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73章 阳魂司昼,阴魄司夜(元宵快乐)

    (谢谢打赏投票支持的朋友,今天元宵节,祝各位团团圆圆、好运滚滚而来!吃完汤圆记得投点三江票推荐票哈。)

    咖啡喝完,又等了很久,也不见灯光熄灭,也不知道顾明达是因为睡不着还是在做什么。不过两人并没有不耐烦,甚至还有些享受当下的气氛。

    无论对于苏子语还是舒宁而言,这个时候都是难得的放松。

    “既然魂魄和精怪都存在,那你又是什么样的身份?”

    过了一会,舒宁突然发问,望过来的眼神带着几分探寻和好奇。

    两个人一同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苏子语也觉得很难再瞒过她,索性坦率一些:

    “这些事情就限于我们之间吧,不要传出去。”

    “放心吧,我当然会为你保密。”舒宁早就觉得有很多事情他都语焉不详,含含糊糊,现在总算有机会问出来了。

    然而苏子语却忽然停住,脸色严肃起来,一摆手止住她的话,指了指别墅的方向。

    顾明达家里的灯光已经熄灭了。

    “可以准备了,我们等15分钟,再过去。”苏子语朝那边看了一会,头也不回地说道。

    到了这时候,舒宁不免心跳加速,只觉得就要接触到一些神秘的东西,定了定神问他:“会不会太快了,万一他还没睡着怎么办?”

    “他一定会睡着的。”苏子语说的非常笃定,又解释了一句。“平常人剧烈运动或者体力劳动,只是身体上的疲劳,就已经容易感觉睡不够。而如果用脑过度、熬夜伤神、操心得太厉害,却更加容易感觉发自内心的疲倦,倒下去就能睡着。魂魄受损,精神萎靡,只会比这种情况更严重,白天哪怕没有做什么事情,躺下去之后也会脑袋昏沉、疲惫欲死,抵挡不住睡意,却又很难像一般人那样通过睡眠补回心神的损耗。”

    听他这么一说,舒宁顿时明白过来,她接手这边的公司,急于打开局面,平时需要处理海量工作,应对复杂的人际关系,有时候还要熬夜到很晚,重压之下晚上总是睡的特别沉。

    这就是古人常说的,思虑之害甚于酒色。劳心者不显山露水,疲惫虚损却比劳力者贻害更深。

    苏子语大略估计了一下时间,俯身从地上拾起一块小石子,夹于拇指和中指之间,抬手朝小区方向一弹。

    崩!

    明明只是手指筋骨皮肉之间的震荡,发出的声音却低沉有力、厚实雄浑,而且余波悠长,就好像一把劲弓在身边拉响,反复震颤不休,看得舒宁惊讶无比,嘴巴微微张开。

    石子被弹入黑暗中,苏子语迈步向前:“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小区的高墙下,舒宁心细无比地发现,原本前面高墙顶部的一处有台监控摄像机,现在已经朝向了另外一边,想来就是苏子语的功劳了。

    从监控的区域外弹出石子,既不损坏摄像机,却又能震偏,这要的是巧劲。高端小区出入要登记,虽然事后会让顾明达知道,但是现在他不想惊动。

    “我带你过去。”

    苏子语说完这句话,一下搂住舒宁的纤细腰肢,她只觉得腰间一紧,眼前风声响起,再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围墙里面。

    带着一个人一跃而过三米高的围墙,这已经算得上飞檐走壁的功夫了,不过见惯了苏子语的本事,她倒也没那么惊讶。

    进了小区,两人直奔顾明达的别墅,又如法炮制,绕到后面跳到了二楼的露台,苏子语手掌抵在推拉门前,罡气一吐,扣住的卡锁已经无声无息断开。

    舒宁在旁边亲眼看到这一切,只觉得什么样的困难都难不倒苏子语,脑子里莫名闪过一个念头:这样的本事做贼真是一流!

    旋即又觉得好笑,这个时候自己还在胡思乱想。然而刚刚跟着苏子语开门进了客厅,耳边就听到内间传来一阵低沉的咆哮和嘟囔声响,似乎有人在说话。

    顾明达还没睡着?!

    舒宁心里一惊,一把拉住苏子语的衣襟,比划着手势,提醒对方。她还没忘记,苏子语说过要等顾明达睡着之后才方便确认行事。

    苏子语回身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站在原地仔细倾听,又用心眼感应了片刻,忽地摇了摇头,凑过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他睡着了,应该是在说梦话。”

    别墅里一片漆黑,只能依稀透过外面传进来的光线看见点人影轮廓,舒宁感觉到他在自己耳边说话的热气,却不由自主心跳加速。

    自己都听不太清楚,怎么就能确定是在说梦话呢?

    然而苏子语已经牵着她的手抬步往前走去,只能相信他,揣着忐忑无奈跟上。

    门把转动,打开之后隐约能看见有个人影躺在床上。

    这样深夜摸到别人家里的举动,实在新鲜刺激。舒宁缩在苏子语背后,大气都不敢喘,用力反握了一下他的手,示意现在该怎么办。

    却见苏子语站在原地停顿了片刻,突然回头伸手在墙壁上一模。

    啪!

    灯光亮起,刺得舒宁眼睛一片酸楚,心里一紧,差点喊出声来。

    这个人也太大胆了!居然直接开灯,顾明达就算睡着了也要马上惊醒。

    “放心,他醒不了。”

    苏子语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轻声说了一句。

    就算睡得再沉,卧室里突然开灯,任谁也要感觉到不对了,舒宁探头一看,却发现穿着睡衣的顾明达依旧双目紧闭,居然真的没有醒。

    舒宁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才注意到顾明达身上的被子已经掉落到了一旁,整个人都蜷缩成一团,大概是因为太疲倦了,脸色苍白如纸,额头上挂满豆大的汗珠,哪怕在睡梦中,脸部的肌肉也不断扭曲着,身体偶尔还会猛地颤抖一下,眼珠子在眼皮底下不断滚动。

    这未免也太诡异了……

    两个大活人就站在面前,卧室的灯也打开了,顾明达就是不醒!

    到了这个时候,任谁也看出来不对劲了。

    舒宁大着胆子上前一步和苏子语并排,却听到床上的顾明达忽然又剧烈颤动一下,喉间发出一串模糊不清的音节,似乎在和人说话,脸上的表情狰狞恐惧到了极致,看起来就像是梦中经历着极其可怕的事情。

    是什么样的噩梦,会让对方怕成这样……她实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又不知道是不是要上去推醒,只能转头递出一个求助的眼神。

    “我果然没猜错,他的魂魄已经伤了。现在就算我们说话,他也听不见、醒不了。”

    苏子语叹了口气,突然说道。

    “这是为什么?”舒宁忍不住问道,只是还有些担心,所以压低了嗓门,如果不是苏子语耳力极好,恐怕都听不清楚她说的什么。

    “魂魄,神灵之名,本从形气而有;形气既殊,魂魄各异。附形之灵为魄,附气之神为魂。附形之灵者,谓初生之时,耳目心识、手足运动、啼呼为声,此则魄之灵也;附所气之神者,谓精神性识渐有所知,此则附气之神也。”苏子语转头望着她,眼神沉稳。“晋葛洪《抱朴子·地真篇》还有《云笈七签》,都有相关的论述。”

    “魂魄本为一体,却又有所区分,所以也叫阳魂阴魄。人的阳魂白天最为活跃,掌管思维、智力和性格,到了晚上就转入休眠。随着进入睡梦,人的思维也变得沉寂,但是生理和心理的大部分机能还要继续运作,比如身体里的脏器,排毒、呼吸等等,这部分就属于阴魄掌管。此即为阳魂司昼、阴魄司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