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25章 说弯就弯

    “第三军校弃权,今日比赛取消。重复通知一遍,第三军校弃权,今日比赛取消……”

    唐川听着广播,万万没想到,最后这主角光环还是牢牢的套在了他的头上。其余到场的参赛选手都面面相觑,搞不明白,第三军校风头正盛,干嘛要弃权。

    “按照昨天的情况来看,火凤经过可可的重火力轰炸,又被我着重破了几个防御节点,正是需要大修的时候。”秦海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分析道:“不过以莱茵的性格,怎么会不战而败?”

    罗明光也奇怪呢,“对啊,距离上场比赛都过去快一天了,火凤也不至于到不能上场的地步。而且,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点,火凤的制造者,到现在都没露过面。”

    罗明光这么一说,秦海和唐川倒真觉得奇怪起来。他们一直关注着莱茵,倒是忽略掉了这个非战斗人员。能造的出火凤的,必定水平不低,然而他人呢?

    转头扫一眼第三军校的看台,一个人都没有,连莱茵都没有现身,他们到底在干嘛呢?唐川摸摸鼻子,可真是想不透啊。

    不过就从结果来说,还是紫藤花占了一个大便宜。第三军校弃权,保下莱茵,直接把火凤制造者白河淘汰,紫藤花军校不战而胜。

    多出了一天的空余时间,唐川的大脑就闲不住了。查理以前一直说他是有洞青年,那脑洞就跟漏水的筛子一样,堵都堵不住。

    紫藤花目前还有两个大敌,一个是驾驶青秋的查理,一个是驾驶火凤的莱茵。最坏的情况是,紫藤花连战查理和莱茵,那绝对会是两场恶战。

    “大罗你可千万不要小瞧查理,他到现在为止,估计还没使出全力呢。”唐川叮嘱着。

    罗明光点头,查理作为王牌选手被留到最后,一定有他的道理。

    唐川又跟罗明光提了几个针对查理的攻击要点,随后就自己一个人鼓捣起机甲来。机甲的操作技术一时半会儿提升不了,但他可以在机甲上做文章。

    能不能成功,就在此一举了。

    快到傍晚的时候,唐川又被瓶颈给卡住了,正托着腮帮子冥思苦想,一只可疑的兔头忽然从肩膀处探出来,“男神~”

    唐川:“…………”

    为什么这只兔子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不对,这房间里明明只有他一个人,房门还是锁掉的,唐川抓住兔子拎到自己面前,“你怎么进来的?”

    大兔子睁着无辜的双眼——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呢,我只是一只可怜的兔子。

    大兔子装聋作哑,唐川又不能把它毛给拔了,于是只好作罢。这会儿脑袋打结,正好跟它说说话,转换转换思路。

    他把大兔子放下来,“你怎么又一个人跑出来了,不怕你主人打你吗?”

    “我是一只伟大的兔子,他打不死我哒~”

    “好吧。”大兔子总是能让唐川无言以对,忽然,他灵机一动,“你叫007对不对?你从比赛一开始的时候就跟着你的主人了吗?”

    大兔子连忙点头,“主人离不开伟大的007。”

    “那你是不是早就认识我啦?”

    “是啊是啊,我每天都能看到你,帅得飞起来~”007逮住机会就拍马屁,一拍一个准。

    唐川挺受用的,说:“这个我知道,你主人在看我的时候,有说什么吗?”

    大兔子冥思苦想搜肠刮肚啊,他主人不算个惜字如金的,但是平时话也不多,他都说什么了呢?

    诶?对了!

    “他说他要虐你!”

    “虐我?”唐川挑眉。

    “对啊,”大兔子点头,两只耳朵一甩一甩的,“在魔兽山脉的时候主人特别残暴,杀了半个山头的魔兽呢。但是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伤害你,我会保护你的!”

    看着趁机又抱住他小腿的大兔子,唐川心里不知道该作何感想,“你主人叫什么名字?”

    “叫贺……呵呵呵呵这个不能说哦,”大兔子突然面露凝重,像大难临头一样郑重的捧起唐川的手,“不能说,这是个秘密!说出来,兔子,死!”

    “你不是说他杀不死你的吗?”唐川反问。

    “但是他会把我扔给他的弟弟,弟弟,可怕!”大兔子说起弟弟,牙齿都在打颤,“他会把我抓去做实验,可怕!没有人性!”

    大兔子的话不能全信,但是唐川看他的表情,那是真的怕啊。他的主人到底是何方圣神,怎么感觉一家子都该被人道主义毁灭一样?

    唐川觉得有必要为民除害,于是他凑近了大兔子,问:“你觉得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打败你的主人?”

    大兔子正沉浸在跟男生近距离接触的欣喜里,男神的胸膛近在眼前,埋胸大业指日可待,然而……

    它听完唐川的话,却陷入了一片可疑的沉默。

    唐川明白了,一只兔子都看不起他!

    大兔子连忙安慰他,“我们可以下毒。”

    “我是说堂堂正正的打败他,让他跪下唱征服。”

    “这个……其实下毒方便又有效,真的。”

    大兔子一脸‘信兔者,得永生’的表情,但是唐川并不想入它这个邪教。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唐川还以为是罗明光或者秦海,起身就去开门,可门一开,大兔子就躲到了他身后。

    唐川优雅得体,微微点头,“晚上好。”

    对敌,输人不输阵。但是唐川发现对方好像自带主角光环,那种眼神淡淡的扫过来,浑身上下三百六十五个毛孔里都写着——颤抖吧凡人。

    “晚上好。”贺兰说。

    但是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唐川一见他就是前身上下武装到头发丝的感觉,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视线越过唐川看到大兔子,“外面好玩吗?”

    大兔子心里咯噔一下,抱紧了男神的小腿,探出一个兔头,“兔子也有兔权,我们需要呼吸自由的新鲜空气!反抗暴`政!”

    “暴`政?”贺兰往前走了一步,低头看着大兔子,“你好像对我很不满?”

    大兔子有点腿软,但想着男神在场,他不能总是那么怂,于是咬咬牙说:“你总是镇压我,还不准我吃胡萝卜!还有、还有用言语打击我,这是暴力,冷暴力!”

    “哦。”贺兰很平静,平静的伸出手抓住大兔子的长耳朵,平静的把它从唐川的腿上撕下来,平静的诠释暴`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救命啊!妖兽啦!男神救命啊!!!”大兔子挣扎着,可怜四条小短腿,硬是敌不过主人的魔爪。

    唐川心里最后一点人性被激发了,出手抓住贺兰的手腕,“你干嘛啊,它抱的是我的腿,我都没说什么呢。”

    贺兰的动作停住了,“你喜欢兔子?”

    “不,我喜欢狗,傻狗。”

    “理由?”

    “因为这能让我获得智商碾压的快感。”唐川一本正经的答着,但仔细想想又不对,“诶你怎么审问起我来了?”

    贺兰:“…………”

    贺兰放开了大兔子,大兔子单脚勾着唐川的脚踝,暗自庆幸自己终究没有被大魔王抓走,男神真是好样的。

    但是为什么喜欢狗呢?兔子不好吗?那么可爱。

    “你在修理机甲?”贺兰问。

    唐川摊手。

    “介不介意我看看?”贺兰对荣光其实很感兴趣,只是之前碍着监察员的身份只能远观,所以有点遗憾。他记得科学院那些人,对机甲提速这一块一向很感兴趣。

    唐川想了想,自己的荣光就是在这个人的眼皮子底下造的,而且对方是组委会的人,想知道的早晚都会知道。

    说实话,虽然两个人前几次见面都并不友好,但那并不代表唐川就讨厌他。相反,越是这样,就越对唐川的胃口。

    “进来吧。”

    但进是让人进来了,唐川可没空招待他,忙着呢。刚刚思维短路,现在被大兔子这么一闹,他忽然又有了新的想法,只说了一句让贺兰随便坐,就自个儿忙开了。

    贺兰也不打扰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按照组委会的规矩,他不会跟唐川讨论任何跟比赛有关的话题。

    于是他就这么静坐,唐川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随着思路的拓展,眼睛越发明亮,眉梢都快飞起来,浑然忘了旁边还有这么一个人。

    而大兔子呢,对着男神的侧颜发了会儿花痴,又截了会儿图,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就坐不住了。不过碍于贺兰在,它又不敢到处跑,于是这会儿躺在地上装死,靠着男神的帅气侧颜苟延残喘,以及,思考做一只傻狗的可行性。

    快到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唐川终于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来,揉着酸痛的手腕,心里却一阵满足。

    口渴了,想喝杯水,一回头,却正好对上一双眸子。

    “你还在啊?”唐川有点惊讶。

    “你的手是怎么回事?”贺兰微微皱眉,他从很多天前就开始疑惑了,唐川的手,似乎有点问题。

    唐川却没在意的笑笑,“手残。”

    “看医生了吗?”

    “啊?哦……没呢。”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唐川有点不大适应,但看贺兰的神情,却不是假装的。

    “生病了为什么不去看?”贺兰的语气沉下来,叫唐川忽然有种自己做错事的感觉。

    “我这病普通人治不了。”唐川说,“找不到医生,我也没办法。”

    “到底是什么病?”

    唐川有些迟疑,这个人他连名字都不知道,中毒这种隐秘的事,唐川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查到,并不敢贸然跟陌生人讲。

    于是他一边揉着手腕,一边笑着反问,“你想帮我?”

    贺兰看得出唐川的迟疑,“那要看你想不想让我帮。”

    贺兰想帮唐川,这是真的。没别的原因,只是觉得唐川的才能不该被埋没,有病就治,就这么简单。

    但贺兰身份不明,唐川又不是傻白甜,于是好事还得多磨。

    “等比赛结束再说,”唐川说:“你现在帮我,可算是作弊。”

    而且,我可是要打败你的男人。唐川在心里又加了一句。

    贺兰也不强求,唐川那么聪明,当然有自己的打算。于是他站起来拎着兔子走了,唐川目送着他离开,心里却产生了些异样的感觉。

    这个监察员大大,人挺好的嘛。

    第二天,比赛照常进行。

    秦海他们先去报到,唐川还有点收尾工作,就晚了一步再去。谁知到了那里,查理立马神秘兮兮的凑到他旁边,问他,“你昨晚……是不是跟一个男人单独在一个房间里待了一个晚上?”

    唐川挑眉,“谁跟你说的?”

    “天神告诉我的。”

    “那你的天神有没有告诉你,多听了别人八卦是要烂耳朵的。”

    “可你又不是别人,”查理反驳,“你跟我老实交代,是不是你的处男之心终于开始蠢.蠢欲动了……诶你谋杀啊!”

    唐川哥俩好的紧紧的勾着查理的脖子,和颜悦色的凑在他耳朵边说话,“处男何苦为难处男呢?战友。”

    “战友,我们说好一起单着,你怎么能说脱就脱了呢?”

    “直男和基佬能一样吗?”

    “不要歧视直男!我说弯就弯,你能一撸就直吗?!”

    唐川语塞,这时背后忽然传来一道咳嗽声。他忽然觉得不妙,转过头,就见罗明光一脸尴尬的站在那里,旁边还有目瞪口呆的马非,和一脸淡然的秦海,和满脸笑容的可可女王。

    “说弯就弯?小雀斑你是真汉子啊。”可可诚心的赞美着查理。

    “女、女王……”查理哭丧着脸,“你能不能假装自己失忆了?”

    “不能。”可可听了八卦,现在心情很好,摸摸查理的头,“没关系,以后我会替你把关的。”

    查理欲哭无泪。

    这时,最新的对战表又来了,唐川只看了一眼,心就往下一沉。

    重生一趟果然开了个黑手指,这最坏的情况都让他给碰上了——皇家军事学院轮空,紫藤花对战第三军校。

    唐川转头,就见对面看台的莱茵也朝这里看过来。四目相对,战意激增。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