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前男友和前女友

    吃饭的时候他还是皱着眉,她才小心翼翼问:“你不高兴睡沙发?”

    他看她一眼:“谁睡沙发还要高兴?”

    唐小婉也没不高兴他的口气,必定他说的也对。乐-文-

    “不然我就搬回自己的房间,或者你睡到我的房间啊。”

    “我不放心!”

    他说完就吃饭,她却听着那话心尖一暖。

    感觉到视线模糊的时候也垂下眸静静地喝着碗里的粥。

    他吃完饭去上班的时候突然提议:“白天在家做什么?”

    唐小婉抬眸,突然想到昨晚他让李姐把电脑跟手机都收了,望着他幽深的眸她竟然僵硬的笑了笑:“如果没有手机很多工作我都做不了,我有防辐射服的,我工作的时候可以穿上,你不用太多顾虑。”

    她的声音很轻,他望着她的黑眸微微垂下,随后又掀开,不紧不慢的却直射她的眼底:“你要是太无聊,我带你去公司逛逛,你工作的事情我会亲自给你领导打电话,你这段时间不用继续做了!”

    他宁愿带她去他公司都不让她工作?

    唐小婉看他漆黑的深潭就知道自己拗不过他:“我不去你公司,你可以走了!”

    他转身就走,她却看着李姐在厨房打扫的身影嘘声叫:“李姐?”

    李姐站出来在她身边:“少奶奶,您什么吩咐?”

    “我电脑呢?手机呢?”

    ……

    不管她是怎么说服李姐,最后李姐是把东西都给她了,她知道他担心孩子会在她肚子里出问题,但是她总要有个通讯工具啊。

    至于笔记本,或许是现在这个年代,离开电脑她就浑身不自在,这段日子她一直克制着自己上网时间,而且很多孕妈妈都上班到快生产前。

    中午唐阔突然驾到:“给我外甥带点吃的!”唐小婉看着桌上那些昂贵的补品:“替你外甥谢谢你啊。”

    唐阔抬眼,看到她笑的那么得意也不生气:“客气。”

    唐小婉看着他买来的大柚子,她从小就爱吃的,难得他有心,立即吩咐李姐:“去把柚子切了端出来!”

    “你自己吃吧,我马上就得走。”他说,手里拿着车钥匙,倚靠在她的沙发背。

    “干嘛这么急着走,吃过午饭?”

    “最近比较忙,顺便问你句,老爸的公司你有什么想法?”

    “我可是一点都不感兴趣。”

    “我会帮你看住孟子喻!”

    兄妹俩像是达成了什么协议,她不等在说什么他已经霸气离场。

    唐小婉坐在沙发里无奈摇头,嘴角噙着笑,想着孟子喻还需要被看着?

    他是想要撮合他们?

    唐小婉挑挑眉,不发表言论,那个男人,跟她合适么?

    看着手上的戒指,想着那天他抓着她的手把戒指给她戴上,心尖不由的一颤。

    唐阔开车在去酒店的路上,他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的了解,他一直觉得少之又少,这件事之后他却终于承认,原来自己还是很了解她。

    知道她喜欢吃的水果,知道她的性子,知道她喜欢的颜色,知道她看孟子喻的时候不经意间的失神原因。

    她不愿意去父亲公司的原因他也知道,兄妹之间不必因为财产而撕破脸是他最愿意的事情,如果是亲妹妹也就罢了。

    路上的风很凉,封闭的车子里的男人却如此的清醒,这一刻清晰地意识到,其实在自己的心里,从来都把这个同父异母的小女孩当成亲妹妹。

    曾经怕的是她不待见他这个哥哥,毕竟他妈妈跟爸爸离婚了,他又听过一些后母的故事。

    嘴角突然浅莞,释怀后车子在路上痛快狂奔。

    唐小婉看着李姐端出来的柚子特别水嫩:“坐下一起吃!”自己一个人可吃不完。

    李姐坐在她对面:“那我陪你坐回儿!”

    却是把柚子扒的只留下肉,然后送到唐小婉身边。

    唐小婉看着李姐的那份体贴不由的感动,笑着道:“你也吃,我自己吃不完的。”

    李姐才吃了一点,笑着说道:“亲家少爷对少奶奶可真是细心啊。”

    唐小婉也笑了笑,一边吃一边道:“你不知道,我们小时候可是很不对付,妈妈因为怕我的存在影响唐阔的成长就让我小小年纪去了国外,说起他对我的好,大概是从我跟孟子喻领证以后。”

    李姐点点头:“不管怎么样,总是亲兄妹,彼此照应着总是好的。”

    唐小婉也点着头说:“他大概是因为愧疚,其实他大可不必,不过那次他一回来就替我揍孟子喻,我还真挺开心的。”

    李姐笑,看着唐小婉有些淘气的说着那件事心里暖暖的。

    一个不钻牛角尖的女人,怎么会不幸福?

    孟子喻晚上还在开会,段初晴看着他头疼的样子担心的暂时离开,当他开完会她把买来的治疗感冒头疼的药放到他面前:“早上就看你一直蹙着眉,自己好好保重身体。”

    孟子喻微微抬眸,看到段初晴脸上温暖的笑容微微心动,却又因为想起她去家里见了唐小婉而失望,开口便是冷清:“以后有什么事都直接打我电话吧。”

    段初晴当然想到什么:“唐小婉跟你说我去家里?”

    他垂着眸,微微沉吟:“是家里保姆。”

    段初晴点点头,然后离开。

    他回家的路上在花店门口停下了车子,突然觉得他们家好像少了些温暖。

    然后在花店里看着盛开的兰花,在这个冬天,眼前突然浮现出那次她在他办公室说摆一盆兰花会好些。

    “那盆兰花明天送到对面大厦总裁办公室。”他拿出一张卡,还挑了店里最名贵的百合跟玫瑰。

    他还是第一次这样,下车的时候怀里抱着两捧花,不自禁的自嘲笑道:孟子喻,你疯了吧?

    上楼,刚要找钥匙却摁了门铃。

    李姐在准备晚饭,她在沙发里看报纸,正看有关唐阔要接管父业的部分,然后放下报纸去开门。

    当温暖的房间里刮进一阵凉风,她抬眸却看到一捧娇艳的玫瑰在面前,抱着玫瑰的人……

    那时,原本被风刮的有些凉意的小脸迅速发热。

    她的眼有些发烫,他的唇角浅勾着:“你喜欢哪种?”然后背后的白百合也被他奉在她眼前。

    她惊艳的双手捂住嘴巴,真的眼泪就满了眼眶:“怎么这么多花?”

    白色跟红色,无疑,她都是喜欢的。

    看着她感动的微笑,他的心里一下子也晴朗:“作为奖励,今晚可不可以让我睡床?”

    她脸上的笑意立即变了样子,羞燥的望着他:“当然不行。”

    却抬手接过了眼前的玫瑰跟百合,全部收下。

    她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多花。

    进门轻轻地把门关上,他靠在门板,看着她脸上那幸福的笑容,一下子心里也温暖起来。

    甚至以为是错觉,家里有着待产的小妻子等他回家,因为一捧花就乐的像个小傻瓜。

    李姐出来看到她抱着的花轻声问:“少爷送的么?我去找花瓶。”

    唐小婉一边把花插到花瓶一边对李姐说:“都放到卧室。”

    李姐不说话,笑着点点头。

    他慢慢的走到她身后,看到她指尖轻轻地触碰着玫瑰的花瓣:“这么喜欢?”

    她没料到身后有人,一转头,侧脸正好被他唇间轻轻触碰,那一下,她羞红着脸微微往后仰着身子。

    高大的书桌旁他伸手,轻易的把她搂住护她安全:“小心点。”

    那轻轻地一声,晶莹的眸光似是被他那幽深的眼给彻底噙住。

    李姐悄悄离开,留给他们两个人的空间。

    偌大的落地窗前他就那么轻轻地拥着她,温暖的夜幕里,她有些不受控制的被他吸引着。

    气氛实在太好,他忍不住缓缓地低头去靠近她,唐小婉紧张地红着脸垂了眸,不敢看他。

    但是那一刻:“不能亲,不能传染你感冒。”

    她吃惊的抬头:“什么?”

    他笑:“你好像很失望?”

    她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转了头:“乱说!”眼珠子乱转,紧张地心都要跳出来。

    他突然上前轻轻地把她搂住,她微微转头,感觉着他的靠近自己,立即侧了脸,却听到他轻声说:“你这么爱生气,我们宝贝不知道会不会也跟你一样难缠?”

    “你……”她气急转头,他却正好噙住她柔软的唇瓣。

    那一刻,房间里再也没有了别的声音,她的心都不敢再跳动。

    吃饭后李姐问他:“少爷,要不要我去楼下药店拿点药?”

    他说:“不用,我在公司吃过了!”

    唐小婉不说话,安静的把牛奶喝完,在公司吃过?

    “哦,那我先去忙别的。”李姐离开后唐小婉突然想到她第一次来这里,想事情的时候微微咬着下唇。

    他看着她:“在想什么?”

    她笑:“没什么啊!”

    他沉思片刻,也只是淡淡一笑。

    卧室里他在沙发靠着看杂志,她在里面浴室沐浴,听到里面的流水声,孟子喻微微皱着眉,然后——忍。

    等她洗完澡出来,美人出浴,他只是稍微看她,因为她穿着紫色的睡裙,虽然是孕妇,却更是别有一番滋味,他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不过她擦着头发没在意,他从容放下手里的杂志然后起身低着头就从她身边经过去了浴室。

    浴室的门一关上,她转身,好奇的看着那里,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地。

    而他却是在浴室深呼吸,然后忍不住看她用的产品。

    她现在用的沐浴露都跟他的算是情侣款了,这感觉……真棒,刺激。

    他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床上,手里捏着他刚刚看的杂志,不得不承认男人洗澡速度就是比女人快。

    她只是稍微看他一眼,就有些移不开眼,刚洗完澡的男人穿着干净的睡裤跟背心出来,黑发还湿着,更加黑亮,显得那张霸道的脸上多了些温暖。

    竟然比女人还美!

    他一抬眼她立即垂下,不敢再看他。

    那种感觉就像是偷窥被发现。

    他不自禁的笑着,然后往床边走去:“昨晚睡沙发冻感冒了。”

    随意的坐在她身旁跟她一样靠着床头,唐小婉目不斜视:“哦!”

    哦?

    孟子喻看着娇妻竟然这么冷酷,不禁心生凉意:“你就不打算可怜可怜我?”

    她微微抬眸,如黑曜石般绚烂的眸里闪烁着光芒:“你可以去隔壁啊?或者我回去?”

    原本温暖的脸上多少带着寒意,然后抬头望着屋顶:“你身边现在不能离人。”

    她转眸,然后看到他那认真的模样:“你现在也开始在乎我肚子里的孩子了么?”

    记得起初,谈起孩子,对他们二人来说,都像是在谈一件物品。

    而今,好似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转头:“什么?”

    他压根没想到什么在乎不在乎,更不可能是因为孩子。

    她却笑了笑,手轻轻地覆在自己的小腹上:“以前我也对这两个小家伙没有感情,只觉得怀了就该生下来对他们负责,后来知道是两个我还恐慌了一阵子,但是渐渐地,当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他们整天踢我,我就越来越爱他们了。”

    她笑着,却让他的心里发疼:“以后心里再有恐慌,可以告诉我。”

    他轻靠在一旁,声音低沉。

    她转头看他,看到他睿智的深眸那么幽暗,然后尴尬的一笑,低了头:“我怎么跟你说呢?我们虽然是夫妻,可是……”

    他突然起身,她愣在那里看着那扇冷硬的门板。

    意识到自己说了这话让他不高兴,她后来乖乖的钻进被窝睡觉了。

    再晚一些听到门又被打开,然后身后陷下去一块,她没动,心里竟然一点都不排斥他的存在。

    暗黑的卧室里很温暖,他轻轻地钻进她的被窝却并不觉得自己像个小偷。

    看她轻合着眸睡着的样子,只觉得这一切都是最正常的事情。

    他的卧室,他的床,他的妻,他的宝。

    就算是努力地压制着自己的心跳,当有些熟悉的手掌轻轻地覆在自己的小腹,她还是心头一颤。

    她本不想出声,但是宝宝却比她更着急,或许是感觉到与母亲不同的父亲的手在摸着他们,竟然又开始踢她。

    那一刻,他的手一颤,却又轻轻地抚摸,父子之间就那样悄悄地互动着,却为难了母亲。

    半夜,她竟然不自禁的落了泪。

    身后那样温暖的胸膛。

    这段日子的相处,这段日子他待她如何她心里又怎么会没数?

    但是这种关心的原因何在?

    突然害怕自己控制不好。

    早上醒来的时候身边却没人,她起床的时候疲倦不已,看到身后没人,却看到沙发里有条被子,她才诧异,昨晚他后来又睡着沙发?

    茶几的手机响了一声,是一条信息。

    她在叠沙发里的被子,只是听到声音条件反射的回头看,却看到那一闪即过的几个字:“早上别忘了吃药,让保姆给你煮点粥喝吧。”

    手心突然一滑,差点抓不住。

    控制了情绪却又忍不住笑,自己的眼神什么时候这么好过?

    当听到门被打开,她只是低着头弯着身把被子叠好。

    “这些事你以后别做了!”他轻声说。

    她把被子放在一旁,轻声提醒:“你的手机刚刚响过。”

    粗黑的眉心微拧,弯身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果然有条信息。

    幽深的眼看向她往外走的背影,一闪即过的复杂情绪,稍后却只是把手机装进口袋拿着出去。

    “今天做什么?”吃饭的时候他问。

    “没什么事情!”她低声回答,眼眸都不带抬一下。

    他看着她那貌似不卑不亢的模样却是微微扰了心:“如果太无聊就找朋友到家里坐坐,或者我开完会回来陪你出去走走?”

    她微笑,眼眸望着碗里的粥:“你不用担心我会太闷,李姐会讲笑话给我听,朋友也会打电话来问候陪伴。”

    柔荑轻轻搅拌着碗里的小米粥:“倒是你,喝完李姐煮的粥别忘了再吃药!”

    那一刻他的眉心拧成一个川字,薄唇轻动:“我以为我们之间不必这么拐弯抹角。”

    手上的动作滞住,她抬眸,望着他那冷漠的眼神:“你说得对。”

    她笑着肯定,然后低头喝粥。

    “唐小婉,你很介意……”

    “介意什么?”她抬眸,疏离的眼神望着他:“我什么都不介意。”

    然后低头再也不言语。

    气氛彻底冷硬下去。

    孟子喻放下了手里的勺子:“我去上班!”

    他心情不好便离开了,饭都没吃完,贴心的秘书白白交代了一场。

    她也放下了勺子,她又何尝能吃得下?

    当坐在画板前望着那空白的纸,轻轻拿开,里面那张画纸上很有神韵的轮廓却让她的心骤然生疼。

    把画轻轻地拿下来,柔荑小心翼翼的把纸卷好,找了个空着的花瓶便放了进去。

    上午婆婆跟孟佳过来嘘寒问暖:“我还是去医院体检的时候才知道,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说一声?”

    唐小婉笑:“就是怕您担心才没敢跟您说,而且我跟宝宝现在不是都好好地么。”

    张慧无奈叹息,看唐小婉那肚子却是打心里高兴:“以后可要小心,身边千万不能离人。”

    唐小婉赶紧点头,不想被长辈担心。

    “李姐,以后子喻若是不在家你可要寸步不离啊,这种事要是再发生一次,我可要唯你是问。”

    李姐听着太太那样说当然也是赶紧的应付:“是是是,太太您放心,以后我一定寸步不离。”

    孟佳轻轻地摸着唐小婉的肚子:“小祖宗你们在妈妈肚子里可要乖乖的哦,不能再让妈妈晕倒啦,不然孟家可是要天下大乱啦。”

    唐小婉忍不住笑,孟佳的性子跟孟子喻实在是有太大差入。

    又或者,他只是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才会那么冷漠沉闷吧。

    “你妈要是知道你晕倒还不得吓个半死?她最担心你在我们家受委屈,你可要跟我保证,生产前工作不能再做,进出都要找人陪着,一旦发现身上哪里不舒服立即找医生来给你检查。”

    唐小婉笑着说:“我妈妈那边我也没提,不想让长辈们担心。不过我跟您保证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不管长辈的话是好听还是不好听,总之,为人媳妇总要对婆婆敬重体贴是没错的。

    “妈,您别老这么严肃,吓着我小嫂子,我哥哥可是要去找您问罪的。”孟佳看唐小婉对她妈妈那么听话都不忍心了。

    张慧瞪了女儿一眼:“乱说什么?”

    “小嫂子你不知道吧?昨天段初晴就被我哥哥教训了呢,为了什么事我虽然不知道。”孟佳一边玩弄着孟子喻昨天买回来的花一边说道。

    唐小婉也好奇,昨天?

    他会为了她去跟段初晴吵架?她不信。

    “这花是孟子喻买的么?”孟佳不敢相信啊。

    “二小姐,这确实是大少爷昨晚买回来送给少奶奶的。”李姐立即说道。

    孟佳点点头:“这家伙一改本性啊!”若有所思。

    孟子喻办公室。

    唐大少百忙中抽空来提醒:“我妹妹马上过生日,别说我没提醒你啊。”

    “初几?”

    “十一!”

    深邃的黑眸稍微一滞,突然想起那次他给她卡,他说密码的时候她又问了一遍,当时他还以为是因为她要牢记。

    “我记住了!”他低声道。

    唐阔坐在沙发里看着那在办公的男人:“你对唐小婉到底什么想法?”

    孟子喻抬眸,眸光颇冷:“什么意思?”

    “是打算过一辈子还是打算过几年就离?”唐阔一语道破,不拐弯抹角。

    “跟你有什么关系?”眸光锐利。

    “是跟我没关系,不过跟唐小婉有关系,别说我没提前提醒你,如果不打算过一辈子,少跟她忽近忽远,她不是你身边那位爱玩暧昧的女人。”

    唐大少当然要护着自己妹妹。

    “是吗?你什么时候这么了解她?”孟子喻不敢苟同,想起来她早上那副冷漠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出来。

    唐阔眼神复杂,就那么望着孟子喻沉思了好几秒:“你什么意思?”

    “我倒是觉得你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非常擅长玩你口中她不擅长的暧昧游戏。”孟子喻坦言。

    “你再说一遍?”唐阔忍不住想挥拳头。

    “只有白痴才会一天到晚只想用拳头解决问题!”大掌握住唐阔挥出来的拳头冷声提醒。

    威严的办公室里突然冷气逼人。

    两个男人互相对视着,谁也不肯屈服于谁。

    中午段初晴去敲他的门:“一起去吃饭?”

    唐阔还没走,看到段初晴那张脸立即不悦:“段初晴,别给脸不要脸!”突然高腔。

    段初晴的心一颤,随后却只是微笑道:“我们认识那么多年,一起吃顿饭就叫不要脸?”

    唐阔恨不得揍她一顿,却刚起身阿豪就从段初晴身后走进来,一眼看到孟子喻坐在那里冷着脸,立即道:“我看今天中午咱们四个一起吃吧,好久没一起吃饭了呢。”

    唐阔给唐小婉打电话:“来君悦!”

    唐小婉正好跟同事在君悦吃饭:“我聚餐呢!”

    唐阔皱眉,一边往餐厅走一边问。

    孟子喻却已经眼尖的看到不远处大圆桌那里围着六七个人。

    他的眼里只看到坐在窗前的他的老婆,然后大步走去。

    唐小婉领导也在,大家好久没聚餐,正好有空聚一聚,没想到孟总也来,唐小婉领导先起身:“孟总,您怎么来了?”

    唐小婉听着声音放下手机站了起来。

    深邃的黑眸只是看着唐小婉:“出来怎么不打电话?”

    她看着他那阴霾的表情却只是从容笑着:“同事们聚餐,很快就回去。”声音很轻,并不想惊扰任何人。

    当然也看到他身后跟着的段初晴,阿豪,还有她哥哥。

    “如果孟总不介意,我们可以换个大点的地方一起吃!”安然也站了起来,这么好的机会她当然不会错过。

    “那正好,反正多几个都是多。”唐阔走上前,声音早一步到。

    唐小婉看着唐阔脸色不善就知道他心情不好,却不知道谁招惹了他。

    所以去包间的时候她故意走在后头跟哥哥:“怎么了?”

    唐阔还不等说话,孟子喻突然停下步子,转头看着那兄妹俩:“你们兄妹俩有什么话不能留到饭后说?”

    唐小婉一惊,还不等回过神已经走到他面前,然后手里的包被孟子喻拿过,手也被他给抓住。

    唐小婉觉得这一切太自然。

    他拿过她的包牵着她的手的动作太自然。

    明明相处了几个月的人而已,甚至连聊天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所有人都看着孟子喻抓着她的手拉着她走在前面一对璧人的模样,唐阔冷哼,并不开心,因为他还不知道孟子喻到底是什么心思。

    只是不自禁的看向段初晴,想知道她看到此情此景会是什么心情,果然如他所料。

    段初晴怎么会开心,虽然只是一闪即过的失望,却还是被唐阔看尽眼底。

    安然在旁边看着只是低笑,豪门里的是非她多少猜到。

    其余人立即跟上,阿豪又故意走在后面:“这是唱的哪出?”

    唐阔瞪他一眼:“你要是站在段初晴那边,以后别说我认识你!”

    阿豪惊呆,却立即跟上桌大少的步子:“怎么可能?我是你跟孟子喻这边。”

    “那就先把那小子给我看紧了,要是他敢让我妹妹伤心,那我会连你一起揍了。”

    好吧,阿豪彻底服了这位大少爷的黑道霸气。

    两位大哥一起来折磨他,他却连叫苦都懒的了,习惯了。

    于是这天中午的饭席上人多嘴杂了。

    “孟总,您跟我交代过不让您夫人在这段时间再接任务,我可是一直记着呢!”唐小婉领导端着杯子走到他们夫妻面前。

    唐小婉就知道突然不让她工作肯定有缘故。

    “孟总,我也敬您一杯!”安然说着:“邵南,我们俩一起敬孟总吧!”

    邵南坐在旁边一直把自己当个空气,但是此时……

    唐小婉也吃一惊抬眼看着安然,这女人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她又转头看孟子喻,孟子喻看了邵南一眼,然后笑道:“好啊!”

    不冷不淡的一句,邵南被迫起身,而他坐在她身边如霸道的王者看着邵南跟安然,然后在他们俩要先干为敬的时候突然冷声道:“你们俩在交往?”

    这话,在场几个熟悉的同事都惊了,邵南也惊了,安然却笑着说道:“是啊,孟总好眼力。”

    邵南更是不敢苟同的微微皱着眉,却没有再多说。

    唐小婉终是垂下眸,心里暗想:算了吧,管太多对自己也没好处,反正已然这样。

    “不错!”他端着杯淡淡的说,看了一眼安然:“祝你们幸福!”

    多大度的男人啊,在场的无不惊的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坐在这里的,现在还有谁不知道邵南曾经跟唐小婉的关系?

    他一个高高在上的富豪大亨竟然对妻子的前男友说祝福……

    唐小婉刚喝了一口水就被呛的直咳嗽,他还能再假一点吗?

    “谢谢孟总!”安然却笑着说道。

    她表现出一副您的担忧我来摆平的姿态,孟子喻当然乐捡个自在。

    于是她这等小人物也有跟大老板碰杯的机会。

    邵南一直没说话,他不想节外生枝,但是对安然没什么好感。

    孟子喻听着唐小婉咳嗽连忙回头看她低声道:“怎么这么不小心?”手里拿着纸巾给她。

    那温柔的模样,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唐小婉赶紧接过纸巾,就怕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给她擦嘴巴。

    唐阔看着妹妹那紧张的样子也觉得孟子喻太过了,却没说话。

    段初晴尴尬的捏着杯子不说话,只觉得自己像是个尴尬的摆设。

    吃完饭后孟子喻让所有人离开,却带着唐小婉去逛商场,说:“我还没给你买过礼物吧?当了我妻子这么久,今天表示表示!”

    然后拉着她走在商场最昂贵的专柜。

    唐小婉不知道要笑还是要哭,超级激动:“孟总,其实你真的太客气了,现在不是讲究男女平等嘛,您……”

    “那就互送!”

    -本章完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