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6章 求我

    侦查小组在夜里摸黑前进,踏着白色的月影,黑色的树影,悄无声息地,借着一个个遮蔽物隐藏着自己的踪迹。

    少年的眼睛明亮如炬,心跳在胸腔里跳得很快,但却都沉着气,抿紧了嘴,小心谨慎。他们都是来自各地的优秀学生,但中学所学到的知识,大多以理论为主,像这样学以致用还是第一次。

    当贺兰站在他们面前,宣誓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们才真切的感受到这种质的跨越。

    这不是游戏,不是少年人空有激动的热血。

    他们现在的每一次行动,都是在为日后做准备。

    “啪嗒。”树枝被踩断的清脆声响,不期而至。

    侦查小组顿时停下,回头看向那个还踩着树枝僵住了的队友。唐川一眼就看出了症结所在,说:“淡定,不要那么紧张,贺兰上校第一次出任务都会紧张呢,我们只是去做个侦查,被发现了就跑,没什么好怕的。”

    他们这一小组有六个人,唐川怕别的队的人艾伦和伊莉娅不好带,所以把214小队的人分给了他们,自己接过了213和215的。当然,还要再加上一个自称精分的张潮生。

    唐川,一个伟大的唐川,专治各种不服,无论来什么人都不怕。

    踩到树枝的叫严越,听唐川这么说松了一口气。张潮生忍不住小声问:“贺兰上校真的也会紧张吗?”

    唐川理所当然,“当然了,他也是人好吗,你们不要把他想得跟钢铁巨人一样刀枪不入,我听着都心疼。”

    当然这都是瞎编的。

    比个手势,一行人继续出发。

    他们这一组的目标,仍然是第三军校。白天的时候唐川跟贺兰已经亲眼看到了他们的驻扎点,所以要找到他们并不困难。然而当唐川到达时,却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

    营地里灯火通明,可是留守的人却很少,只有来来回回十多个人在巡逻。

    “人呢?”有人惊讶出声。

    “嘘。”唐川比个手势,示意所有人都小心。

    目光扫过营地,所有的物资和帐篷都在,唯独大部队不在,这很蹊跷,空城计?还是说他们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突然离开了这里?

    不过那么一大堆物资放在那里,真的很诱人。

    怎么办——张潮生跟唐川打手势。

    小心有陷阱,分散——唐川比着手势,所有人两两散开,多方位观察。

    唐川和张潮生一道,沿着营地右侧边缘走,绕到距离主帐最近的地方。从这里看,还是没什么人,甚至于这里的防守更加松散。

    唐川眯起眼,那个莱茵,到底在搞什么鬼?

    其他人发来信息,情况都差不多,现在第三军校的整个营地,基本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想要攻破,轻而易举。

    但夜风吹来,吹凉了唐川背上的一层薄汗,鸡皮疙瘩冒起来,唐川还是在这平静里,品出了些不一样的味道。

    “我闻到肉的味道。”张潮生幽幽的声音忽然在背后响起。

    “肉?”

    “牛肉!!”不震动声带,激动地呐喊,晚饭只喝了营养液的张潮生异常激动。

    唐川拍拍他的头,“乖,好好精分,不要激动。”

    但是……牛肉?

    唐川用力嗅了嗅鼻子,晚风带来很多味道,有青草和泥土的味道,有树的味道,或许,牛肉也是有的,那是晚饭的味道。

    唐川笑起来,示意张潮生撤退。

    最后唐川留了两个人在这里看守,其余人继续往别处去。唐川决定再去战俘营看一眼,或许,那里会有些线索。

    根据贺兰给的坐标,战俘就被关在在营地以西的小树林里,但是树林在夜里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唐川他们走得很慢,大约过了十五分钟,才在前面看到了一点灯火。

    应该是那里没错了。

    唐川招招手,示意所有人都注意隐藏行踪。然而没走出几步,忽然前面就传来隐约的脚步声。唐川耳朵灵敏,顿时警觉,招呼所有人分散开来进入潜伏状态。

    对方却比他想象中的更警惕,走近的时候,似乎有所感应,朝这边搜索过来,而且一个个都举起了手里的枪——虽然那是统一颁发的集训用训练枪,并没有杀伤力,但在这夜黑风高的晚上,已经有足够的威慑力。

    张潮生死死地抿着嘴,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余光瞥见唐川,他的脸上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张潮生找了许久,都没有看到一丝慌乱的影子,他的手也已经搭在了绑腿的匕首上,脊背微微弓起,似乎随时都能进入战斗。

    好厉害。张潮生忍不住感叹。

    而就在这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人心惊的时刻,一声野猪叫,忽然打破了平静。

    来人顿时停下脚步,野猪?

    双方都不动,明处的人,暗处的人,各自紧张,各自盘算。

    唐川紧紧地攥着匕首,目光盯着离他最近的一个人,月光太暗,看不清楚他穿的是哪个军校的作战服。

    这时,又有一声野猪叫传来,闷闷的,教人判断不出距离。

    来人终于退走,似乎并不想跟山林里的土著们发生纠纷。

    然而唐川依旧没有动,张潮生想动,也被他一把拉住。他觉得有古怪,那两声野猪叫应该离他们很近,第一声带着急促,但他们谁都没有看见野猪的影子。

    而叫声传来的方向,正好藏着他们小组的一个人。

    不会是自己人在秀口技吧……唐川忍不住想。

    但这样能瞒得过去吗?唐川在心里打上一个问号,他决定等。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黑夜里,他不敢轻易使用手环通信,光屏亮起的光很容易暴露他们的行踪。他和张潮生待在一块儿不动,可他的队友并不知道唐川的打算!

    二十步开外,有人探出头来。

    唐川急忙想打手势,但瞥见远处一点亮光,顿时停下。

    那些人拿着枪的人去而复发,“啪!”的枪响打破了黑夜的宁静。

    这明显是个圈套!

    张潮生急了,队友遇难,他按捺不住的想要冲出去救。然而一只手牢牢摁住了他,唐川回过头,星夜照耀的眸光里,写着冷静和坚决。

    不要动,等时机。

    张潮生莫名地安定下来,前面已经开打,黑夜里谁也看不清谁,但无疑,拿着枪的那一方更有利。

    唐川的眸子从草叶的缝隙里紧紧的盯着局势,然后,蓦地,完美的黑白棋局里出现一个破绽,唐川瞬间从藏身的草丛中跃出,三两步来到前面一人的背后,右手匕首抵上他的脖子,左手扼住他的手腕迫使他解除武器,五秒拿下!

    “都别动!”唐川大喝一声,清朗的声音像魔法,瞬间让所有人定住。

    拿着枪的人顿时都转过头来看,其中一个手里正抓着侦查组的一个组员加沙,跟唐川遥遥对峙。

    “你们是谁?”对方问。

    “问别人之前,不是应该先自报家门吗?”

    对方沉默了一下,才说:“第三军校。”

    唐川笑,“可可女王还好吗?”

    对方明显一楞。

    唐川咧嘴——想骗你爷爷,下辈子吧。

    “哦,还有,替我问候查理,隔壁的石榴红似火,让他记得去摘。”

    对方明显被他绕进去了,又是可可又是查理,到底是敌是友?

    “你们也是来探查第三军校情况的吧?真巧,我们也是。”唐川声音轻松,“这样,我们各自放开,各走各的,怎么样?”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诓我们?”对方仍然保持着高度警惕。

    “有这个必要吗?如果我是第三军校的人,只需要立刻传消息回去,你们谁也跑不了。”

    这时,张潮生匆匆跑来,“唐川!那边有人过来了!”

    唐川心里暗道一声糟糕,脸上却还保持微笑,笑容优雅,举止从容,“你看,他们发现了,我们再不走,就真的谁也走不了了。”

    对方仔细打量着唐川,唐川越是这样,他的心里就越是警惕。

    难道这人还留有后手?

    不管了,如果被第三军校的人抓到,弊大于利。

    “好,我们换。”

    唐川毫不迟疑,匕首一松,就把人推出去。对方看他这么爽利,也没有搞什么幺蛾子,收起对准加沙的枪,转身就撤。

    张潮生把加沙扶起来,侦查组也立刻撤退。

    但唐川没有退太远。

    他料定第三军校的人就算追,也不可能追出太远,那就是孤军深入了。而他留下来想要看的,是追出来的人数,这也许能让他反推出驻守战俘营的总兵力。

    果然,对方在刚刚发生打斗的地方盘桓了一下,又往前走了一点,就不再前进。唐川粗略一数,人也不多,第三军校主营地里消失的那些人,应该不在这里。

    “走,今晚已经打草惊蛇,我们先撤退。”

    半道上接到贺兰的通讯,双方在一处开满小花的山谷里碰面。

    山谷很漂亮。

    低头看是一片花海,抬头看是一轮皎洁明月和璀璨星空。月光洒落在花瓣上谱一首无声的曲,浅浅小溪在花海中穿行,和一段波光粼粼的调。

    贺兰站在花海中央,抬头望着一片山岩,月色描摹着他的侧脸,风吹过,花瓣飘起像雪又像雨……

    啊,帝国之花,唐川忽然有了作诗的欲.望。

    然而,“阿嚏!”一声强行破题。

    唐川回过头去,看到张潮生擦着鼻子又连打三个喷嚏。等他稍稍缓过来抬起头,又是一张生无可恋脸。

    “我对花粉过敏。”涨潮生说,随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药来吃了。

    唐川忍不住想问他怎么不准备点精分的药,想想还是算了,那估计得每天背个大箱子在身上。

    他走到贺兰身边,“物资找到了?”

    这大半夜的,总不会是来这儿凹造型的吧。

    贺兰依旧看着那片山岩,“就在这儿。”

    这儿?唐川狐疑的看过去,可山岩依旧是山岩,草依旧是草,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啊。

    转头看贺兰,他却似乎没有回答的打算。

    唐川撇撇嘴,了不起哦,我自己也能猜出来。

    所以,物资究竟藏在哪儿呢?

    唐川走近那片山岩,仔细去看,去摸,然后眼中的惊讶一点点聚集,最终迸发出兴奋的神光,“是生物拟态光网!”

    触手是硬硬的,有棱角的,那明明是箱子,而不是岩石!

    这时,一只手越过唐川的肩,抵在那山岩上。唐川不用想都知道是贺兰站在他身后,但他此时此刻来不及细想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多暧昧多瞎观众的眼,他就看到贺兰的手环上亮起蓝色的幽光,那幽光一闪一闪的像夏夜里的萤火虫,然后,奇迹发生了。

    整片山岩,以贺兰的手为中心亮起,那光亮就像水晕扩散,刹那间点亮了唐川的眼睛。这是最新的生物拟态技术,据说奥斯帝国最新一批的机甲上已经配备了这层保护膜,可以无差别模拟周边环境以及屏蔽敌方信号,就算用最先进的扫描仪都扫不出来。

    贺兰满意地看着唐川的表情,随后五指收缩,整个光网便被瞬间收进手环,露出成堆的物资。

    唐川连忙转头,闪亮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贺兰,“把光网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贺兰抿嘴——求我。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