,但我还没想好,可以存着吗?”唐川的人生理念——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贺兰看着他明亮的眼睛,“可以。”

    唐川的心情顿时变好很多,两人的距离稍稍拉近了一点。

    司机识相地全程没有说话,看着后面的动静,他感觉自己,好像窥探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啊!谁来告诉他是不是他想太多了???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唐川跳下车,阳光正好洒在他的脸上,他闭着眼伸了个大懒腰,回头朝贺兰挥挥手就大步流星地走了,潇洒顾我。

    贺兰目送他离开,等到他的身影在转角消失不见,才转身朝门口走。

    一辆黑色的毫无标志的飞行车就停在门口,等贺兰走到旁边,就自动打开车门,迎接主人的到来。

    贺兰刚坐进去。

    “主人!我男神呢!!!”007的呐喊从车载系统里传出,分贝高得足以让路人侧目。

    “闭嘴。”贺兰冷漠脸。

    “主人你不能这样,你不让我参加集训,还剥夺我见男神的权利!这是不对的!”007悲痛控诉,主人这个心机婊!

    贺兰冷冷一眼扫过去,“你再不开车,就永远不要再见他了。”

    “嘤嘤嘤……”007心里苦,认命地发动车子。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军部大楼前,贺兰下车,转头看了一眼停在旁边的几辆军车,薄唇微抿,面色冷峻,而后大步走进大楼。

    另一边,北七舍419宿舍全体成员终于再次聚首。

    唐川刚在学校里转了大半天,才摸索到北七舍,这会儿又累又渴,倒了一大杯水猛灌,余光瞥见其他三个人齐刷刷站成一排盯着他,吓了一跳,差点没被呛死。

    “你们干嘛呢?!”

    秦海推了推他的金边眼镜,“你跟贺兰上校……”

    “我跟他怎么了?”

    “你这表情就有猫腻。”秦海眯起眼,“刚才审判的时候你们说的那两句话,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什么意思。”

    哎呀,被抓包了。

    唐川却又镇静起来,“该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呗。”

    罗明光仍然一脸不可置信,“你们真的,那个……看对眼了?跟那个贺兰?”

    “你觉得我们不配?”

    “当然不是!”罗明光连忙否认,“我只是听说……那不是一朵高岭之花吗?”

    唐川鼻孔里出气,猛地把杯子往桌上一放,“鬼的高岭之花,你们是没见过他的真面目,我觉得他想泡我。”

    唐川自忖说出那上半句话,绝对是无心的,可贺兰接那下半句是什么意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什么含义?

    结合集训中的种种行为,太可疑了,这可不是我自恋,唐川想。

    三人饶是跟他相处了一段时间,也不得不被他的豪言壮语给震住。

    最镇定的是张潮生,“所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罗明光也说道:“你们发展的有点快啊,我觉得应该缓一缓,增强一下彼此的了解,贺兰那样的人,你看生长环境都跟我们不一样,我觉得你要多考验他一下……”

    “等、等等,”唐川制止了他接下去的话,“大罗你的人设怎么又有点不大对啊。”

    像居委会大妈。

    “咳。”罗明光清清嗓子,“我就是随口说说。”

    “说到人设不对……”秦海看向张潮生,唐川和罗明光也看向张潮生,张潮生耸耸肩,在椅子上坐下来,懒散地翘着二郎腿,“问吧。”

    看,浑身上下没一个地方是对的!

    罗明光回身把门关上,三人各自挪了把凳子坐在张潮生前面,秦海面色郑重,“可以问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如果张潮生不愿意说,那么他们也不会勉强。

    张潮生无所谓的摆摆手,“也不是什么秘密,没什么大不了,也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严重。其实就是抚养我长大的老爷子是个冒牌的心理医生,正牌的催眠师,我从小就跟他学催眠术,还算会点皮毛。”

    “所以,你那个精分……是催眠术的产物?”唐川说。

    张潮生皱起眉头遥想往事,“大约……是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我一个不小心把自己催眠了,被催眠后不能强行唤醒,所以我原本的人格就等于阴错阳差地睡着了,诞生了另外一个状态。新生报道那一天你们见到的张潮生,就是催眠之后的样子。”

    “从十五岁到现在,你睡了那么久?!”罗明光惊讶,随即又想起什么,“不对,那你的入学考是怎么考的?”

    提到这个,张潮生又是一脸的生无可恋,“考错了。简单来说我并不等于普通的精分,每一次转换成另一种状态都是我自己催眠的,但上次是个失误,我又不小心把自己催眠了,结果第二天就是报名,我的第一志愿原本是指挥系,第二志愿是机甲系,结果他是个弱鸡,只擅长电子信息。”

    平静的语调里,藏掩饰不住的悲痛,唐川想,把人生过成张潮生这样,也是没谁了。

    问张潮生为什么要这样切换来切换去,他说自己只是太懒,人生又太无趣,他的灵魂需要安眠。

    唐川&秦海&罗明光:“…………”

    以后再也不敢说自己懒了。

    而与此同时,“叮。”全透明电梯门打开,贺兰迈步出去,走过长长的自动悬浮梯,军靴踩在全金属的地板上,蹬蹬蹬地敲出沉重的韵律。

    “贺兰上校。”守在门边的人看到了,连忙迎上去。

    贺兰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双手并用直接推开紧闭的大门。

    突然洞开的门带来不速之风,屋子里的两个人同时转头看过来。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顷刻间消散,其中一人抬手搁在沙发背上,微笑,“贺兰上校怎么过来了?”

    “乔伊部长不是也很空?”贺兰说着,目光扫了一眼坐在乔伊对面的威廉,“我们军部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教育部来管了?”

    乔伊挥手叫门边的下属退下,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我只是来提醒威廉少将,有些事要注意分寸,今年的新生每一个都是帝国的精英,他们只要还在军校一天,就归我管。”

    说着,乔伊盯着威廉,唇边泛起优雅笑意,“威廉少将,我说的对吗?”

    威廉大喇喇地坐着,“风太大,我有点听不清楚。”

    “够了。”贺兰皱眉,“威廉,注意你的态度。还有,乔伊部长,这是我们军方内部的事情,你以前也在军部任职,应该知道这里不是什么扯皮的地方。集训刚刚结束,乔伊部长不忙吗?”

    贺兰语气冷硬,就跟他的枪杆子一样,丝毫没有转圜的余地。乔伊也不是那么自讨没趣的人,摊摊手,“我确实很忙,但有些话不得不提前撂在这儿,贺兰上校想必很清楚我的意思,请转告某些人,好自为之。”

    说罢,乔伊站起来,拿起拿顶宽沿的黑色呢帽,绅士有礼的朝贺兰行了个礼,就慢悠悠地走了。

    威廉吹了个口哨,仍旧漫不经心,随手想拿起茶几上的杯子,一只手却忽然伸过来按住杯口,“啪!”的一声,杯子重重地被压回茶几,发出一声响亮而清脆的碎裂声。

    威廉看着杯子上的裂纹,抬头,正好对上贺兰那双冷冽如霜的眸子。

    “这么生气?”威廉讶然。

    贺兰沉声,“我警告过你,不要去招惹唐川。”

    “你都知道了?”威廉却仍笑着。

    “白山和黑海,你以为所有人都看不出来?乔伊做情报出身,肃峰和那个人曾经的代号一眼就看得出来。”

    威廉反问,“肃峰将军的事情,难道真的就这么算了?”

    “事情也许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威廉,所有的事情都没那么简单。”贺兰终于放开手,坐下,“今天来了一个乔伊,明天也许就是军事法庭。”

    “我不在乎,肃峰将军不可能反叛,番号也不能取消!我军衔低,也许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知道真相,但并不代表我只能等。”威廉说:“我要重组肃峰小队,就那么简单。”

    “你不在乎,但唐川是我的人,我在乎。”贺兰的语气已经渐趋凝重,甚至是可怕。

    “你来真的?”

    “我从不说假话。”

    威廉摇头苦笑,“被你喜欢上多可怕,唐川小可爱也是可怜。”

    贺兰挑眉,“你可以闭嘴了。”

    “好吧,我答应你不会逼他,让他自己选,这可以了吧?”

    贺兰答非所问,“威廉,我从不相信肃峰将军会叛变,很多事我不能告诉你,因为那是我的责任,我的担子,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方式,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去保护自己的国家和自己爱的人,但我并不像贺上将,没那么大公无私,你明白吗?”

    威廉沉默了,半晌才终于恢复常态,“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放心吧,我不会再去找他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