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1章 诡异的自杀

    颜面尽失的田远桥毫无半点停留心思,在保镖陈虎两人的拱卫下大步而出,直奔会所之外,门口水池廊门之前已经停好了一辆加长双r豪车。

    田远桥躬身而入直接坐下,不等陈虎关上车门,面上肌肉已经扭曲脸色狰狞,如魔似鬼,一张大口牙齿咬到咯吱作响,可见心里愤恨到了极致。

    对阵之中,被一戟扫落马下,虽然震伤了内脏,但他毕竟有明光铠护身,再加上功夫不俗,筋骨皮肉早就练得强横无比,吐出一口淤血,已经大大减轻伤害,并没有看起来严重。

    与这点小伤比起来,更让田远桥不能接受的,却是生平难得吃了一个如此大亏。

    他家世显赫,含着金钥匙出世,本就少有人敢得罪,又有练功的天赋,寻常人根本不是对手,从来只有自己盛气凌人、横行霸道,哪有人能忤逆打伤自己的份!

    更别说像今天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被打成滚地葫芦,还在无数人的注视下脸面丢尽,估计今天之内就要传遍市内的上流圈。

    想到这里,田远桥简直内心火烧火燎,目光森厉,直欲噬人。

    “田总……”

    陈虎和另外一个保镖坐在旁边,面面相觑,哪怕熟知田远桥性情的他们也没见过这副样子,心中畏惧,却又不得不想方设法劝慰。

    谁知道刚一开口,就见田远桥脊背猛然挺直,筋骨爆震好似弓弦炸裂,一只大手自上而下拍落在车厢内奢华座椅前储存美酒的小型冰柜上,青黑筋络根根凸起若爬虫满布手背,五指狠狠一抓,已经把放在座位前的冰箱外壳捏到深深凹陷进去,甚至露出里面的电子线路和支架,一阵火花噼啪乱闪。

    “苏子语!我要你死!”

    这话入耳,两人立刻噤若寒蝉,再不敢说半句话,原本想好的措辞也硬生生吞进肚子里,生怕迁怒到自己身上来。

    足足过了几分钟,呼吸沉重的田远桥才平复心情,虽然脸色依旧难看,却重新恢复了冷静。

    陈虎看他好像怒气消散不少,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出声问:“这个苏子语不好对付,是不是要……”

    “不必!”田远桥好像知道他想要说什么,直接打断,阴沉着脸转动眼珠思考片刻,又继续说道。“那边更重要,先解决正事。”

    他自己的功夫也颇为精深,甚至保镖陈虎都不是对手,面对苏子语却是直接惨败,当然知道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就让他先多蹦跶几天,等大事完成,再来慢慢炮制。到时候,一定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田远桥语气森寒,幽幽一笑。

    ************************************

    这边田远桥谋划心思,那边舒宁却忙着周旋应付各路名流。

    苏子语手持方天画戟、策马冲锋的威风实在太引人注目,不过片刻功夫,已经收到七八张各处递来的字条,既有想要结识的豪富,又有许多名门贵妇和千金小姐,实在让他有些不胜其扰,等到晚宴结束,也就提前离开了。

    剩下的合纵连横、经营关系,足够舒宁耗费大把时间了,一时恐怕也顾不上自己。

    只是刚回到家里,却又接到陈冬的电话,顾明达约他明天中午吃饭表示感谢。

    那天晚上在酒吧出手救了他一把,顾明达就说过要专程感谢,果然履行了诺言。只不过听陈冬转述的语气,事情好像还有些后续。

    挂断电话之后,苏子语心里隐隐有几分猜测。

    翌日准时赴约。

    喜福会位于隐秘的永福路,一个本地人都不大知晓的位置,这栋建造于上世纪初的小洋楼是典型的欧式建筑风格,名绅官邸、外国领事馆、私人会所,几近变迁的时代赋予其浓郁沧桑感,各式知名或不知名的藤蔓寄生植物爬满高墙,试图彻底将其与世隔绝。

    会所内部陈设无一不考究,玳瑁壳镶拼而成的台灯,深蓝色丝绒墙布,深红色手工缝制的孔雀毛帘幔,就连墙上用作点缀的圆镜,都是维多利亚时期意大利原产。

    在这种地方吃饭,吃得更多是情怀,菜式本身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顾明达是真的专程设宴,除了邀请陈冬和苏子语两人,包房中只有几位秀美女郎,身穿职业套装,个个巧笑嫣然、妙语连珠,样貌仪态俱佳,又分毫不显轻浮,都是一等一的妙人。哪怕全桌只有主客三人,却压根不见半分冷场。

    这糖衣炮弹可谓攻势不凡,下足了本钱,苏子语不由暗呼厉害。

    所谓宴无好宴,礼下于人必有所求,顾明达大费周章,恐怕不只是感谢这么简单。

    是人都有软肋,而陈冬的软肋显然就是见了美女走不动路,进门就直了眼,只顾同身旁女郎聊得火热,直到苏子语再三瞪他才反应过来,望着满桌佳肴美酒脸色发苦:“顾哥,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否则这饭小弟我吃不踏实。”

    顾明达闻言做个手势,几位女郎立刻轻言致歉、乖巧离席,出去时还不忘将门合拢。

    包房内只剩下三人,这位豪富才叹了口气道:“我顾明达生平自负洒脱,从不迷信鬼神之说,最近却着实遇到了一些蹊跷,所以想找两位兄弟参谋参谋。”

    他嘴里说找两人参谋,眼睛看得却是对面苏子语,也不待两人插话,自顾自说了下去:“上礼拜吊顶射灯塌下来的时候,全赖苏老弟出手救我一命,牢记在心。不过虽然我侥幸没事,但还是砸到了几个客人,其中有个侍应生现在还躺在icu(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

    苏子语和陈冬两人默默听着,意外发生的时候他们都在场,对于受伤的情况也一清二楚。

    “不是我夸口,店里无论规模设施都是超一流,绝对是花费了天文数字打造,不像有的酒吧什么巴洛克风格吊灯那样浮夸,整个天花板全都是一体式电动控制的射灯,按说不至于这样轻易脱落。”

    顾明达说到这里拿起烟盒示意,见两人摆手才自己掏出一根递到嘴边,点烟的手居然有些发抖,两三次才点燃,深吸了一口气,望着氤氲升腾的烟雾怅然道:“两个礼拜前,店里新装的一个dj台莫名其妙侧翻,好在旁边的行政主管躲得快,才捡回一条命,只是左手被撞骨折了。”

    “会不会是有人动了手脚?”陈冬早就觉得事情不简单,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插话。

    顾明达摇了摇头:“如果单单是这样,我也只以为是竞争对手搞鬼。蹊跷的还在后面,前天早上,一个叫珠珠的女侍应生下班后突然跑到员工宿舍楼顶,跳下去自杀了。”

    他扭头朝向两人,脸上露出苦笑:“这个珠珠年纪不大,平时算得上活泼开朗,居然无缘无故自杀,偏偏和她关系亲近的人都异口同声,没人知道为什么,事前也毫无征兆。你们说,奇怪不奇怪?”

    偌大的包房里只有他们三人,顾明达说话的语调低沉,听得陈冬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顾哥的意思是?”苏子语若有所思。

    “珠珠是回到宿舍之后突然发疯一样跑上了天台,当时亲眼看到的有好几个员工,可以确定自杀无疑。其实第一次出事之后,我究竟吩咐下边人提高警惕,不过意外还是接连发生,特别是珠珠自杀……现在店里真是人心惶惶,我也有点心神不宁。”顾明达一口气说了下去,脸色激动起来,紧紧盯着苏子语。“所以我就在想,难道世上真有什么风水气运,又或者灵异鬼神的说道?莫非这是撞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