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1章 帝国之光

    世界上最耀眼的一道光是什么?

    不是太阳光,不是激光,是帝国之光。

    唐川坐在悬浮列车上,抱臂打盹儿。昨天有客人加急送来一架机甲要修理,价钱倒是其次,唐川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克斯玛公司出的最新款,一时手痒,就整了个通宵,这会儿上眼皮和下眼皮正亲切的进行交流,难舍难分。

    就是在这迷迷糊糊的当口,他听到左边的老太太在不停念叨着帝国之光,那轻快的语气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如果唐川不是在上车时就看到了她满脸的皱纹,一定会认为这是个十八岁的脑残美少女。

    还有对面的女士,一身高级白领范儿,蹬着双能踩死人的恨天高,利落短发,娇艳红唇,脸上的表情一定比任何一个迷妹都要精彩。

    还有左手边第二个那位高中女生,右手边一排的小萝卜头,抓着扶手的那个小年轻,此起彼伏的声音,让唐川那捣糨糊似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三个字——好帅啊。

    啊……我也知道他很帅啊,只比本大爷差那么一点点啊。唐川这样想着,勉力撑开眼皮,看向列车上装载的那面可视光屏。

    光,耀眼的日光,穿过树叶,铺洒大地。

    一只锃亮的黑色军靴兀的出现,踩碎了一地光影。

    及膝的皮革包裹着劲瘦的小腿,那一点地,一回旋,踢腿,强劲有力——大长腿,好似要踢破屏幕打到人的脸上,唐川甚至能清晰的看到他鞋底的纹路。

    光屏里的人在对战,抛却机甲,回归人体本身,一举一动,用最酣畅淋漓的方式诠释着什么叫暴力美学。

    不动如山,动如雷霆。

    一滴汗水顺着他的侧脸滑下,滴落在黑色的军装上,水滴反射着耀眼的碎光,时间仿佛静止了一瞬。

    对方拳风袭来,静止又忽然活了过来。他猛的偏头,向右闪避,细碎的刘海甩动着,薄唇微抿,顺势矮身,右手在地上用力一撑,大长腿闪电般扫出,笔直、迅速,军靴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沟痕,如钢铁般,将对手重重扫出。

    光,掠过那银色的肩章,熠熠闪光。

    画面最后定格在他的脸上,那一张脸冷峻斐然,但桃花眼下一颗泪痣,却看得人心潮澎湃。

    光屏上跳出几个大字:国际军官训练营,第十七届名将赛青年组,优胜者——奥斯帝国,贺兰!

    ”赢了赢了!贺兰少将又赢了!”

    ”贺兰少将简直帅裂苍穹!嗷嗷嗷嗷嗷我要给他生猴子!”

    ”奥斯万岁!”

    车厢里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而唐川知道,决赛其实已经过去三天了,这样的视频在网络上铺天盖地,想给贺兰生猴子的人已经可以环星际海一周。

    其实这段视频真的挺普通的,唐川也就马马虎虎看了三十遍而已。

    “啧。”看到这个,因为少眠和吵闹而逐渐焦躁的唐川又稍稍按捺了下来,只是在他重新闭上眼之前,他又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列车正好靠站,门开了,上来几个穿着军校校服的学生,车上所有人都认得,那荆棘玫瑰的校徽,是皇家军事学院。作为奥斯帝国历史悠久的第一军校,皇家军事学院的学生当然个个都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都被人追捧的存在。

    果然,他们一上车,就顺理成章的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而那几个学生也早就习以为常,泰然自若的交谈着。

    “比利,你看,就是你非要坐列车,早知道我们叫车好了,这里连个座位都没有。”一个短发的女生小声的埋怨着身边那个叫比利的褐发男生,男生摆摆手,“索菲亚小姐都没说什么,我们难得出来一次,偶尔试试平民交通也没什么。”

    “可这得挨到什么时候才能到普利斯顿?”一个金发的雀斑男生插嘴道。

    比利耸耸肩,“两个小时。”

    “我的上帝……”金发要提前崩溃了,忽的,他又想到了什么,拍拍最后一个人的肩,“嘿唐迪,你不是有很多笑话吗,讲几个来听听,我想索菲亚小姐也一定觉得闷了,这里的空气有些不好。”

    索菲亚小姐。

    唐迪偷偷去看,就见一袭波浪长发的索菲亚小姐依旧是那么的高贵典雅,丝毫不被环境所影响。其实唐迪本身长得也不差,浓眉大眼很讨喜,黑眼睛黑头发,跟贺兰家一样血统纯正,不过他此刻偷瞄的行为可一点都不符合贵族气质,让金发哈哈的直笑,起哄着让他讲笑话。

    真是一群骄傲的小孔雀。

    唐川如此想着,压了压鸭舌帽,重新打起了瞌睡。

    可没成想,这样还是被认了出来。

    “堂哥?”惊喜的声音,还带着一丝羞赧。

    “嘶……”唐川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帽檐下的脸上翻了个白眼。他的堂弟叫唐迪,唐迪的堂哥却不叫唐格,真不好玩。

    更不好玩的是三年前唐川没考上皇家军事学院,光荣落榜,结果大学也没上,现在是个机修师。唐迪却在去年考上了,为此他那八百年不联系的婶婶还特地花了两毛钱的巨款,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于是唐川真诚的说了声恭喜,然后跟婶婶说——最近米价又涨了,白菜价也涨了,婶婶你能不能……他婶婶二话不说挂了电话,干脆利落。

    后来她跟唐川说那天挂电话是因为家里的狗咬断了电线。

    简直,完美。

    听到唐迪惊喜的声音,他的同伴也都朝唐川看去。

    只见此人一身连体工装,原本是军绿色的,洗的有些发白了,唯一可取的是很干净,挽起的裤脚也挺潮的。他戴着一顶鸭舌帽,起初大家还看不到他的脸,待他抬起头来,才发现竟然是个难得一见的帅哥,五官长得很周正,不是时下最流行的花美男,也不是很阳刚的,不多不少刚刚好。

    那眉梢一扬,嘴角一勾,喜悦从眼中散发,仿佛每个毛孔都透着真诚,“堂弟!”

    “堂哥,好久不见。”唐迪快步走到他旁边,“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堂哥唐川,说起来我堂哥也是很厉害的,如果不是出了点小意外,他就是我们的学长了。”

    “小意外?”金发顿时来了兴趣,“那就是说你也去考了我们学校,最后没考上咯?哈哈哈哈哈不会是你睡过头了吧?哦相信我我并没有恶意,你能跟我们说说吗?在这车上实在太无聊啦……”

    金发很有些话唠的样子,唐川不知道他是真无邪还是真有意,反正他知道自己并不想揭开自己的伤疤跟人分享那段病不愉快的往事。但很显然,他亲爱的堂弟把他当做一个冷笑话,贡献给了自己那感觉到无聊的同学。

    小孩子的小把戏,真是特别好玩。

    唐川笑着站了起来,一米八五的个头不算多高,但足以盖过这群小孔雀。居高临下的感觉真他妈爽,从气势上就赢了!

    “每年落选的人那么多,这种事乏善可陈,怎么能解闷儿?”唐川说着,忽然露出狐疑的表情,“诶唐迪,你的女朋友呢?怎么今天没有一起出来?”

    “女朋友?”金发的眼睛蹭的亮了,其余两位也都竖起了好奇的耳朵。

    “没、我没女朋友,堂哥你不要瞎说!”唐迪急忙否认,但他此刻的慌乱毫无说服力。可是天知道他真的没女朋友!他会慌乱完全是条件反射,因为唐川睁着眼说瞎话的速度比宅男的目光追随大波美女的速度还要快!一个不慎你能从一个纯良的三好青年变成一只中了风的猪,连物种都变了!

    偷偷看一眼索菲亚,她没反应,唐迪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失落。

    然后他就忽然听见他的堂哥略带惊喜,却仍矜持有度的声音响起,“唐迪,这位萝兰小姐,也是你的同学吗?”

    唐迪来不及回话,金发就抢答道:“当然是了,不过什么萝兰小姐啊,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名字可不要乱说啊,虽然我们索菲亚小姐高贵大方不跟你计较,不过叫错别人名字可是很失礼的事情。”

    他这么一说,唐迪就忽然安分下来了,略带担忧的看着唐川,“是啊堂哥,你快跟索菲亚小姐道歉,她肯定不会跟你计较的。”

    比利和另外一个姑娘也面带不满,唯有那个索菲亚小姐仍然淡定,只是看了眼唐川,没有说话。

    这是在车上,周围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被人当面要求道歉,还是几个比自己小的,甭提有多尴尬。但唐川仍旧笑容不减,安静的等他们说完,黑亮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怒意,风度卓然,让人忍不住便多看了一眼。

    “几位误会了,我只是看着这位小姐的眼睛,就不由自主想到了家乡的星空。唐迪你一定还记得那片种满萝兰花的山坡吧,萝兰的花语是高贵、优雅、美丽,我想,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美丽的小姐,请原谅我的一时词穷。”

    词穷?词穷个鬼啊?!看看周围小姑娘那一副耳朵要怀孕了的表情!我都要醉了!唐迪在心里怒吼着。

    索非亚小姐你可千万别听他胡说啊,唐迪不安的转头,就见索非亚淡然的脸上竟然也露出了一丝意外,和一丝兴致。

    ”谢谢你的夸奖,你可以叫我索非亚。”她有礼的朝唐川点了点头,既然这人是唐迪的唐哥,那就也是个贵族了,虽然穿的很破,但一身气度非唐迪可比,两个小时的旅程那么枯燥,跟他说说话或许也不错。

    唐传微微一笑,右手放在胸前,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唐川。”

    眼看唐传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女神的注目,唐迪整个人都要裂了,从中间,裂开一道马里亚纳大峡谷!叫你嘴贱你去招惹这个神经病干什么?!

    但是对唐迪来说,看着一个一直比自己优秀的人,忽然间摔了个狗□□,如果不上去嘲笑一番,总觉得人生多了一丝缺憾。

    旁边的金发和比利他们眼睛也都看直了,没想到随便碰上个人就能跟一向高冷的索菲亚搭上话。金发忍不住拿手肘戳了戳唐迪,”还愣着干什么,女神都要被你堂哥抢走了,你堂哥可不是我们学院的学生啊。”

    对啊,唐迪顿时眼前一亮,嘴巴再怎么厉害,再怎么有风度,也不过是军事学院的落榜生而已,况且看对方的样子混得这么落魄,自己又怕什么呢?

    唐迪的眼中顿时多了一抹自信,看到唐川跟索菲亚挺聊得来的样子,也不怎么生气了,插话道:”堂哥,你最近在做什么啊?母亲前几天还说起你,挺挂念你的。”

    唐川转头看他,啪嗒打了个响指,一张虚拟名片就出现在指间,只需唐迪开启自己的个人终端就能接收。

    ”哝,马其顿工坊。”唐川道。

    马其顿工坊?那是什么地方?

    唐迪不知道,但听名字就像个修机械的,果然,大学都没上,只能混到那种地方去了。可是出乎意料的是索菲亚小姐并没有因此露出一丝轻视,言谈举止还跟刚刚一样。唐迪不由心里一热,果然是她的女神,心胸宽广。

    那这样是不是代表自己的可能性也稍稍大了一些?

    唐迪不禁陷入了美好的幻想,借着唐川堂弟的身份,他就赖在旁边陪两人说话,因为索菲亚对唐川的态度,他也不敢再乱收什么,以免让她产生恶感。

    女神近在眼前,相对论发挥了最大的作用,转眼间,普利斯顿就到了。

    唐迪满脸遗憾的看着唐川,”对不起堂哥,不能陪你了,我们要在这里下车。”

    然而唐川提前一步下了车,回过头来也满脸遗憾的看着他,”亲爱的堂弟,很遗憾我也到了。”

    说着他又伸出手,把索菲亚扶下了车。临走时,那鸭舌帽一扣,黑曜石般的眼睛眨了眨,看向索菲亚的眼神既留恋又有许多懊恼,”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或许改天我得问问上帝,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让我遇见你。”

    哦……多情如我,唐川极为克制的,绅士的往后退了一步,”只是贺兰少将还在等我,美丽的小姐,我们有缘再见。”

    于是唐川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饶是索菲亚这样的女神,心里都不禁泛起一丝微波。这两个小时的交谈足以让他见识到唐川的谈吐不凡,而对方的身份……

    ”怎么回事?他说贺兰少将在等他???”金发不可置信的揉着他的金毛,急忙跟上去看,比利和那女生对视一眼,也快步跟上。倒是索菲亚好像早有预料,不急不缓的朝前走。

    剩下唐迪一人,目瞪口呆。

    普利斯顿是军方的一个机甲实验场,大门口更是四周都严防守卫,没有通行证是根本无法进入的。金发他们这次作为军校交流生,是拿着学校里开的临时通行证过来的,而且这张通行证也是审批了好久才终于发下来,所以也难怪他们对唐川的话那么的惊讶。

    然而更惊讶的还在后面,唐川竟然真的通过了检查!那个穿工装戴鸭舌帽的,就是把身份信息那么一刷,守卫就让他过了!

    金发简直被刷新了认知,直到比利过来说了一句,才忽然开窍似的想起来,马其顿工坊,那不就是那个牛逼哄哄的私人机甲修理所么?难怪那么容易就进去了,估计是里面有人请他来修机甲吧,军方对于这样的高级机修师,都是抱有一定尊敬的。

    不过这么想着,金发瞬间就心理平衡了。再怎么厉害,也就是一个机修师么。

    抬头看一眼索菲亚,她其实早就猜到了吧,交好一个马其顿工坊的人,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至于唐迪……也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可怜虫,就这样还想追索菲亚呢。也就是会讲一些笑话,其他的,就是连他这个堂哥都不如。

    而此时唐川进了普利斯顿,表面上还是风度翩翩的样子,其实心里早炸了毛了。

    能上军校了不起吗?了不起吗?!老子真是日了天了来修个机甲都能碰到亲爱的堂弟,伤疤不是你想揭,想揭就能揭啊!老子泡你的妹!抢你的风头!你说牛不牛!

    真是气死老子了。

    非得逼的我祭出独霸星际海的演技,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想他一个基佬把泡妹子的技能点给点满了,简直棒棒嗒。

    疯魔了一会儿,前面带路的人停在一扇门前,”先生,贺兰少将就在里面,你可以进去了。”

    ”多谢。”唐川赶紧人模狗样的道了个谢,清了清嗓子——马上要见到贺兰少将了,他心理还是有点小紧张的。

    他敲了敲门,清朗的声音随即响起,”你好,马其顿工坊竭诚为您服务,我——”

    话还没说完,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忽然在唐川耳边响起,直接把他的脑子给震得当机了。眼前的画面开始剧烈晃动,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然后身体忽然一轻,被掀飞了。

    只留下一句同样震耳欲聋的,不甘的愤怒的声音——我日啊。

    老子只是来修个机甲!

    然而他的呐喊终究无人听到了。

    不过半分钟,一大波士兵闻讯赶来,急忙开始救援。为首一人肩头将星闪闪,正是贺兰。他皱眉看着自己被炸的只剩下碎片的实验室,黑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寒芒。刚刚如果不是机甲数据出了点问题,他临时出来了,否则,现在他就该在那一片废墟里。

    ”少将!这儿有个人!”

    忽的,有人疾呼。贺兰急忙过去,几步就奔到了那人身边,然而扶着他的士兵摇摇头,”死了。”

    贺兰蹲下身,看着那人年轻帅气的脸庞,沉默着,脱下了军帽。虽然不认识,但对方明显是因自己而死,这是他的责任。

    回首,眸光里的寒芒几乎凝成了实质,”马上去查!”

    而与此同时,那张年轻帅气的脸忽然穿越时空,在另外一个地方,倏然睁开了眼。

    唐川猛烈的咳嗽了几声,因为刚刚的爆炸还心有余悸的喘着粗气,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好像被爆破声震出来的忙音还在响,搞得他头都要炸了。

    我要死了吗?还是我已经死了?

    他不禁想着,老子招谁惹谁了,还是先躺会儿吧。

    然而耳边忽然传来一阵严厉的训斥,”69号,69号考生,请立即开始考试,三十秒没有操作则视为弃权!”

    诶?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吗?难道死个人还要考试?通不过考试还不让死了是不是啊?!还有没有人性!有没有天理!

    唐川怒了,立刻拍案而起,决定在鬼届率先举起一杆造反的大旗,然而等他坐直了身体,看到眼前的景象,却刹那间目瞪口呆。

    这熟悉的操作键盘,这熟悉的座舱,他现在是坐在机甲里面?

    等等,刚刚那人说……69号考生?!

    唐川急忙往外看,圆形的考场,白色的穹顶,无数机甲在周围穿梭,金属的甲面反射着冷色的光,承载这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热血沸腾的梦想——皇家军事学院入学考。

    然而对唐川来说,这是恶梦开始的地方,是带给他无尽的羞辱,浇熄他一腔热血的地方。

    他怎么……又回来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