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285章 妈妈也想你们

    还是对婚姻恐慌了?

    还是怕她复婚后又因为谁跟他离婚太麻烦?

    小婉搞不懂他是怎么回事,因为她完全猜不透他内心对于复婚的想法。<a href="://." target="_bnk"&nbspss="linktent">.</a>

    想要问问他吧,又怕是问了更伤心。

    不问吧,正如外头人说的——

    算了吧,越想越头疼。

    她摇了摇头,开着车在回家的路上,路上的风景很美很美,甚至有些地方还从窗外飘进来那花香的味道。

    心情实在不该不好,她想,计较太多对自己没好处。

    还是开心点,何况昨晚他们在纠缠了一大场,才玩的那么开心。

    怎么能说翻脸就翻脸,他看着她的时候的眼神,分明就是很爱很爱她,她不能怀疑他的。

    小婉越想越是喘不过气,直到后面的小家伙说:妈妈,那些女人为什么那样说你?

    “你跟爸爸还没复婚吗?”小子喻也问。

    “嗯——”小婉不知道如何回答,小孩子家家的知道复婚是什么事?

    但是她明显低估了孩子们的智商,他们真的是懂的比她还多。

    “妈妈,你是不是还想跟我们分开?”小小婉还是忍不住了,他们已经离开过妈妈一次,想起来只跟爸爸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跟弟弟还有爸爸都好可怜啊。

    “妈妈,我们不要做没妈妈的孩子,那样好可怜啊!”小小婉趴在她的座位后面,眼睛泪汪汪的,似乎小婉一个字说不对她就要哭出来给小婉示威。

    而小婉从后视镜看到女儿泪汪汪的模样更是心疼不已,又哭笑不得。

    “宝贝,妈妈当然不会再离开你们了,爸爸也不会,我们一家人都会一直在一起的reads;。”小婉只好说。

    “万岁,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然后爸爸妈妈再生一个小妹妹给我们玩,妈妈万岁,爸爸万岁!”

    谁知道她刚说完那话,刚刚那个还要哭的小女孩立即就不哭了,还又说那种话——

    小婉顿时觉得自己好像中了女儿的苦肉计。

    晚上小婉煮着汤的时候就一直在忍耐,眼瞅着那锅汤就好像瞅着她憎恨的东西,眉心不自禁的皱了起来。

    佣人在旁边看着:少奶奶怎么了?

    小婉不由的看了那佣人一眼,然后继续凭着呼吸摇了摇头就往外走,前两步还好,第三步的时候她就忍不住了,开始跑。

    客厅里的三个小家伙围在桌子前看动画片本来很开心,但是看到妈妈像是一道风嗖一下就跑到洗手间立即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洗手间那个方向,然后听着里面发出:啊啊啊——

    三个小家伙都瞪着他们的大眼,好像是在比较谁的眼睛大,却是在猜疑着老妈到底怎么了?

    而佣人站在厨房门口停着洗手间的声音也是忍不住质疑,少奶奶肿么了?

    小婉吐完了才去关门,外面的人早就听到了。

    她却无力地又走回洗手台前,一双手撑在洗手台子上,缓缓抬头看着镜子里含着泪光的自己的脸。

    含着泪光不是因为伤心,而是胃里难受的。

    既然不是怀孕,那她还真是要去内分泌还是什么科室看看了,如果只吐一次就罢了,竟然一直吐。

    她还不知道,除了怀孕的时候还有别的时候看到汤汤水水就吐的原因。

    除非那个试孕纸出了问题,但是怎么会呢?

    她想她不至于那么倒霉,她选择了信任那张试纸。

    因为此时小婉真的觉得,信任那张试纸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她信任孟子喻不会做个出尔反尔的人。

    她信任孟子喻一定会等到她点头。

    而且她今天早上还吃了避孕药呢。

    那个避孕药虽然很小,但是上面还刻着避孕两个字。

    所以小婉觉得肯定是自己的肠胃出了问题。

    “妈妈肿么了?”小博皓有点担心妈妈,睁着他无辜的大眼问哥哥姐姐。

    小子喻微微挑眉不说话,他也不知道,但是有点烦心。

    “肯定是吃坏肚子了!”小小婉却说,她也吃坏过,吃的上吐下泻的很难受的。

    孟子喻开完会已经很晚了,却还是第一时间就回家去,一进家门看到三个小家伙在玩积木,而小婉坐在旁边看报纸,不由的就觉得温暖。

    小婉听到脚步声抬头,就看到他从外面走过来,那高蜓的身材让她的心神一震,整个人立即都开心起来:这么晚?

    “想我?”他走上前去不急着坐下,先在她旁边亲了一下之后才坐下。

    三个孩子瞅了他们一眼,似是习惯了他们俩在他们面前秀恩爱,立即视若无睹reads;。

    小婉悄悄地看着孩子们的表现,然后不由的也笑了声:在孩子们面前你就不能收敛一点?

    “我还有更不收敛的呢!”他说着把她从沙发里抱起来坐在他腿上,立即就欺下去,把她的嘴堵得严严实实。

    立即小小婉就转了头,然后刷的小脸红起来:爸爸不知羞。

    “爸爸,少儿不宜!”小子喻这样闷骚的都忍不住大喊了。

    小博皓却早已经捂起眼睛,只是一双手在不停的分开,那双大眼睛悄悄地注视着。

    爸爸妈妈亲嘴好羞羞。

    孟子喻不管,硬是堵着她的嘴亲,小婉一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西装布料,被他亲的透不过气,在孩子们面前。

    她的脸都丢尽了,不停的支支吾吾想要反抗,怎奈他如一座大山压着她让她动弹不得,只剩下细微的喘息。

    直到后来小子喻受不了的直接扑了上去,孟总背后受敌才不得不停下,差点笑出来,却只是抬手到背后抓住儿子,只怕他一起身就把儿子给掀翻了。

    小子喻被他一只手就抓过去,立即抛开。

    小小婉随即又扑上来:爸爸你真不知羞。

    孟子喻微微挑眉:爸爸只是在跟你们妈妈做男人跟女人之间最正常的事情。

    “滚!”小婉实在受不了了,他跟孩子们说的那些话,抬起脚来就朝着他的腿踹过去。

    其实她也没看到是踹到哪里,总之他疼的弯身抱着小腿:果然最毒妇人心,亏我这么疼你。

    小婉面红耳赤的跪在沙发里然后拿着靠背朝他扑过去,孟子喻就势倒下一手抓过靠背一手抓住女人的手,然后小婉就扑了个空,然后从沙发里弹开往厨房里跑:姓孟的你再这样今晚不要吃晚饭了!

    孟子喻冤枉的拿着抱枕往自己的脑袋上砸去,站在旁边的三个孩子看着他撞死的样子都哈哈的笑起来。

    小婉一进厨房却又皱起眉,但是孩子们需要补身体,而他——大概也需要吧。

    于是她只好捏着鼻子轻轻地勾了下锅里的汤,看着火候差不多了才把火关掉。

    然后就在厨房里呆着,打开冰箱拿了个苹果放在鼻子上闻着。

    “爸爸今天那个女人说妈妈不要脸。”

    “哪个女人?”

    “就是那个喜欢你的女人啊!”

    “不止是她,还有好几个同学的妈妈!”小子喻听着姐姐跟爸爸告状都搞不好真着急,于是一本正经的提示。2YT。RG

    小小婉嘟着嘴睁大着眼睛,却是很确定的点头。

    孟子喻的眸子里闪过些许复杂的情绪,转瞬看向厨房那边,听不到里面有什么动静。

    她总是可以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跟他玩玩闹闹的,背地里自己伤心吗?

    “她们说妈妈一直粘着你,你们根本没有复婚。”小小婉继续学。

    “爸爸你干嘛不跟妈妈复婚啊,还是妈妈不跟你复婚?”小子喻也问出自己的困惑reads;。

    俩孩子都瞪大着他们纯洁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深沉的老爸,他们真的很想知道这个问题。

    孟子喻微微垂眸,然后淡笑了一声:会复婚的!

    他抬手轻轻地摸了摸儿子的肩膀,然后起身朝着厨房走去。

    小博皓看着爸爸去找妈妈,心里却在想别的,其实他只想一直这样下去。

    他不太懂什么复婚是个什么东东,他只想永远跟爸爸妈妈在一起,妈妈跟爸爸在一起的时候的眼神真的好美哦。

    小婉还在厨房里抱着苹果堵着鼻子,听着厨房的门被打开缓缓地朝外看去:你怎么来了?

    苹果依然没有拿开,她还皱着眉,看上去好似真的有点伤心。

    “苹果是吃的吧?”他淡淡的提了一句,然后就走上前去。

    小婉笑了一声,但是为了防止他乱想她也只是把苹果从鼻子上拿开,一双大眼睛却是微微的眯着,好似闻着那味道实在是——

    “你怎么进来了?”于是她说话的声音真的很低调。

    “别在意别人怎么想。”他说,然后一双手握住她的。

    小婉笑,难以置信孩子们对他说了什么,不过看他的样子她却是确信的,于是低了头往他身边贴近:我才不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的无关紧要的话。

    “是吗?我本来还以为你很在意,要是你很难过的话,我准备明天就去复婚。”

    他的薄唇浅勾着,眼里深意的笑容。

    小婉震惊的抬头,顾不得难受,只是震惊的望着他那深邃的眸光,好似要把他的眼看出一个洞来。

    是难以置信,难以置信他因为别人说她几句他就要复婚。

    孩子们到底是怎么跟他说的?

    不会是求他跟她复婚吧?

    小婉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变得快了,用力了,她不知道自己此刻望穿秋水的眼神是多么的让他刻骨铭心。

    “当然了,如果你一定要跟我复婚,我也不能再推辞!”小婉低着头在他怀里慢吞吞的说道,心里却是在努力的抑制着那份兴奋。

    他笑,然后抬手轻轻地捧着她的脸:复婚吧!

    那一刻,她再也装不下去,竟然不知道何时眼睛已经模糊,只是勉强的男人如此的温柔,如此的想让她紧紧地抱着。

    于是她伸手紧紧地搂住他,脸用力的贴着他的胸膛。

    这件事,似乎早就想要做了。

    她已经没有拒绝的理由,因为她差一点就要像个母夜叉一样的跑去质问他为什么不跟她复婚。

    他们那么相爱,为什么还要拖下去?

    为什么还要让那些人在背后低低的议论。

    复婚,堵住所有人的嘴,堵住自己不停漏气的心。

    她紧紧地抱着他,在眼泪落下来的时候也紧紧地抱着他。

    他也紧紧地抱着她,其实他又何尝不是一直在等reads;。

    他原本是想等她再怀孕,他也不会显得那么低三下气。

    但是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这种事有什么低三下气?

    她分明一直在等,他分明也已经要煎熬不住。

    所以说,孩子们可不就是他们俩的福星?

    多么简单的两个字,说出来根本不需要费劲,早就该说了。

    一切的噱头在此时都显得不那么重要,而真的去复婚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晚上吃饭的时候小婉突然开心的宣布:爸爸跟妈妈明天要去复婚了哦,以后再也没人说你们是单亲家庭的孩子。

    “早就没人敢说了!”

    “敢说的人都被堵了嘴!”

    “我要当花童!”

    “我也要!”

    “我也要!”

    小小婉一开头,那兄弟俩便也立即说道。

    小婉不由的笑出声,不管是谁堵住了那群小朋友的嘴,但是这样的结局无疑不是她最喜欢的。

    晚上两个人翻云覆雨后他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明天上午还有个会议,下午一点我去你们报社门口接你一起去民政局?

    “嗯,我怎么突然想起我们第一次去领证,那天我一打开门看到你站在我家门口当时我都紧张的不能思考了你知不知道?”她昂着头望着面前的男人回忆道。

    此时再说这些,竟然只是感觉甜蜜幸福。

    “那我倒真是不知道,只是那时候我是认真的。”他低头看着她眼里满满的温柔以及幸福感认真的说道。

    小婉便稍微倾身凑上去亲了他的脸一下,然后又躺在他的怀里:我也是认真的。

    结婚又不是闹着玩,当时她的心里虽然紧张,但是也知道那是去领证啊,还是跟他去了。

    于是他也笑了:那么你是一直都很认真了?

    “什么呀,我都是被你一步步带进去的,你可真奇怪,说什么没有关系最后还不是什么都发生了,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被我迷住了?”

    “还知不知羞啊我的老婆大人?有这么夸自己的么?”

    “快说,我想听呀!”

    于是她开始撒娇,孟总怎么受得了她这么跟他闹。

    “好,我说!”他说着翻身把她压下,唇瓣又堵住她的,那一刻她愣住。

    不是要说吗?

    他却是做了下去,在他看来做比说要靠谱多了。

    小婉无奈却是又勾住了他的脖子:温柔点!

    “遵命,我的心肝宝贝!”

    小婉受不了,但是好在他也没有太过分,还算是疼她的样子。

    这一夜,似乎是这些年来最美好的一夜,他给她前所未有的满足。

    不论是结婚还是结婚纪念日,他给过她很多的刻骨铭心,但是无论是哪一次却也没有像是这一次这样让她满足reads;。

    以前是不敢期盼,现在是敢期盼了,所以盘的久了就想要个结果,而他给她的这个结果,她这么喜欢这么喜欢。

    早上她有点爬不起来,他也不要她起床煮早饭,就让她睡个懒觉,他躺在旁边看着她慵懒的模样却是喜欢到极点,只是一只手支着头一只手轻轻地撩开遮住她脸的柔软黑发。

    想起第一次见面,如何能想到他们会走到今天。

    他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能给他这么多的感情,还有孩子们。

    她填满了他的整个世界,却并不炫耀也并不骄傲。

    他知道她是不一样的,她是独一无二的,这个世界上温柔的女人有很多,但是再也没有一个可以像是她那样在他的心里扎根盖房。

    她不是悄悄地来到他的面前,她像个晴天霹雳一样的出现在他生活里。

    想起起初的被逼无奈,抓狂,以及想杀人的冲动,最后,竟然都在认识到她这个女人之后渐渐地没了。

    后来,他渐渐地越发的为她着迷,不自禁的就想要为她做点什么。

    带她去领证,为她设计戒指,给她请最好的设计师设计婚纱,给她最好的婚礼,全都不是他的本意,但是他却一件不落的做了,并且做得那么好。

    只因为看着她的样子,便根本无法控制。

    就算后来她逼着他承认爱她想跟她过一辈子,他对她竟然也无法释怀,最后只好承认自己想跟她一生一世。

    曾经我爱你那三个字那么肉麻那么恶心,但是后来,他竟然那么爱说,那么爱听。

    上午他去送孩子们上学然后去开会,她起床后东西都没吃就去医院。

    因为检查这种事,搞不好就不让吃早饭,水都不让喝,她记得高柔有次就因为早上喝了水所以没做检查,虽然做的检查不一样,但是她不喜欢麻烦,所以她就什么也没吃什么也没喝。

    下车的时候走的有些急竟然还差点昏倒,她只好慢下步子,一张小脸煞白。

    这感觉还真像是怀着那姐弟俩的时候。

    竟然感觉烦乱,然后就到了肠胃科,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已经有几个人在排队,所以她意识到没人听得到她敲门的声音的时候就自己走了进去,然后安静的排队。

    有个人到了里面去做检查,后面的人都在耐心的等着,她便无聊的坐在后面的椅子里等着。

    虽然没有找关系来检查,但是真没料到大上午的就这么堵。

    但是大家都等得起,她自然也是等得起的。

    而且想到下午要去复婚,就不由的傻笑了一声,心情顿时又好起来。

    意识到有两双眼睛在好奇的望着自己的时候她才稍微忍耐:抱歉。

    那两个人又回头等着,然后看表。

    又等了几分钟,然后门再次被推开,几个人同时朝外看去,只除了小婉。

    但是当意识到有个眼神在望着自己的时候她还是慢半拍的转了头,然后就看到了段易如。

    “你怎么在这里?”段易如走进去问了句reads;。

    “哦,最近身体不太好过来看看。”小婉低声道,一直挂着浅浅的笑意。

    他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里面就直接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后他又出来:胃不好?

    “嗯——可能是吧,反正最近一看到荤的就想吐,有的时候也会吐。”她没料到段易如会再找她,但是当他又问的时候她就表达了自己最近的状态。

    段易如忧愁的皱着眉:你确定你没有挂错科?

    “没有吧,我应该就是肠胃不好吧。”她的眼神显得有些单纯了,被他一问小婉竟然觉得心里发虚。

    他淡笑了一声:“你跟我来!”

    小婉便木讷的跟他出去了,他真的带她来到妇产科,小婉看着那个科室上挂着的牌子就不愿意进去,并且紧皱着眉:那个,段大夫,我不是怀孕。

    “你在怕什么?”段易如看着她有些紧张地样子又不冷不热的问了句。

    小婉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真的在紧张,是啊,如果自己没怀孕,检查一下又怕什么?

    有什么好紧张的?

    但是里面人还是不少,两个人就靠在门口聊天:她还是没跟你联系过?

    提到孟佳他立即就从口袋里拿出了烟,问完就含在嘴里。

    医院里不让抽烟,他却忍不住含着,一想到那个女人现在可能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他竟然还是忍不住会压抑。

    “前阵子发过明信片,看样子玩的很开心。”小婉只好说了一句。

    他听到那句话立即就转了头:她在哪里?

    “前阵子还在悉尼,现在就不知道了!”小婉也实话实说。

    他听完后点点头,把唇瓣上的烟卷拿在了手里,两只手就那么拿捏着那根烟卷,像是拿着自己的前世今生,捏来捏去都变形了也没舍得扔,又不抽。

    小婉看着他的指尖有一会儿还在发抖,她想,如果一个男人不是爱极了那个女人,应该不会这样紧张难过吧。

    但是作为一个差点成他嫂子的女人小婉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孟佳的事情,只能他们俩的事情他们俩自己解决。

    “易如,你来有事?”不多久妇科主任看到他就立即出来找他。

    “哦,我朋友来做个检查。”

    “怀孕了?”

    “不不不,我应该是肠胃不舒服。”她还是那句话,慌里慌张的。

    段易如终于又忍不住笑了:你就那么怕别人误会你怀孕?

    “天知道我有多紧张,你竟然带我来这种地方。”小婉说着抬了抬手,对着妇产科那块牌子实在是束手无策。

    “既然不是怀孕,检查了也只是确认一下而已。”他说道,然后主任很快拿一张试纸还有接尿杯出来给他们,他就带着她去洗手间。

    走着走着他看着手里的东西笑了声:我肯定是糊涂了。

    “嗯?”小婉才是被他的话搞得有些发昏reads;。

    “去试试吧,相信你早就知道怎么做。”他突然停下,然后转身把东西都交给她。

    其实小婉接着他递给她的东西还有点尴尬,但是他却只是有些烦乱的样子,然后靠在洗手间门口等她进去试。

    他在想孟佳,他一直在想孟佳。

    还好他现在不怎么给病人看病了。

    小婉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转而就放下了自己的烦心事,只是去走个程序的样子。

    当她端着尿放在洗手台子上,然后撕开那张试纸把试条放在尿液里,然后静静地看着,静静地等待着,这一刻周围的声音都显得扩大了无数倍,而她只专注于一件事。

    段易如一回头也看到里面弯着腰的女人,然后便也走了过去。

    她倾身,一只手拿着试纸,一双眼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那根试纸上迅速出现的一条——两条红线。

    然后她彻底说不出话,只是呆呆的望着。

    段易如微微挑眉:虽然我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但是我想,我还是知道这两根杠的意思。

    “哼!”小婉哼笑了一声,此时心里已经一团乱,脑袋里也仿佛全是棉花糖,填的脑子里满满的,根本无法思考。

    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激动,像是很有情绪,又像是一点情绪也没有。

    “看来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段易如立即作出了判断。

    “他答应要等我点头。”她只低低的说了这一声,眼睛里像是目空一切。

    试条被丢进垃圾桶,她挎着包大步往外走去,段易如还站在那里,突然想起孟佳怀孕的时候,是啊,她那么爱自己怀着的孩子,她那么珍惜着,宝贝着,孩子已经成型了却一下子离开了她。

    她怎么会不伤心?

    他当时到底在想什么?

    他竟然忍不住又苦笑了两声,然后转身便追了出去。

    小婉只顾着大步往前走,对来往的行人避之不及,她的眼里空荡荡的并没有眼泪,但是已经模糊,干的发疼。

    仅此而已。

    “唐小婉,生下这个孩子!”

    突然身后一个无比坚定的声音,却是恳求。

    她停下步子,然后转了头,就看到段易如追上来,很严肃的望着她又说一遍:记得你曾经跟我说孩子对一个母亲意味着什么我可能并不懂,我想我现在懂了,你应该更明白?

    他在试图提醒她些什么,也想要弥补些什么。

    “我不是孟佳!”小婉却只送给他这一句,然后又转头走了,再也没停下。

    他也没追上去,望着她那骄傲冷漠的背影他突然想起来,是啊,她是唐小婉,不是孟佳。

    他们的孩子已经没了,再也不会回来。

    孟佳以后可能不会再怀孕——

    是啊,孟佳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怀孕,他们还要分开?

    “孟佳,你在哪儿?”他突然忍不住,再次念着她的名字reads;。

    他现在竟然那么渴望,渴望她的突然出现,让他好好地疼她,如曾经那般。

    他想跟她道歉,说无数遍对不起,然后紧紧地抱着她,用力的吻她,告诉她他后悔不已,告诉她他忘不掉她,尽管他可能不是对她最好的人,尽管有时候他可能忘记对她好,但是,他爱她,他只爱她。

    这些年他一直爱着她,其实从来没有减少过哪怕一点爱。

    他不是故意让她感觉孤独,让她感觉他不再爱她。

    这一切,像是一场梦,一场他们还来不及去想就做完的梦。

    她现在到底在哪里呢?是否还想着他?

    他真怕,真怕她狠下心去找别的人交往,他真害怕,害怕她对他冷了心,发现还有比他更好的男人会守护着她。

    他想守护她,即使他们以后不能有孩子,但是他们也可以相爱到老。

    而且他们会更加的相爱,他们可以收养,也可以把别人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来样,如论如何,他想见到她,他想她回来。

    可是她的手机已经打不通很久了,他曾经尝试着给她打过,他本想立即挂掉,但是他还不等挂掉就听到那头传来已经关机的机械声音。

    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回来,或许唐小婉跟孟子喻再生第四个孩子的时候她会出现也说不定吧?

    他会等下去,他竟然只有等下去。

    曾经冲动的大男孩,终究要长大。

    爱上她就认定了她,此生再也改不成别人。

    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是个在感情的路上那么执着的人。

    但是却也挺高兴,毕竟,能一辈子爱一个人也是件好事。

    只是爱上她的时候他还懂的太少,还不懂怎么经营一份感情,怎么搞清楚一个女人的心。

    他只看到她需要有个男人爱,他愿意当那个男人,心甘情愿的。

    小婉回到车子里后就漫无目的的开着车子在路上走着,一直没有停下来。

    脑子里只有一个问号,他说要等她的,他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该不会他设计了这一场只是她一直不自知吧?

    怪不得他会突然想要复婚,难道他早就知道她怀孕?

    小婉只觉得浑身的汗毛好似都竖起来了,除了烦闷再也没别的。

    天空阴郁起来,在她这样心情的时候。

    她早就在等一场雨,但是她以为她见到那场雨的时候会乐不思蜀。

    好吧,如果这样的笑也算是乐,那么,她的确是乐不思蜀了。

    下午一点他的车子停在报社楼下,再打她的手机的时候她的手机却已经关机。

    孟子喻微微皱着眉,有种不好的预感,却也只以为她的手机没电了,他最知道她有多么渴望这场复婚。

    所以打开车门下车去找她,但是当他到了她办公室门口,刘晓涵却说:老板今天上午就去方振市出差了reads;。

    幽暗的眸光微微一滞,脸上的表情立即冷了下来。

    刘晓涵却并不知情,只低声解释道:上午我给她打电话安排谁去出差,她说亲自去,就是那样。

    他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不需要多问,他已经猜测到什么,大步离开的背影却让刘晓涵非常的不解,甚至有些担忧。

    小婉一到了城里就忙开,各种会议让她根本没时间再去想别的。

    晚上回到酒店才打开平板跟孩子们视频。

    “妈妈在出差,过两天回去,你们在家乖乖听话。”

    “妈妈你怎么突然就去出差了?”

    “还去那么久!”

    “妈妈,我想你!”

    三个孩子各自说着自己想说的话,全都趴在平板前,脸上的表情几乎都一样的犹豫失落。

    “妈妈也想你们啊,但是工作总还是要做的,你们想要什么礼物,妈妈回去的时候买给你们好不好?”

    小婉坐在沙发里抱着平板看着那三个孩子也觉得愧疚,但是也知道孩子们其实早就习惯了他们俩出差。

    “好啊,那妈妈一定要带上次我在网上看中的那款旱冰鞋。”

    “还有我的!”

    “我也想要!”小博皓慢吞吞的跟着哥哥姐姐,大家都说他太小,但是看着哥哥姐姐都有他也觉得好酷,想要。

    “没问题,你们三个都是一个牌子。”

    “我跟弟弟是男款!”小子喻不忘提醒妈妈。

    小婉忍不住笑了声,小子喻算是比较细心的,虽然话平时不多,但是说出来的都是重要的。

    孟子喻就坐在床尾远处的沙发里,听着他们在说话却一直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报纸。

    “那你们早点睡觉,妈妈也要休息了,好不好?”

    “妈妈,爸爸在沙发里,你要不要跟爸爸说句话。”

    “代我跟爸爸说晚安,妈妈有电话先挂了。”小婉说着看了眼别的地方,好似真的在找手机。

    孟子喻却不自禁的唇角一扯,有电话?

    “爸爸,妈妈说她很想你,让你好好睡觉别忘了想她。”小小婉立即转头看着沙发里的爸爸说。

    “还说让你别看别的女人。”小子喻也立即说。

    小博皓又不说话了,心里想着:妈妈没说那些话哎,哥哥姐姐在撒谎。

    孟子喻又怎么会不知道他们在撒谎,视频通话他全部都听到心里。

    只是他们关了视频后他便站了起来:好了,各自回房间去睡觉。

    姐弟三个立即就往各自的房间去睡觉了,小小婉躺下的时候还不忘了念叨:爸爸跟妈妈要快点生妹妹。

    -本章完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