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一场盛大的婚礼

    声音不高不低,不卑不亢,虽然吃惊却很大方的跟她打招呼。

    段初晴也直起身,看着身材臃肿的女人:“还有几天就要生了,子喻的保姆做不出你喜欢吃的口味吗?还一定要出来吃?还是故意让子喻担心?”

    段初晴又何尝不是得体,一副正室对小妾的模样,自然正室是她自己,在她的眼里,唐小婉就是个过不了多久就要消失的小配角。

    而她口中的子喻,一直是她的,永远。

    唐小婉听着那话,虽然不高不低好似正义凛然却笑着说:“每年那么多孕妇要生产,在大马路上的,酒店的,工作室的,为何我就要在家呆着呢?我是怀了孕又不是重病,再说,孟子喻会不会担心我是他的事情,还轮不到段秘书来操心吧?”

    正如段初晴叫她唐小姐,所以她叫段初晴段秘书,既然她们都必须给对方一个定位,当这个女人眼里她是位女士,段初晴在她这里,就不过是个秘书。

    毕竟孟子喻也从来没有给这个秘书一个名分,而她唐小婉为何要低人一等呢?最起码他们是被法律认可的正式夫妻。

    段初晴没想到唐小婉会那么堵她,心里不爽却也只是冷笑:“我是他秘书,他伤神我自然是要操心的,看到他每天在公司里为了一个名义上的妻子愁的头疼,我还真是想劝劝唐小姐,用孩子要挟来的婚姻,你以为能保多久?如果我是你,在唐家恢复正轨之后就收敛的自动离开,这才是明智之举。”

    段初晴说完闭上嘴得意的笑,那高高在上,正义凛然的模样,唐小婉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个女人,她当然生气。

    “我跟客户在这边吃饭,虽然只是个秘书,但是跟了执这么多年,公司里很多大事小事也都要跟着操心呢,他也是对我放心才会交给我,我还忙,先不奉陪了。”

    当段初晴走后,唐小婉站在洗手间里久久的无法平息自己。

    段初晴竟然敢让她唐小婉吃瘪,虽然在报社也不是没有被同事歧视,但是她唐小婉还真没觉得这么窝囊过。

    回到饭桌时萌看她表情不对问:“怎么了?”

    她淡淡的一声:“没事!”

    不过是个无关痛痒的人,她才不要为了那种女人生气。

    不过她这一个下午都不开心,晚上很晚也跟着时萌不回家,时大作家看着家里多出来的孕妇几次放下笔记本:“大少奶奶您到底遇到什么事?”

    “没事啊?”唐小婉在看她书架上的书,没心没肺的说了句。

    “那您是打算栖身在我这个小地方过夜?这都八点多了呀!”

    这么晚都没电话打过来,她微微扫了眼桌上的手机,他应该还在外面应酬吧,他这阵子很少晚上不在家,她以为很早他就该打电话问她去处了。

    心里堵着一口气,然后继续看书:“我就算住在这里怎么了?你反正晚上也不睡觉,我一个人睡那张床足够了!”虽然不到一百平方的房子里,但是她连六十多平的都住过了。

    时萌哭笑不得:“到底发生什么事?我问这最后一次。”

    唐小婉还是不说,这件事,她只打算跟一个人说。

    秘书是他的,她吃的是他秘书的气,不找他算账找谁?

    管她是情人还是秘书,他的人他自己就该管住,婚姻内可没有一条协议是让她受他其他女人的气的。

    孟子喻回到家之后轻轻地推开门,以为都睡了,但是房间里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大床上干净整洁的根本就没人动过。

    她呢?

    轻轻地敲开李姐的门,李姐睡的迷迷糊糊:“总裁,您才回来么?”

    “她呢?”他冷声问。

    “少奶奶说在外面晚些回来,您没有跟她通电话吗?”

    他没再说话,拿着车钥匙出了门。

    手机拨过去她那边,时萌还在写作,看到手机上显示着孟子喻三个字,然后看向卧室的门,那女人窝在那张床上睡着了么?

    无奈叹息,拿着电话去敲门:“你老公电话?”

    唐小婉躺在床上快要睡着:“嗯?”

    起身都费力,看着手机上的人翻个身继续睡:“不接!”

    等他那么久,他却半夜十一点才给她打过来,晚了,真的太晚了。

    时萌没再叫醒她,现在孕妇压力太大,不敢打扰情绪。

    打了一遍没人接,孟子喻皱着眉,开着车出了小区继续打,突然担心起来,她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

    时萌在跟键盘作对的手指终于停下了动作,接起了唐小婉的手机:“喂?”

    “时萌?”他皱着眉,一下子就听出。

    “孟总听力不错么,你老婆在我这儿睡着了,你要是不过来接,明天她自己也回去了!”时萌一副谁也不会离了你活不了的样子。

    但是天知道,他们一起睡在一张床上几个月,一个晚上都没错过,他怎么会突然一个人睡一张床。

    “二十分钟内到。”说完挂掉电话,原本一颗牵挂的心渐渐地安了下去。

    好在不是出了什么事,要是再没人接他就直接去各大医院查了。

    他果然守时,去接她,时萌开了门也没吭声,指了指主卧的方向,他也没说别的,往主卧走去。

    还是轻轻地把门推开。

    时萌站在书桌前看着他站在那里小心翼翼的样子,突然忍不住低笑了一声。

    人生啊,说不准谁是谁的克星。

    突然又来了灵感,然后赶紧的码字。

    他没关门,走上前轻轻一句:“真睡了?”

    她不说话,脑子却翁的一声。

    “那我们是在别人家睡到天亮,还是回自己家睡?”

    她这才睁开眼:“我动不了了。”声音里带着倔强。

    他轻笑一声,唇角弯出美丽的弧度:“有我呢!”

    转瞬他把她轻轻地抱起来,然后往外走。

    时萌不多久就眼珠子转不动的望着门口出来的两个人,这个冷酷总裁真的是从她房间里出来的么?

    真好像从书里出来的两个人。

    看着他抱着唐小婉往外走,夜里客厅太冷清安静,她忍不住喊了一句:“包跟手机还在这儿呢!”

    “不要了!”孟子喻说。

    “要,要的啊!”

    唐小婉立即清醒,搂着他的脖子扭头看时萌。

    时大作家当了次丫鬟把包包给人家拿到楼下,看他们走后还站在那里移不开眼,忍不住叹息:“唐小婉,你哪里来的那么好命,遇上这么好的男人还不自知。”

    看来又有能力,又有魄力,又懂体贴霸道的男人,真是让每个女人都爱不释手啊。

    路上她还昏昏欲睡的模样,不理他。

    “今晚有个大客户非要一起喝酒。”他说。

    车厢里昏暗的灯光下,她的长睫微微动了下,嘴巴看不见张开,声音却很犀利:“有什么大客户能差遣了你孟大老板?”

    听那口气,孟子喻转头看她一眼,忍不住笑:“怎么了?”

    “没怎么!”她低低的一声,却是彻底清醒,脑袋靠在座位里,偏着头看着窗外的风景。

    心里有些压抑,凉薄,仅此而已。

    “那我不问了。”他干脆闭口,跟她相处这段时间,对她的了解应该还算不少。

    她气急的转头往他,眼里带着恃宠而骄的愤怒,然后又转头看着窗外,脸上的倔强却让人垂涎,他就是那种感觉,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看看她那倔强到底是什么味道。

    从第一次之后到现在,他觉得自己快成圣人了。

    如果她怀的是一个而不是两个,他可能早就在这段时间把她啃的骨头都不剩,但是她怀着两个孩子,不用说她会害怕,他其实也紧张的厉害。

    “中午遇上段初晴了?她说了什么?”

    他还是问了。

    车子在昏暗的路上缓慢行驶着,路两旁的灯光像是美丽的幻觉。

    路上跟车子里同样的安静,虽然耳边偶尔听到冷漠的风声。

    “你怎么知道?她告诉你的?”

    像极了被被宠坏的公主,不,她现在是他可爱的小妻子。

    “她是说中午在餐厅遇到你。”

    他的声音平淡,让唐小婉觉得他太过相信那个女人,而自己在他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

    不要怪她小肚鸡肠,女人在某些时候就是这样……可爱。

    “所以晚上你们又一起应酬到这么晚?”她问了一句。

    问完之后她却望着窗外的风景沉吟,还不等他解释她已经不想再纠结:“算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声音太过轻盈,太过冷薄,太过执拗跟决绝。

    她是失望后的心凉。

    他看她一眼,车子很快到了小区门口,他也不再说话。

    他帮她打开安全带,没让她下车:“唐小婉,她只是公司的秘书。”

    他想,如果今时不同往日,他或许不该在沉默。

    她抬头,冲着他低低的笑了一声:“不用跟我解释。”

    然后自己打开了车门。

    他感觉有些费力,不知道该不该拉住她。

    看着她下车后独自固执往电梯那里走的时候,他的心也渐渐地凉了下去。

    电梯里两个人都不说话,他沉吟,她也视线模糊,像是这电梯里的不到一分钟时间是最大的煎熬。

    她甚至觉得自己今晚很可笑,就因为他这段日子对她的好,她就以为自己可以跟他争吵?

    她甚至差点忘记他们两个不过是签了结婚协议的迟早要离婚的现任夫妻关系。

    电梯打开的时候她走在了前面,明明行动已经不再灵敏,她却还是加快了步子。

    就算是这个大肚子,也阻止不了她难过的坚定步伐。

    他跟在她身后,看她走到门口之后停下步子,她的包包还在他的手里,他几时给女人拿过包?

    除了老妈她是第一个,但是她似是并不感觉荣幸呢。

    她的钥匙也在里面吧,看她无奈的站在那里的样子,他终是走上前,找出钥匙把门打开,两个人并肩站着,门被打开的时候他却没有立即推开,只是转头看着她:“除了秘书,她什么都不是,我们是初恋,但是我们的关系在她离开后的那一年就已经全部结束,我孟子喻不是个吃回头草的男人。”

    他那么坚定的声音,她抬眸,模糊地视线还是迎上他漆黑的鹰眸:“我今天中午很委屈,所以今天中午吃完饭我就拉着萌萌跟李爽陪我逛街,晚上我又留在萌萌那里等你,我以为……”

    她哽咽,想了想却还是坚定的说下去:“我以为你是我的丈夫,段初晴是你的秘书,你的秘书不管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我再怎么生气,我不想去跟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争执你知道吗?我只想告诉你,我很生气,我不喜欢她,我不想让她干涉我……我们俩的事情。”

    她还是哽咽,她也很痛快,没什么比说出心里压抑多时的话还让她觉得爽。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她落下倔强的泪,抬手,他想替她擦掉眼泪,她却转了脸,不让他碰。

    幽暗的走廊里静的能听到她的抽泣声,她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就算我们是要离婚的关系,我也不需要跟你有关的其他女人来提醒我,所以我希望你去转告你的秘书,以后见到我唐小婉,大可当我是空气,她对你再好也与我无关,她跟你什么关系也与我无关。”

    他突然笑起来,然后双手捧住她湿漉漉的小脸,声音很低沉:“那什么才与你有关?”

    他很生气,段初晴竟然跟她说那种话。

    但是他更心疼她,她怎么会这么可爱?

    直接告诉他就是了,竟然忍了一天就为了等他在她面前,现在的通讯那么发达,真是浪费了。

    “孩子与我有关,孩子的爸爸也与我有关。”她的声音沙哑,却越发的坚定。

    他低头,捧着她的脸吻她发颤的唇瓣:“傻瓜!”

    她却因为那低低的两个字终于哭出声音:“孟子喻,我不准你让别的女人给我委屈受。”

    她执拗的说着,张开嘴吧咬在他肩膀的布料。

    “我答应你。”他低低的哄着。

    “就算很快会分开,也只有你才有资格跟我说。”

    分开?

    他的心里觉得好笑,还怎么分开?

    这夜,又是一个转折,她这样痛快的跟他生气,不管她的话是商议还是命令,他觉得他都无法忽视,都无法不答应。

    他只是抱着她:“回家!”

    楼道里还是寂静下去。

    开门声那样的清晰,他把她抱住,抱着她穿过客厅直奔主卧。

    他要是告诉她,他准备了新的房子等她生完宝宝一家人一起住进去,她会不会开心些?

    他轻轻地拥着她在床上,他突然明白,在她的心里,那两份协议那样重。

    低眸,看着她躺在怀里安静的样子:“在想什么?”

    她只是觉得卧室里好温暖,温暖的让她觉得怕死了冰冷。

    “没什么!”她低低的说,又在他怀里找了个合适的位置趴着。

    大掌轻轻地抚着她的肩膀:“就像是第一次找我谈结婚那样主动直接,就像是刚刚那样说出自己的心事,唐小婉,我喜欢那样的你!”

    他低低的说,在这个寂静温暖的卧室里却格外的清晰。

    她轻笑了一声:“可是我怎么觉得自己像个疯子?”

    “我喜欢疯子!”他的下巴搁在她的头顶,笑的那么温柔有趣。

    “可是我不想当个疯子。”她笑不出来,她怕失去自我。

    她怕唐小婉有天不再是唐小婉,那么她就再也没有自我,再也不美丽了。

    她曾经看到过很多微言,女人一旦失去自我,就什么都没有了,那样太可怕。

    “唐小婉,那样的你是真实的。”

    他低声道,竟然感觉到她内心的惶恐,竟然想要安抚。

    “什么是真实呢?”她又在他怀里蹭了蹭,温柔的月光照在她的肩膀上。

    “现在就很真实!”

    你躺在我怀里的这一刻,无比真实。

    她不说话,也不敢乱想,只是静静地合上了眼,睡意袭来,在他怀里安慰的睡着。

    明天……

    她不知道明天的自己会是怎样。

    但是她追求这一刻的满足感。

    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追求的渔网,在这样没有未来的婚姻里。

    唐阔那天跟他父亲的秘书一起外出办事:“你知道我父亲是二婚?”

    那个小秘书一惊,却点了点头,眼眸里闪烁着精明:“我不会让我父亲再有第三段婚姻,你懂吗?”

    那个小秘书被他吓的不轻:“唐总,我不会窥视现任唐太太的位置。”

    唐阔微微垂眸:“只做一个老男人的情人?”他笑的很冷嘲。

    秘书的脸上也有着被泼了脏水的尴尬:“我跟董事长……”

    “不要视图站在我父亲身边女人的位置跟我说话。”但是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唐阔阻止了。

    那冷冷的一句,那个小秘书吓的魂飞魄散。

    “明天我会跟我父亲要了你到楼下,你若收敛自然好,若是再不收敛,别怪我对你‘全家’不客气。”

    唐阔就是这么黑色的霸气,他根本已经习惯,或者是从小母亲太续赌,家庭的不和谐让他的性子变的也很冷漠阴暗。

    那一声全家不客气,小秘书再也不敢说话,乖乖的答应着。

    唐小婉到医院去做最后的检查,再过两天就要准备生产,夫妻俩听着医生的话又紧张又期待。

    唐小婉看到孟子喻专注听医生叮嘱的样子也不自禁的痴迷,从医院出来他还搂着她一个劲的叮嘱:“走慢点。”

    唐小婉笑:“满大街都是孕妇,再也看不到比我更娇弱的了。”

    “不是我老婆娇弱,是我儿子女儿太娇贵。”他立即说,不给老婆大人添堵。

    唐小婉看他那认真的样子想问问他有没有为难段初晴又觉得自己管太多,最终没问这个:“我最近托唐阔办了件事情,他办的貌似还不错。”

    他笑:“就你爸爸身边那个女人,你妈妈也算是商场里混过来的怎么能就那么轻易认输?”

    唐小婉想:“大概是年纪大一些,没有争的心情了吧。”

    “以后要是有男人敢在你身边威胁我的地位,我就算白发苍苍也要让他悔恨终生。”

    “那时候你老了,我们也都老了,已经到终了还怎么悔恨?”她笑着问,上了车他小心翼翼安置她。

    “也是!”他笑,然后把车子开的稳稳地,照顾她。

    “我们会到那么久吗?”唐小婉心里有些小激动,他好像想的很远了。

    “怎么不会?”他说着,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心,唐小婉看他专心开车的样子没再说话,只是第一次没看外面的风景,而是看着身边的风景。

    不自禁的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她还没有这样享受过,坐在老公的车里,靠在老公的肩膀。

    像是电视剧小说里才有的情节,她笑了笑。

    车子里没人说话,就像是天空中的白云缓缓地透过蓝天,也是无声无息。

    孟子喻开着车,像是这个动作他们已经做了不知道多少次一样,他很习惯的继续开着车,没有任何改变,只让她舒服。

    中午两个人直接回了老宅,高柔连忙问:“日子就订在一周后吗?三月二十八日子很吉利。”

    孟子喻轻轻地拥着老婆坐在大沙发里,面对老妈的询问点点头:“就订在那一天。”手里握着唐小婉的手,不自禁的摸着她手上的婚戒。

    结婚证有了,孩子也马上就要出生,他们之间缺的,只剩下一场盛大的婚礼。

    是的,他孟子喻的婚礼一定是要很盛大的,才能对得起她这一场不顾一切的付出。

    “那真是太好了,这几天啊全家上下都紧张起来了,就为了迎接咱们这一对小宝贝,对了,爷爷让我问问你们,小孩子的小名你们想好没有?”

    唐小婉听到小名,想起某晚他在她耳边说的话,然后默默地害羞着不吭声。

    张慧没搞懂,看向儿子,孟子喻就不会害羞:“儿子就叫小子喻,女儿就叫小小婉!”

    “哎呦,好肉麻!”孟佳把脸埋在老妈的肩膀后面。

    张慧也忍不住笑出声:“是很肉麻。”

    “他开玩笑啦,怎么会叫那种怪怪的名字?”唐小婉终于忍不住说,怎么都觉得那名字太古怪。

    “怪吗?”孟子喻不敢苟同。

    “一点都不怪,只是会让大家以为小小婉跟小子喻的爸比妈咪好相爱哦!”孟佳很少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

    唐小婉更是尴尬低了头,他却只是低眸看着身边的女人,然后不自禁的浅莞。

    张慧跟女儿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谁又能想到对这段婚姻恨到咬牙切齿的人现在竟然情绪大变。

    唐小婉不是娇滴滴的女人,但是这时候,竟然还是感觉自己的脸发烫的厉害。

    他牵着她的手却那么自然而然。

    她渐渐地静下去,看着他们手上的戒指,她手上的戒指里刻着他名字的字母,他的也有她的。

    这段日子以来时常摸着戒圈,想来,那两个字母已经刻进手指,刻进骨头,融入血液。

    -本章完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