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章 若叶草之毒

    ”你敢骂我脑残?!”出离的愤怒像扩音器,盖过了小半个考场的嘈杂。

    唐川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恰到好处的抬起下巴,”谁嗓门最大,谁就是脑残。”

    ”你!”

    ”哔——突破七十分贝了哦。”

    恶劣的话语里意外的带着几分俏皮,周围顿时有人噗嗤笑出声。

    男生觉得自己就像一台过热的发动机,要炸了。然而这时背后忽然传来一道冷峻的喝止,”林迁,学校招你进来,不是为了让你对考生冷嘲热讽以此彰显你的优越感,风纪队就在外面,你最好不要在考场里生事。”

    ”艾塔学姐。”男生一个激灵,满身要炸的气息硬生生被压了下去。艾塔是记者团的,她哥哥可是风纪队队长,作风素来冷硬,如果被她抓住把柄,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艾塔没有再多看他一眼,目光落到唐川身上,虽然依旧没什么波澜,但语气却柔和的多,”恭喜你,得了十分。奥斯帝国不止这里一家学院,我相信你能找到更适合自己的。”

    唐川不知道她什么身份,怎么能镇住刚刚那个男生,以前也没见过她。但这却是两次考试以来第一个对他表示出尊重的人,唐川对她的观感很好。

    ”谢谢。”

    有艾塔在,唐川顺利的,挺直了腰杆走出考场。

    走出大门的那一刻,唐川再度回望了一眼这栋白色的圆形建筑,终于没有任何留恋的,转身离开。阳光透过高大的梧桐在他身上投下斑驳的树影,眉眼已长开的少年漫步在林荫大道上,举起手眯着眼看着指间的的微光。

    皇家军事学院?去他大爷的,谁能来告诉他这重生都没修好的手残bug到底该怎么破?

    然而唐川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考场后没三分钟,下一个考生狄安开始考试时,军事学院那个总是和气生财的,胖乎乎的教导主任背着手老神在在的从另一侧大门走进了考场,阅兵似的根看台上的同学打了个招呼,溜达到考官那里,问:”咳,我来问问,那个笔试第一的考的怎么样了啊?”

    ”笔试第一?”考官愣了愣,”在我考场里吗?”

    ”难道我没跟你说吗?”教导主任也愣了愣,随即摆摆手,这都不碍事,”我想想,啊,我记起来了,就是那个69号啊,69真是个好数字啊。哟,场上考到70号啦,那69号呢?是不是考了个a啊?哈哈哈我知道你一定是想给我个惊喜,没关系,你快说吧。”

    考官:”…………”

    考官心里的省略号多的快要从鼻孔里溢出来了,我这里没有惊喜,倒是有一个大惊吓,主任你要不要?

    而忽然间沸腾起来的考场提醒他——考官先生,你的扬声器没有关。

    69号?笔试第一?!

    那个圆脑袋的学生也惊讶的蹭的站了起来,笔试第一的牛人啊,刚刚就在这里,靠一套基础示范篇拿了个十分和一个c,然后被他们嘲笑了半天?

    这世界是不是太玄幻了?

    这时艾塔走过来,她大约是现场除了还没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的主任外,唯一一还算冷静的。她把圆脑袋手里的摄影机拿了过来,把刚刚拍下的考试视频加速四倍,又扔回给圆脑袋。

    ”你自己看吧。”

    圆脑袋不明所以,扑闪着大眼睛定睛看去,就见画面里,银灰色的机甲辗转腾挪,招式流畅而凌厉,举手投足间动静相宜——竟是一点也看不出加速的痕迹。

    要知道这基础示范篇虽然难度不高,但也是帝国第一位s级王牌机甲战士所录,囊括了所有机甲操作的基础动作,更融合了那位王牌机甲战士毕生的战斗心得,堪称一代教学经典,所以才会被流传至今,成为每个学生的必修课。

    而现在……圆脑袋赶紧打开个人终端,从星网上找到原版的基础示范篇,两厢一比较,几乎一模一样!

    ”啊!唐川,你的名字叫伟大~”

    回家的路上,唐川边走边感叹着,路过一家服装店的橱窗,看到自己忽然年轻了两岁的脸,觉得——好像跟三年后也没有毛的区别。

    随手拦了辆出租车,唐川决定还是先去治一治他的手残。上辈子他也是在考试结束后就立刻赶到了医院,可那帮普通的医生根本就查不出真正的病因。直到半年后,唐川才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知道自己所中的是一种叫做若叶草的毒。

    若叶草很稀有,中毒之后就是会麻痹手部神经,刚开始会有痛感,但等过了半天,毒性完全发挥之后,就不麻也不痛了,除了手速不够快,日常生活倒是没多大问题。除此之外它也没有任何作用,既不能杀人又不能填饱肚子,所以对它的相关记载很少,解毒也很麻烦。

    这种偏门的东西,普通医院里的普通医生还真解不了,唐川要去拜访的,是他在治疗手残之旅的途中认识的一位开私人诊所的朋友,西里克。这家伙别看他挺邋遢的,也没什么名气,但医术却是一等一的了得,上辈子他答应帮唐川做解毒血清,不过唐川还没等到呢,就挂了。

    重活一次,唐川当然要尽快让自己的手恢复过来。西里克的诊所开在西区的一条小巷弄里,偏僻难找,唐川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在西区那混乱的迷宫一样的街区里愣是转了大半天。

    手残加路痴,也是没救了。

    但更糟心的还在后面,在唐川终于找到那家小诊所,推门进去的时候,那个常年在涂指甲油刷睫毛膏的金发大波浪美女,告诉他,”亲爱的小哥,西里克医生不在哦~”

    ”他去哪儿了?”唐川傻眼了。

    ”我也不知道啊。”金发美女耸耸肩,”医生说他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广袤的宇宙才是他的家,他要去寻找灵魂的归宿。”

    oh,不羁的浪子,灵魂诗人西里克。

    唐川郁闷的走出了诊所,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巷弄里逼仄的天空——混蛋,他忽然也有种想要吟诗的冲动。

    还是算了,此处无人欣赏。

    唐川沿着巷弄慢悠悠的走着,不多一会儿便走到了外面的街上,沿街到处都是千奇百怪的小店铺,挤挤挨挨的开在一起,来来往往的人也都随性自在,毫无身在高大上的首都星的自觉。

    然而唐川喜欢这种。

    走过卖老式音响的店铺,老旧的机器总能传达出一种被时光浸染的味道,那个或许已经被时代的大洪流淘汰的男声依旧一本正经的播报着:”现在是华京时间下午三点整,下面为您播报整点新闻……”

    古板的男声混杂着唐川年轻干净的声音,慢悠悠的飘荡在午后散漫的街道上。

    ”今天的天空一朵云也没有,一根毛都没有,在这样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让我们热烈庆祝唐川同学成为了一个手残。接下来为大家播报的是法治在线栏目,我们将带领大家走进嫌犯内心,为什么他会下毒摧残祖国未来的花朵呢?是什么扭曲了他的内心,没关系,听众们,大家不要愤怒,我们一定会把他打死的……”

    走着走着,唐川又忽然被一家店铺门口的全息立派给吸引住了。那穿军装的小样儿,不就是贺兰么。

    唐川走过去,站在他面前,瞅着他看了许久。果然啊,两年前的贺兰就很有人气了,唐川以前也只在国庆日阅兵的时候远远看到过他,那正步踢的,真是长脸。

    这时,一个短头发的女店员走出来,笑眯眯的看着他,”帅哥,看了那么久,是贺兰上校的粉吧,要不要进来买张彩票啊?”

    贺兰上校?哦,对了,这时候他还没升任少将呢。据说因为他前些年在学校连跳几级,然后被贺家以这样子不能跟小伙伴愉快玩耍为由,直接扔进军营从小兵做起,今年刚升任上校。

    唐川正要澄清自己不是贺兰的粉,忽然又注意到店员话里的另外两个字,”彩票?”

    ”是啊,今年贺兰上校也要上军校了啊,大家都在赌他到底会上哪一所学校,现在买的最多的是皇家军事学院,赔率一赔二,有兴趣吗?”

    唐川乐了,他忽然找到了重生的意义——买彩票!

    ”有人买紫藤花吗?”唐川跟着她进了店里。

    店员指了指大盘,”哝,你自己看,紫藤花大学毕竟也是华京的老牌名校,虽然这两年没落了,也是有人买的。不过皇家军事学院毕竟最强,而且贺兰上校的弟弟就在那儿,所以呼声最高。”

    ”说的有道理,我买一千块,紫藤花。”

    ”你真要买?”店员自己是不太看好紫藤花的,而且这小帅哥看上去也是个学生,一千块不是个小数目,输了怪可惜的。

    唐川点点头,稳赚不赔的生意为什么不做。拿到彩票的时候他还冲店员眨眨眼,友情提醒道:”信我的准没错,贺兰上校肯定不走寻常路。”

    店员心里是不信的,但唐川一番好心,她还是应下了,待唐川临走时还特地叫住他,从柜台后拿出一把折扇递过去,”哝,这个送你,算是谢谢你今天给我做了一单大生意。记住要好好保存哦,姐姐我刚画好没多久呢。”

    店员太热情,唐川只好收下了,走在路上打开了一看,这画的不是贺兰么!得,这绝对是被当作贺兰的粉丝了,话说刚才那店员,才是真正的迷妹吧,这虽然是水墨画,画得也忒传神了。

    不过没关系,粉丝就粉丝吧,唐川动了动疼痛渐去,已经有些恢复的手腕,扇子在他的手里优雅的打了个转儿,背在身后,像是哪儿来的领主在巡视他的国。

    日头慢慢西斜,街边坏掉的洒水器往外喷着水,在地上凝出一个小小的水洼。水洼倒映着唐川路过的身影,也倒映着刚刚开过的一辆纯黑色的,什么标志也无的飞行车。

    飞行车在一家卖各类机械配件的店门口停了下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圆脸少年走下来,欢快的跑了进去。黑色的飞行车静静的等在原地,后车座上的人长腿交叠的坐着,身体微微后仰靠着椅背,身上穿着一年四季都不变的黑色军装,因为放松的姿势,正经中又带上了一丝散漫。

    薄唇微抿,眼下的泪痣藏在阴影里若隐若现,那人抬手看了看表,看不出什么表情的脸转而看向窗外。

    一个约莫十*岁的年轻人靠着路灯,蹲在地上,正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里的折扇。街对面走过几个穿着高中制服的少男少女,活泼又美好,其中一个女生隔着街看到那人,顿时有些雀跃的拉住同伴,一群人就这么放慢了脚步,朝着这边频频看来。

    那人有所感应,抬起头来,举起扇子朝那边挥了挥,从飞行车这个角度,还能清楚的看到他俊朗帅气的脸上,猫弧形的嘴笑起来,流露出的一点小得意。

    对面的女生看过来,这里的帅哥任你采~

    然而那人没有得意多久,他身后走过几个光着膀子的壮硕大汉,瞧见街道两边的互动,顿时也跟着起哄,朝那人吹起口哨打起趣。

    那人嚯的转头,怒了,气鼓鼓的,一双剑眉好似要斜飞出鬓,那表情,堪称生动。站起来,'唰'的一声打开折扇,又'唰'的闭上,那流畅自如,嘴巴一张,简直可以上戏台唱戏。

    ”哥,你看什么呢?”然而,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看客的观赏。

    ”没什么。”飞行车后座上的人收回目光,脑子里却还想着刚刚那人折扇上的画像。自己看自己,感觉有些奇妙。转头看到弟弟怀里抱着的一大包东西,问:”都买完了?”

    ”是啊,买东西真的好爽!我们接下去去吃东西吧哥!我觉得我能吃得下一整个宇宙!”

    不理会自家弟弟的叫嚷,他屈指在车窗上'叩叩'敲了两下,”开车,回贺兰山。”

    黑色的飞行车缓缓起步,那厢拿着折扇的还在指点江山。

    嘿,从来只有我调戏别人没有别人调戏我的,你信不信小爷我分分钟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花式虐你?不要歧视手残!打人还是很痛的!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