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2章 搭档

    有别于宇宙中的真空状态,机甲在地面时,不能自由飞行是普遍认知。因为机甲的造型与飞行车、飞船这类交通工具有很大差别,它是一个战争武器,要让它在重力的作用下在半空中灵活应敌,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星际时代文明重组,科技再生,他们虽然比无数年前的地球时代要先进很多,但人终归是地面上的生物,无论太空里的星战打得多么绚烂,要想以战争的方式真正夺得一个星球,还是需要登录作战。

    所以,征服天空一直是他们的梦想。

    唐川也一样,如果机甲可以飞,那么那将会是最理想的终端武器,而且,“交通的那帮人,估计又要操碎心了。”

    贺兰微怔,唐川这思路,跳跃得不是一般的大。不过这也恰恰证明唐川的目光看得够远,如果这一技术最终能够实现,那么肯定会逐渐推广到民用机甲,届时,那些坐惯了豪华飞行车的人们肯定会转而追求高档次的机甲,而天上还有那么多用于公共交通和军方专用的浮空轨道,到时候……恐怕每天都是车祸现场。

    “这最起码得十几年后了。”

    “这倒也是。”唐川支着下巴回归正题,“成立科研小组,那我呢?”

    “你会是最年轻的一个组员,我可以保证,研究一旦成功,上面必定会有你的署名。”

    唐川思忖着,他并不是一个会被别人勾绘的未来蓝图迷惑的人,但贺兰的话很有分量,他的邀请也很有分量,一般来说,想要在奥斯帝国混下去,就最好不要拒绝贺家的邀请。

    而贺兰,是唐川重生以来碰到的最粗的一根大腿了。抱还是不抱,答案当然是前者。

    “但是你必须跟我保证,我加入这个小组的事情,必须得到严格保密。”唐川自有热血,当然也希望建功立业,但他不希望获得荣耀之前就翘辫子了。

    “当然。”说着,贺兰伸出手,“从今以后,你的命,由我负责。”

    唐川跟他握手,约定就此达成,可转念一想,这话怎么那么有歧义呢。

    一夜无话,第二天又是艰苦的集训。

    因为不知道威廉又会搞什么幺蛾子,所以昨晚大部分人都没睡好,一大早的都一脸菜色。

    出乎意料的是今天的训练很正常,都是正规军队里时常训练的项目,虽然强度很高,也很累,但大家都很感动。

    只有昨晚被威廉带走的倒霉孩子周舟,一脸看穿红尘皈依我佛的表情,给他一件袈裟估计都能出家了。

    然而就是这样的平静,更让人好奇威廉昨晚都对他做了什么,然后,发誓绝对不要落在威廉手里。

    晚饭时间,威廉撤了炊事班,打发他们自己解决晚饭,于是各小队分开来,满山林开始找野味。

    唐川在河里抓鱼,挽着裤脚拿着自制的鱼叉,聚精会神的盯着水面下的动静。

    看准一条,屏息、凝神、上叉子!

    忽然,岸边传开一个声音,瞬间打乱了唐川的动作,“这个不好吃,抓那条花斑的。”

    唐川恨恨的转头,就看到贺兰衣冠整齐的站在岸边,抱臂,悠闲的看着他。

    不说话会死吗!好不容易瞧见一条丫还点菜呢?有本事你下来抓啊?

    不过这话唐川当然是不敢说出口的,昨晚的事情还没揭过去呢,那个‘以身相许’的梗……呵呵,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下去。

    “左前方十点钟方向。”贺兰又发话了。

    唐川认命的去叉,但那鱼忒狡猾,唐川怎么也抓不到,于是就跟它杠上了,满河道的追杀他。

    “哗啦——”贺兰后退一步,看着溅到他身前的水花,眯起眼,唐川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呢?

    幼稚。

    大约过了十分钟,唐川终于抓到了那条背上有花斑的鱼,可是叉起来一看,有点小,“这么小怎么吃,还不够我塞牙缝呢。”

    贺兰冷漠脸,“我说过要给你吃了吗?”

    唐川:“……”

    “继续抓鱼。”

    你信不信我一叉子插死你哦。

    可他表面上还是笑眯眯的,“是,队长。”

    转身低头,把鱼当成贺兰的脸,叉叉叉,下手毫不留情。

    贺兰在岸上全程冷漠脸,这让唐川怀疑昨天晚上是不是哪里得罪他了?难道是因为没亲下去,所以他觉得自己的魅力受到了质疑?

    于是唐川看着贺兰的眼神顿时变得奇怪起来。

    贺兰:“……”

    他永远也无法理解唐川的脑回路,这个眼神又是什么意思?

    唐川没有回答他,他觉得帝国之花的心深不可测,于是暂时决定单方面屏蔽跟他的交流,专心抓鱼。不是不给他吃吗?那他可以再抓啊。

    于是一个小时过后,唐川以其平平无奇的叉鱼技术捕到了三条鱼,附带被水花溅了满身的水。

    上岸,路过依旧优雅的帝国之花,唐川忽然神色自然地蹦了几蹦,像只刚刚洗完澡的大猫一样,抖了抖身上的水珠,然后神清气爽的一溜烟跑了。

    贺兰低头看着身上被溅到的水珠,回想起刚刚唐川的举动,很想把他抓起来打一顿,但又忍俊不禁。

    营地里,去搜罗食材的队友们都陆陆续续回来了,有人带回了野兔野鸡,还有人带回了一些不知道能不能吃的野菜。

    唐川在杀鱼的时候,看到张潮生慢悠悠的拎着个小篮子回来,篮子里装着各式各样的野山菌,就是颜色都不太妙。

    唐川拣出一个暗紫色的,“这个能吃吗?”

    张潮生仔细看了看,挠挠有些凌乱的头发,“能,就是吃了会有点头晕,睡一觉就好了。”

    “你确定睡下去之后还能醒过来?”唐川怀疑。

    张潮生很乐观,或者说很无所谓,“这个得看运气。”

    唐川:“……”

    张潮生迷迷糊糊的,像是没睡醒的样子。今天训练的时候唐川就觉得他有点不大对劲,看上去是好像跟平常没什么两样,但就是有股懒散好像从骨子里透出来。比如训练,张潮生身体素质不如别人,可他认真啊,今天却好像有点不一样。

    “昨晚没休息好吗?”唐川忍不住问。

    “还好。”看,话也变少了。

    大概是自己也觉察出点什么,张潮生又加了一句,“睡太久了,有点犯困,过几天就好。”

    嗯,而且是被强行吵醒,一睡醒就做剧烈运动,有点伤神。

    说完,张潮生又拎着小篮子走了,人也似乎清醒了些,把看起来比较正常的山菌挑出来,串在树枝上准备烤来吃。

    真是奇怪,唐川想。

    不一会儿饭菜的香味飘满了整个宿营地,夜幕降临,大家围着篝火坐在一起吃饭。唐川是副队,是最苦逼的一个,被贺兰差遣着又是生火又是拾柴,等他拿起碗筷,好家伙,他辛辛苦苦抓的鱼被摆在离他最远的地方,所有人都在抢,那么小的鱼,眼看是吃不到了。

    唐川捧着碗,正郁卒着,忽然一只手伸过来,将手中勺子里的几小块鱼肉放进了他的碗里,“这是奖励。”

    转头一看,可不是贺兰么。

    但是也太抠门了吧,这几块鱼肉真的只够塞牙缝的。不过再小的蚊子腿也是肉啊,唐川瘪瘪嘴,一点都不情真意切的说了句谢谢。

    贺兰看着他吃,也没有说话。

    然而没过几秒,就有人痛心呼喊,“谁把鱼头上的那两块肉都吃了?!我的脸颊肉!那是鱼身上最好的肉了……”

    这声音悲切,哀莫大于心死。

    其他人都幸灾乐祸,唯有唐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碗,又看了看贺兰——贺兰低着头,手里的军匕灵活的割着烤肉,专注而淡定。

    唐川也镇定的,飞快的把肉一口吞,销毁所有证据。

    其他人都没有察觉,倒是张潮生忽然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贺兰,好像若有所思。

    当然,星网上的观众都是知道的,此时此刻他们也正是吃晚饭的时候,一边吃一边开着直播,看贺兰用那把银亮的小军匕挑出圆润的鱼肉,放进碗里,那姿势之优美,像是某种艺术表演。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要自己吃的。

    可是左等右等,他却把肉放进了唐川的碗里,轻飘飘一句“这是奖励”。

    唐川嫌少瘪嘴的时候,他也不解释,看得星网前热爱脑补的观众们都呆住了,很多人几乎是丢下碗筷就跑到星网上把自己点燃,然后炸开。

    哈喽帅哥:我刚刚……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一朵云飘飘:只是给辛苦的副队夹了几块鱼肉而已,应该是我想多了……吧?

    黑色的少女心:想多个屁啊!我家上校全程冷漠脸,怎么不给我夹鱼肉?!

    写文的海蒂:计划赶不上变化,我的梗又废了!又!!!为什么要这么蹂.躏我啊啊啊啊啊啊啊让暴风雨来得再猛烈些吧!

    草美少女:刚刚也有人给我夹了一块鱼肉,抬头一看,是我爸,呵呵[挥手]。

    ……

    然而各中滋味,只有唐川自己知道了。

    接下去几天,训练依旧。唐川很快就没有心思再去思考贺兰的举动,因为那个威廉,好像盯上他了。

    “唐川小可爱,过来协助我做一下示范动作。”

    “帮我把那个东西拿一下。”

    “这个动作不太对哦,唐小川。”

    “唐小川……”

    “唐川小可爱……”

    ……

    流年不利啊。

    唐川觉得自己肯定是因为贺兰才被牵连的,威廉弄不过贺兰,于是就来弄唐川,可是这关唐川什么事啊!

    而这天,集训开始的第五天,大家刚到集训点没多久,威廉忽然又投下一个重磅炸弹,“从今天开始,集训开启搭档模式,所有小队拆分开来,你们可以自由选择搭档,两人一组来完成接下来的训练。”

    搭档?两个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他又搞什么鬼。但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所有人都没有嚷嚷,威廉点点头,表示很满意,“请大家谨慎选择搭档,接下去所有训练及考核,都已双人为单位记入,你的搭档不合格,那么无论你如何优秀,也视为不及格,明白了吗?”

    又是这坑爹的设定,大家只好硬着头皮回答,“明白!”

    “下面开始进行搭档选择。”威廉的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目光若有似无的在唐川和贺兰身上扫了一眼,“记住,自由选择并不是最终结果,每个人都将有一次挑战的权利,和三次被挑战的权利。”

    威廉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唐川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他转头往四周看,果然发现有不少人对他们这边虎视眈眈——帝国之花只有一朵,问题是谁能把他摘下?

    唐川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他私心里并不想加入这场混战。可是贺兰的目光,却看向了他。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意思已经很明显。

    唐川瞪大了眼睛——怎么他妈的又是我?!早知道那天晚上就亲一口收个利息了!

    这时一个比唐川高了小半个头的板寸头男生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唐川仰望着他,看着他被胸肌撑起的衣服,微微挑起了眉。唐川记得这个人,陈潇那个小队的,叫格里森,格斗技很好,关键是力气很大,除了贺兰那个变态,这里估计没有哪个新生能在力气上胜过他了。

    “我要挑战你。”他直勾勾的看着唐川,战意满满,“我赢你,你把跟贺兰上校搭档的机会让给我,你可以换别人。”

    他这样说,虽然没有任何狂妄的语气,但唐川就不乐意了。

    换别人?这里还有比贺兰更强大的搭档吗?所以他为什么要把贺兰换掉?到嘴的肉让他吐出去,凭什么?就因为这块肉太香吗?

    搞笑。

    唐川十指相交,反手揉出呱嗒的骨节声。活动活动脖子,踏前一步,目光凌厉嘴角带笑,勾勾手,只有一个字,“来。”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