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6章 心猿意马,草藏花

    小区外面不远处就是一大片草坪,在这寸土寸金的大都市里,也只有街心公园能有这般奢侈的大片绿化了。

    苏子语跟在空知远身后一路走来,只觉得对方行走时的步伐不缓不急,偏偏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出尘气质,越发显得高深莫测。

    这位神奇出现的空知远空大师,在他心里已经是隐士高人、活神仙般的形象了。

    空知远在草坪中央站定,转身问他:“看我们脚下这片草地,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

    苏子语赶紧收起杂乱心思,按照对方所说放眼望去。

    这一日刚好天公作美,阳光虽然灿烂,晒在人身上却只是微微发烫,并不酷热难熬,举目绿草莹莹、微风和煦,让人顿觉胸襟开阔、心旷神怡,景色确实是一等一的难得,还能看见远近有几拨游园的市民分坐各处,或者聊天笑谈,或者散步赏景。

    不过苏子语顾不得欣赏迷人景致,拼命睁大了眼睛,想要找出空知远所说的不一样,这公园他虽然经常路过,但也都是来去匆匆,所以压根没有仔细注意过,一时半会还真摸不着头脑。

    足足过了几分钟,苏子语才一拍脑门:“花呢?这片草地中央平时长了很多小花,点缀起来非常好看,怎么现在光秃秃就剩绿草了?”

    倒不是说绿草遍野不算美景,只不过那许多夹杂在草叶间的野花,此刻根本半朵不见,总不至于一夜之间全都凋谢了。

    “草在,花也还在,只是被我施了障眼法,普通人看不见罢了。我给你的第一个考验,就是随便摘起一朵花,破我的障眼法。”

    空知远背负双手,施施然站在原地,说不出的潇洒写意。

    “空大师,我什么神通都不会,怎么可能破掉障眼法。”苏子语听他说完,顿时满脸苦色,刚刚几十个空知远挤满房间的震撼场景还犹在眼前,他自然知道厉害。

    “你本来不会,但是我亲自为你移气存精、辟入识海,所以你就会了。这是常人穷尽年月往往不可得的状态,已经大大走了捷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重复刚才的状态。”

    “普通修行之人,快则十天半月,慢则三年五载,总能摸索到窍门。你天生灵觉超常,理应更加顺畅,既然是考验,当然要有难度。天黑之前,如果你破不了障眼法,那我转身就走,今后能不能修成神通法术,就全看你个人机缘努力,只是都与我无关。”

    “天黑之前!”苏子语差点吐血,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临近初夏虽然太阳下山较晚,也不会超过19点,也就是说自己最多只有七八个小时。

    空知远刚刚才说找到开天眼窍门的时间,长则以年计算,短的话也有十天半个月,到了自己这里就只有几个小时,实在太过强人所难。

    “大师,这时间也未免太短了,要不给我三天,不,哪怕两天时间也好啊!”苏子语腆着笑脸,试图讨价还价。

    空知远却没有半点通融的意思,面沉如水。“听好了,我只说一次。辟入识海的关键,就是驭气还本。感应不到精气,永远都是在门外徘徊。”

    苏子语还是第一次看到空知远这样严肃,心里也紧张起来,不敢出声,认真听他说话。

    “像周易这样老祖宗传下来的古卷还有很多,就看你有没有用心去读。精气是什么?《吕氏春秋·下贤》有云,精充天地而不竭,神复宇宙而无望,莫知其始,莫知其终,莫知其门,莫知其端,莫知其源,其大无外,其小无内。《马王堆简帛·十问》说过,天地之至精,生于无征,长于无形,成于五体。《管子·心术下》又说——一气能变曰精。”

    “所以,精就是能够运动变化的气,精气是存在于宇宙中运行不息且无形可见的极细微物质,是客观存在,是万物之源,是物质的基础!”

    “既然不可见,那怎么感应?”苏子语简直听得入了迷,忍不住脱口而出问道。

    “要用心去感受!”空知远伸手一指他。“是故此气也,不可止以力,而可安以德;不可呼以声,而可迎以音。敬守勿失,是谓成德,德成而智出,万物果得。”

    “精气看不见、摸不着,呼唤无用、不可强留,关键存乎一心,要用心意去迎接。”

    “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字——专!专注,专一,摒弃杂念,把你所有的心思都放到感应精气上来。”

    “专心就能行?”苏子语口中喃喃,实在是听来有些难以置信,这岂不是有点唯心主义的意思。

    “心意的力量比你想象要可怕的多。有句古话叫做心猿意马,说的是心意好像猿猴纵跃、烈马狂奔般控制不住。实际上所能达到的境界远不止于此,你认真看看我的脚。”

    空知远以目示意,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将右腿前伸,脚面绷直、后脚跟踮起,脚尖在身前左右来回划动,将大片十几公分长的青草拨动得摇曳如波浪,然后在脚尖移到最左边的时候突然向右飞快一划!

    只听“嗤”一声轻响,无数青草齐齐从底部断裂,绿影若瀑布倒涌而起,纷纷扬扬飘洒四散得到处都是,更将站在他侧前方的苏子语弄到满头满脸,连嘴巴里都进了几根,赶忙噗哧噗哧向外吐,一时狼狈无比。

    空知远信手一挥,拇指和食指已经捻住从眼前飘落的几根青草,送到苏子语眼前一看,每根青草断裂之处都好像被利刃划过般整齐平滑。

    苏子语望着空知远脚上平平无奇的布鞋,眼皮一阵狂跳,这地下生长茂盛的青草,看起来不堪盈盈一握,实际上全都柔韧难以着力,就算给他一把最好、最锋利的长刀全力去砍,都未必能一下砍出这恐怖的效果。

    这一脚如果是落到人身上那还了得,最差也是开膛破肚,搞不好直接砍成两段都有可能!

    在他心里,空知远隐士高人的头衔之外,又得加上一个人形兵器了……

    空知远看到苏子语表情,似乎猜出他的想法,继续解释下去。

    “你放心,这不是障眼法。不仅不是障眼法,这一脚,我没有用任何神通法术,纯粹凭借肉体的控制。这就是心的力量,专注的力量,非要说的话,只能算是心术。哪怕是以你现在的身体,如果心意修行到了水准,也可以做到。”

    “即便是普通人,也偶尔会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力量。经常可以看到、听到类似的新闻,一位体弱的母亲,为了救出被压住的孩子,居然能独力抬起一辆汽车。这是为什么?因为在那种情况下,她唯一的念头就是救人!心意专注如一,所以才能把为数不多的潜能集中爆发出来。”

    “你们这些大学生应该都参加过军训,军训有一个必备项目——站军姿。为什么有的人站了十分钟就浑身不舒服,身上发痒、腿上酸痛坚持不住,有的人却能站足一两个小时还精神得很,又是何故?普通人之间体能的差距根本没有那样大,只有心思够纯,才能达到平衡点,自然而然找到身体最佳的状态。”

    一口气说完之后,空知远合身坐在地上。“去吧,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记住,天黑之前。”

    苏子语看他闭目凝神的样子,会意这就是催自己开始考验的意思。

    这姿态表达得很明白:该说的该教的我都做了,又亲自引你开心眼,如果这样还达不到要求,那就不值得浪费心思了。

    苏子语深吸一口气,往前几步,走到草地正中,蹲下去仔细端详眼前铺满的绿色,数之不尽一根根细长草叶被微风吹着轻轻晃动,在阳光映照下显得真实无比。

    哪怕他快将脸都凑到草皮上,也看不出半分异样,接下来又是手摸脚踩,折腾了半天,苏子语才无奈放弃。这障眼法的效果简直和真实毫无区别,他是无论如何看不出那些花朵的存在。

    苏子语皱眉琢磨一会,看了看安静盘坐在不远处的空知远,也学他一样坐了下来。

    “心意如一,心思要纯,要纯……一气能变曰精,是细微,是万物之源。”

    苏子语翻来覆去回想着空知远指导的诀窍,试图找到他所说的专心状态,结果尝试了半天,依旧不得其门而来。

    刚才听对方解释,道理其实说的直白,并不难理解,但现在做起来才知道简直难如登天。

    哪怕他闭上了眼睛,也没办法做到心思收敛,只去感应那飘忽难以捉摸的精气。

    风吹过毛发的感应,日光洒落肌肤的温热,还有周围远远近近的人声,各种杂乱思绪都时不时地轮番跳进脑子里,根本就没办法全都摒弃在念头之外。

    甚至坐得时间久了,苏子语还觉得腿麻腰酸,全身上下到处都不舒服。不得不时时换个姿势,坐、站、卧、躺,到最后几乎成了个大字躺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