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60章 踏波而行,沧浪之水天上来

    苏子语当真就在沧浪山顶站了一天一夜,他从皓日当空、光芒万丈,站到暮色西沉、红霞烧天、倦鸟归林,山上夜晚寒气极重,普通人恐怕要冻得瑟瑟发抖,但对他精气锤炼的身躯来说却算不了什么。

    又从漫天星斗、夜色寂寥,站到破晓鸡鸣、晨雾蔼蔼。

    遥望云卷云舒,他发现虽然天色不断在变,但飞流直下的瀑布却始终如一,没有丝毫变化,就连百米悬崖下面的深潭也是那样的沉寂,如一块碧绿翡翠镶嵌,看不出其中深浅,就好像之前几千年那样的毫无分别。

    山还是那座山,河水还是终年奔流,从不停歇。

    岁月沧桑,世事变迁,都没有分毫影响。

    飞瀑滚滚如雷,苏子语的心意也随之越发沉凝,磨练的通透无比,就像被冲刷了千年的磐石,不为所动。

    又有什么事情,比得上天地之间的伟力?

    上山的路口,远远站着一个洪家的年轻人,这是洪通大哥的儿子洪浩。他按照长辈的吩咐,一大早就已经等在这里,却又不能上前打扰提醒,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焦急。

    “这破山瀑布,有那么好看吗?居然站了一天一夜?”

    洪浩有些匪夷所思,简直难以理解,但却又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他上山已经几个小时,苏子语由始自终一动不动,就像一块石头长在了山顶。

    昨天晚上大摆筵席的时候他也在场,对苏子语的拳法也佩服无比,但是时间不等人,镜湖旁的夺魁大战应该早就开始了,这期间他不知道抬起手腕看了多少次表。

    这个时候,站在崖边瀑布顶端的苏子语口袋里手机突然响了,清脆的铃声回荡在寂静山间,刺耳无比,也终于惊动了他。

    “喂?”苏子语随手接通电话。

    “不好了!贺仪奇……贺翁他,死了!尸体早上刚被家里的佣人发现,死的太惨了!”

    顾明达焦急的声音从话筒那头传来,听得出夹杂着恐惧、惊慌许多情绪,刚刚帮自己破解了风水阵,居然就这么死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我知道了。”听到这样惊人的消息,苏子语依旧表情平静,声音没有半点波动。

    “啊?你……你没事吧?”

    他的反应实在太平静了,顾明达只觉得平淡的不太正常,忍不住问道。

    “放心,告诉舒宁,等我回去。”

    苏子语挂断电话,继续站在原地不动,不过眼神已经渐渐恢复光彩。

    “圣人不滞于物,气贯长虹、流云飞瀑都是大道,天地之间的伟力,我感觉到了,我的心也感动了。”他突然说出一句。

    死与生都契阔,自己何必烦心于寻找前路,道路不是一直在脚下吗?

    后面的洪浩远远瞧见他接了电话,简直大喜过望,这总不是我惊动的吧,接了电话还不要走?

    结果等了一会还不见动静,心里越发不耐烦起来,终于忍不住上前几步喊了一嗓子。

    “喂!?”

    却见苏子语豪气顿生,蓦地鼓荡精气,长啸一声,响彻云霄!

    轰!

    身前空气居然被这一声咆哮震得气流旋转,显露出清晰波纹,直冲河水中央而去,爆起一团数米高的银白水花,在阳光的照射之下晶莹剔透、波光粼粼。

    啸声划破天地,四下震荡,一时之间连奔腾咆哮的瀑布声都被盖过,又有远近山峦助长声势,回荡不休,惊起密林无数飞鸟、扑扑腾腾向四面八方惊慌逃去。

    人怎么可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洪浩只觉得好似晴空霹雳,炸得自己浑身一震,耳边嗡嗡作响,汗毛直竖,差点魂都吓没了。

    “对……对不起……”他结结巴巴道。

    世事名利,尔虞我诈,纷乱杂念,早已经不知不觉给心意蒙上了无数尘埃,就好像潜伏在地板缝隙、墙角旮旯的污秽,日复一日增多,不拆他个天翻地覆根本清理不干净。

    这一声长啸,完全是自然而然的行为,没有半分刻意,也把胸中郁积的闷气吐出大半。

    苏子语长身而立,听得自己心脏以奇异节奏勃勃跳动,慢慢与瀑布的咆哮声都融合到一起,再也分不出彼此,才目光转动朝洪浩看来:“夺魁开始了吗?在什么地方。”

    “在山的那一头,镜湖边上,车开不上来,已经在山脚等着了。”洪浩老老实实回答,伸手指了指他的身后。

    山路崎岖,汽车根本开不上来。

    沧浪山在和镜湖一东一西,恰好把沧浪庄夹在中间,必须要从反面下山,再绕到前面穿过庄里才能到湖边擂台的位置,路上也得耽误不少功夫。

    苏子语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转身望去,远远依稀能够瞧见一片湖泊在远处,恰好就在脚下深潭河水延伸的路径之上,忽然笑了一声:“不用了,我这就过去。”

    话音未落,已经纵身一跳,顺着奔涌的浩荡瀑布直落而下!

    什么?!

    洪浩眼珠子凸了出来,这可是百米高的悬崖,哪怕下面有深水缓冲,对于身体也是极大的负担,掉下去的冲击力足以让人粉身碎骨,面对这样的速度和力量,谁能承受得住?

    难道这位据说老太爷推崇备至、寄予厚望的年轻高手,站了一天一夜居然傻了,想不开了?

    他几个箭步向前猛窜,瞬间就到了悬崖边上,只见银瀑如练、水势浩荡,但下方的深潭却平静无波,哪里有半个人影。

    高空坠落的冲击力,如果不用罡气护体,哪怕对苏子语强横的筋骨内脏,也是一个大考验。不过他在山顶站了一天一夜,虽然已经对这里的瀑布深潭熟悉无比,但还是忍不住想亲身体验一番,感受那银河倒挂、直落九天的气势。

    百米高空一跃而下,超乎想象的巨大重力立即施加到苏子语身上,大量的肾上腺素流入血管,心意却似那水中磐石任凭冲刷巍然不动,全身筋骨绷紧如钢似铁,堪堪将要跌倒底部的瞬间,猛地双腿并拢,一下就钻破水皮突了进去。

    轰!

    剧烈冲击的水流撞击在他的身躯,跟被一辆高速行驶的轿车正面相撞感觉都差不了多少,恐怖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着五脏六腑,这潭水深不见底,不知道被瀑布河水侵袭多少年,冰冷刺骨、浸透心肺,脑中却前所未有般清醒,心意瞬间已经感应水势的变化,道道水气汇聚炼成真罡,在脚下猛然爆发!

    瀑布顶上的洪浩正焦急失措,忽然见下面深潭中“哗”地一声爆响,水花蹿起七八米高,从中飞起一个身影,如蛟龙出水,冲天而起!

    “沧浪之水天上来,这是大势!”

    苏子语浑身湿透,心中却畅快无比,再跌落下来的时候,双脚五趾绷紧,虽然重重踏破水面,却居然没有想陷进去,因为已经引来道道罡气,旋转如炮弹在水面爆炸,硬生生把身躯托了起来,“哗哗”两步,弹出老远。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在旁边,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苏子语踏过的位置,水面上出现两道剧烈转动的漩涡,久久不散。

    水的密度、浮力都实在太小,水面绵软无法着力,原本不可能托得住一个人的重量,但苏子语却依靠水气真罡,在脚底踏出一道强烈水波气旋,借到了这股向上的力量,又凭着对身躯的精妙控制,就这么在河面上大步前行起来。

    第一次落下,他还有些把握不住,忽轻忽重,然而几步之后,已经走得稳稳当当,每一步都在水面上留下一个旋转不停的漩涡,绵延不断。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这是洪老太爷下山时高颂的诗歌,苏子语每颂出一句,气势就凝实一分,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眨眼间就已经顺着河道消失在树林之中。

    站在崖顶的洪浩眼睁睁看着下面的人影在河上大步飞奔,直到再也看不见,彻底被这惊世骇俗的一幕震住,口中喃喃自语:

    “踏波而行……踏波而行,原来世上真有这样的武道境界!”

    (谢谢“书友nvliyshwxx9dee2”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