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爱上他

    她觉得整个世界都狂乱了。

    脑海里什么也想不起,意乱情迷。

    胸腔里的呼吸不再顺畅。

    唐阔买酒回来的时候依靠着门框看了一会儿现场版热吻:“酒还要不要?”

    唐小婉只觉得耳朵瞬间嗡嗡作响,还不等孟子喻吻个够蹭的从他的怀里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卧室走去。

    卧室里她靠在冷硬的门板,柔荑轻轻地覆在胸口,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竟然又跟那个男人接吻了。

    唐阔说:“你就这么欺负她?”

    孟子喻说:“你呢?就这么打了我?”

    唐阔说:“你还想还回来不成?”

    “有何不可?”

    于是两个男人在她家沙发里大战了三百回合,直到门口又一个男人的出现。

    孟子喻望着邵南手里端着的碗皱着眉:“你来干什么?”

    “我煲的汤!”邵南说。

    唐小婉听到另外的声音意识到又有人介入,当她打开门就看到邵南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邵南!”

    邵南不管别人在不在场,他只是想让她身体别太差:“你这几天一直头晕难受,我在网上查了资料给你煲的汤。”

    孟子喻瞪了唐小婉一眼:“这岂止还好?我看是很不错吧!”说完走人。

    唐阔还坐在妹妹家沙发里,摸着自己刚刚被揍疼的唇角:“兄弟,汤我可以喝么?”

    于是大半夜的唐阔在喝汤,唐小婉坐在旁边看着他跟邵南聊天聊的还不错不知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一转眼几天过去,眼看就要元旦,唐小婉还在继续上班,大家都说孟家大少奶奶还要当拼命三郎,纷纷把她当成示范。

    她却只是想,如果不工作,那还能做什么?

    那天接到孟家电话,说晚上家宴,她下班后去买礼物,却没料到超市里人潮拥挤,当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

    孟子喻接到电话就往医院赶,病房的门被他用力的推开。

    但是当看到里面时萌跟任浩在陪她说笑的时候他脸上一下子从焦虑到了阴霾,院长亲自给他打电话说他老婆情况很不稳定,但是他却看到她在跟她的朋友说笑。

    唐小婉看到他也很吃惊,却说不出话,脸上的笑容渐渐地褪去。

    时萌看着唐小婉正牌老公来了立即跟任浩说:“那人家老公都来了我们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任浩点头跟时萌离去。

    唐小婉垂着眸半靠在床头,不知道说什么。

    病房里的气压太低。

    她觉得喘息不来。

    却宁静的半靠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地走过去,看着她手背上插着的针头,心情渐渐地冷静下来。

    “我跟你爸妈说我临时有采访过不去,没说在医院。”

    她低低的说,总要说些什么。

    他开完会的时候看到手机上有电话是医院打来当回过去听说她晕倒就什么都顾不上的跑来,此刻安静下来,点点头:“没事。”

    她的心才稍微宽了些,接下来又是沉默。

    他坐在她身边,眼眸里染着血丝,静静地回忆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烦躁不已:为什么会在超市?

    “去买礼物。”

    她不知道他那会儿差点吓死了,万一她有个好歹,他竟然一下子看不到未来。

    他又不说话,后来她就睡着了,医生过来查房又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他就那么坐在她身边一直看着她。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他陪在她身边,她说:“你去忙你的吧,这儿有护士呢。”

    他不说话,只是陪着她。

    出院那天他正好在外地竞争一块地皮。

    唐阔开车载着她回去:“要不就回家吧?至少阿姨会照顾你。”他管她妈妈叫阿姨。

    唐小婉摇了摇头:“别让他们担心了,这只是一次意外。”

    夜晚,她自己在家看育婴书:“宝贝们,书上说让爸爸妈妈多跟你们俩沟通,但是你们爸爸很忙,妈妈自己跟你们沟通你们也要快快乐乐的哦!”

    她的嘴角总是牵着一丝暖意,眼里也含着温柔,却又带着那样淡淡的忧伤。

    门被敲响的时候她刚放了音乐给宝宝听,打开门看到他站在门口的时候一双平静无波的眸里瞬间的染了暖意:“怎么是你?”

    “抱歉,今天临时有事!”他说。

    “没关系,唐阔去接的我。”她淡淡的微笑,让自己看上去不要太在意。

    “要进来坐回儿吗?”他站在那里不动,她回过神邀请。

    真是相敬如宾!

    “搬回去吧!”他没有回答,而是提出另一个建议。

    她愣在那里什么都说不出来。

    深冬的夜很冷。

    她穿着浅色的孕妇装,一头长发温柔的垂在胸前。

    他低头,沉吟,口气里带着情绪:“我不想再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我太太身体虚弱晕倒在超市或者是任何地方。”

    “回去吧,以后……每天除了上班以外的时间都留出来照顾你,还有我们的孩子。”

    他再也说不出别的,他已经尽力了。

    从高涨的情绪到了什么情绪都没有。

    她哽咽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似是这段日子唯一在做的一件事就是等待。

    等待他来跟她说让她搬回去。

    明明那不是她的家,是他的。

    这样的承诺是一个丈夫给一个妻子,虽然他们的关系跟寻常夫妻不太一样,但是她还是那么期待着。

    “你不愿意?”他等不到她的答案,有些烦躁。

    “我不愿意!”她笑着轻声道。

    走廊空荡……

    高大的背影显得那么的萧条,他知道她会拒绝。

    眼眶泛红,然后眼泪示威一般的滑过脸庞,声音坚定利落:“我不愿意让我的孩子以为他们的爸爸妈妈不相爱所以他们俩每天只能听到妈妈的声音;我不愿意,不愿意让我的孩子以为他们的妈妈是孤独的。”

    “我跟你回去!”

    她落泪了,哭的那么理直气壮。

    干净如明的走廊里瞬间温暖起来,暗黄的光芒静静的回荡在周围。

    孟子喻那一刻如释重负,竟然不自禁的苦笑出来,下一刻走上前去把她打横抱起。

    “喂,你要干嘛?”

    “回家!”像个十几岁的少年那样冲动却又让人心动。

    小区幽静的小路上一个高大的男子抱着一个弱小的孕妇悠闲地走着。

    发白的灯光打在高大身影的肩背上,女人温柔如水的脸蛋。

    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这一刻却走的那么坚定。

    她第一次敢承认,自己爱上他是件太容易的事情。

    她第一次敢承认,眼前这男人简直就是个迷死人不用偿命的家伙。

    第一次感觉原来被男人这么横抱着是这样微妙的感觉。

    她不止一点点的羞涩,垂着的眸微微看到他那张让人沉醉的容颜。

    那天下班的时候安然殷勤的扶着她跟她一起下楼:“唐小婉,以前我就觉得你跟孟子喻关系不浅,你还说什么只是同住一个小区。”

    唐小婉浅笑着:“确实住在一个小区。”

    “以前不管有什么地方我做的不厚道你也别怪我,我那时候是不知道你们俩的关系,你不会怪我当初要跟你抢老公吧?”安然小心翼翼。

    唐小婉笑着说:“不会!”

    她最近心情还不错,因为他们又住在一起了。

    那辆霸气十足的豪车开到她们报社楼下,她吃惊的看着他从车子里出来,安然在她耳边道:“你老公来接你了!”扶着她往下走。

    “你怎么来了?”

    “下班路过!”他牵她上车。

    冬天很冷,心里很暖。

    最近心情越发的不错,回家的路上她的手机响起,她接着电话对旁边开车的男人说:是物业!

    他认真开车,不多一会儿就听她若有所思的声音:“租啊,对,那我待会儿回去到办公室找您续约。”她挂了电话后不仅感叹:“现在房价涨,租房房价也再涨啊,所以说搞房地产的是想赚死吗?”

    他不说话,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她说:“我去物业一趟,租的房子要续约。”

    “我的房子是付的全款!”他淡淡的一句,开车进了小区。

    她吃惊地望着他,那跟她有一毛钱的关系么?

    他拿了她的手机,一边轻拥着她往里走一边给物业打电话:“房子我们不租了!”

    唐小婉的心里叫苦连天,他不知道租个大小合适又距离上班地方近的地方有多么的艰难,这还是动了关系才找到的呀。

    “她老公!”

    对方问了一声后他冷冷的回答,然后把电话挂断。

    唐小婉当场石化。

    再也找不到比这家伙更狠的。

    所以到家开门的时候她还在跟他喋喋不休:“你知道我租到一套大小合适的单身公寓费了多大的劲吗?你说退就给我退了?”

    “你的家在这里!”他拉她进去,对她讲明。

    “不,这是你的家,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会把我赶出去,你懂不懂女人有一套写着自己名字,至少是签过租赁合同的才会有安全感。”

    她也会像个寻常的会喋喋不休的女人那样跟他计较一件事,不是因为在意这件事,而是因为这件事让他们这样的交流方式让她欢喜。

    “作为生孩子的奖励,这套房子赏给你!”他说完转头:“我不想让人知道我的妻子在前男友对面租着房子,你懂?”

    唐小婉不语。

    房子里安静了没几秒,李姐切好果盘从厨房出来:“少爷少奶奶回来了。”

    他拉着她的手走到沙发那里一屁股坐下,看她还站着发愣把她直接拉到身边坐下:“我说的还不够清楚?”

    她垂着眸,浅浅的说一声:“不是!”

    她又不是脑子不清楚,怎么会听不懂他的字意。

    她不懂的是,现在他们俩虽然住在一起,但是生完孩子以后呢?

    若是他不在,这个房子就算是给她她也住不安稳。

    她觉得自己好久没这么固执了,突然觉得很累,抬眸看着他:“你这么倔,以前跟爸妈生活在一起,他们受得了吗?我回屋换衣服。”

    他不说话,看着她慢吞吞离去的背影只是垂了眸,随手抓住一个遥控器,电视被打开,屏幕里放着新闻,他扫了一眼却什么都没看进去。

    她不想要他这套房子,吃饭的时候她便说:“我不要你的房子!”

    她竟一点也开心不起来,若是稍微贪财一点的女孩,稍微不理智一点的也都会兴奋半天吧。

    她不想把生孩子当成一种交易。

    唐家不需要这点房产,她更不需要。

    他看她一眼,然后点了点头:“我的就是你的,可以?”

    他的话越来越不靠谱,唐小婉觉得。

    李姐端着菜出来:“看你们俩感情越来越好,老爷太太也该放心了。”

    感情越来越好?

    唐小婉不敢苟同的低头继续吃饭,最近胃口还不错。

    如果他们真的是相爱的人,她或许还就真稚气要他的房子跟他的钱,反正要着玩。

    但是他们俩的关系……

    他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伤神。

    吃完饭他在看电视,她就窝在沙发里看书,手机响起的时候她抬眼望着茶几上的手机,下一刻就看到他倾身拿着手机往落地窗前走去:“喂?”

    那属于男性的富有磁性的声音是她听过最好听的声音,只是他电话里的声音,他之后说的话却是她最不想听。

    “想要什么礼物?”他望着外面的小路低声道,听不出一点情绪。

    “什么礼物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别忘了到场。”段初晴在公寓的厨房煮着咖啡对他轻声道。

    “到时候要是记不清,记得提醒我,先这样吧,拜拜。”他挂了电话又坐回来,手机还是放在茶几上。

    段初晴继续煮她的咖啡,往年他也会陪着一起过的,她想,这都是因为有感情吧。

    她抱着窝在单个的沙发里看着他独占着那么大的沙发:“孟总,我们商量个事情?”

    他抬眼看她:“说!”

    “孕妇需要大一点的沙发!”她轻轻地捧着自己的肚子表示抗议。

    他望着她的肚子然后笑出声,起身到她跟前,弯着身直接把她从沙发里捞出来放到自己坐着的地方:“这样可以?我亲爱的老婆大人!”

    他的声音简直迷惑她的心,那一声老婆大人更是让她瞬间脸红。

    她垂下眸,不敢在与他对视。

    他继续坐在原来的地方,这张大沙发里就算再坐过来一个人都可以。

    然而当她好不容易静下来看书的时候他的视线却总算从电视屏幕移到她的身上。

    这样看去,还真像个倔强任性的小妻子,那粉粉的脸蛋简直让人忍不住垂涎。

    垂着的长睫只要一掀开,那双杏眸足以让每个男人都动心。

    不为别的,只是那染过尘世后的**干净,像是在这凡世中唯独的静立。

    她只是觉得肚子沉,微微扭动一下,伸了伸腰,一抬眸就撞上他那漆黑的鹰眸:“怎么了?”

    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盯着自己,好像自己的身上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他垂眸看向她的小腹。

    她感觉到被踢了两脚,纤细的手指立即轻轻地捧着肚子:“小祖宗又踢你们亲妈?”

    他听到声音不禁微微皱眉,她那话,很奇妙。

    还有……她那是很不情愿被踢么?

    想着她曾经刚知道怀着一对孩子的时候的惶恐跟后悔,而今,他突然开口:“现在还害怕吗?”

    她吃惊地抬头:“他们在踢我!”

    那个话题就那么被她糊弄过去,大概到生了之后才不会害怕吧,不想说。

    他起身,走到她身边去轻轻地蹲下,然后看着她挺起的小腹,唐小婉的脸也滚烫,他要像是别的爸爸那样趴在她的肚子上感受宝宝吗?

    但是他只是那么望着,很明显,这是个不称职的爸爸。

    “他们一直踢你?”

    他抬眸,看着她的眼眸里那么的波澜壮阔。

    她轻笑,或者是气氛刚好,或者是房子里太温暖,她柔声道:“把手给我!”

    然后她亲自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别出声,很快你就感觉到。”

    那一刻他颤抖,敏锐的眸光滞住。

    她的肚子里真的有宝宝在动。

    她看他那震惊的样子忍不住讲给他知道一些事情:“我三个多月的时候就觉得他们在动了,不过那可能是幻觉,现在这才是真实的。”

    然后她又得意的笑着,像个好不容易吃到糖果的女孩。

    他就那么望着她那温柔微笑的样子,仿佛这是第一次,她这么认真的,温柔的笑。

    也是他第一次,正视她肚子里他的孩子。

    他坐到她身后,把她轻轻地拥住,双手覆在她的小腹,然后让她拿起书:“有一页说爸爸妈妈同时陪宝宝聊天,宝宝就能感受到。”

    唐小婉有些紧张,都不敢靠他,只是垂眸微笑着:“嗯!”

    “那从今天开始,我们就一起多陪陪他们吧。”他的下巴搁置在她的颈窝里,侧脸微微的与她的相贴。

    那一刻,她竟然差点无法呼吸。

    房间里安静的只听到彼此的呼吸,连电视里的声音都成了真空。

    “唐阔说如果以后我再让你受委屈就把我打的满地找牙。”

    那一刻太安静,太温暖,温暖到他不得不说点什么,以证明这时的真实。

    唐小婉微笑着:“我从小叫过他哥哥的次数屈指可数,不过看他揍你的那一刻确实挺爽的,突然感觉我也是有人保护的人。”

    孟子喻微微皱着眉:“是吗?不过你不觉的该保护你的人是你老公,而不是你哥哥?”

    “老公……老公能依靠吗?”她微微转眸,看着他的敏锐的眸光那么幽深。

    “可以!”他确认那两个字。

    唐小婉只是望着他却不再说话,他们都清楚,他们的开始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们的结束大概也是因为这俩孩子。

    她对他没有奢望,至于依靠,正如现在他明明抱着她,她却不敢把自己交进他的怀里。

    她又转头,垂下眸看着书上的字眼,一页页的轻轻地翻着,他却只是看着她。

    这一刻的心有灵犀他不是很喜欢,他讨厌看到她的逃避。

    但是这场婚姻既然走到这里,他想,一直走下去会如何?

    当两颗心在悄悄地改变着,他其实已经开始考虑,他竟然会有没了她就没了未来的幻觉,那么,他们俩是不是一起迎接未来的一对?

    周日晚上时萌去报社门口接她:“今晚一起去嗨皮!”

    她笑,想着他说晚上有事不能去接她就欣然上了死党的车。

    “听说君悦刚来了个超级大厨,李爽已经在那里等着咱们了。”美人很喜欢吃啊。

    唐小婉点点头没说话,只是看着窗外的风景,想起他那晚的电话,虽然他没说是谁,她也没问,但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是段初晴。

    难道今天是段初晴的生日?

    “再有几天你过生日,打算跟你亲爱的老公过二人世界?如果是可要提前说啊,别让姐妹们白忙一场。”

    唐小婉笑,被提醒了自己的生日,然后微微沉吟:“又长大一岁。”

    到了餐厅美人像是扶着老佛爷那么扶着她往里走:“虽然是又长大一岁,不过跟他那个什么女秘书一比,你简直就是天仙,所以不要有负担。”

    “谁说我要跟她比了?”

    李爽早就占了位子,人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唐小婉跟时萌一坐下就问服务生:“这桌的李小姐呢?”

    “她刚刚跟着什么人身后上楼去了,对了,好像是孟总。”

    唐小婉跟时萌大眼瞪小眼,他也在这里吃饭?那丫头跟着人家干吗?

    李爽看到雅间里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吃惊的捂住嘴巴,然后不高兴的恨不得直接冲过去骂的他们狗血淋头。

    只是人还没等去已经被拉住,她转头,看到时萌跟唐小婉。

    回到餐桌前的时候李爽还在生气:“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公跟别的女人在这里单独吃饭?”

    唐小婉低头轻笑:“说的好像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段初晴跟他那么多年,他给段初晴过个生日罢了,又不是吃完饭要开房睡觉。”

    “什么?你还要等他们开房睡觉?唐小婉你从他的房子搬进搬出又搬进,你别跟我说你对他没有感觉。”李爽说。

    “婉,你到底怎么想的?”时萌也着急。

    “他那天晚上接段初晴的电话的时候我就在他旁边,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她不得不把自己的猜测当成事实。

    惊的两个女人差点磕死过去。

    之后吃饭的时候两个女人一搭一唱的却不再理她,她只是浅笑,也不说话。

    大概只有最好的死党才会那么数落,换做旁人,谁要管你的闲事,所以她还挺享受有人抱不平这事。

    但是他跟段初晴。

    她不是一点都不吃醋,只是这晚的事情让她突然明白,她跟孟子喻,是真的不能走的太近,是真的不能管不住自己的心。

    “哎呀,三位美女在吃饭呐,可以加一双筷子不?”

    她们快要吃完了孟佳突然出现,时萌跟李爽互相对视一眼:“孟小姐。”

    孟佳走过去坐在她们之间:“正是小女子,别说坐在你们三个之间我顿时觉得自己年轻不少,唐小婉你怎么没跟我哥在一起?”

    唐小婉看了她一眼,喝了口粥,不知道如何开口。

    她跟孟佳尴尬是因为孟佳跟孟子喻年纪一样,但是性子看上去比她还小,而且这个女人差点成为自己的嫂子,结果……

    但是这次不开口是因为某人的哥哥也在这里。

    不得不承认那位叫做孟硕的男人很厉害,一个别城的人在他们城市里把酒店做到无人能敌。

    “你哥啊,你哥还真在这里!”时萌掂量着,还是说出来。

    孟佳微微挑眉:“什么意思?”左顾右盼没看到。

    “在楼上雅间呢,跟他那亲爱的女秘书‘单独’。”李爽说。

    孟佳惊的张大着嘴巴,然后塞了一口玉米粒到嘴里,眼睛都要瞪出来望着唐小婉。

    唐小婉给那两位使眼色的时候已经晚了。

    “你真没用,自己男人都看不住!”说着孟佳已经放下勺子起身往前走。

    “你们就不能少说两句?”唐小婉在孟佳走后才对俩死党说,时萌跟李爽只是白了她一眼。

    段初晴亲自给孟子喻倒了酒,然后又给自己倒上:“还记得那年你问我为什么不愿意给你?其实我只想把我的第一次奉献在我们的新婚之夜。”

    她笑着,有些苦闷:“我知道现在很多女孩子很早就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什么最爱的男朋友之类,但是我觉得男朋友都会成为过眼云烟,只有丈夫,才是一生一世,你说呢?”

    他不说话,也不管她是不是意有所指:“其他人呢?”

    她说来好几个同事,结果就他们俩。

    段初晴看他那没性子的样子低低的说:“没有其他人!”

    说着起身端着酒杯朝他走去:“子喻,我……”

    “谁说没有其他人?”门突然被推开,孟家大小姐霸气出场。

    段初晴见到孟佳显然是有些拘谨的,孟佳不喜欢她,从来都把她当个路人甲看待。

    “你来的正好,替我把饭陪她吃完。”他说着已经起身往外走。

    孟子喻走到门口,孟佳喊:“你老婆在楼下吃饭!”

    身影一顿,回头眸光里透着寒气。

    转眼,步子坚定的往楼下走去。

    唐小婉怕碰到会尴尬也已经拿着外套往外走,孕妇的背影让人心疼。

    段初晴要追上去,孟佳拦住:“段初晴,别怪我没提醒你,再对孟子喻纠缠不清的话我肯定第一个把你处死。”

    “孟小姐还是这么霸道,不过我要回家孟小姐也不允许吗?”段初晴气急又不敢跟她直接翻脸。

    “我刚答应孟子喻陪你吃饭你就走?那我多没面子,坐下,我们把饭吃完。”

    孟佳说着直接把比自己矮一些的段初晴双手架在肩膀上压到座位里。

    孟子喻下楼时萌跟李爽立即说:“她刚走!”

    他看了她们一眼看她的位子已经空了,只能继续往外走。

    她竟然打不到车,侍者说:“孟太太,您恐怕还要在等一等。”

    她点了点头谢过后往东边的小路走去,好冷,好像要下雪了的感觉。

    他的眉头微皱,出门寻不到她的人:“她往哪里走了?”

    “东边!”

    高大的身影立即寻去那里,他本来以为就算碰到又能怎么样,不过是一顿饭。

    但是这一刻心里却莫名的发堵。

    她饭都没吃完就故意先离去,是因为怕遇上他会尴尬?

    他的心越来越烦躁,灯火通明的街上他却寻不到她的身影。

    任浩的车子停在湖边,昏黄的光色下他们俩坐在车里却没人急着说话。

    唐小婉望着窗外的寂静,不自禁的眼前浮现出一对身影,那日在湖边她跟她亲爱的丈夫。

    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心会走到这种让自己为难的地步,这一刻她却压抑着所有的难过静静地望着那一处。

    任浩原本被朋友叫到君悦会所去玩,结果刚到那里就看到她一个人走在路上,但是他发现自己能带给她的其实不过是一段路程。

    “怎么了?”任浩还是问。

    温暖的车厢里终于有了声音,她微微垂眸,脸上还挂着那样浅浅的微笑:“任浩,你说爱上一个人到底要多长时间?”

    任浩的心一荡,立即就明白她的心思,却寻思良久只是苦笑:“或许只是一眼。”他就是一眼,就对这个学妹产生了许多年抹不去的情愫。

    为何回国?就是身边坐着的这个女人。

    她微微沉吟:“那忘记一个人呢?”

    她跟孟子喻不是一眼相中。

    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也会容易一些?

    “听说分手的恋人立即投入下一段感情,那忘的速度就会很迅速!”他笑,笑的那么苦。

    她转头看他,然后又默默地垂了眸,望着手上的婚戒,想起那日他拿着她的手给她把戒指套上的瞬间。

    原来,是那时候起发生的。

    后来每次看到手上的戒指她都会纠结一下,却没想到感情是发生在那时候。

    湖面上几多波澜,灯光的倒影在里面满满的暖意。

    她的心里也是热的,却不是暖。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厢里恢复了平静,两个人从车子里出来,仰头看着飘零在肩头的飘渺细碎的雪花:“下雪了?”

    她的嗓子沙哑,眼底发烫,却终是笑着。

    任浩想,他是无法安慰这个女人的,他能做的只是默默地陪伴。

    送她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他的主卧里窗口昏黑一片。

    她望着那个窗口竟然不自禁的难过,之后给自己松开安全带:“回去路上小心!”

    任浩点头,目送她往里走去。

    家门口她轻轻打开门进去后又轻轻的关上,只是当听到咔嚓一声,她的心一荡,看到沙发里模糊的人影。

    他的手里握着打火机,却只是一下下的开开关关,并无烟蒂。

    头一次不想抽烟,却放不开那个打火机。

    “你回来了!”唐小婉平复自己,把包放好后朝着沙发那里走去。

    他抬眼,看到她挺着肚子站在他面前,然后冷冷一笑:“你呢?这么早就舍得回?”

    唐小婉心里又是一紧,却很坦然:“吃完饭在酒店门口遇上任浩,一起去湖边走了走。”

    他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坐到他面前。

    昏暗的光线里他看不清她的脸,却把她的眼看的真真切切,那貌似宠辱不惊的女人,他沉吟了一声:“是吗?”

    房间里安静的,他的声音像是能穿透玻璃。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她上了任浩的车,他也许还不会这么生气。

    她明明见到他在生气,却只是微笑着:“也不早了,晚安!”

    她起身,要离开的时候却突然被他抓住了柔荑,那一刻她的手心开始冒汗。

    “唐小婉,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作为孟家的女人要遵从三从四德。”

    唐小婉的心狠狠地荡了出去,他那话太重:“什么?”

    暗夜。

    昏暗的房间,他突然抬眸。

    下一刻他起身,双手握住她的肩膀:“在你还是孟家女人的日子里,希望你恪守妇道。”

    她的肩膀像是要被捏碎,直到他卧室的门被关上,她站在那里久久的回不过神。

    这夜,外面还在下雪。

    她本来很喜欢雪花,它们很干净,很简单,又很柔软。

    可是今夜她望着那些雪花花瓣,却只是觉得心里发堵。

    穿着睡衣披着披肩在窗口待到大半夜。

    她无法去睡觉,因为她要理清自己脑子里积存的不该存在的东西。

    在还来得及的时候。

    清晨打开门,抬头便看到他从里面出来。

    他的眼神透露着嫌弃,之后视若无睹。

    -本章完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