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18章 误会,追问,一夜

    “你先等着!这什么男朋友,玩那么凶的狗,连自己女朋友都照顾不好,受伤也是活该。”女医生扎着个马尾辫,看样貌挺清秀,实际上已经三十多岁做了人母的年纪,嘴巴厉害得很,直接瞪了苏子语一眼,让舒宁靠在座位上开始帮她打针。

    “呀!看看这伤口,姐姐你这么漂亮,皮肤又好,搞不好这次要留下点疤了。我要是有这样的男朋友,直接就踹掉没商量!”旁边那小护士轻手轻脚解开绑在舒宁肩上的破布,看到血肉模糊的伤口倒吸一口凉气。

    女医师打完针,看了一眼同样大大摇头:“现在你们这些年轻人,风风火火,办事也是太浮躁……”

    女医师是好心,牙尖嘴利的小护士说话又快又急,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苏子语根本无法插嘴,被数落得表情那叫一个尴尬。而且他就算想反驳也没法反驳,毕竟是自己情急之下想出被狗抓伤了这么个借口,总不能又改口说一只普通人看不见的异兽把两人弄到这么狼狈?

    刚好医院的急诊室又是开放式的,几个正在吊水的大爷大妈大姐看着漂漂亮亮的舒宁身上血迹斑斑,个个露出一副惋惜心疼的样子,忍不住插话。

    “这姑娘长得多好看,就跟个明星似的,可惜了……”

    “小伙子,可不能太贪玩了,看把人伤得!”

    “就是!就是!养狗也得注意了!”

    “我们家小侄女前年也是让狗给咬了,又是发烧又是住院,折腾了大半个月才好。”

    苏子语一看不对劲,怎么说着说着就变成声讨大会了,赶紧老实点头认错,连连说那破狗已经让人送回去,以后坚决不碰,总算是对付了过去。

    到了灯火通明的医院里,又有这么多人在周围,总算让瑟瑟发抖的舒宁找到了几分安全感。这边医生护士在细心照料,那边却瞥见苏子语被一干人数落得满脸苦笑,完全不复先前与怪兽搏斗时候的勇猛威风,不知道怎么,原本紧绷的心思自然而然就放松了下来,嘴角更挂上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你这个伤口挺严重的,既然是被犬只弄伤,就不能立即缝合,要敞开引流、全身输一些消炎药,还有可能出现化脓感染和高烧的症状,我建议还是留院观察几天。”女医生责任心很强,给舒宁简单处理了一下,语重心长叮嘱几句,又朝苏子语走了过来。

    “我就不用了,我没什么事。”

    苏子语赶忙摆手,随着细心定和持身法的日益精进,他的体内每天都在精气滋养下产生微妙变化,对于病菌和异物敏感远超常人,更在受伤的第一时间强行控制肌肉闭合伤口,早就已经自然止血,如果不是为了送舒宁,为了避免麻烦他根本都不会来医院。

    “那怎么行,我看你手上全是血。我跟你说小伙子你可别大意,就算是打过疫苗的健康犬种,也可能传染狂犬病,更别提伤口感染了……”这值班医生显然是嘴硬心软的典型,数落苏子语滔滔不绝,对病人却极为上心。

    苏子语自家知道自家事,那些血渍只不过来不及冲洗而已,看起来有些恐怖实际上并不严重,然而架不住对方能说,理由也是自己找的,众目睽睽之下只能任凭处理。

    这个时候,他真有一种自己挖的坑,含泪也要跳下去的感觉。

    “咦?你还别说,真奇了怪了,看你伤口的形状,没理由这么快就完全止血啊?不会感染吧,我看有必要清创之后敞开引流,让伤口深处感染化脓的东西先流出来……”值班医生仔细检查他伤口半天,满腹疑问,嘴里不住嘀咕,显然不太理解他这超常的恢复能力。

    “不用不用!真不用!”

    苏子语吓了一跳,听这意思还要重新切开伤口,虽然知道对方是好心,但他无论如何也是不肯答应,多受一遍无妄之灾的。

    这回值班医生拗不过他,只能无奈摇头。

    等帮舒宁办好住院手续,住进病房里,已经将近半夜11点了,医生又把注意事项交待清楚,才留下两人在病房独处。

    “那什么,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去了……”缩在椅子上的苏子语站起身来,同舒宁眼神对上,清了清嗓子,干咳一声。

    “慢着!先把话说清楚,你究竟是什么人?那只什么‘轮龙’又是什么怪物?为什么会在我车里。”

    穿着一身病号服的舒宁长发披散,明明应该是伤弱女子的形象,偏偏气势逼人、表情严肃地盯着苏子语,一副不说明白绝不善罢甘休的样子。

    “舒小姐,我就是一个普通人,碰巧坐上你的专车,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怪物,并不比你清楚多少。”

    苏子语无奈一笑,朝着对方摊手,。所以说女强人什么的最难伺候了,他心里倒有点怀念开车来时路上,对方那彷徨无助紧紧抱着自己手臂不放的样子。

    “普通人?普通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连那么硬的路面都被你打碎了。还有,那只什么‘轮龙’,一开始我根本就没看见,怎么凭空就出现了?你的伤口又是怎么回事,医生都说恢复得太快了。”

    冷静下来的舒宁显然没这么好打发,几个问题都正中要害,眼神凌厉,充满审视意味。

    “舒小姐,怪物是出现在你的车上,严格来说我才是被你连累的那个人,你现在是在审犯人吗?”苏子语也被对方凌厉话语刺得不太舒服,脸色骤变,目光冷了下来。

    他不和伶牙俐齿的女医生、小护士计较,是因为对方并不知晓内情,而且没有什么恶意,但一同经历险况舒宁这般咄咄逼人,却不代表自己也要退让。

    自接触以来,舒宁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大男孩般的年轻人生气的样子,特别是眼神明亮得刺人,让见惯了高官富贾的她也隐隐有些抵受不住。

    她很快醒觉,是自己戒备重重、处处提防的样子刺激到对方,当即态度软化了下来:“对不起,我的语气有问题。但是作为受害者之一,是不是至少应该让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位女强人双脚蜷在胸前,手臂交叉环抱,有些随意地靠坐在病床上,脸色因为失血显得异常苍白,却丝毫不能掩盖她的美丽,素面朝天、不施脂粉的光洁脸庞在病房不算明亮的白色灯光映照下,展现出惊人的柔美弧度,似乎隐隐覆有一层薄薄的光晕。

    苏子语一怔,对方毕竟只是一个柔弱女子,要面对这有些匪夷所思的经历确实不容易。

    他不由得叹了口气,重新又坐了回去。

    “我其实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仑戎据传是一种很少见的异兽,来去如风,潜伏在人身边是有危害的。这只仑戎应该是趁你不注意的时候躲在了车座底下,所以你没注意。至于我为什么能发现,那是因为我精修武学,听觉、身手甚至气血都比普通人强大很多而已。”

    对方也是事件的亲身经历者,想要像对医生和护士那样简单把糊弄过去是不大可能的,苏子语这番话半真半假,勉强也算得上解释了。

    听完他的话之后,舒宁若有所思点点头,也不知道到底相信了多少,不过总算是没有再继续追问。

    过了片刻,她又似乎还心有余悸问道:“那只仑戎确实已经死了对吗?我不会还有什么危险吧?”

    “死得不能再死了,你放心吧,这种怪物很少见,你已经安全了。”苏子语知道她的顾虑,投以安慰眼神。

    舒宁轻咬贝齿,犹豫片刻,脸上表情变幻数次,最终带着别扭表情道:“你要走了吗?我……我有点害怕,能不能留下来陪我。”

    苏子语显然想不到她会这么说,意外又疑惑地问道:“你没有家人朋友什么的吗?”

    “我刚调到s市,在这里没什么朋友。你不要误会了,只是今晚我有点不踏实,毕竟我们也算是共苦过了对吗?”舒宁似乎怕他误解自己的意思,又补充道。

    她这么一说苏子语反倒放松了下来,再强势的女人也有软弱一面,卸下了坚强的外壳之后,这样的反应才合情合理,所以他心一软就点头答应了。

    果然这一晚什么旖旎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两人一番交谈,关系倒融洽了一些。

    第二天一早,完成了任务的苏子语买来了早点,然后离开医院。

    恢复了精神的舒宁捧着装在一次性食盒里的热粥,小口小口喝着。有苏子语守在旁边的这一夜,她出乎意料睡得很踏实,甚至比来到s市之后的几周都要踏实,这种安心的感觉让她很享受。

    舒宁不会知道那是由于苏子语发动心术,为她祷颂心经的缘故,所以简单地把这一切归结于这个大男孩有种让人踏实安心的特质,他也许不算很帅,但看久了却觉得很舒心,特别是明亮的眼神,远超一般人。

    持身法和禅定的修行,让苏子语气质日趋圆融,这种一种潜移默化的转变。

    不过放下早餐之后,舒宁就把这些抛到了脑后,她虽然还没有出院,却已经重新拿起电话,回到了女强人的状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