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3章 七日之约

    苏子语只能默然站在一旁,眼里流露出一丝遗憾和惋惜,不过他修的是心意控制、禅定法门,对情绪的控制非同一般,很快就把伤感收拢,忽然注意到地上魑魅尸体的变化,轻咦了一声。

    只见这头山精异怪死了不过十分钟不到,原本坚实的肌肉已经变得灰败如草革,看不出半点生机,甚至好像完全失了水分,眨眼间化作粉末,维持不住形态崩散在地上,化作一滩灰土。

    再过了一会,夜风微微吹过,就连这滩灰尘都被卷得四处飘荡,像雪片般扬扬洒洒,飞得到处都是,很快再也看不出什么魑魅存在过的痕迹。

    “物死魂消,精气散尽……”

    苏子语在旁边仔细看着这一幕,口中喃喃自语,说不尽的感慨。

    越是强横的生命,对于自身的控制越全面,能够随时压榨出每一分潜力。就比如像洪通这样的大拳师,能够随意控制毛孔的开放闭合,甚至把握五脏六腑的动静,真正算得上身体的主人。

    而魑魅这样的天生精怪,早就把精气和肉身融为一体,彻底死亡之后,肉身也要同精气一同散去。这就好比一个弹簧,平时压缩得越厉害,松开之后反弹得就越高。

    哪怕强如空知远,身死之后也化光飞散,反倒是普通人死了还能留个全尸。

    洪通也同样看到了魑魅的消失,虽然也很惊讶,但对他来说现在心里都被童正的死占据,所以根本毫不在意。

    魑魅肉身化作飞灰,倒是省了不少向旁人解释的麻烦,但童正的的确确死了,这是很难隐瞒的,苏子语脑子里正在思索如何处理善后,就听到洪通朝他看来道:“你先回去,这里我来处理。”

    苏子语眼皮一跳,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放心吧,没有什么问题。”洪通神色疲惫,似乎没有心情多说,只是微微摆手。

    听他这么说,苏子语顿时心中一动,武术家的杀伤力惊人,越厉害的拳法高手交锋越激烈,无论切磋比试还是寻仇,恐怕死伤都在所难免,多半很有一套内部处理的经验,他也觉得自己不适合留在这里,所以点头往外走。

    刚走到一半,就听到洪通又说了一句:“今天发生的事不要告诉别人了。过几天吧,七天之后你再来找我。”

    童正的死对他打击太大,这七天的时间显然要用来处理后事,平复心情。

    苏子语没有去医院,他受得都是皮外伤,最严重的就是最后吃了魑魅反手一爪,好在双臂锁住了对方,又以精气模仿内气的运行,凭借暴胀的肌肉扛住,事后心眼细查,只是肩胛骨开裂,以他的生命力和精气滋养,自愈起来并不困难,只是有一段时间左肩不能随意用力罢了。

    接下来两天一切平静,康远健身中心没有人知道苏子语后来又被魑魅追杀的事情,只不过目睹了他和洪通一场大战的几个教练员,回去之后少不了大肆渲染,把苏子语形容得好似天神下凡、武圣重生,挥挥手就能翻江倒海一般。

    虽然这比起事实夸张得不是一点半点,但那天童正的来势汹汹却有很多人亲眼目睹,苏子语出马立即解决,使得他在中心的人气和地位陡然暴涨,走到哪里都是人人尊敬,甚至还收到了不少女学员写着电话的纸条。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陈冬特意找到了他,带来一个消息,说是洪通那边已经把赔偿给被童正打伤教练员的钱汇了过来,分别作为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分发下去。

    另外为了感谢苏子语为他解决了这么大一个麻烦,陈冬也很大气,挥手就发了五十万的奖金,同时还郑重其事地要聘请他为康远公司的高级顾问、首席格斗教员,这个职务本来是没有的,特意增设出来,显然他已经彻底被苏子语身手征服。

    奖金苏子语毫不客气收下了,这是自己应得的,但是关于职务的聘请他却没有答应下来,因为心里一直在惦记着洪通那边的事情,所以推脱说自己要考虑一段时间。

    陈冬显然有点意外,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七天之后,苏子语准时来到了洪氏武馆,这里依旧是那副热闹的样子,被破坏的地面和软垫已经全部修缮完毕,甚至因为那场大战的缘故,人气更加攀升,显然是口口相传的威力,很多人慕名而来,相信这里能练出真功夫。

    只可惜拳法一道,天赋、悟性、毅力缺一不可,大多数人终究还是好奇加玩票而已。

    苏子语进来的时候,很多人依旧对他记忆犹新,都忍不住拿眼看他,个别人还有些紧张激动,估计以为他又来找麻烦。

    这一次还是那几个武师迎接的他,不过多半洪通事先已经叮嘱过,虽然对他隐隐有几分敌意,但没人显得惊讶,甚至还是被他一脚踢飞那位领入后堂。

    “郑大哥,上次多有得罪,希望你不要介意。”苏子语走在他身后突然出声道,他刚才听到其他人对这位武师的称呼,知道对方叫郑元丰。

    “没有什么,你能和馆主搭手,功夫比我高得太多。”郑元丰听他道歉显然也有些意外,不过脸上表情变幻一下,松弛了不少,他随即又有些不服气补了一句。“我们童师兄已经去南方拜祖师堂了,等他修完秘传拳法,回来你就未必是对手。”

    苏子语脚步一顿,很快又恢复原样往前走,若无其事道:“那就到时候再说了。”

    去南方拜祖师堂?他心念电转,立即反应过来这就是洪通给馆里其他人的说辞,童正被自己打败,引以为耻,回南方苦修秘传,学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了。

    走在前面的郑元丰根本没察觉到他脚步的变化,只是闷着头“嗯”了一声,更想不到自己寄予希望的师兄已经不在人世了。

    苏子语跟着一直到与魑魅大战的小院,瞧见洪通似乎刚练完拳,从弟子手里接过毛巾,擦了擦汗珠,背手慢吞吞往里走。

    看得出他们这一派的传承古味甚浓,弟子礼谦恭严谨,收回毛巾就退了出去。苏子语默默跟在洪通身后,特别留意了院子里,被破坏的地面、院墙已经全部恢复原样。

    跟着一言不发的洪通绕进了另外一处院子,院中有个四方天井,五六米长宽,大概就是他平日起居的住处。

    两人进了一间厢房,苏子语第一时间被正中壁上一幅字画吸引了注意力,字画长约半米,宽不过二三十公分,上面浓墨重笔只写着一个字:

    “禅”。

    在此之前,苏子语怎么想不到,洪通这样一位拳法大师,居室里会挂着一个禅字。不过这一看,顿时再也收不回来,只觉这幅字银钩铁画,雄峻气势扑面而来,居然不由自主盯着看得入了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