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8章 智者一通百通,贤者无所不能!

    说来也怪,这匹枣红马本来性子极烈,除了熟悉的驯马师和骑手,普通人根本别想轻易靠近,然而吃了苏子语这一按,立即就老实了,打着响鼻甩动脖颈,还低头拿脑门蹭向苏子语胸前,分明就是一副示好的模样。

    可见哪怕是畜生,长期下来也通人性,知道好歹惧怕,很有几分欺软怕硬的架势,遇到苏子语这种超人般的力量,当即乖乖听话。

    “就是它了。”苏子语也不再选,示意马工牵出马厩,为它配上马鞍、头革等马具,又问驯马师。“它叫什么名字?”

    驯马师在旁边为难道:“它才刚刚成年,没有比赛经验,还没取名字,平时我们都叫编号137。”

    马场里数百匹马,除了真正上赛场的马,其他的都没人愿意费心思取名。

    苏子语在一旁摇头,毕竟时代不同了,自古就有老话,千里马常有、伯乐却不常有,赛马更看重速度、耐力和卖相,真正的相马高手实在太少。

    为马取名字也是一件非常讲究的事情,毛色、速度、性别、外形特征乃至产地,都可以作为取名的依据。以特征和毛色取名是最常见的。

    比如《伽蓝记》有云:代宗时李怀仙贡名马,额高九尺,毛拳如麟,身被九花,故号“九花虬”。明代宣大、山西总督、兵部尚书卢象升喜爱骏马,其中有一匹全身深紫、鬃毛黑色,唯独四蹄白如霜雪,肩上也有一撮白毛好似皓月,所以就称为“五明骥”。

    自己选出的这匹枣红马,虽然体型高大、毛发光亮、肌肉紧实,但外形不算出众亮眼,又没有赛场经验和成绩,也难怪连名字都没有。

    “137,就让他们看看你的本事,为自己赚个名字来怎么样?”

    苏子语一拍137的脖子,这匹大红马似乎听懂了,扬头甩了甩脖颈,轻嘶一声。

    旁边的驯马师和马工看得啧啧称奇,这马今天是神了,这么听话?

    马厩外面就是圈起来的大片草地,舒宁知道他没骑过马,吩咐人取来骑手装备,刚要转头讲解骑乘时的注意事项,却一不留神只见苏子语猛地跃起,直接跳上了马背,双腿一夹,扯住缰绳一抖。

    枣红马负痛一声长嘶,四蹄翻飞,卷起大蓬草沫泥土,就如离弦之箭飞射而出,连个加速都不带的!

    “马鞭呢!?马鞭还没拿!”

    “我靠!他还没换骑手装!”

    “穿的是西装啊……”

    后面跟着马工、驯马师、马场经理大惊失色。

    在现代马术运动里面,骑手装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潇洒的骑手装不光是为了增加仪式感和观赏性,还有一点至关紧要,能够保护骑手的安全。

    头盔能够减缓冲击力,手套、马靴、马裤能减少骑乘过程中的运动摩擦,防护背心可以在意外坠马的时候保护腰背脊椎,更别提马鞭是骑手向坐骑发号施令的关键。

    而苏子语一样都没带,就这样冲了出去!

    “看,好快!这样都不会掉下来?!”

    一个马工惊呼,眼看着冲出老远的苏子语已经绕出一个大圈又兜了回来,腰板挺直,高速冲刺状态下居然毫不费力的样子。

    骏马冲刺时的力量是非常大的,再加上奔跑时候的颠簸,足以把人甩下马来,全靠骑手自身的力量固定住,所以正规赛马选手通常都要伏低身子、脑袋朝前,尽量降低重心,几乎贴住马背,屁股悬空,只在停顿的刹那才接触到马鞍,尽量和奔马保持相同的节奏,以免控制不住摔落酿成惨剧。

    这里面的讲究实在太多了,技术含量极高。

    而现在冲过来的苏子语,却是直立上身,光用双腿夹紧马背,依旧稳稳当当,这得是多么夸张的腿力,怎么不让他们惊诧?

    “也不怕摔下来,这是请来表演的吗?”

    有人喃喃自语出声,一副见到鬼的表情。

    “别胡说!”马场经理怒瞪这些口无遮拦的蠢汉,不光这些马工看得心惊胆战,实际上他自己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生怕出了什么意外,参加酒会的都是高官富贾,随便哪个都得罪不起。

    他们却不知道,洪拳之中站桩讲究腰马合一,腰就是大拳师们的虎背熊腰,马却是要凭空站出一匹奔马来。

    十二桥马首推四平大马,马步马步,连奔马都降不住,怎么叫马步!?

    苏子语纵马狂奔,除了刚开始有些不适应,慢慢便心意散发,逐渐感应到胯下枣红马的情绪,默契也磨合得顺当了不少。策马冲刺的时候,雄厚的马肚将阵阵大力传递到腿部,正常人绝不可能光用腿就吃得住这股力量,但他却毫不在意,反倒不断施加更大力量,刺激得枣红马发狂疾奔,速度越来越快,如飓风从众人身前呼啸而过!

    这种可怕的冲击力和威势,不是身临其境的人绝对感受不到,一瞬间全都吓得连连后退。

    “他真没骑过马!”

    舒宁自己是练过骑术的,一眼就能看出苏子语无论姿势、方法都是野路子,跟正规训练过的骑手完全不同,但正因为如此,才显得出他的可怕,这是全凭一股蛮力压得骏马只能俯首听话。

    “苏老弟……这是天生的英雄人物!”

    郑国兴站在围栏后面,看得简直浑身燥热、热血沸腾,恨不得自己也弄匹马来骑一骑,对苏子语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什么马技、什么装备,一概不管,上来就能骑!

    骑兵是古代战争的重要力量,无论东西方都极为重视,所以如果生在古代想要出人头地,第一个要求就是弓马娴熟,比如卢象升,他虽然是文人出身,但自幼喜习骑射,天赋异禀,明史载:“象升白皙而臞,膊独骨,负殊力。”据说他的练功刀重一百三十六斤,武力之高可想而知。只是到了近代,骑兵才在火器的出现后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这里说的弓马娴熟,可不是现代的赛马、盛装舞步可以比拟的,古代猛将要面对敌兵列阵冲击,披甲在战马之上全速冲锋,激烈颠簸还要挥动武器破阵,激烈恐怖程度可想而知,没有长时间的锻炼,根本应付不来。

    但苏子语敢这么做,当然是对自己持身法有足够的自信,同时也尽快熟悉骑马的感觉,进入状态。

    拳势论上有记载,形意拳的源头最早出自三国姜维,他的传人周侗教出了岳飞、卢俊义,后代又教出了罗成的罗家槍。

    姜维是蜀汉名将,官至大将军,文武双全,据说当年姜维曾经对诸葛亮说:“军师你谋略无双,我很佩服。但是我的武功,你也比不了。”

    诸葛亮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比一比大枪。

    结果姜维败了。

    传闻难辨真假,但里面包含的道理却是实打实的,诸葛亮是智慧的化身,像他这样悟性高的人,天生就是英杰,无论什么兵器马术,一看就会、一会就精,不是普通人比得了的。

    所以智者一通百通、贤者无所不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