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9章 杀人无形,心之术

    十天时间,转瞬即逝。

    当苏子语再度出现在河岸上的时候,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再不复前些时日落魄潦倒的模样。

    空知远望着他顾盼生辉、一步一步沉稳走来,隐隐生出融入天地的感觉,不由得露出几分惊讶神色:“你好像很高兴?”

    “空大师,我真的锁住心猿意马了,我的持身法练成了!”苏子语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年轻人心性,一到他跟前就兴奋挥手,甚至没注意到空知远的脸色比第一次见时又苍白了几分。

    “是小成!什么时候你练到行动如常、动静随心,不像现在这样扎眼,才算是练成了。”空知远立即纠正,不过又上下打量他几眼。“看来你真的用了心、入了迷,确实是块修行的材料,否则不会有如此效果。”

    他双手背在身后,突然纵身一跃,就跳上了旁边凉亭的顶端,落地无声稳稳站住,居高临下道:“跳上来,不准踩掉瓦片。”

    河岸上建造了长长的休闲走廊,每隔一段就有一间类似的凉亭,既是景观点缀,又方便供游人市民休息小憩。凉亭高度足有四五米,典型的尖顶斗拱,四面用朱红瓦片斜铺下来,正常人根本不可能一跃到这种高度,更无法立足站稳。

    苏子语同样没试过这样的纵跃,换了遇到空知远之前,他根本想都不敢想。

    然而这一段日子的禅定修行下来,他已经感觉浑身上下充满无穷劲力,更能牢牢锁住精气,真正感到脱胎换骨,倒也毫不胆怯,心中默念诀窍,跟着全力提起一纵,当真就跳起四五米高,一下落到凉亭顶上。

    只是脚下刚接触到瓦片,苏子语心里就大感不妙,落脚处滑不溜秋,根本立不稳,好在这些天功夫没白费,心意始终如一并不散乱,只觉得身体自然而然重心调整,啪啪连走几步,虽然站得不算稳当,却当真没有踩落一片瓦。

    “我做到了!这算不算通过了第二个考验!”

    苏子语脚下站定,顿时眉开眼笑,这可是飞檐走壁的本事。不过更让他兴奋的是,这十天以来自己竟然一次怪病都没发作,眼看就走出了困境,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河岸本来就高于四周街道,此时站在凉亭顶端,微风吹来,更有登高望远、心神怡然的感觉,实在惬意非常。

    听到苏子语的话,空知远恍若未觉,又紧走几步,站在拱顶边缘,向河中心远眺。

    苏子语有些不明所以,刚准备跟着走到他身边,陡然感觉脚下拱顶分崩离析,瓦片寸寸碎裂,一股吸力拉扯,整个人便要往下跌落。

    他顿时心中大惊,正欲挣脱,忽然隐约觉得有些不对,赶忙镇定心思,默念经文,恍惚间心意沉凝,只见拱顶依旧完好无损,哪里有半分坍塌的样子?

    “持身法有小成,就算是略微锁住了精气,时日坚持得越久,越是受用无穷。虽然未入欲界定,还习不了法术,却已经能心意相连,影响到旁人的感官。”

    空知远这才转过身来,微微点头:“气沉若渊、心意生根,算你通过了。”

    苏子语闻言长出一口气!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考验,好在自己没有放松心思,同时又大呼厉害,不见有任何动作就能影响人的思维、感官,简直是鬼神莫测的手段。

    “是故民气,杲乎如登于天,杳乎如入于渊,淖乎如在于海,卒乎如在于己。”

    “这里说的是,精气形态万千,有时光亮得好象升在天上,有时幽暗得好象藏入深渊,有时柔润得好象浸在海里,有时高峻得仿佛立在山上。”

    “所谓道无法不显,法无道不存。精气为本,术法为表。定了精气,才有种种神通,你明白了吗?”

    空知远眼神沉凝示意。

    苏子语细细品味对方说的话,半晌才重重点头。

    空知远接下去道:“你虽然锁住了精气,不再有亏虚之虞,但危机还没有彻底解除。因为修行得太晚了,这20年来的精气暴发,早已经伤了根本,远不是一时苦功所能挽回。”

    伤了根本……苏子语听到耳中,笑脸顿时完全僵住,自己的危机竟然还没解决,赶忙问道:“那我该怎么办,求大师救我!”

    空知远却不搭话,略一挥手,宽松的长衫随微风轻摆,又问:“那个黄波出尔反尔,挑拨离间,害你丢了生计,你甘心吗?”

    对于他知道黄波的事情,苏子语倒也不惊讶,他早就习惯了这位大师的手段,毫不犹豫答道:“卑鄙小人一个,无非怕我抢了他的位置而已,我不屑与他计较。”

    他现在得了修行法门,正是心气高的时候,哪里还看得上一份打杂的工作。

    “修行之人,也在尘世中打转,心意果决,容不得拖泥带水。我给你的第三个考验,就是用心术惑他神智,了结性命,不是心志坚定的人,断难抵挡得住。只要你神不知鬼不觉做成这件事情,就有资格继承我的衣钵,我不但有办法救你性命,还会悉心教导、把神通全部传授给你。”

    空知远脸上没有半分表情,眼神若烟云般飘渺,清冷的声音字字句句送入苏子语耳中,让他心里一惊。他虽然已经习得禅定的法门,自觉与普通人不同,但还真没有想过杀人,一时之间难免犹豫。

    空知远却没有给他考虑的机会,身形再度收敛淡去,空气中只留下一句话。

    “这是最后的考验,黄波死,你活,午夜之前完成这件事情,还是来这里见我。”

    苏子语孤家寡人一个,早早出社会闯荡,尔虞我诈、倾轧迫害的事情见过不少,好勇斗狠、争强好胜更不知多少次,打到头破血流也不只一次两次,但真正杀人的念头还从没想到过。

    他做梦也没想到,空知远最后一个考验就是让他杀人,脑中真是天人交战,难以下得了决心,不知不觉在大象文化公司门口就站了几个小时。

    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果然远远看见油头粉面的黄波晃晃悠悠从楼梯上走下来,一边走一边还用那破嗓子哼着歌,显然心情好得很。

    不过这家伙一低头,瞥见站在门口的苏子语,顿时乐了,露出夸张至极的表情:“哟,哟,看看这是谁?这不是有骨气的苏大帅哥嘛,怎么了这是,走投无路想回来了?还以为你真有多牛气,原来也不过这点能耐!”

    纯以惹人厌的本事而言,黄波绝对堪称一绝。

    苏子语冷笑一声,根本不搭理,默念心经,精气流转之间,已经用上了心术乱对方神智。

    按照空知远的说法,只有心志坚定的人才能不受影响,显然黄波这奸猾小人不在其列,他这边嘴里教训得痛快,又故意露出挑衅的表情,却不料眼看着已经走到楼梯底下,忽然脚底一空,莫名其妙栽了个跟头。

    这一跤,真是摔得结结实实,头脸着地,旁人见了都得替他觉得疼。

    摔了个七荤八素的黄波哼哼半天才捏着鼻子从地上爬起来,鼻血已经扑扑往外冒,两眼更是金星乱闪,胡乱从口袋里掏出张纸巾塞住。

    苏子语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这心术乱神实在是阴人的一等一手段,特别是对付黄波这种意志薄弱的小人,根本没有半分抵挡的机会,只要谋划得当,绝对神不知鬼不觉,没人能怀疑到自己头上。

    “妈拉个巴子!真他娘的是见了鬼了,我就知道今天出门会遇小人。”

    这一下恍惚之间,黄波自己都分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还真当是自己只顾着嘲笑苏子语,没注意脚下楼梯。但这却依旧让他恼羞成怒,居然在苏子语面前丢了脸!所以不管不顾就开始往苏子语身上撒气。

    “嘴巴臭不要紧,嘴巴臭还出来乱喷就是不知死活了。”苏子语脸色骤冷,目光如刀。

    黄波忽然觉得眼前的苏子语好像变了个人,与印象当中相比陌生至极,特别是那眼神看得他汗毛直竖,莫名胆气全消,再也不敢望向对方,嘴里含糊嘟囔一句,主动绕了开来。

    大象文化公司门口就是一条大马路,黄波不仅摔了一跤,还在苏子语面前吃了瘪,正是火气没处撒的时候,结果一不留神又踩到清洁工扫成一堆的垃圾,顿时破口大骂,清洁工见他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畏畏缩缩连半句嘴都不敢还。

    苏子语见惯了他欺善怕恶的德行,对这样的做派丝毫也不意外,心里越发冷笑——这样的渣涬,死了可能还真是社会之福。

    为了自己的性命,这一票干了!

    找到出气筒的黄波浑然没有发觉后面跟着个杀星,捏着鼻子过马路,更没注意到今天斑马线的绿灯比平时短了一些。

    苏子语站在马路的这一边,死死盯着那个背影堪堪走过了中段,茫然不知自身处境,已然胜券在握,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跳加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