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6章 游子归家,举座无声

    这十个字从洪通口中说出来字字铿锵有力,仿佛坚逾钢铁,又拿着大锤敲击似得花火四溅,眼睛里更透着一股从没出现过的神采,似乎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苏子语还是第一次见对方露出这样的表情,明明看得出有些担忧畏惧,更多地却是激动、兴奋,可见哪怕经过了时间的沉淀,性情安稳下来,他骨子里尚武的血液却是掩盖不住的,能过勾得如此情绪波动,可以想象这夺魁大战的精彩之处。

    如果把南方这片地区看做一个小型的社会,五十三路拳法家族济济一堂,比试争夺魁首,很有点小说、演义之中武林高手华山论剑、争夺武林盟主的味道。

    “以洪师傅你的拳法,参加这夺魁大战都没有把握?”

    见到这一幕,苏子语对这夺魁大战也心中生出几分好奇与向往,洪通的拳法已经到了听桥拜相的境界,就连自己如果不是炼心初成、欲界得定,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却要抱着赴死的心意前去,可见这五十三家必定藏龙卧虎、高手如云。

    洪通沉吟许久,还是摇了摇头:“我现在的功夫,比起父亲当初还要差上一截,在五十三家高手面前想要镇住场子,难之又难。”

    他又深吸口气,故作豪情满怀望向苏子语道:“身为五十三家会盟中人,没参加过夺魁大战,终究是一场遗憾,我早已向往多年,现在终于有这个机会了,只是希望你能替我把拳势论补完,再传下去。”

    前因后果说完,这次是真正的交待后事了。苏子语却没有答应,只是看他一眼:“洪师傅,武馆的弟子,还有你拳法道理的传承,这些我都不擅长,所以还是留给你自己回来处理吧。这趟夺魁大战,我陪你走一趟怎么样?”

    “你说什么?要和我一起去?!”洪通有些难以置信,这些时日下来,他对苏子语的本领是很钦佩的,但自己说明白其中的凶险之后,居然还主动提出要参与到里面,实在很不容易。

    “你们会盟争魁,应该不禁止找帮手吧?”

    苏子语并没有多犹豫,就做出了这个决定。洪通今天各种心思、情绪,都是做好了回不来的准备,本来这里面还有层托孤的意思,但是他最心爱的弟子,已经因为自己意外辞世了,说起来,自己还欠着一段人情在里面。

    “其实你不必的。”

    洪通摇头叹气,他虽然说过要仰仗苏子语的后援,不过这等生死大事,已经超出了情理之中,任谁也没办法强求,所以他只是托孤,并没有想过找苏子语帮手。

    “什么时候出发?拳法界的高手,我也很想见识见识。”苏子语看出他的犹豫,洒然一笑把事情敲定。

    在红尘里打滚,炼的就是心意,欠了人情,还掉也就是了。何况他说的也是实话,自己的眼界还是太窄,正愁缺了历练,现在五十三路拳法家族齐聚沧浪庄,这样的盛事,怎能不亲身感受一番?

    不过决定了之后,也不能说走就走。

    洪通定的是后天离开,苏子语正好利用这两天时间,把健身中心的事情交待一下,同时也告诉陈冬、舒宁等人自己要离开几天,只是隐瞒了夺魁大战的消息,嘱咐他们酒吧的事情有什么变化通知自己,这才专心在家中禅定修行,巩固真罡,把状态调整到最佳。

    **************************

    南海,都岷山麓,沧浪庄。

    说是庄子,实际上那是自古以来的称呼,到近代随着族群的迁移、人口的扩大,已经慢慢形成了一座小型市镇。再到了近几十年的现代,由于经济发展,很多家族的年轻人都慢慢向大城市扩张,这座古老的市镇才重新空了下来。

    不过由于年代久远、古色古香,沧浪庄也是国内外有名的景点,每年接待大量游客,能为当地创收不少,也增添几分人气。

    只是这一天,沧浪庄却不再对外开放,连续七日,封庄大修!

    这通知早早地就发出去了,不过总有些零散的游客不清楚,到了地头才后悔不迭,却又被拦在庄子外面不得进入,垂头丧气。

    苏子语和洪通在机场落地,就有专门的大巴直通沧浪庄,四个多小时后,已经临近傍晚,终于到了庄外。

    下车之后,苏子语仰头一看,有些意外。

    名字叫沧浪庄,可是看着高逾十几米、一眼望不到边的古城墙,还是有些超乎想象,这哪里是庄园,分明就是一座小型城池啊!

    “自古战乱多,我们这里武风浓厚,先辈们就自己筑城抵御外敌,多少年累积下来,就有了今天这样的规模,不过现在肯定用不上了,只能拿来观赏罢了。”

    也许是近乡情怯,洪通显得有些心事重重,航班落地之后就几乎没见过笑容,这个时候见苏子语疑惑,才出声解释了一番。

    入庄就要过城门,而往日设立在城门口的售票和检票点已经关门了,也不见穿着制服的保安,只有几个身穿短褂、孔武有力的精干汉子表情严肃矗立在入口处,面对个别心存侥幸的逗留游客,既不驱赶、也不解释,酷劲十足,。

    洪通和苏子语走到城门前的时候,领头有个黑脸壮汉有些疑惑上下扫视两眼,似乎觉得洪通有点眼熟,却又不敢确认,含着嗓子拱了拱手试探着问道:

    “哪路的贵客?”

    “沧浪,洪家。”洪通面无表情回答。

    这是会盟的规矩,先报根底、再报家族,沧浪说的就是最早定根在沧浪庄的老牌家族,不像其他很多从外面迁移过来的家族。

    黑脸壮汉蹙着眉朝后面点点头,立即有人移开路障放行。

    注视着两人慢慢消失在城门后面,黑脸壮汉忽然双手击掌,露出恍然惊诧神色:

    “我想起来了,这是当年被赶走的洪家老三!我小时候见过他!”

    “嘶!”

    吸气声响起,守在城门口的那些人全都跳了起来,显然听说过洪家三公子当年的事迹。

    “你没看错?他怎么会回来?”

    “摆明着的,夺魁大战,洪家没人了,他不回来也得回来!”

    “多少人对他咬牙切齿的恨,这次要热闹了!”

    这些人在后面七嘴八舌议论,却不知道苏子语耳力超群,哪怕走出几十米外还隐约听了进耳朵,不动声色看了看洪通,却见他脸色有些红润、口中不住在喃喃自语,好像在回忆,甚至连嘴唇都哆嗦起来,可见情绪已经不受控制。

    入庄之后,才能发觉这里面的庞大,哪怕是青石大路,也宽敞无比,足以容纳许多车辆并行,身边来来往往的都是挂着各地牌照的豪车,可见都是从四面八方赶来。

    不过以两人脚力,无非多走些路而已,洪通虽然不说,但是苏子语也能猜到,以他当年的性格,恐怕已经是多少年没有跟家中联系过了,也不愿意开口说自己回来了,否则至少会有人来接才对。

    最后两人停在了一处大宅门前,门口宽敞的平地上停满了各种豪车,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但是已经可以看到宅子里灯火通明,鼎沸人声不断传了出来。

    短短一段路,洪通却走得异常艰难,最后停在坐满了人的大院外发愣,有些迈不开步子。

    苏子语知道他心里肯定激烈交战,也不催促。

    从他的位置望进去,大院里面起码露天摆了几十张圆桌,刚好正在吃饭,每一桌上都坐满了人。也只有这样的大家族、老宅子,才会有这么大的院落,能容纳几百号人一起吃饭。

    苏子语正在感慨,就听见里面靠门的位置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三叔!”

    这两个字好像有奇异的魔力,本来只有坐在靠近大门的几桌能隐约听到,纷纷转头朝这边看过来,一个两个全都瞪大了眼睛,手里的动作、嘴边的话语全都停住,接着仿佛波浪滚动,成片成片的喧闹消失,转眼间整个大院都变得死一样沉寂,就连端着托盘满头大汗的伙计都有些不知所措,愣在原地。

    (谢谢“wwhgy”打赏的5888!谢谢“拯救世界的骚年”打赏的688,谢谢“~。喵了个咪”、“书友151231225150850”、“丫丫个丁丁”的打赏。这两天过年家里饭局多点,所以更新晚了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