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为了宝宝

    那深邃的冷眸对她表露出来的神情,她让自己不要在意。

    垂着眸往厨房走:“李姐早!”李姐在做早餐,看他们出来也开心的跟他们打招呼。

    早饭的时候没人说话,后来他去了公司,她去采访陆大明星的新戏。

    陆城看到她跟看到怪物似地:“你把外套穿回去。”惧怕的双手环胸逃离她。

    唐小婉看他那大惊小怪的样子:“屋里这么热你还让我穿外套?”

    陆城跟她在休息室坐下,她拿着笔记本还跟曾经一样要对他问话,他却先说:“我听说你跟本城富商奉子成婚还以为是别人开玩笑。”

    唐小婉只是笑:“现在你知道不是开玩笑了?”肚子为证。

    他点点头,脸上的表情还是不好:“你知道你伤了我的心吗?”

    唐小婉笑:“我不过是你众多女朋友里面最不显眼也最不喜欢显眼的一个,你以为我会认为你爱上我?”

    陆城不爽的皱着眉:“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不过本少爷心情很不爽,罚你今天中午陪我吃午饭。”

    “我可是孕妇!”

    “孕妇不需要吃饭?”

    好吧,陆大明星果然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采访完后她便被他拉着去吃午饭。

    他们才刚点完菜阿豪还有段初晴跟孟子喻就到了。

    阿豪立即上前打趣:“哈喽,好久不见!”

    孟子喻跟段初晴已经从他们身边经过去了另外的一桌,像是完全没看到她一样。

    唐小婉淡淡一笑,不做深谈。

    倒是陆城,看到孟子喻冷漠的背影不自禁的冷哼一声:“大老板气焰好嚣张啊。”

    不明白陆城为什么突然说那么一句,但是唐小婉坐着的位置正好跟孟子喻是斜对面,她的感觉不太好。

    但是经过昨晚一夜沉思,她已经调整了自己的位置,所以倒是也从容。

    “我们领导让我问你,她侄女是你的粉丝,什么时候可以请你跟她侄女合个影?”

    “她侄女?多大?”

    “好像十三!”

    “我看上去像是那么饥不择食吗?”

    唐小婉忍不住笑了出来:“像!”

    陆城烦闷的沉吟:“我要是真那么饥不择食,你以为你逃的掉?”

    他才不管周围还有些什么人,陆大明星向来是心直口快不愿意藏着掖着的人。

    唐小婉听到这话脸色一暗,转瞬掩笑低头喝水。

    阿豪看着那俩人说说笑笑好不快活不自禁的又看向自己老板,到底怎么个情况?

    段初晴心里却很高兴,给孟子喻夹了菜:“多吃点青菜。”

    孟子喻看她一眼,不说话,也没吃她夹的菜。

    只是深邃的鹰眸掀起,射向斜对面的那桌,她笑的像个没心没肺的孩子。

    只是在那双笑弯了的眼睛发现有人在看自己的时候,却突然变的安静下来。

    孟子喻拿着筷子夹了菜往段初晴的盘子里放:“你也多吃点!最近都瘦了。”

    段初晴大感意外,却是立即笑着把菜吃掉。

    阿豪在旁边快要看不下去,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唐小婉听到那低沉的嗓音,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大半,他倒是很关心那个女人。

    吃完饭她要套腰包,陆城立即压住她的钱包:“哪有让女人付钱的道理!”

    “回头我找报社报销的。”唐小婉说事实。

    某男伤的体无完肤。

    孟子喻吃完东西擦了擦嘴把帕子扔在桌子上,高大挺拔的身材站起:“记在我账上!”

    这话一出,大家都看他。

    睿眸微微垂着,却是坚定的朝着自己老婆走去:“可好?”

    眼眸幽深不见底,一手放在桌沿,一手搭在她的椅子背,只对她轻声一问。

    唐小婉吃惊的望着他一眼,随后却坚定的声音:“好!”

    他得意一笑,抬眸看向老婆对面的人,然后直起身走人。

    唐小婉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禁不住嘴角弯起。

    真不知道说他大方还是说他无聊。

    孟总的性情她一向莫不准,索性垂眸,从容淡定的继续喝她的水。

    好酸呀!

    阿豪跟段初晴跟上去,阿豪经过他们桌落下一句:“牙齿都要酸掉了。”

    段初晴在经过唐小婉的时候打招呼:“唐记异性缘很好哦!”

    唐小婉会把那当做夸奖?

    “她是什么鸟?”陆城挑着眉郁闷的问。

    “她不是鸟,她是孟子喻的秘书段初晴。”她说着已经拿着外套跟钱包起身,他们也该走了。

    只是一顿饭!

    晚上回唐家去吃饭,唐阔竟然也在,以前他们可是难得吃饭,听妈妈说自从他这次回来在家的次数越来越多。

    唐阔看到她一个人回来微微皱眉却没询问。

    高柔上前拉着她的手跟她坐在沙发里:“做了你最爱吃的松鼠鱼。”

    吃完饭兄妹俩单独在客厅呆着,唐阔才问:“他怎么没跟你回来?”

    唐小婉笑,或者是没有别人在场,或者是有些压抑,她笑着说:“你真以为我们俩是相亲相爱的小夫妻?别忘了我们俩之所以会领证全是因为我这个大肚子。”

    唐阔望着她的肚子,不敢苟同,她的眼里那冷清分明是在自嘲。

    唐阔沉吟一声:“孟子喻这人我认识这么多年,身边除了段初晴绝对没别的女人,算是比较洁身自好的男人。”

    唐小婉笑着望着他:“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此一时彼一时!”

    “段初晴跟他那么多年都不求名分,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她评判那个女人,她觉得一般女人都做不到。

    “她不是不求名分,她是求不到,但是并不代表她放弃,唐小婉,你还是跟孟子喻好好谈谈,别说你们俩之间没感情,我亲眼见过你们感情不浅。”

    唐小婉想起那次,不禁红了脸,却让她承认对那个男人的感情,再也不会了。

    “我想,或者过不了几年我们就会离婚的吧!”

    唐阔还没等再开口,厨房那里已经走过来端着果盘的高柔:“跟你哥哥瞎说什么呢?离婚那种事情是说着玩的么?”

    “妈,我不是说着玩!”唐小婉抬头,从高柔端着的果盘里拿了一块芒果放进嘴里。

    高柔把果盘放在茶几,然后瞪着她说:“不是说着玩是什么?你是诚心想要气死我是不是?”

    唐小婉无话可说,唐阔看着高柔对唐小婉,其实他很羡慕,他那个老妈啊,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鬼混。

    “小阔你有空多说说你妹妹跟妹夫,咱们家以后绝不能发生离婚那样的事情。”

    高柔其实是个对婚姻特别忠贞的人,在她的心里,婚姻里会发生很多事情,但是不必离婚,因为两个陌生人走在一起必然会有摩擦。

    虽然自己的老公是个二婚,但是她的眼里唐建国却是个宝贝,家人说他年纪太大,老夫少妻将来她会后悔,她却没有,她觉得贵在知足。

    对唐阔她不敢管太多,但是对自己的女儿,她却是把心里话都说出来。

    唐小婉说:“妈,我今晚留宿行不行?”

    高柔说:“这里距离你们小区又不远,让司机送你回去就是。”

    唐阔说:“住一晚也好!”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嘛!

    躺在闺房的大床上,她的眼前不禁浮现出几个月前的那夜。

    男人霸道的堵着女子的嘴亲吻,随意捕猎。

    然后她便有了他们的孩子。

    这一切,像是一场梦。

    她侧躺在那里,柔荑轻轻地摸着那个他们共同熟睡过的地方,竟然还能感觉到他存在过的味道。

    那天他早早的离去,大概也没想过她会找他负责吧。

    心里突然有些过意不去,原本他自由无拘,如此这般便成了一个有妻有子的已婚男人。

    他坐在自家的沙发里看着腕上的表,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挨过去,她却依然没有回来。

    不是回去吃顿饭吗?

    她捏着手机给他发信息,想来总是不能不声不响的留在娘家不让他知道:我在妈这里过夜,明天回去。

    他看到那条信息几乎暴躁,他以为她懂他,但是看来自己是错了。

    不过想到唐家,他竟突然想到那夜。

    幽暗的眸光看着某个地方,下一刻便抄起钥匙起身离去。

    深黑的夜,车子在路上稳稳地行驶着,很快便到了唐家。

    唐阔在看电视,听到门铃响猜想到是他,果不其然是他的时候,唐阔靠在自家门口:“你确定要上去?”笑的有点坏。

    “我来找自己的老婆有什么需要不确定?”他说。淡漠如冰。

    “自己的老婆?你不要只是嘴上说她是你老婆,要心里也明白最好。”

    “所以大舅哥你现在准备放行了么?”

    唐阔让开一条道,两个男人的对话不需要拐弯抹角。

    看着孟子喻上去的身影,他双手环胸继续靠在门口,眼神里闪过复杂的情绪。

    她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他竟然没回信息。

    是手机不在身边?

    是已经睡了?

    还是跟别人在一起?

    当意识到自己想多,她便立即控制自己不再乱想,却听到门被轻轻扭开。

    她以为是高柔来找她谈心,但是当他那高大的身影映入眼帘,她几乎是弹坐起。

    “你怎么来了?”

    他以为她已经睡下,当她蹭的坐在床上的时候他反倒是镇静了:“我来陪不归家的老婆过夜。”

    “什么?”她只以为是错觉,但是他一步步靠近。

    温柔的黑发流到胸前,脸上没有任何脂粉,那种属于原本的细腻跟弹性,让人不禁惊艳。

    他走上前去坐在床沿,看着她惊了的眸光还是那样的光芒璀璨,不自禁的挑了挑眉,低头看着自己袖口,然后开始自顾的宽衣解带。

    唐小婉惊慌的望着他自然利落的动作,那性感的手指几乎是轻轻一碰那扣子,就开了。

    “孟子喻!”她立马叫他。

    她紧张起来,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样不合适吧!”提醒道。

    “你不知道今天晚上降温,外面很冷?”我要取暖。

    唐小婉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里,一分钟以后他只穿着一条蒂裤躺在她的被窝里。

    唐小婉只觉得有条腿很凉,跟她的贴着,她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离开,他却双手放在脑袋后面对她道:“若不然你去你哥哥房间给我拿睡衣?”

    他也不是非得跟她坦诚相待,原本上她床这事就是为了惩罚惩罚她让他在家等了那么久,她竟然要在娘家留宿让他一个人在家。

    她想着去借一件睡衣也可以,睡在一张床上至少不能这么赤条条的。

    但是……

    外面传来一句:“我的房间没有多余的睡衣!”

    唐小婉彻底羞愧的无地自容,唐阔竟然在偷听。

    唐阔双手环抱,放心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孟子喻笑,突然翻身轻轻地压着她:“老婆,这个地方真让人想入非非。”

    唐小婉干笑两声:“你想说什么?”

    闺房里安静的听到两个人的心跳声。

    他缓缓地靠近她的唇,然后幽暗的眸光望着她那双不染尘乱的眼眸:“我们的第一次就发生在这里。”

    “而且是这张床上!”

    他确定。

    唐小婉只觉得一张小脸跟火烧云似地,心跳募然加快:“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当然不知道,你当时醉了。”但是我记得一些。

    他想着当时的情景,真的就很有感觉。

    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暧昧起来,她的耳根都红了。

    而这样诱人的一幕,他恨不得立即把她活吞了,于是不等她再说什么直接把唇覆上去然后霸道的索吻。

    唐小婉被吻的喘息不来,一双柔荑不停的抓他的肩膀,却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求救声。

    他怎么舍得放开她?

    这么冷的寒冬,她的身上那么温暖,他竟然渴望要再多一些。

    “孟子喻……”

    “宝贝,你口水真好吃!”

    “你……”

    “宝贝,你现在还能做么?”他不太确定,一边吻她的耳畔一边低喃。

    “什么?”她彻底惊住,就差没被他吓晕过去。

    “我快控制不住了!”

    ……

    下半夜房里开着台灯,她坐在床上捂着肚子喊肚子疼。

    “你别吓唬我,不行我们现在去医院!”他吓坏。

    说着捡起地上的衬衣开始穿,唐小婉防备的看着他,眼都不敢离开他,生怕他在突然扑过来。

    “你才不要吓唬我,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还这么对我?”要哭出来,刚刚差一点点他就又要占有她。

    他突然停下动作,隔着一点距离就感觉到她身上烫的厉害:“你发烧了!”

    她气急:“你!”

    他笑,又把衣服脱掉:“好吧,我不吓唬你了,我们睡觉吧!”他说着转头去关台灯。

    唐小婉看他躺下不再动才又躺下,那一刻只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但是她刚躺下他的身子就又袭过去,紧贴着她,唐小婉要挣扎,他轻声在她耳边:“别动。”

    黑暗的世界里,她真的没敢再动。

    只听到他魅惑人心的声音:“我突然发现你的身体很有you惑力!”

    她却吓的哽咽,不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呆在他怀里,感觉着背后那温暖的胸膛的温度,她气都不敢好好地喘。

    “以后我们都一起睡吧!”

    她不语,装睡。

    “睡了?”

    “嗯!”

    他的鼻尖埋在她温柔的黑丝里,竟然禁不住轻笑了一声。

    唐小婉尴尬的不敢再出声。

    然后房间里安静的再也听不到谁的声音。

    只有呼吸,空气,温暖的调调。

    她第一次清醒着跟一个男人躺在一张床上睡觉,那种紧张跟刺激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却不知道几点,竟然就那么安稳的睡在他身边。

    他没在开灯,当感觉着怀里均匀的呼吸,他自己都觉得不真实。

    原来跟一个女人一起睡的感觉是这样,美妙。

    领证这么久才第一次睡在一张床上,孟子喻突然觉得自己简直是赔大了。

    早上他在她家吃饭,长辈都受宠若惊,唐小婉却坐在他身边有些不自在。

    唐建国说:“子喻啊,那件事还是要麻烦你啊。”

    他点点头:“好说!”

    唐小婉失望的悄悄闭眼,无奈沉吟,被利用的好不彻底啊。

    不过他这次怎么这么赏脸?

    听高柔说前两次唐建国去求他办事他连见都没见。

    唐阔不说话,只是冷笑,心里跟明镜一样。

    “以后有空多跟小婉回来住一晚,家里多个人就感觉热闹很多。”高柔说。

    孟子喻转头看唐小婉,只见娇妻脸上两片红云,那羞愧的小模样简直让他不忍移开视线,想到昨夜两个人在一起,虽然只是很少的肌肤之亲,但是他觉得神仙也没他快活。

    “我是没问题,只要小婉愿意!”他故意这么说。

    唐小婉不敢置信的回头看他,小脸通红。

    却见他一脸诚恳,眼里也是无限的真挚。

    “小婉?”高柔给自己的女儿使眼色。

    唐小婉头也不抬,在自己爸妈面前她可不喜欢装腔作势,虽然现在也是装,认真吃饭。

    “小婉,我说让你多跟子喻回来住几次你听到没有?”

    “嗯!”被逼发出闷声。

    她打死都不要再回来过夜,他昨晚竟然一到她房间就脱衣服,还一副理所当然,若不是怀着身孕早就把踹他到床下去。

    昨夜,真的像是一场……梦!

    唐阔跟他们俩的车子先后出了家门。

    唐阔摁了车喇叭:“孟子喻,敢让我们我们唐家的女人受委屈,我会揍的你很惨。”

    唐家大少就是这么霸气。

    孟子喻微微蹙着眉,不言语。

    “赶紧把你那个女秘书处理掉,别等我来替你处理。”唐家大少下车到他们那边趴在窗口低声提醒,但是男子大概不会说悄悄话,因为坐在孟子喻身边的女人还是听的很清楚。

    孟子喻看他:“这跟段初晴有什么关系?”

    唐阔作势要揍他,唐小婉终于沉吟了一声,看向隔着他的男人:“唐阔,你今天要去酒庄吧?好好帮爸爸把失去的单子都拉回来,我就谢谢你了!”

    孟子喻笑,车子出发。

    唐大少双手掐腰站在那里看着孟子喻的车子扬长而去,心想就那么几个老东西还想跟他斗,既然好说不听,他自然有他的办法。

    如果不爱,跟谁都没关系。

    如果爱了,……还是跟谁也没关系。

    但是如果表现爱了,她会自己清除障碍。

    段初晴,段初晴跟他是什么关系,她是否会在意,取决于她跟孟子喻的关系。

    送她到报社门口:“你确定还要继续工作?”

    唐小婉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开车门,对他说:“工作不算太忙碌,比在家当大少奶奶快乐,最重要是还有钱领。”

    她说道最后的时候笑了,下车:“拜拜!”

    他没再说话,开车离去。

    安然正好赶来,在她身边站好:“你老公好贴心啊!”

    唐小婉转头看安然今日打扮的很清新,淡淡一笑:“早上好。”

    两个女人一起往里走,安然又说:“唐小婉,你现在这样已经很累吧?要是有什么事情做不了可以让我去替你做,你知道,我的水平并不低。”

    唐小婉只是笑着说:“好的!”

    她可是忘不了这女人当初要替她采访孟子喻,结果没采访成还耽误了时间,回头竟然跟领导说是她唐小婉硬是让她安然去。

    邵南看到她的时候说:“昨天有一对小夫妻搬去了你那里。”

    唐小婉差点忘记房子已经被孟子喻推掉,点点头:“哦!”

    下午领导在她办公室里对唐小婉说:“大少奶奶,我给你放产假吧,带薪产假。”

    唐小婉不解的望着她:“我们报社有这条规定?”

    领导摇摇头,一副无奈:“你的情况不同啊!”

    唐小婉就知道她说的不同是什么,曾经她能在这里站住脚是因为唐家,现在的不同又是因为孟家。

    她笑,然后收拾了包包回家:“我申请在家办公,采访的事情不会给您落下的。”

    领导点头,中午她回到家一开门却看到段初晴在里面,她走进去,李姐从厨房出来,脸色尴尬难堪:“少奶奶今天回来这么早?”

    唐小婉听着那话就感觉自己好像来的不是时候,明明少奶奶是她,为何她还要有所避讳,微微一笑:“领导看在孟子喻的面子上提前给我放了产假,段小姐怎么在这?”

    段初晴笑:“我今天不太舒服也休息,前阵子孟总跟我一起吃饭落下的衣物,我洗好给送过来。”

    唐小婉放下包,看着沙发一侧摆着的洗好的干净西装,然后想到那阵子孟子喻都没在这里住。

    微微一笑,然后坐在沙发里:“李姐,把衣服放到卧室去吧。”

    段初晴看着面前坐着的孕妇,唐小婉的气场并不低,本就是天之骄女,骨子里透着的气质。

    “唐小姐,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但是我想跟你说,其实我现在就是他的秘书而已,他不是那种随便的男人,那次把衣服落在酒店我带回家给他洗了罢了。”

    “你说完了吗?”唐小婉笑着柔声道。

    段初晴滞住。

    “我并不在乎他的衣服为什么会在你那里,我也不在乎你跟他曾经是什么关系,你衣服也送下了,总不是想要问我要洗衣费用?若不是,你可以走了。”唐小婉说着然后喊李姐:“李姐替我送段小姐。”

    李姐便从厨房里出来然后去开了门:“段小姐请吧!”

    段初晴还有好些话,最后却还是乖乖的压在了心底,她工作这些年自然也很老练了。

    晚上孟子喻回家她在看书,李姐在他们吃饭的时候说:“少爷,今天段小姐来过了!”

    唐小婉没料到李姐会说,但是却也立即垂眸,当个听众而已。

    孟子喻吃一惊,淡问:“她来做什么?”

    “说是您的衣服落在那里,送回来了,少奶奶已经让我给您放回去。”

    孟子喻微微蹙眉,睿眸望着唐小婉,只见唐小婉吃着自己的饭好像没事人一样。

    然后饭桌上又是安静了,李姐还想着孟子喻会给唐小婉解释一下什么的,却什么也没有。

    其实李姐这么大年纪怎么会看不出唐小婉是怎么想。

    吃过晚饭她便回了房再也没出来,孟子喻坐在客厅沙发里看电视,眼神却一直盯着那扇白色的门板。

    她那样是什么意思?

    李姐拿着牛奶去给唐小婉送,他起身:“李姐!”

    李姐转头,他已经走到她身边:“我去!”

    他端着牛奶站在门口,高大的身材遮住通明的视线。

    漆黑的眸光犹如璀璨的黑曜石,强有力的手背轻轻敲了敲门板。

    唐小婉正在听胎教音乐,听到有人敲门把音乐关掉:“请进!”

    他打开门靠在门口却不急着进去,性感的手指捏着杯子,低眸望着里面没什么表情的小女人:“我来送牛奶!”

    她笑了一声走上前去接过杯子:“这事还是让李姐做比较合适。”

    “你不觉的老公做更温暖一些?”他玩笑道,眸光眯成一条缝。

    她抬眸看着他那幽暗的眸光,她看不清,于是低眸浅笑:“谢了!”

    她根本不奢望他每天都这么体贴的服务,所以一谢了之。

    “她为难到你?”睿眸盯着她无欲无求的脸蛋突然问了句。

    她笑:“我有那么软弱?”声音稍微有点高。

    “你可以出去了!”她不想再聊下去。

    就这样被轰走?剑眉微拧,往她身边走去。

    唐小婉感觉着危险地讯号越来越近,不自禁的就竖起防备的墙,眼神盯着他的轮廓在她的眼里无限放大。

    他伸手勾着她丰盈的侧腰,低头在她耳边,性感的薄唇几乎贴着她的耳根:“一起睡?”

    昨夜的感觉简直美呆了,他今天一整天都在回味。

    唐小婉抬头望着他,眼眸里有着不容置疑的逼人气势:“我们很熟吗?”

    性感的手指勾住精美的下巴,他笑,笑的惊世骇俗:“你说我们熟不熟?”

    长臂稍微一个用力,她的身体就被他纳入怀里,低头便堵住她的嘴。

    唐小婉气急,瞪着大眼却只看到他合着眸深情的吻她。

    那一刻她的心尖都要颤出来。

    她只当那是错觉,他那深情痴迷的样子,不是因为他吻的人是她。

    当他双手抱着她轻轻地把她全部抱在怀里,吻却没有停止。

    他的吻,唐小婉心惊,她差点迷失。

    想起昨夜,想起今天中午,她的理智一下子就恢复,挣扎着咬他:“孟子喻,我们没有好到这一步。”

    他却越发把她抱的紧:“好没好到这一步我心里清楚!”

    他的声音粗狂有力,说罢将她打横抱起。

    她吃惊的搂住他的脖子:“你要带我去哪儿?”

    “主卧!”

    主卧的大床上他轻轻把她放好,嘴角噙着一抹笑:“唐小婉,一起睡的感觉很不错。”

    唐小婉像是受惊的小鸟,他的感觉好她就要陪他睡?

    她又不是一支小宠物,随他想怎样就怎样。

    “你别吓唬我,万一我一激动晕过去对宝宝可不好。”她一边缓缓往后退一边提醒他。

    幽深的星眸深不见底:“我怎么会吓唬你?我疼你还来不及呢!”

    说着直接把她的双臂缓缓地捏住,然后把她放平在床上:“你乖乖的,就算是为了宝宝也不要轻易激动,我不会趁着这个时候要你的!”

    唐小婉满脸通红,滚烫,他是不是说的太露骨了?

    她跟他的第一次本来就含糊不清,而后昨晚第二次躺在一张床上她更是身不由己。

    今夜,他竟然还跟她说这种话,是他太风趣还是她太不识风趣?

    她垂下眸,深思熟虑中。

    “我去洗澡,乖乖等我回来一起睡!”

    她姗姗的笑着,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浴室门口。

    等他回来一起睡?她脑子又没被门挤。

    刚打开水,某男性感的身材还没等沾到多少水就听到外面‘砰’的一声,是谁甩门?

    当他洗完澡出来床上果然已经空了,沮丧沉吟,然后要出去敲她的门,但是想来想去却只是守了一夜空房。

    她说的对,他们还没走到这一步,他怎么能就这么贪图一时之乐?

    接下来的几天她都在避着他,早上他出门她才起床,晚上他回来她已经回房。

    直到那天晚上,她突然喘不上气。

    孟子喻自己在饭桌前蹙着眉,那女人想要躲他到什么时候?

    他抬腿去敲门:“唐小婉,你要是不允我自己拿钥匙开门进来了?”他好声好气的跟她说。

    唐小婉拿起床头柜的水杯准备要喝,听到声音转头看着门板。

    转瞬,眼前一黑。

    听着玻璃杯掉在地上发出的清脆的声音,当破门而入她已经躺在地上。

    “唐小婉……”

    他一夜没合眼,医生说她缺氧导致晕倒,还有点低血糖。

    她醒来的时候看到他坐在她身边,双手支着额头疲倦的浅睡着。

    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却不只是微微心动。

    “以后再也不许独自一个房间!”

    那天中午回家后他直接把她放在主卧的大床上,李姐在他身后担心的看着她,唐小婉声音轻柔:“我没事。”

    “李姐去把少奶奶的所有必需品都搬到这里,另外电脑跟手机全部没收。”

    他冷声命令,李姐自然高兴,这又是一步大跨越,她立即去办。

    “孟子喻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唐小婉生气的说道。

    “那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再晕倒?这辈子都没第二次!”他说的时候特别霸道。

    深邃的黑眸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冷硬:“乖乖听话!”

    声音却温柔的迷死人!

    灵动的杏眸模糊了,粉粉的小脸上掩饰不住的执拗,倔强的转头不再理他。

    如果他真的那么在乎她,如果他是真心,如果这场婚姻不是一场交易……

    晕倒只是意外,检查过宝宝好好地,她身子有些弱自己多注意就是。

    可是这天夜里她再想自己睡,却发现别的房间的房门都被锁了。

    他坐在沙发里看新闻,她气急的走到他面前:“我们是夫妻,但是我们没有感情,我为什么要跟一个不爱我的男人睡在一张床上?”

    漆黑的深眸冷鸷嗜血,那句为什么要跟一个不爱我的男人睡在一张床上深深地刺伤了他。

    一向高高在上的孟子喻何时被女人踩的这么惨过?

    他把报纸轻轻放在旁边双手插兜站在了她面前:“唐小婉,你最好乖乖听我的话,如果你再晕倒一次,小心让你身边的人受到连累。”

    唐小婉气急,原本就是不受威胁的性子,这下她更是觉得两个人没有共同语言,转身就往外走。

    她要离开这里,她不会跟一个这么霸道不讲理的男人住在一起。

    却门都没打开就被他追了上去直接抱住带到卧室。

    大床上他的眼里带着倦意,却依然深黑锐利:“你就这么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还是你真的想在晕倒一次?”他质疑,声音却渐渐地放软。

    她的眼含着热泪,他看得见,他也累。

    她晕倒在地的那一刻他心里就暗自发誓,以后绝不会再让她发生那种事。

    “乖乖的听我安排,我不是要控制你的生活,我只是想让你平安生下宝宝。”

    一切都是为了宝宝……

    最终妥协,低声一句:“你睡沙发!”

    声音沙哑,倔强,眼眸里的刁蛮更是动人心魄。

    他滞住一秒,然后埋头在她的颈窝用力的咬住。

    她紧咬着下唇,双手紧紧地捏着身下的床单,却一声不哼。

    那一刻,就要永恒。

    房间里寂静的直听到彼此的喘息声,只感觉到彼此强烈的心跳。

    坚硬的牙齿在毫无瑕疵的肌肤上停留着,似是要宣泄这一刻的无奈。

    他解恨后抬起头,漆黑的鹰眸望着身下的女人,苦笑着看她那眼角挂泪惹人怜爱的模样。

    “暂且答应你!”某男好脾气的说。

    她不说话,温柔的唇瓣动了动,几度有些话要冲出来,最后却又咽回去。

    有时候他的眼神格外的让她产生错觉,似是温柔心疼她的样子。

    但是他翻脸比翻书还快,一下子冷,一下子热。

    她捉摸不透他,她试探着去琢磨,却刚要开始心里就有个声音让自己停住。

    安静的主卧里这夜显得格外的温暖,他在沙发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坐起来看着床上多出来的女人。

    她自己根本用不了多大的地方,看着床上空着的位置心里直感叹。

    两个人一起睡多好?又温暖,又……

    清晨她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乏力,从床上爬起来看到沙发里空着,走到窗边看到外面一层白色。

    昨夜下了碎碎的小雪,竟然是无声无息。

    那片洁白那么美,她不禁看的痴了。

    他推门进屋,还穿着昨夜的睡衣,看到她站在窗口的时候轻声道:“早。”

    “早!”鉴于昨天他表现还算规矩,她觉得自己得到尊重后跟他打招呼。

    不过他皱着眉,好像不是很开心,唐小婉看不清,有点近视,猜疑着是什么事惹了他。

    他打开衣橱就开始换衣服,她站在窗口就算看不清,可是……

    “等一下!”她立即阻止。

    他头也不回,好似没听到,脱光光换衣服。

    唐小婉羞愧的跑了出去,李姐跟她问早安看到她红着脸的样子还以为她又不舒服:“少奶奶你没事吧?”

    唐小婉红着脸抬头:“啊?没事啊!”

    他一边穿衣一边扯着笑,她那么在意他在她面前脱光光吗?

    -本章完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