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3章 没有证据

    为了确保唐川的可信度,莱茵要收缴他的手环。唐川撇撇嘴,心里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把手环给了出去。

    莱茵思虑周密,收缴还不算,也不知道他哪里搞来的一个信息屏蔽装置,把手环的信号给彻底屏蔽了,才给收起来。放在别人那里也不放心,唐川可能分分钟就给拿回去,于是他就自己收着。

    这样一来,唐川跟紫藤花,将再没有联络的可能。

    唐川看着他这一系列动作,摸摸鼻子耸耸肩——这么不信任你大爷,真是太冤枉人了。

    而大帐篷里,此刻却因为手环的事情又起了争执。

    贺鸣就站在主位前,盯着在座的人严词振振,“手环解除的那一刻,我分明听到贺兰的手环发出了一声警报。”

    威廉嗤笑,“他们是搭档,搭档的手环被解除,弄个关联的警报有什么问题吗?这不足以说明唐川没有严格按照我们的指令来办事吧?”

    “是啊,莱茵很有分寸,手环已经被屏蔽,唐川又在第三军校的严密防护内,我看这个间谍任务也就到此为止了。”有人附议。

    贺鸣冷着脸,却也找不出什么确切的理由来反驳,于是只好暂时作罢。不过他一双鹰眼却仍旧牢牢地盯着唐川和贺兰,尤其是贺兰,他绝对,不会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

    “莱茵,失去贺兰行踪!失去贺兰行踪!”莱茵的耳麦里,传来赛尔略显急促的声音。他霍然转头去看,就见望远镜里,果然已经找不到贺兰的踪影。

    他丢下紫藤花的大部队,是要去哪里?

    莱茵微蹙起眉,这时在一旁看戏的唐川忽然说:“这不是挺好的嘛。”

    “你有什么高见?”莱茵问。

    唐川摊手,“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可可女王打得一手好算盘,从头到尾都是你们和我们在打,等双方都消耗得差不多,她再出来渔翁得利。上次是跟我们一起打你们,这次是跟你们联手打贺兰,她是真心想跟谁结盟吗?别开玩笑了,就说刚才她让查理帮我脱身,也不过是为了激化第三军校和紫藤花之间的矛盾。”

    莱茵点头,“你说的对,但是她既然送上门来,不结盟也说不过去不是吗?”

    说着,莱茵就传达了指令,“继续进攻不要停下,把贺兰的消息透露给可可,就说……有可靠情报,贺兰往他们那边去了。”

    果然是一个赛一个的奸诈狡猾啊,唐川想着,自己还是太善良了。

    但转念一想,等等。

    “这可靠情报的来源……”

    “是你啊。”莱茵回答。

    日。

    唐川挑眉,“你这叫物尽其用吗?”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说着,莱茵又打量了一眼战局,然后当机立断,“撤。”

    莱茵更相信,贺兰是朝着他们这边来了。

    唐川跟着他们一起走,但第三军校的人对他这个投诚过来的间谍都不大友好,于是唐川就一直待在莱茵身边,刷存在感。

    莱茵不愧有大将之风,任他跟着,但却没有带他回营地,脱离小松林范围之后,他们就跟赛尔接上了头。

    接下来的发展就有些不合唐川的心意了。

    “唐川,接下去你跟着赛尔他们一起行动。我交给你们的任务很简单,干掉可可。”

    唐川看了一眼满脸不情愿的赛尔,转头又看向莱茵,微笑,“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莱茵还在通过自己的手环确认战场的情况,带着古老贵族特有的优雅和严谨,“你不是相当坏蛋吗?我给你机会。”

    莱茵带人走了,留下唐川和赛尔小队,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唐川摸摸鼻子,“还记仇呢?”

    “哼。”赛尔冷哼一声,却是决定不理会他,否则他真怕自己按捺不住动手。

    可唐川哪是那么好打发的,看着看着他就发现赛尔这人挺可爱的,于是他想跟赛尔做朋友。

    如果查理在这里,他听到唐川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赛尔,一定会劝他有多远躲多远。

    而与此同时,紫藤花的队伍里,气氛有些凝重。

    唐川的反叛是始料未及的,这么多天下来,大家早就习惯唐川跟贺兰同进同出,通过一次次训练也慢慢认可了唐川的能力,可忽然,他就叛变了。

    怎么就叛变了呢?

    大家都卯着一股劲儿,于是打得愈发激烈。

    薄言趁着休息的档口,忍不住问张潮生,“唐川真的叛变了吗?我看他刚刚跟贺兰上校打,绝对是真打啊,太狠了,后来居然连皇家军院的人都出来帮忙。”

    查理和默契无间的双胞胎打,当然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不过后来皇家军院大部队赶到,双胞胎就只好撤了。

    张潮生靠在树上闭着眼,听到问话也没抬头,只随口应了一句,“他想叛就叛,不叛就不叛,想那么多干什么。”

    薄荷坐在一边擦枪,听着倒觉得有些道理。子弹上膛,帽子一扣,帅气地站起来,“他叛他的,我们打我们的,走。”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唐川在心里哼着歌,抽空瞅一眼旁边安静如鸡的赛尔——嗯,很好,看来他已经深刻领会到了人生的真谛。

    事实上,赛尔被唐川洗脑洗了一路,他是想过要反抗的,但军令不可违,他又不能把唐川干掉。

    所以他现在有点想狗带。

    “你真的确定可可就在这个方位吗?”唐川第n次问。

    赛尔已经不想作答,于是唐川转移了话题,“战况怎么样了?”

    这不是什么机密,赛尔想想说出来也没什么,而且他真的不想再跟唐川讨论同一个问题,于是没好气地回答道:“高地已经被紫藤花彻底占领了。”

    “哦,那你们不行啊。”

    “闭嘴!”赛尔火大啊,然而这时他的手环忽然急促地闪起来,他连忙点开来看,下一秒,脸色就突然变得很难看。

    耳边传开唐川的声音,“哇哦,荣英和西城军校竟然也在苍山附近,你们是怎么说服他们帮你们打紫藤花大本营的?哦,还没打成功,紫藤花的营地老早撤空了,他们冲进去,反而被伏兵包围,我想想,应该是秦海他们吧……”

    赛尔嚯地转头,“你既然知道怎么不早说?”

    “这叫推演,推演懂吗?你不是学参谋的吗这都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学参谋的?”

    唐川高深莫测地拍了拍他的肩,“天机不可泄露。”

    赛尔:“……”

    其实唐川是在排位赛打探情报的时候知道的,但是“嘘——”,让他装一下叉。

    赛尔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而这时,他们终于碰到了皇家军院的人,可可应该就在不远的地方了。

    赛尔不敢轻举妄动,发讯息通知莱茵。然而没等到莱茵回答,唐川忽然豪情万丈的地冲了出去,放开了收脚三下五除二就撂倒一个人。

    “喂!!!”赛尔急急地冲出去,出去的那一秒,他急忙瞥了一眼莱茵的回复:跟他走。

    赛尔心里一定,但看到唐川大杀四方的时候,眼皮还是忍不住跳了跳。

    “你这么冲出来是想找死啊!”赛尔跑过去,气急败坏。

    唐川痞气地拍拍他胸膛,“我要是不冲出来刷存在感,你们莱茵同学干嘛要让我来找可可呢?”

    赛尔一愣,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但是越来越多的攻击让他不得不分心应对。

    唐川劈手夺枪突突突扫掉一大片,帮赛尔解了个燃眉之急,喘了口气,笑问:“做好开启炫酷人生的准备了吗?”

    “啊?”赛尔愣了一愣,就见唐川也没等他回答,就拿着枪突突突走远了。

    这家伙,是打算一路杀过去啊,有这么高调的间谍吗?

    赛尔皱眉,然而十五分钟后,他就忽然想明白唐川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是唐川!干掉他!”斜里忽然冲出来一伙紫藤花的人,一看到唐川,那就跟饿了好几天的人忽然看见了肉一样,奔跑的速度让人惊叹。

    “干他!快快快!”

    赛尔听得一阵头皮发麻,他现在可是跟唐川一伙的!

    “傻愣着干什么?”唐川风一般的跑过,充满活力地招招手,“风紧,扯乎!”

    扯你妹妹!

    赛尔一边骂一边跟着跑,第三军校的其他人也跟着跑,跑着跑着还要跟皇家军院的人打,后面还有一群疯子一样的紫藤花的人嚷嚷着要把他们干掉,这都什么事儿?!

    但赛尔明白,莱茵让唐川来这里的真正用意也恰恰在于此。

    是吸引火力。

    现在战场上最能吸引紫藤花仇恨的是谁?不是可可不是莱茵,是唐川。莱茵想借此把火力引到皇家军院那边去,也可以借此把唐川支开,一举两得。而且,就算可可到时候兴师问罪,他们也可以推脱是唐川的个人行为,他是间谍么,一个有个性的间谍,他们第三军校可管不了他。

    真是妙。

    但唐川既然早已经猜出了莱茵真正的用意,为什么还会这么配合呢?这不符合他的性格啊。

    不,倒也不是不符合。

    赛尔看了一眼前面的唐川,这种唯恐天下不乱,把局面搅得一团乱的做法,倒是很符合唐川的风格。或许莱茵就是猜到唐川会配合,所以才敢这么做。

    效果也正如预期中的那样,越来越多的火力对准了第三军校,赛尔心喜,然而半个小时之后,他却收到一个不大好的消息。

    莱茵碰到贺兰了。

    不管是单打独斗还是群殴,贺兰就从来没输过。莱茵当然也有自己的骄傲,这样狭路相逢,他不会不战而退。

    然而他还是感觉,这次的贺兰,跟上一次有些差别。

    表情特别冷,出手特别重,根本不给你留任何说话的余地。

    莱茵用尽全力挡住贺兰一拳,整个人却不受控制地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整条手臂都在发麻。

    抬头,就看到贺兰冷眼看着他,那眸光里的寒意简直像是要凝成实质,像刀子一样刮过莱茵的脸。

    “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忽然问。

    “咳、咳……”莱茵顺了口气,定神,“你是说唐川的事情?”

    贺兰凝眸,“说。”

    莱茵也是个胆大不怕死的,“你可以自己去问他。”

    贺兰没有再说话,回答他的,是一记更加凌厉的腿鞭。莱茵瞳孔一缩连忙矮身躲避,贺兰的鞋尖便堪堪划过他的头顶,一脚踹在旁边的树上。那是一棵小树,树干震颤着,哗啦啦掉下一大片黄叶。

    然而更惊悚的是,那树干竟然断了!咔嚓一声直接断成两截!

    莱茵的脸色终于大变,再也顾不得什么形象,滚地逃脱。

    “撤!”莱茵火速逃离,贺兰却并没有急着追,收腿,静静的看他跑了一段,等身后的紫藤花的队友跟上来,才淡然地说了一个字,“追。”

    十分钟之后,莱茵就看到原本已经被甩得没影儿了的贺兰,忽然又出现在他们的后方。

    第三军校的所有人,都齐齐感觉到一股电流从尾椎骨升上来直达头皮,这种以为自己逃过了结果发现还在对方鼓掌之中的感觉实在难以言说。

    得是有多大仇啊!

    莱茵在跑,赛尔则在担忧,贺兰的名头实在太响亮,即使是在容易逃脱的密林里,他都很担心莱茵的安全。

    而此时又是一条不怎么好的消息传来——西城军校和荣英军校在紫藤花的营地里铩羽而归,糟糕的是他们是被紫藤花的人一路追杀回来的。以远比敌方少的人数,硬生生通过伏击、陷阱等方式打退敌军,又跟着追杀好几公里,紫藤花这是全员都疯了么???

    赛尔心里突突的,这些安排一定是出自贺兰之手,虽然现在贺兰在追莱茵,但此刻领着大部队的秦海也不是省油的灯,赛尔在排位赛的时候也领教过了。

    赛尔忽然有预感,这场大战快落下帷幕了。而他的眼皮开始跳,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在心底蔓延开来。

    就在这时,一声响亮的喊声打断了赛尔的思绪,“小心!”

    赛尔一惊,连忙回头,同时身体本能的往旁边一躲。然而就是他这下意识的一躲,让他直接撞上了一颗高速射来的子弹,正中心口。子弹被作战服挡在外面,但赛尔仍然感觉到一阵钝痛,低头看,手环亮起红灯,那代表着——死亡。

    风一吹,赛尔背上一阵冰凉,而就在这时,唐川从他左后方绕出来,轻轻松松地伸手摘下他的手环,语气惋惜,“我叫你是想让你趴下啊,你干嘛要往旁边躲呢?不过既然你已经死了,把手环借我用用。”

    赛尔死了,他是尸体,只能任由唐川把手环拿走。但是不对,赛尔的直觉告诉他,他死得蹊跷啊!

    然而这里打得正激烈,刚刚一枪把赛尔打死的是皇家军院的人,对方打死了一个,当然要乘胜追击。

    战况激烈,所有人都来不及去询问队友的具体情况,唐川扔下赛尔顶着火线跟第三军校的人会和,说话也急匆匆的,“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得去接应莱茵,贺兰太厉害,如果莱茵完了我们就都完了!”

    “赛尔呢?”有人急忙问。

    “□□掉了!妈的那群皇家军院的兔崽子。”回答他的是另一个队友,刚刚的那一幕他都看到了,包括唐川喊的那一声。不知不觉,他就把唐川当成了自己人,“你知道莱茵在哪里吗?”

    唐川顺了口气,锐利的目光扫过四周,然后把手环给他们看,“消息都在上面,我也不强求你们,信的人就跟我走。”

    说罢,唐川不等他们纠结,径自出发。其他人互相看了一眼,也连忙跟上。

    于是正在收看这场浩大直播的观众们,通过上帝视角俯瞰整个苍山,就会发现所有人都跑起来了,苍山附近所有参加集训的学生,全都在自动或被动地,往小松林高地集合。

    而此时的大帐篷里,争执已经到了白热化。

    “如果唐川真的没问题,我贺鸣的名字就倒过来写!”贺鸣说话掷地有声,鹰眼如炬。

    威廉也终于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面上,看着他,“证据呢?你把证据给我看。”

    “我……”贺鸣顿时语塞。

    没有证据。

    是唐川杀死了赛尔吗?不,所有人都亲眼所见,杀死赛尔的是一颗来自皇家军院的子弹。

    唐川是无辜的,他只是一个无辜的可怜的被一路追杀却还尽忠职守的间谍,谁能怪他呢?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